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www。。/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看到了這些罡石,青龍的意念之中在腦海之中響起,「少爺,這些是專供武者修鍊所用的罡石,用途主要分為兩種,一是提供足夠的罡氣給武者,使其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得更加強大,但那所需罡石實在太多。二則可以給武者補充罡氣所用。」

「補充罡氣,你是說在體力罡氣消耗過大之下可以憑此物補充?」龍武聽到反問道。

「是的,就是這意思,少爺不是總嫌打鬥時罡氣不夠充足嗎?現在好了,有了這些罡石就等於有了依仗。」青龍的聲音在次響來。

「這倒是好東西,只是不知道這三百餘塊罡石能夠補充我多少的罡氣呢?」


「呵呵,少爺,這雖然是罡石不假,可我看其品階,不過也就是下品罡石罷了,這是罡石品種之中的最次品,自然補充的罡氣不太充足,但想來用在罡將修為的武者身上也是夠用的,估計一塊就應該補充平常一階罡將全部罡氣,少爺現在是五階罡將,自然就需五塊,可考慮到你的罡氣原比同階強大許多,所以應該一次性用上十塊不止,這還只是補充一個丹田所用,若是兩個,便要翻倍了。」

聽到青龍的解釋,龍武點了點頭,雖然說罡石並不多,品階也不高,可畢竟聊勝於無,有了這些,在與別人打鬥時倒是不太擔心罡氣不足的問題了。

心念一動,這便拿出了如意戒指,將這裡的罡石和金銀全部收入此中。

如意戒指按著青龍的安排,龍武並沒有佩帶在手指之上,雖然他也看出來了,包括洛浩洋這樣的大商社都沒有一個如意戒指,但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認識此物,正所謂懷壁其罪,因為寶物而引發廝殺實在沒有什麼意義。


做完這一切,看著這裡還算寬敞,龍武便盤腿座下,馬上就天亮了,正好借用這個時間他將殺了艾鳳武等人的罡氣吸收為己用,等到了晚上,在去尋無邊國王的晦氣吧。

紀寧可是龍武認為的兄弟之一,他曾和自己一樣參與了殺擊安子城主寧坤的事情,如果不把無邊國王給殺了,那紀寧的危險就得不到解除,這可是他絕對不想看到的事情。

盤膝而座,龍武這就拿出了吞天棍,意念進入到了神龍山莊之內開始煉化和吸收罡氣。

先吸收的自然是崔一陽,艾鳳武,孫紅標與柯進榮的罡氣。只是罡將晉級所需要的罡氣實在過大,龍武用了足足五個時辰才吸收完畢,修為也是從五階罡將巔峰到了六階的巔峰,只是長了一階而己。

但就是這一階,確是讓龍武感覺到精神充沛不己,每打一出拳也要比以前強了不止一倍,「以我現在的實力在面對一階罡帥的時候,如果把所有底牌用盡,應該可以支持一段時間了吧。」

沒有準備去吸收羅魂與黑天的罡帥之氣,龍武站了起來,現在正是黑夜,他需要去找無邊國王的麻煩了,這個勢力不除,紀寧便不會安全,龍武的心也是總會懸著,對於這種未知的事情,龍武很不喜歡,他決意要剷除這股勢力。

從寶庫之中走了出去,龍武向著無垠州正中央無邊王府所在地飛速掠去。

無邊王府之中,王子子車歡正在聽著副將董譯在彙報著情況。

「稟王子,羅魂國師到現在未歸,連同黑天門主也沒有現身,殺黑門副門主艾鳳武等人的事情也正在調查之中,相信不日之後就會有消息傳來的。」董譯跪在地上,向子車歡稟報著。

「好,這件事情還要麻煩董副將盯緊點,你放心,這件事情完事後,我會向父親進言,讓你來晉陞將軍之位,取代崔一陽將軍的職務。」子車歡點了點頭,這個董譯還算懂事,在得知崔一陽死後,第一時間就跑到自己這裡表了忠心,所以他決定提拔此人,也為以後自己當上無邊國王在做著準備。

「謝王子殿下。」聽到有如此好處,那董譯當即是一臉的喜色。「以後旦凡王子有命,屬下刀山火海,萬死不辭。」

「哈哈,好一個萬死不辭,如果你真有心,現在就是你實現諾言的時候了。」一道聲音突然由半空中傳來,然後大殿之下就多了一道青衣影子,不用說,此人便是由黑門趕到這裡的龍武了。

「龍武?你還敢來這裡?」一看到龍武,子車歡就有些激動,想當初就是此人擋住了子母箭,要不然的話,風小曼也不會跟洛戰軍訂婚的。可以說,此人破壞了他的計劃,現在看到自然是恨之入骨。

「我為什麼不敢來這裡,難道說這裡是陰曹地府不成,縱然是,今天我也要把在這裡殺出一條血路。」龍武十分自信的說著。

「就憑你,和我一樣都是六階罡將的修為,看我直接擒了你。」並不知道龍武厲害的董譯感覺到似乎是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當即就跳了出來,向著龍武而去。

倒是那做為軍師的興春更聰明一些,一把就拉過了子車歡,「王子,我們快走,憑董副將根本擋不住他的。」

「想走,哪裡逃。」龍武豈會讓他們就這樣走了,在半空之中只是隨便得向那董譯胸前一點,一記沖虛指就打了出去,然後直飛到了子車歡和興春的面前。

半空之中,董譯都未看到龍武是怎麼樣攻擊自己的,他只是感覺到胸口有痛,像是被螞蟻咬了一口般,然後整個人就感覺到虛軟無力,罡氣完全的使不出來,在接著就從半空之中墜下,竟然直接掉在地上死了。

事實,在董譯被沖虛指擊到的那一刻,他的生機就己經被滅掉了,只是因為一切來得太快,他還沒有感覺到罷了。

一招,僅僅就是一招,同階的董譯便死了,這讓那子車歡的表情就是一變,興春更是駭得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個龍武比在安子城的時候更加強大了,當初遇到城主寧坤,只有三階罡將的修為,兩人還是打了半天才分出勝負的,可是現在僅一招,一名六階罡將就這樣死了,他如何不怕。

——————————

ps;如此您喜歡此書,歡迎閱讀正版http://www。。/partlist/313713。html

免費推薦票,收藏票,點擊率都會成為浪子加更的標準。每日若漲三十票以上加更一章,感謝大家對浪子的支持!!! 不得不說,殺戮的確是讓龍武變強的最佳手段。

而在這段時間裡,龍武本人己經分別的適應了青龍所釋放出來的八重壓力,己經開始適應十重壓力。更值得高興的是在這期間,神龍拳法的第二式無欲拳也被他感悟了一些,雖然還不能發揮這一拳的精髓所在,可確能夠成為他的保命絕招之一了。

更讓龍武心喜的變化還不僅於此。

經過十重法則的威壓之下,龍武的丹田又發生了極大的轉變。後天靠著上古龍心訣第二重二分明月修鍊出來的新丹田竟然與原本的廢丹田形成了連通之式。

雖然說廢丹田依然不能修鍊,可是確能當成一個倉庫來儲備罡氣了,如此一來,龍武的罡氣就等於比同階的多了一倍以上,這個優點可以讓他保證戰鬥的持久性,也讓他的持久戰功夫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外界三天,神龍山莊之內確是過了一個月,這段時間之內,龍武的進步是非常明顯的。在壓力之下,在連續戰鬥之下,讓他的等階提升了,罡氣充沛了,就是戰鬥技巧也是更加的完善了。

如果現在在對上李傑的話,龍武己經可以保證不用在逃跑,至少拼上一個勢均力敵應該不在話下。

有了長足的進步之後,龍武己經把目光定得更高,普通的罡師己經不能讓在他有絲毫的興趣。

在宅院之中,龍武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假山的小亭里,廣希兒早己經擺好了酒水等待著他。

和三天前不同的是,廣希兒再也沒有輕視龍武的意思,這個能連殺九名罡師的少年,己經完全超出了她的意料,甚至讓她隱隱有看不透的想法含在其中。

「龍公子請座。」一看到龍武,廣希兒竟然就直接起了身。

「廣小姐無需客氣。」龍武說著話,就在她對面的那張椅子上座了下來。

兩人又是客氣一番之後,廣希兒就開始說起了正事。「龍公子,三天時間,宇文家共損失了九名罡師,可以說大大的打擊了他們的囂張氣焰,現在除了兩位罡將座陣,宇文家也就只剩下了大長老李傑與二長老李出兩位罡師了。只是考慮到最近的風聲太緊,我看是不是我們先停一停在說?」

廣希兒說這些話自然是為了龍武好,宇文家連續的損失了如此多的中堅力量,己經讓他們要發瘋了。她聽說家主一階罡將的宇文極己經開始出來走動,為的就是尋找對宇文家不利的人,而這個時候,最安全的方法便是什麼也不做,讓對方找不到一絲的線索。

「不必,還是說說那個李出長老吧,我對他很感興趣。」龍武搖了搖頭,別看他現在年紀尚小,可是他的壓力確一點也不小,想到還有八張殘龍譜沒有得到,他就感覺到壓力極大,同時也極為的興奮。

想一想,僅是得到了一張就讓他變得如此的厲害,可想而知,如果有一天,殘龍譜湊齊了,那他會強到何種的境地,絕對是讓人想都不敢去想的,而他期待那個時候的到來。

龍武的決心以定,廣希兒知道在說什麼也就無用了,這便點了一下頭,「那好,即然龍公子執意如此,我就和你說一說這李出長老的事情吧。。。」

又是黑夜降臨,宇文家大門被打開,李出這位二長老帶著四名高階罡士走了出來。

「二長老,最近風聲太緊,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出去好了。」身邊一位罡士似乎是鼓足勇氣才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來。

「風聲太緊?我又何懼之有?」李出怒斥著道,「那個殺手根本就見不得光,再說了,他雖然戰力不錯,也就是針對低階罡士罷了,針對我他怕是不沒有那個能力。」

也難怪李出自大,他可是八階罡師巔峰遠不是左山那樣低階罡師可比的。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風聲這麼緊的時候還敢出來。

這一次,李出是要去兵器店取自己的武器。武者一向視武器為第二生命,李出也不例外,所以這種事情他非要親力親為不可。

藝高人膽大,李出敢於從宇文家裡走出來,自然是有著極強的自信的,他甚至還在想,不遇到那殺手就罷了,一旦遇到,他一定會親自擊殺了對方,讓他知道知道,做為二長老,他的戰力是不容任何人低估。

幾個人走過了兩條街道之後來到了兵器店門口,這裡的夥計還沒有打烊,其實就是在等待他,不然二長老發起火來,那可不是他能承受得了。

「二長老您來了,您的天回錘己經加重完畢,您看一看合不合適。」那夥計一臉的媚笑之態。

李出也不說話,只是伸手從櫃檯之上拿起了本就是自己的天回錘,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嗯,很好,重量己經達到了我的滿意,只是不知道殺傷力如何。」

說著話,李出突然就拿錘回身一擊,正好砸在了夥計的頭上。當即鮮血四濺,一個生命就這樣流逝了。

「哈哈,不錯,不錯。」李出殺了夥計確沒有一點內疚的意思,相反確是一臉的興奮,想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他第一次做了。

「欺負弱小者算什麼本事。」突然間黑暗處傳來一道厲喝之聲,然後一根漆黑的大棍就橫掃了過來。

一棍掃出,那根在李出身邊的四名高階罡士盡皆死去,竟然連呼救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

!! 「何人?」突然間有人向自己下手,李出也是一驚,接著就連忙用精神力去探索。

精神力一掃,李出就發現了隱藏在暗中的龍武,只是此時的龍武己經在全力向西邊掠去,那樣子似乎是不敵李出,恐懼李出一般。

「好小子,哪裡跑。」一棍殺了四名得利手下,本來李出還有些猶豫,可是看到龍武竟然全力奔逃,他的第一感覺便是此人不敵自己,是害怕了,想著這個人很可能就是三天來擊殺了宇文家九名罡師的殺手,他便腳下用力追擊起來。

有著天回錘在手,李出可謂是信心倍增,他相信就算是不能擊殺殺手,他自保也應該毫無問題的。

就這樣,李出追,龍武跑,兩人連跑了數條街,己經完全的走出了宇文家的勢力範圍。

就快到城西大門的時候,龍武身形突然就停了下來,吞天棍一揮,他一個轉身迎上了正在追擊的李出。

「怎麼,你不跑了嗎?還是跑不動了?」李出略喘著粗氣說著。回天錘經過鍛造加重了不少,這使得他戰力有所提升,可同樣的這麼重的東西拿在手中也是一個力氣活。

「呵呵,這裡風水不錯,我看你就在此隕落吧。」龍武輕聲嗤笑道。

「大言不慚,只知道逃跑的孩子罷了,竟然還敢嚇唬我,今天你李出爺爺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罡師階位的終極戰力。」

這一會的工夫,李出己經看出龍武不過是一個少年,更重要的是他也看出了龍武身上散發出來的罡氣,不過才是五階罡師的修為,且又是初級。想到自己八階巔峰的實力,他自然是信心倍增了。

但在動手之前李出還想搞明白一件事情,所以他沒有馬上揮錘,而是出言問道,「少年,我且問你,之前我們宇文家族的九名罡師是不是皆你所殺?」

「沒錯,他們仗著宇文家的勢力恃強凌弱,該死。」龍武沒有絲毫的逃避之色,在他眼中,李出己經活不過今晚,他又何需隱瞞什麼呢。

看著龍武這麼快就承認了下來,李出點了點頭,「很好,即然是這樣,你就準備受死吧。」

知道龍武就是他的目標了,李出也不在客氣,手中重鎚一揮,這就快速的向著龍武身上衝來。

先下手為強的這個道理李出是懂得的。即然龍武敢於在這裡等候他,和他正面戰鬥,那他就必須要全力以赴,不然的話怕真是會陰溝裡翻船的。當然,在出手之後,他的信心還是很強的,罡氣修為高過對方三階,他不相信自己會勝不了。

龍武確是未動,只是站在原地,看著李出沖向自己的軌跡。

龍武沒有一絲的大意,雖然說他在成為了五階罡師之後己經有十成信心擊敗擊殺李出,可是真正打起來,他確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不要說自己比對方的罡氣修為還要差上一些呢。

憑著超強的精神法則精神力,在李出衝到他面前五米處的時候,龍武終於找到了對方攻擊的薄弱點,當即沒有一點的拖泥帶水,一記鷹擊長空就擊了過去。

李出看到自己就要衝到龍武的面前,他的眼中甚至都己經可以看到對方被自己一錘轟死的樣子了,不由心中便是一美。這個殺手可是讓家主都有些頭疼的,如果他可以把龍武解決了,可想而知,家主一歡喜,一定不會少了他的賞賜。

正在幻想著美好的結果的李出,冷不防感覺到一陣陰風襲來,然後他的瞳孔之中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棒,只見這個棒子直攻向自己身前,那最為薄弱之處。

「好眼力。」李出此刻也不得不嘆服龍武的眼力,能在精神高度緊張的對陣之中,瞬間就找到自己的缺點,這是何等的眼力,這還是一個十四歲的年輕人可以做到的嗎?

李出的回天錘還沒有空全的攻打出去,這一會確又不得不儘力的回防了。

而借著回天錘回援之時,龍武展開了猛烈的攻擊。

棍子在一擊的過程之中變招成為了一掃,直攻向李出拿錘的手腕。

李出也算是身經百戰之人,看到龍武變招了,他也是連忙的手腕一翻,變幻著招式躲過這一掃。可接下來,龍武的吞天棍又是一記挑招的驚濤駭浪,直取回天錘的中央地段。

回天錘的好處是力大無比,尤其在配合上李出的罡氣修為,同階之人少有敵手。但同樣弱點也是非常的明顯,那就是因為鎚子本身太沉,直接導致靈活力不夠。

根本就跟不上吞天棍變幻的回天錘這一次被擊了一個結實,巨大的力量僅是一下就讓他脫了李出的手,向著半空之中飛去。

沒有了鎚子的李出戰鬥力下降了不止一點半點,此刻他終於有些後悔,為什麼要追擊龍武了,如果他不追,還在那家兵器店裡,想來就算是他想殺自己,那隻需他大聲呼救就可以引動宇文家的高手,那個時候他的性命肯定無憂,而哪裡會像現在這般,叫天天不靈呢?

「逃。」不管是有沒有機會,總要一試,在說,李出對自己的罡氣修為還是很滿意的,他也不認為龍武的戰力強,罡氣也會強過自己,長時間的奔跑,可是很考究罡氣底蘊的。

「想逃,還有機會嗎?還是留下來吧。」龍武沒有想到李出如此的光棍,說跑就跑,竟然沒有一絲的遲緩。不過這一點他倒並不怕,憑著二倍的重力法則,他有百分百的信心留下對方。

「萬靈歸心。」一記攪式而出,即然對方要逃,那龍武便不用在防守自身,終於可以全力一殺了。

「嘭!」僅是跑出了幾十步后,李出就感覺到身邊的空氣似乎都被壓縮了,爾後步子越來越沉。就在他還沒有完全的接受這種感覺時,吞天棍由天而下,下一刻,李出就感覺到腦海之中一片的空白,接下來那一米八的身高就被壓縮成了一米三四的樣子,李出戰死!

!! 倘若李出能夠堅定信心,繼續與龍武一戰,那不會敗得這麼快。

可因為他己經被嚇破了膽子,這便註定他只有死亡一途了。至此,李出成為了龍武擊殺的第二名八階罡師,與魯子升不同的是,此人確是八階巔峰。

吞天棍一揮,龍武將李出死後溢出的罡氣吸之後這便縱身離開,殺了李出想來用不了多久宇文家就會知道,怕是他們會滿城的找兇手,現在還是那廣希兒的宅院最為安全。

果然,沒過多一會,城中巡邏的士兵就發現了李出的屍體,還有那被擊得己經碎裂的回天錘。

宇文家主宇文極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這裡,他在看到李出的屍體后,怒氣直升,竟然拿著守在這裡的守城士兵就開始發,泄。只看到手指擊出,接下來那一個巡邏小隊以罡士領頭的十人便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地身亡。

根本不在看倒地的屍體,宇文極怒聲狂喝,「是什麼人,什麼人殺的李出,有本事你給我站出來。」

這聲怒喝迅速向四面八方傳去,引得附近的高手們紛紛動容。

雙家。

家主雙子健把目光看向了西城方向,搖了搖頭回身吩咐道,「告訴雙家的人,這幾天都不要外出了,如果一定要採集必須品,就由家裡沒有習武的僕人去辦。」

雙子健可以感覺到宇文極的怒氣。本來他還想著就自己女兒被宇文流涕當街欺負的事情去要一個公道,現在看來根本不是時候,怒氣正大的宇文極很可能會不講道理,那個時候真要比拳頭,怕他不會是對手。

同樣這樣安排的還有木家。家主木松林也給家裡的人下了禁足令,想來他的想法和雙子健倒是不謀而合了。

廣陵城城主府。

城主廣豪高高在上的座著,他的副將甘先正向他彙報著。

「城主,就是剛剛宇文家的二長老李出死在了西城門口,宇文極大怒趕到的時候殺了我們一隊巡邏兵士。」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甘先明顯是有些憤怒的。以堂堂罡將的修為竟然拿小小的罡士開刀,這實在是丟了武者的臉面。

「嗯,明天一早派人去宇文府要銀兩,這十名兵士的安家費要他們來出。」廣豪面無表情的說著。

倘若這一次是雙家或是木家動手殺了兵士,他當然要去討一個公道。可這是宇文極做的,就要另當別論,對宇文家,他可是忌諱的很,能要來一些銀兩也算是有了面子,事情也只能就此做罷了。

「是。」甘先也知道城主有他的難處,他只恨自己的修為不精,如果他可以邁過九階罡師的門檻,成為一名罡將的話,那個時候才會在針對宇文家的事情上出上大力。

「對了,我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廣豪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出聲問著。

「城主,按您的吩咐,城裡所有的客棧,酒樓,甚至是普通的住戶我都帶人搜查過了,根本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人。我在想,會不會是那人逃進了雙家或是木家,要不然的話,不應該找不到他的。」

廣豪確是搖了搖頭,「不會的,他們沒有這樣的膽子。呵呵,這個人還真是神秘呢,竟然能夠以罡師的修為藏匿在城裡不被我們發現,著實了得呀。」

廣豪己經認定龍武不會是罡將修為,因為如果是的話,那就沒有必要去偷襲罡師了,這可是武者的尊嚴,面對比自己低一級,而不是一階的武者,驕傲的他們絕對不會採取偷襲的戰法。所以由此估計,殺手應該只有罡師的修為。

可廣豪還是高估了龍武,在他看來,殺手至少也要有八階罡師的修為,甚至更高才是,但若是讓他知道龍武不過才是剛剛不久前晉陞到五階罡師,怕是會驚掉一地的眼球吧。

神龍莊園之內,龍武吸收了李出的罡氣,使他的修為一躍成為了五階罡師巔峰。

這便從莊園走出來,走出了房間之中,他想要問一問廣希兒現在外面是什麼情況了,對於宇文家死了二長老李出的事情,他很想知道一下對方的反應為何。

看到龍武,廣希兒也是一臉的驚訝之色。想當初龍武說要擊殺宇文家的罡師之時,她同意了,但也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罷了,她可不會為只是少年年紀的龍武會有這般的戰力。

可僅僅過去了四天,龍武確連殺了宇文家十名罡師,可以說己經動搖了宇文家在廣陵城的統治地位,這又如何的不得他心驚呢。



Related Articles

“都是你們害的,哼!”

“行了行了,十兒,你是來找容容的吧!”在...
Read more

顏早低頭在玩打發時間的小遊戲,忽然聽到一個爽朗的女人聲音喊藍暮。

說的是英文。聲音聽上去有點熟悉,顏早抬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