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安靜又尷尬的一秒鐘。

「哦~~~」陳笑先發聲,隨即擺出了一聲很失望的表情。一旁的耗子卻楞在原地,手還在保持著去抓對方衣領的動作,有些不知所措。

三隻短絲襪,兩條長絲襪,一條內褲。

陳笑瞪著死魚眼大概瞅了一下手上的這些東西,之後挺沒意思的往床上一扔,嘴裡叨叨著:「原來只是個戀母的小屁孩啊,我還以為藏了什麼呢。」

耗子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床上的那些絲襪,有眨巴眨巴眼看著陳笑,心想:「現在的孩子喜好都這麼特別么?還有這個二傻子怎麼知道枕頭裡藏了東西的啊。」

…….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隔壁房間傳來了「石頭」的聲音。

「嗨!你們得過來看看這個!」

…… 其實胖子以雷鵬的身份出現也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讓一些人知道他沒有死,讓他們心有餘悸,阻止他們下一步更瘋狂的計劃。同時,他也已經答應喬上將,不會將這些事情公布,因為這有可能瞬間引發聯邦與各大勢力的戰爭,讓帝國人有機可乘。


胖子看了那飛雲學院的高材生一眼,並沒說什麼,直接朝其他測試場地而去。

不過,那飛雲學院的高材生明顯是盯上了胖子,竟然直接就跟在胖子後面,似乎不甘心被胖子所壓,打算在下一個測試中找回顏面。

這邊,胖子隨意的挑了測試戰能的場地走了進去。

此刻,測試場地內, 三國之生化狂人 ,直到戰能輸出停止,指數才會停下,而最後的指數也就算戰能測試的成績。

和力量測試場地一樣,很多觀戰的戰道強者正對剛剛出來的成績議論紛紛,驚嘆不已。

「又是一個七百分。」

「不愧是戰尊高階的實力。」

「今年的聯邦戰技大賽,可真是高手如雲啊!」

……

「切,這算什麼,我一年前,就已經達到七百分了。」這時,跟著胖子而來的那飛雲學院高材生,刻意不屑的說道。

「以中階的實力到七百分,不愧是飛雲學院的高材生啊!」胖子聽完,便看了飛雲學院的高材生一眼,隨口應道。

「那是當然,我看你這樣子,估計最多也就到四百分而已。」飛雲學院的高材生立刻貶低道。

「那也不錯了。」胖子無所謂的聳肩一笑。

很快的,包括胖子和那飛雲學院高材生在內的五位參賽者一同被叫到名字,同時進行戰能測試,其中,也有位戰尊高階的實力。

等測試開始后,胖子等五位就將手分別放入儀器之中,開始不斷輸送戰能,隨後,他們面前的指數屏幕也隨之跳動起來。

當然,跳動最快對就是那位戰尊高階實力的參賽者,眨眼間就突破了三百。

緊隨其後的是飛雲學院高材生,兩百五十。

其他的兩位也都超過了一百五。

最慢的就是胖子,才不過幾十的指數。

此刻,不少人都對胖子指指點點的嘲笑起來,顯然都覺得胖子的戰能有點太弱了。

二十分鐘后,那位戰尊高階的強者就率先衝破五百指數,繼續朝六百衝去。

但飛雲學院高材生也不甘示弱的突破五百。

……

只有胖子不緊不慢的才剛過兩百,這指數跳動的速度堪比龜速!

大概十分鐘后,戰尊高階的強者已經突破了七百,引起不小的轟動。

但隨後,飛雲學院的高材生竟然也突破了七百。

而其餘兩位,也都過了五百。

至於胖子,連三百都還不到!

很快的,戰尊高階強者的指數便八百停下,不再跳動,顯然已經是最後的成績。

飛雲學院高材生也到了七百三十才停下。

其餘兩位中階實力的強者,則在六百五十左右停下了。

只有胖子的指數還在慢慢增長,雖然不快,但沒多久,也過了四百。

「他居然過了四百了。」飛雲學院高材生見胖子竟然超過了四百,那臉色的表情也是有些不爽。

……

之後,胖子的指數就猶如老牛拉破車一般,慢到極點,可是,卻偏偏戰能指數還在不斷上升。

四周也發出不少嘲笑聲,都覺得胖子根本是故意拖延時間的。

「這位參賽者,你能快點嗎?如果不行的話,別浪費時間了。」連負責記錄的監考官也都看不下去了。

「哦,那我就如你所願的快點……」胖子聽監考官的催促,也是不由搖頭一笑,隨後,將體內的戰能一股腦兒的輸入。

幾乎眨眼間,胖子的戰能就突破了六百,接著,便是七百!

「七百了,不可能吧,他怎麼突然輸出這麼多戰能的!」

「他應該只是戰尊初階實力吧,這是要逆天嗎?」

「絕對是系統出錯了!」

……

而飛雲學院的高材生見到胖子的戰能指數竟然突破了七百,直接就啞口無言了,如果說力量測試只是僥倖的話,那戰能測試還能超過他的,那絕對不能再說是運氣了。

「莫非這傢伙是什麼深藏不露的前輩?!」飛雲學院的高材生心裡咯噔道。

最後,胖子的戰能指數直到八百五才停了下來。

這時,四周已經是鴉雀無聲了。

觀戰眾人都睜大眼睛看著胖子,顯得難以置信,因為這胖子的戰能指數竟然被同台的高階戰尊還要高。

「可能是數據出錯了吧!戰尊初階的實力怎麼可能擁有如此高的戰能指數!」

負責記錄成績的監考官也是相當震驚,最後,也立刻讓後台查詢了一下系統數據。

沒多久,後台就傳來指令,表示胖子的成績無誤。

所以,等監考官宣布后,四周那些觀戰眾人也是驚嘩起來。

但胖子卻十分淡定的走下場地,然後,對從身旁擦身而過的飛雲學院高材生,說道,「兄弟,要不要一起到下一個場地測試啊!」

「不用了,不用了,我其他都已經測試過了。多謝前輩好意!」飛雲學院的高材生看胖子的眼神,就和老鼠見了貓似的,急忙擺擺手后,就匆忙而去。

「我好像把他嚇到了!哈哈!」胖子笑了一聲,就繼續進行接下來的測試。


因為力量測試和戰能測試為胖子賺了不少指數,所以,接下來的測試他就稍微收斂了一些,不過,他的最後分數都還是超過一般戰尊初階的實力,至少達到戰尊中階的水準。

所以,他在強者實力測試的總分數也超過不少戰尊中階的強者,進入了三百名之內,排名第二百五十九。如果以戰尊初階的實力來說,這種成績已經非常好的了,不過,在整個戰尊實力排名中,那自然並不算高,連前一百五十名,還有一百名多名的差距。

所以,想要進入前一百五十名,胖子還需要在接下來的極限潛力測試再接再厲才行。

因為強者實力測試消耗了不少戰能和體力,所以,胖子也沒有急著繼續進行極限潛力測試,而是先下線休息調息,恢復戰能。

本書源自看書網

… 大衛.查爾斯把自己的大半生都獻給了生物學,在他7歲時,在顯微鏡下看到那浮動的斑斑點點的第一眼開始,就註定了他這一生只能深陷於此,15歲在基因序列里冥思苦想,30歲在細胞間橫衝直撞,

40歲在生物學界大放異彩,如今,世界各地的學者不遠萬里,匯聚在這個階梯教室中,只為了聽一節大衛的課,只要接觸這個略微佝僂的55歲大鬍子老頭短短2個小時,就可以在實驗室里和同事吹上幾個月。

大衛緩緩的合上了筆記,一陣寂靜后,雷鳴般的掌聲,震的教室的椅子咔咔直響,在台下的學生們看來,這是一場生物學界的盛宴,而在大衛眼裡,這最多只是一場無聊的朗誦,惱人的燈光,乏味的詞句,這種掌聲響起一萬次都毫無意義,大衛沒有說謝謝,只是佝僂著腰,緩緩走出這嘈雜的教室

15年前,40歲的大衛已經是一顆生物學界的新星,宛如全知全能的他征服了無數業界前輩的挑剔,然而,正要踏上學術巔峰的他卻在一個問題上止步不前,進化論的盲點,一隻擋在古今學者面前的惡魔,一個沒有答案的謎團。。。人類的起源,那150w年的空白期彷彿是個可怕的黑洞,進不去,也逃不開。


如往常一樣,大衛在下午3點走進那家安靜的咖啡館,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裡點了一杯咖啡,穿過毛玻璃的陽光散開在桌面上,混在咖啡的香氣中,大衛喜歡在這樣朦朦朧朧的氣氛中思考。下周就是自己那個不爭氣兒子的生日了,但是大衛絲毫不想為此多費一點心思,在他眼裡,任何學術之外的事都是無用的。

這家的咖啡很不錯,有點苦,但每一口都能留下濃厚的香味,不用費力去回味,足夠提神。大衛喝了一口,舔了舔嘴唇,翻開了那本跟隨了他好多年的筆記本,起毛的皮質包裹著泛黃的紙頁,潦草的字跡間記載著大衛15年來對人類起源答案近乎瘋狂的追求,從驕傲到迷茫到近乎絕望。現在他老了,旋轉了50多年的大腦已經不堪重負,大衛知道,只要再過個幾年,他天才般的思維將越發暗淡,再也觸及不到那從未有人踏足秘密。

大衛不願放棄,只有人類起源的答案才配得起自己輝煌的一生,否則,他只不過是第二個達爾文,又一個失敗的懦夫。

日色漸晚,又一個沒有收穫的下午,大衛沮喪的收起筆記,正要起身,這時,一個女人坐在大衛的面前,

她自稱是一位生物學教授–C博士的學生,當然,大衛從來沒聽過什麼C博士,但與女孩的交談中,大衛發現這個C教授的很多觀點都十分大膽,隱約間,他好像抓住了一把打開寶藏的鑰匙。就在談話結束時,女孩遞給大衛一封信。信中C博士聲稱,自己有一些關於人類起源的想法希望和大衛交流,大衛自然是欣喜的答應了

……

……

就在大衛滿心期待與C教授會面的時候,一架沒有標識的軍用直升機飛到了印度洋上一片禁飛海域。震耳欲聾的轟響生伴隨著翻騰的海水,一塊停機坪從海面升起。直升機緩緩降落,C博士走下飛機。十幾個持槍核彈的特遣隊員迅速的包圍了這個手無寸貼的駝背大叔。經過一番儀器檢測之後,士兵們互送蔡博士走進了這個巨大的海下堡壘。

水面下3500米,1·5米厚的富鈦金屬承受著足以摧毀任何希望的壓力,沒有光,沒有聲音,400多人工作在這座堅不可摧的水下監獄里,只為了一件事,看著一位老人。

顧名思義,這個人很老了,老到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在近乎無盡的生命中,老人從未如現在這樣興奮過。在最近55年裡,老人無時無刻都處在亢奮之中,時而狂笑,時而大哭,一把一把的拽掉自己結痂的長發,突然跳起把自己摔在地板上,或者連續幾個星期瘋狂的撞擊鋼製的牆壁,不休不眠讓他的雙眼充滿血絲,長期近乎自虐的行為只是使他身體留下淺淺的淤青。

C博士走過遍布監視器與壓力感應的走廊,來到基底最深處的房間前,經過全身掃描,門開了,這時屋子裡老人正用爐火烤著自己的右手,頭髮擋住面容,但擋不住猩紅眼睛里迸射出的興奮。發現Cq博士進來后,老人瘋狂的手腳並用,爬到博士身邊,指著自己還冒著熱氣但卻並未燒焦的右手說:看啊,皮膚紅了,而且很痛。說完他狂笑起來,滿地打滾,用頭瘋狂的撞著地板,淚水口水甩了一地。

C博士拿出一塊表,指了指最短的時針說:還有24小時,這根針轉兩圈。

老人從地上跪起來,顫抖著接過手錶,盯著錶盤發出野獸般的哭喊聲,呢喃著聽不懂的語言,被眼淚浸濕的頭髮糾纏在一起,漏出了老人的臉,和大衛·查爾斯很像。

巴士老久發動機的聲音被大雨掩蓋,郊區的路在這種天氣里總是泥濘不堪,6個小時的車程和大雨絲毫不影響大衛滿心的期待,冥冥中有一個聲音告訴大衛,這次談話是解開人類起源秘密的關鍵。門鈴響後,開門的是C博士,沒人知道他怎麼在這麼短時間內跨越了小半個地球來與大衛見面的,當然,也沒人會想到,自55年前大衛降生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被批定為一個無比重要的收容物品,編號s-021。

大衛省略了所有的客套,迫不及待的開始了C博士的學術探討,談話漸入佳境,直到C教授說出一個關於人類智慧萌芽原由的觀點時,大衛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生物的進化本身是沒有方向的,偶然在漫長的時間裡會變成必然,生存下來的生物會把突變的基因帶給下一代,優勝劣汰后型成一個類似於進化的矢量線,但是如果有一個在進化路程中已經成型的嚮導呢,一個已經經過漫長進化的成品,帶著龐大腦容量的大腦和智慧站在進化基層的生物面前會是什麼情況。大衛的思維彷彿爆炸了一般,因為如果這樣就不會有岔路,也沒有偶然,一位指路者會把一切都變成必然的結果,所有的疑惑都會解開了。但又有一個問題出現了,這個嚮導是怎麼出現的呢。大衛向C教授投去求解的目光。

C教授沒有解釋,而是讓大衛做一個選擇,拋棄現在的生活,尋找人類起源的最終答案,或者和所有失敗者一樣,在求知路上低頭認輸。 再不退出我就要被迫篡位了[綜] ,他自然不會放棄,選擇了前者。

C教授帶著大衛打開一扇拐角的木門,狹小的房間中央擺著一個奇奇怪怪的類似於扶手椅的老久鐵質機器,椅子靠背上鑲嵌這一個錶盤,銹跡斑斑,幾根指針顫顫巍巍的馬上要掉下來一般,C教授示意讓大衛脫下衣服並坐上去,大衛帶著一絲疑惑照做了,C教授轉身拉動了一個類似上個世紀電閘一樣的開關,錶盤緩緩的轉動起來,越來越快,震得整個機器快要散架子一樣,大衛想站起來,卻被一股無形的壓力按在座位上,砰的一股濃煙冒氣,震動聲停止了,機器也稀里嘩啦的散了一地,而大衛已經不見了蹤影。 四人都聞聲走進「石頭哥」所在的房間。

這一看就是男女主人的卧室,牆壁和窗子都被粘液覆蓋著,而此刻「石頭」正站在雙人床與牆壁的夾縫旁,由於被床當著,也不知道他在低頭看著什麼。

於是眾人走過去

……

果然,又是一具屍體。

……

是那個小男孩。還穿著校服,全身上下稍稍顯得乾癟,但是比樓下那位強多了,除了眼睛沒了一隻,其他還算完整,皮膚也沒有腐爛,看來剛死去沒多久。

李隊往前湊了湊,並試著用槍戳了一下屍體。

「嗯……還沒硬,最多死了不到兩天!先不管了,咱們去地下室,目標應該就在那裡,趕緊搞定收工!」他漫不經心的說道,隨後就轉過頭望向隊友。

「嗯?」李隊愣了一下,因為他看到隊友們都用驚異中摻雜著微微噁心的目光瞅著怕自己的斜後方。

「搞毛?」他心想著,也順著眾人目光的方向看過去。

「我艹!!」這一看不要緊,把自己嚇了一跳:「你他媽趴這幹啥!!」

他吼道,同時也露出一臉噁心的表情。

此刻,陳笑趴在床上,手扒著床沿抻著脖子瞅著地上的屍體,關鍵這床上全是黏糊糊的液體。

但是他好像全不在意,還滿臉興奮的伸出一隻手摳了摳那個沒有眼珠子的窟窿。

「啊?看屍體啊!」他理所當然的回答道,並隔著校服揪起男孩肚子上塌陷的皮膚甩了甩,又拍了拍屍體的腦袋,像是在夜市買西瓜一樣。

李隊愕然————過了半秒。

「我他媽當然知道你是在看屍體,……我…..我就是問……艹!」李隊平時是個嚴肅的人,所以一時間也被氣的不知道說啥好,最後憋出一句:「你趴這上面不噁心么?」

陳笑也差不多觀察(褻瀆)完了屍體,就爬了以來,身上沾著的粘液像拔絲一樣抻出老長。

「嗯……糊在衣服上是有點難受!不過還好,乾乾的話應該能扣下來!」他說著,並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李隊,那意思就像是在說:「還不是怪你們,就那麼大點地方,讓你們全堵死了,我都看不到了!」

此刻李隊竟然讀懂了他的意思,咆哮道:「這他媽是屍體,又不是動物園,他晚點看不行么!!」



其他人震驚,都微微張大了嘴,這小子竟然能把李隊氣的學會了吐槽!

陳笑看對方有暴走的趨勢,趕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並示意:「別吼別吼,地下室有怪物—」

李隊強忍著壓下怒火。

「走,趕緊結束這個任務,看他就來氣!」

說著,推開人群就往屋外走去。

……




Related Articles

周欣怡「嘖」了一聲,繼續問道:「那之前對你那麼冷淡是怎麼回事啊?」

「生病的人心情不太好罷了,他昨晚也跟我解...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