Maentid想:如果史蒂夫快一步,凋靈會不會逃跑?那他不就白費力氣嗎?不對,書上講了,凋靈開始召喚凋零骷髏的話,就是氣不過半了,這樣一來應該飛不了多高多快那就一定躲不開;那要是史蒂夫慢了一步呢?就得倒大霉了!不行,幫助他拖延時間!

靈:啊,Maentid!

Maentid走了出去,引弓搭箭,連連射擊,把靠近史蒂夫的凋零骷髏都射死,無數支箭像這場雨一樣密集,「咻咻咻咻——」「哐啷哐啷——」凋零骷髏都處於弱勢,Maentid也開始走近半空的凋靈。

Maentid想:凋靈……我的乖乖,呆在那別動,來吃你爺爺Maentid一箭!

Maentid松弦送箭,但每一發都不能擊中。

Maentid想:可惡——早知道早點兒拿出來練練了!

就在他再一次瞄準的時候,一隻凋零骷髏從後面用石劍砍中了他。

Maentid:啊——

Maentid轉過身,狠力一踢,把它踢飛老遠,砸在地上死了。

他還想攻擊,但迎面而來的卻是更多凋零骷髏……

Maentid:沒完沒了……

Maentid回頭看了一眼史蒂夫,鑽石劍的閃光已經完全亮堂了,還有熠熠閃電的爆裂。

Maentid想:看樣子史蒂夫OK了……

Maentid抓住時機跑回了枯樹榦后,而那群凋零骷髏都在大雨里迷失了追擊的方向。乾坤聽書網

躲在枯樹榦后的Maentid和靈看著藍色的閃光。

Maentid:我的媽呀,這什麼新技能?場面這麼大……啊……啊呀……

靈:Maentid你怎麼了啊?誒,你怎麼了?

Maentid:我有點兒心疼——我好難受……

靈:一定是凋零!是凋零!你被凋零骷髏襲擊了!

Maentid:那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感覺我的心臟已經變成黑色了——

靈:牛奶!對對對,喝牛奶!

靈不知從哪掏出一桶牛奶生生灌進Maentid嘴裡。被嗆得翻白眼的Maentid抱著桶哭笑不得。

靈:怎麼樣……牛奶可是能解很多毒的!除了凋零毒,像劇毒藥水,腐肉的飢餓什麼的,但是……他也會讓一些有益藥水的效果消失……

Maentid:夠嗆——那個,你還挺專業啊……隨時帶著各種毒藥的解藥——

靈:那是!煉金師可不是白做的!拯救世界我也是有功勞的!

……

話說史蒂夫,一個人抵擋凋靈放來的十三隻凋靈首,那十六雙眼睛一齊盯著史蒂夫的鑽石盔甲,那十三個頭顱穿破空氣飛將而來,看中史蒂夫的位置砸來,時間如同凝固了一樣,在這麼多頭顱飛來的時候,史蒂夫揮動鑽石劍,直指凋靈,向前一推,劍帶著閃電飛了出去,旋轉著劃過一條藍色光線,刺向凋靈三個頭的當中一隻,似電迅速,迅雷不及掩耳,這就是閃電的速度!

在鑽石劍刺進凋靈中間頭顱之時,史蒂夫站的地方也炸響了火花!

煙霧被雨水壓低后,Maentid看見了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史蒂夫。

Maentid:史蒂夫!!


他跑了出去,搖晃著史蒂夫不斷叫喊他的名字。

凋靈的眼睛發出了光,六道光射穿了天空,它漂浮的身體越升越高,漸漸開始出現裂隙,在空中,一個立方體的藍色屏障困住了凋靈。在那屏障之中,五十萬伏特的閃電齊刷刷劈向凋靈,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作響,屏障碎了,凋靈也碎了,無聲地碎了,悄然地碎了,就像觸電一樣,無法動彈,無法抗拒,無法控制。

地上的凋零骷髏都化成煙霧消失。

鑽石劍掉了下來,但沒有插進土裡,平躺著,任由雨水沖淋。那光滑的劍面上,出現了一顆十字型的星星,冒著紫色光亮,象徵凋靈的心臟,下界的星辰,也是亡靈滅亡的信物,人類勝利的曙光,它懸浮在鑽石劍上,劍上跳動著顆顆水珠。

劍的遠處,是Maentid和靈在喂史蒂夫喝牛奶——

【Notch周圍】

Notch和Herobrine在陰雲之下對視。兩人都在空中,相隔數格,腳下是坑坑窪窪的爆炸痕迹和黑色的煙塵,紅色的火焰。他們的打鬥已經毀了一整片森林。為了爭奪Herobrine的命令方塊,兩人已經連斗數日,但神之間的對戰,根本不存在死與活的問題,那他們為什麼還要這樣戰鬥呢!

Herobrine:你會死!你不是神!我才是宇宙唯一的,獨一無二的神啊!Notch,你聽到了嗎,我才是真正的神!那為什麼——為什麼全世界眼中只有你沒有我?為什麼我永遠都要被全世界拋棄,遺忘,消失……我已經受夠了這一切了!你不要妨礙我,以你現在的身體,我可以輕而易舉地殺了你,如果你敢,我就把你捏成碎片——

Notch:那你就把我捏成碎片吧!我相信史蒂夫,可以靠他的光,來普照你,感化你,打敗你的!

Herobrine:你少跟我提他,他也就是個叛徒——呵呵,你把邪惡之子從我身邊奪走,現在又讓他回來了結我,你不感覺這場故事有點諷刺嗎?

Notch:如果預測無誤,他現在已經消滅了凋靈!和你手下所有怪物!

Herobrine:哈哈哈哈——天真,他們算什麼的東西,只不過是我的傀儡,我的棋子!消滅就消滅是了,與我何關,到時候——反正是連同他們一塊兒去死!!

Herobrine把命令方塊解鎖,那黃色的方塊閃爍著複雜的光點,雜交成讓人眼花繚亂的光線,滾動著的數據和程序把兩人分離開來。命令方塊飛了起來,天地也開始顫抖起來,地上黑色的水奔涌到了半空,樹榦被地震搖斷,模糊的太陽的輪廓,出現了黑色的影子。

地平線閃動著的黑色恐怖,在無視蒼穹,徐徐升起……

Notch:兄弟快住手!太危險了!! 【昨天有事耽擱了,今天晚上九點左右補發一章……】

雖然我在遊戲中對於建設駐地不感冒,但是,沒吃過豬肉,總是見過豬跑的。桃花害怕我忙不過來,特意再將阿貓派過來幫助我,對於人員分配、組織建設駐地內建築倒也沒有出現偏差。

這幾天一直都有人從遊戲各個地方前來,而我們的任務就是各自帶一些人熟悉周圍的環境,然後組織大家相互認識,而我更是要在這些人中挑選有能力、對幫會管理熱心的人擔任相關的職務,忙得是焦頭爛額。

這天晚上下了線,卻發現泡麪沒有了。不禁有些索然,從抽屜裏取了一百塊錢,走下了樓。

“……一共六十三塊錢,找你三十七,收好,慢走!”

從小賣鋪出來,一手拎一箱泡麪,出門時,不禁眼前一亮。

“帥哥,沒見過美女啊?”對面的女孩雙目如燦,體態輕盈,美豔奪人。看見我看盯着他,順口就對我調侃道。在她身後,擠着三個年輕人。還好我沒有看清楚他們的長相,否則我會更加吃驚。

我失神並不是因爲她是美女,而是因爲她實在和遊戲中的冷月長得太像了。

“對不起,只是你長得和我一個朋友有點像。”尷尬的解釋了一句,我提着兩箱面落荒而逃。

在我走後,那女孩向身邊的一個人說:“這人我怎麼覺得這麼眼熟,可是,卻肯定不認識他。”

旁邊擠過來一個腦袋,讓人驚訝的是那個人的臉龐和這個女孩驚人的相似。

“姐姐,我好渴,先買水行不?一路可是我們三個抗着行李,你除了銀行卡,可是什麼都沒帶!”如果我在這裏,一定會認出來,這,不就是‘大家卡纔是真的卡’嗎?


回到宿舍,開了熱水器,洗碗。碗這東西,總是要拖到下次吃飯前十分鐘才洗的。雖然在學校,食堂吃飯不要自帶餐具,但是在宿舍泡麪,估計沒有人會吃一次買個新碗的。

泡了四份面,超哥最先下線了。

“老大真好,我先去噓噓。”他笑了一下,往洗手間衝去。沒辦法,都這樣,能憋着總是鱉着的,雖然明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

“來,吃麪。”

超哥方便回來後倒是絲毫不客氣,端起碗麪就吃,同時熱情的招呼我,好像是他請我吃飯一樣。

“最近練習的怎麼樣?”

吃了幾口止住餓,我隨口問到。

“進步神速,”他一臉喜色,“現在我殺一隻怪最多十秒就可以了。”

“最多呢?”

“二十秒。”他愁眉苦臉的說,“你這方法好是好,可是對人有用嗎?”

“有,不過你現在還是先把這個練好,我到時再告訴你怎麼繼續練。”

“哦!”他說完,然後快速的吃飯。

他吃飯的速度我是拍馬都趕不上,等我吃完飯,他都睡着了。

洗了腳,準備上牀睡覺時,猴子也下線了,剛看見我就說:“先別睡,給你說個事情。”

“什麼事?”看來比較急,要不他也會等到明天再說的。

“你還記得上次我被追殺的那個地方嗎?”

“記得,怎麼了?”

“從那個地方向北走大約兩個小時,有一個隱蔽的峽谷,那裏十分狹小,大概能容百來人同時練級的樣子,我是去找小BOSS的時候發現的。可是BOSS沒找到,我卻發現了一個祕密。”

“什麼祕密?”他這麼一說,我從牀上也坐起來,被他吊起了胃口。

“在這個峽谷,練技能的速度要比再別的地方快上百分之五十!”

“什麼?!”

我大驚,我對遊戲技能的升級情況可是很瞭解的,不論是按招經驗值還是按照殺怪數量,可從來沒聽想到過這種情況。

“難道是BUG?”

“不是,我問過客服了,”他笑了一下,解釋說,“你知道,如果這個是BUG,那我告訴遊戲公司是可以得到獎勵的。”

這我知道,不過更多的人得到BUG後是自己利用然後獲利的。這個BUG自己獲利的空間不大,猴子纔會報告,如果空間大的話,估計猴子絕對不會說的。

“他們說,這不是BUG,這樣的場地遊戲內一共有九十九處,具體原因要我們去發掘。據我猜測可能和什麼任務有關係。”他說完,望着我。

“你沒騙我?”

“沒有!”

“哈哈哈!”我激動的給他說,“你這件事絕對要保密,明天我們幫會一定會對你作出獎勵。”

“恩,我知道。”


這件事還要好好計劃計劃,獎勵的錢可不能全部由我出。

第二天,上線後對桃花發了個留言過去。

“我的朋友發現了個地方,練技能的時間比別的地方快百分之五十,你上線和我商量一下向他買這個地方的價格。”

我的想法是,先從幫內招上絕對可靠的人練習一星期,然後再在幫內公佈,讓幫衆分別輪流前去練習,那樣可以快速的提高幫內的實力。我們不能找到遊戲內的武功絕學,可是我們可以提高我們技能的等級。

只是,我暗自嘆氣,我做套裝任務的時間,又要向後推遲了。

等猴子來到我們的駐地後,我招呼了冷月、卡卡、瘋情等人先去認路。這些天駐地的建設,多虧了他們在這裏幫忙。我對他們說了這樣的地方後,他們也都欣喜萬分。然後在猴子的帶領下我們立刻向那個地方趕赴而去。

他們也都是‘**湖’了,保密的事,都各自心裏有數,不需要我額外叮囑。 “贏了,行殤堂居然真的贏了遮天堂!”

“三戰,一平兩勝,這行殤堂還果真了不得了。”

“真沒想到,行殤堂除了凌霄之外,其他人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莫雲擊敗夏哲瀚之後,整個場面的歡呼聲更加的沸騰了。

行殤堂,這就是行殤堂,連如今如日沖天的最強堂口遮天堂都逼成了這樣。

事實的確是應徵了凌霄的話,第三場莫雲戰勝夏哲瀚後,賀雲就親自上場了,他已經不能再等了,如果再等下去,說不定連他出場的機會都沒有了,只要行殤堂再取得一場勝利,他們就敗了!

現在,魔鳩山所有人對行殤衆的實力全都刮目相看,沒有人再懷疑行殤衆的實力,事實就擺在眼前,遮天堂接連三名強強精銳都無法獲取到一場的勝利。

這個成績擺着這裏,直接就證明了行殤衆在這一年來的努力與提升。

當賀雲站上鬥技臺時,場面再次被掀起了狂潮,歡呼聲不斷。

賀雲不但是遮天堂的大師兄最強者,同樣也是魔鳩山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深受不少弟子的追隨崇拜。

凌霄見賀雲上臺,他也不推脫,縱身一躍登上臺去。

歡呼聲漸漸弱了,賀雲的目光掃到的地方,弟子們下意識地低頭回避,這麼多年賀雲建立的威信不可能一瞬間消失。

賀雲二十四、五歲的樣子,雙目炯炯有神,骨骼寬大,粗獷中透着細膩,卻不失威嚴。

“你爲大長老親傳弟子,我是代理執事長老,你我身份應當對等。”

“我上來與你一戰,你該不會說我以大欺小吧?”

凌霄面帶淡笑,衝着賀雲輕嘲一聲,這不但是諷刺,而且還是一種輕蔑,從骨子裏瞧不起賀雲。

“你我自然身份對等。”


賀雲愣了愣,臉色有點難看,沒想到凌霄居然會那這個說事。

“那就好,免得又有人說我以執事長老的身份欺負弟子。”

“一會兒的戰鬥儘管施展,不要有什麼顧忌,你根本傷不了我。”

凌霄這一番話差點把賀雲活活嗆死,徐子文樂得直拍大腿,這纔是霸氣外漏啊,這簡直是太裝B了,居然以長老教育弟子的語氣來教導賀雲。

“我自當全力以赴,只不過凌代理執事可要小心了,不要陰溝裏翻了船,被弟子給誤傷了。”

賀雲城府極好,深吸一口氣,也沒有發作。

賀雲不打算在這方面跟凌霄糾纏了,有本事手底下見真章,光動嘴皮子的功夫算個什麼英雄好漢?

“大比開始!”

大長老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直接宣佈了比賽的開始,即便賀雲是他的真傳弟子,他也無動於衷。

一旦戰鬥開始,場外的因素就從賀雲身消失,目光望着斷魂刀,用一種不動如山的氣勢說道。

凌霄同樣取出了寒光劍,劍光冷冽,亦如他看向賀雲的眸光。



Related Articles

黛安娜錘了錘沙發,「我以後再也不要戀愛了,我只喜歡事業。」

聽了這話,麥倫頓時慌了,連聲勸說著,「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