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驕陽的分身微微一笑,抬手間一口道鍾遮天蔽日而下,長虹貫日般籠罩在了魔氣狂涌的仙魔後裔身上,浩然正氣克制魔氣的力量,讓這魔氣凌然的仙魔後裔支撐開的翅膀被壓縮,無盡正氣道光在焚燒魔氣。

「浩然正氣……」這仙魔後裔的面色極其難看,只是他的話語還沒有說完,鐘聲響起!

咚!

這一聲蘊含著浩然天道的道與法,其威力之強,讓這仙魔後裔的魔翼爆裂,氣血逆行的耳洞涌血出來。

「啊……」這個仙魔後裔驚恐無比,將身上的戰甲收起,露出了一婁仙氣。

仙氣一出,立刻阻隔了浩然正氣之勢。

只是不待這個仙魔後裔脫身,龍驕陽已經來到他身邊,以斬仙道紋將其包裹,將其囚禁,旋即龍驕陽在其慘叫之時,將一顆丹藥丟入到了這個仙魔後裔的口中。

「好了,開荒的成員又多了一個。」龍驕陽的這一尊分身微笑道

眾人一陣膽寒,三個龍驕陽出現了,這是怎樣的奇術?而且他抬手間鎮壓了一個仙魔後裔,這是何等的威勢?

高隸,高川,高兵三人的神色極度難看,他們想要趁亂離開。

龍驕陽的又一道分身出現,坐在他們的身旁道「高川,高兵,參加婚禮怎麼能半路離開呢?你們可要見證我與紫珊的婚禮才行。」

高川與高兵嚇得面無血色,高隸也是緊閉嘴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龍驕陽這幾年名動天下,只是他一直沒有返回過天府城,眾人都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強,現在他們是真真切切的發現,龍驕陽早已經不是當年只會煉丹的呆瓜小子,如今的他,霸氣冷酷,舉手投足間都有鎮壓群雄的大勢。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為什麼我的經脈被封了……」被龍驕陽抬手間鎮壓的蚩豐驚恐叫道

「沒什麼,這不是毒藥,只是會讓你安靜的不會搗亂婚禮的小丹藥而已。」龍驕陽輕笑道

躍星太子的臉色極度難看,他發現龍驕陽這個人非常難纏,而且手段霸道,他一個人無法面對。趁著龍驕陽還沒有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將一道令箭催發出去。

轟。

令箭在天空中爆炸,形成了一個仙石形狀。

另外五個仙魔後裔,也急忙取出了自己的令箭催發出去。

龍驕陽完全沒有阻止的意思,在婚禮台上的龍驕陽分身對道德天君說道「好了,可以開始舉行婚禮了。」

紫珊猛然將頭髮的蓋天掀開,露出了精緻的鵝蛋臉與艷麗的容顏。她的雙眸如水中的黑葡萄,透著濃濃情緒,而眼淚怎麼都無法止住。

「我以為你早就忘記了我。」紫珊淚眼朦朧的凝視龍驕陽道

「救命之恩怎麼能忘。」龍驕陽笑道

「只是救命之恩嗎?」紫珊的眼神黯然,情緒開始低落。

「哈哈,幾年前我就說過,我是你男人,你覺得我會忘記嗎?」龍驕陽道

紫珊臉上又有了歡喜之色,可是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沉聲道「你來找我,楚玲兒知道嗎?她會允許你這樣做嗎?」


龍驕陽沒有回答,只是看向了人群中。


紫珊有所感的看向人群中,她發現了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耀眼奪目的白髮美人楚玲兒。

楚玲兒也見到了紫珊,雖然她們曾經交過手,但是楚玲兒沒有厭惡紫珊,當年她也是要去給龍驕陽預警。所以楚玲兒對紫珊微微一笑。

紫珊見到楚玲兒的微笑,她不由低頭道「我做不到她這樣,如果今日換成我在下面,而你對楚玲兒如此,我會殺了你們!」

「如果你殺得了,你可以殺我。但是你必須要跟我走!」龍驕陽霸氣道

「憑什麼我要跟你走?讓我每天看你與楚玲兒恩恩愛愛嗎?」紫珊委屈的哭泣。

「憑我是你男人,我要帶你走,而且今天我就要娶你!」龍驕陽霸氣行事,有掌控一切的霸意。

紫珊被龍驕陽的氣勢震的一呆,她美目眨動道「龍呆瓜,你變了好多。」

「我一直是我。」龍驕陽道

「那為何當年因為我是魔門聖女,而要無情的拒絕我?」紫珊更加委屈的質問。

龍驕陽啞然,他的確變了,當年對於正邪對立的觀念根深蒂固的他,如今已經是正魔雙修之人,對於正與邪的理解早已經不同。現在他是不會因為紫珊的魔女身份來多想的。他連魔族的女人都有了,何況是一個魔教女子?

「二位敘舊好了沒有,婚禮再耽誤下去,吉時可就錯過了。」道德天君笑容無比曖昧道

「好了,開始吧。」龍驕陽的分身笑著點頭道

紫珊早已經被龍驕陽的現身感動,這是她最想要的結果,她臉紅如火燒雲般的重新將紅蓋頭給蓋上。

躍星氣的濃密鬍子一根根倒豎,他大罵道「狗男女,真當本太子是透明人嗎?本太子要將你們剁成碎末,去餵養魚鱉!」

躍星暴怒,無法在忍下去,他可是今天的新郎,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新娘與其他人拜堂成親。他要是忍下去了,以後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他的心中也將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記,日後比方會成為心魔。

所以躍星無心等待援軍到來,他要活劈了龍驕陽與紫珊。

仙石靈族,可以孕育仙石來鍛造各種法寶,這是因為這仙石本身就有先天仙紋,這是無比強大的地方,也是仙石靈族最可怕地方,而這也是他們無法長高的原因。他們要將一身精氣都給孕育的仙石,自然無法來發育自身了。 (第四更,求訂閱,求鮮花,求收藏)

躍星身上寶甲是用來防禦斬仙術,他想要發揮出自己的實力,就必須要脫下寶甲,這一刻躍星狀態瘋魔自己將寶甲給扯掉,他的身上先天仙紋遊走,在肌膚上編織神秘道則。

龍驕陽心神威震,因為他發現躍星身上的仙紋,可以擺脫掉斬仙術的控制,這似乎是能抗衡斬仙術的仙紋。

「龍驕陽道友小心啊,這個仙靈石族孕育著先天仙紋,這是能對抗斬仙術的體質,非常的可怕。」道德天君臉色大變的提醒道

「狗男女,去死!」

躍星一揮手,一座山嶽橫空出世,鎮壓向龍驕陽,紫珊,道德天君,小紅四人。

道德天君運轉聖域,將小紅給庇護進來。龍驕陽身上的火紅戰甲復甦,發出正魔道紋將紫珊也庇護下來。

龍驕陽直接催動斬仙術,他進入到了無敵於天地間,藐視諸天萬界,弒仙如草芥的氣勢中!

錚……轟!

斬仙道紋與蘊含先天仙紋的山嶽撞擊在一起,玄女派的內殿被直接震奔潰塌陷,無數弱小修者吐血昏迷,強者們也都受到了影響,氣血逆轉的慌忙後退。

「哈哈哈!絕滅魔神的傳人,你真以為斬仙術天下無敵嗎?本太子今天就要收拾你!」躍星見自己抵禦下了斬仙術,大喜狂笑道

「別高興的太早哦。」龍驕陽的六尊分身齊現,圍繞在躍星的身邊。

「你的分身術的確夠強,但是你要知曉,任何虛偽飄渺的術,在仙石靈族面前都不可能長存!」

躍星傲然說著,一道一道奧義靈紋向四周散發,波及到了龍驕陽的六尊分身上,一霎間龍驕陽感覺元神刺疼,他的六尊分身被破。

「是斬元神之法。」龍驕陽的真身顯露出來,他的臉色一片慘白,似乎受到了重創。

「一個死人,無需知道這些!」

躍星御先天仙紋浮在半空中,先天仙氣深紫如藍,宛如大海般絢爛,將躍星環繞的猶如仙人一樣。在他開口說話之時,他舌尖中飛出一滴唾液,這唾液染上深紫仙氣,眨眼間變成可以遮天蔽日的巨劍衝殺向龍驕陽。

龍驕陽身上斬仙道紋環繞,但是他沒有用斬仙術接招,他催動了御天神雷訣,這是雷霆至尊所留的仙道雷訣,其中蘊含有仙紋。當初龍驕陽催動它,無法展現出仙力,是因為他不是仙人,更加沒有仙血。

如今的情況不同了,龍驕陽的體內蘊含了少量仙血,這足夠他發揮出御天神雷訣的仙道威力!

霹靂!

一聲旱天雷般的霹靂之聲炸響,一道讓人無法睜開眼睛的雷光對上了躍星的唾液化成的巨劍。

轟,轟,轟!

三聲巨響之後,雷霆之光與唾液化成巨劍毀滅在天地間。

躍星的表情微變,另外五個仙魔後裔也露出了驚疑之色,這分明是雷霆仙道之術,這絕滅魔神的傳人怎麼會去修鍊?

「仙術,並非只有仙魔後裔會,也並非你們能夠催動!」

龍驕陽冷哼著,雷霆無盡的在他身上浮現閃爍,這可是帶有天劫力量的雷霆,眾人見到都感覺害怕。

「怎麼會這樣?幾年不見,龍驕陽已經強大這樣的地步?」高兵失神了,他的內心充滿了恐懼與難以逾越的感覺。自從龍驕陽出現在他生命中,高兵就覺得有一座大山鎮壓在他心中。

「以正魔雙修突破到聖級境,龍驕陽是古今第一人,他的戰力將無法睥睨,待會千萬不要激怒他,要不然我們很難全身而退。」高隸驚懼的給高兵與高川傳言道

「爺爺,你覺得龍驕陽會勝?」高川小聲的問。

「他敢來這裡,說明有足夠的把握,今日這裡的仙魔後裔多半難逃被抓或殺殺的命運。」高隸傳言道

「爺爺,他們剛才已經發出求救的令箭,等到仙魔後裔的強者一到,龍驕陽等人肯定難逃一死。」高川不同意的說道

高隸蹙額蹙眉,苦澀傳言道「川兒,知道為什麼龍驕陽對躍星等人的求救令箭視而不見嗎?這是因為,有人動用了強大的命師之術,改變了時空與天機,這個地方發生的事情,將會延長很長時間才會被躍星等人的求救對象看到。」

「爺爺,你是怎麼知道的?」高川驚疑道

「爺爺年輕時候,曾經救過一個遇險的命師,他為了報答爺爺,曾經傳授過一門觀天地時空變化的秘術。只是爺爺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只學了一點點皮毛。所以爺爺才沒有能第一時間發現,有人改變了這裡的天地時空,還在逆天的遮蔽天機。龍驕陽帶來的人之中,必定有命師宮的人。」高隸神情凝重的傳言道

「命師宮的人都幫龍驕陽,他到底有什麼好的?」高川心態失衡道

「小聲點,小心被發現!」高隸無比緊張的訓斥。

老瞎子已經聽到了高川的話,他現在改容換貌,是一個英俊的美男子,而且他的雙目俱全,讓人發現不了異樣。老瞎子並沒有去看高隸幾人,他老謀深算,深知現在不易讓幾人狗急跳牆,讓他們將這裡的天地時空改變的事情泄露。

高隸見老瞎子等人,沒有看過來,真是鬆了口氣,要不然他真會馬上跳起來,將事情說出來保命。

躍星並沒有被龍驕陽嚇到,在幾次試探性的攻擊后,他已經確定龍驕陽身上的仙力非常弱小,這雷霆之術無法真正的傷到他。

躍星越戰越勇,身上仙紋暴漲,形成一道一道禁錮神紋,向龍驕陽襲殺道「仙石禁錮天地!」

龍驕陽身上的蘊含仙力的雷霆都在被禁錮,龍驕陽感覺躍星身上的仙氣突然強大數倍,他的胸口好像有一個紫色的太陽,在散發旋渦符篆之紋。

「龍驕陽道友小心啊,這就是仙氣靈石,蘊含最強的先天仙紋!」道德天君大駭的提醒道

躍星厭惡的看了道德天君一眼,厲聲道「諸位道友,還在等什麼呢?出手,將這幾人全部斬殺!」

蚩豐被龍驕陽抬手鎮壓,將另外五個外族的仙魔後裔震懾,所以他們一直沒有出手,如今躍星明顯佔據上風,要贏下這一場大戰了,幾人開始心動的,準備要出手。 道德天君催動了龍驕陽給他的祭祀法寶,帶著將小紅與紫珊遁到了老瞎子等人的身邊。

「生死之戰將要開啟,無關人等速速離開。」道德天君是一個好戰份子,他將小紅與紫珊方放在老瞎子身邊,身上的劍氣催動,要大開大合的決戰。

魔蝶皇子身上浮現魔蝶之紋,它可以對靈力攻擊免疫,不過對於仙氣的話,它是無法免疫的。要不然當初在隕落之界,它也不會被燭龍一族的少年追殺了。

「龍梵,做好隨時撤離的準備,這裡除了你爹,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抗住仙魔後裔。」魔蝶皇子對龍梵傳言道

龍梵一愣,在這生死之戰的時刻,魔蝶皇子竟然想要遁逃。

「小花,這一戰沒有退路,生與死我們都會在這裡!」龍梵剛毅傳言,要斷掉魔蝶皇子逃走的心態。

魔蝶皇子沒有在說什麼,它知道這一戰不勝就會敗亡,要全力以赴才行。

楚玲兒一手持著雷霆短劍,一手持著麒麟聖劍,她的白髮亂舞洞穿四周的虛空,一對鳳凰翅膀延伸在楚玲兒身邊,紫氣仙紋在凝聚!

下一刻,楚玲兒的身體影子閃動,眨眼間一分為六,氣勢驚人!

不只是對手震驚,魔蝶皇子,道德天君,龍梵,長孫雪兒,龍天佑也都震撼莫名,原來他們的身邊還有一個可以催動仙術的人,而且她會的分身秘術與龍驕陽的極像。

這一下,魔蝶皇子等人鬆了口氣,楚玲兒的這六尊分身足夠幫助他們。


龍天佑小聲道「原來主母如此強大,她要殺我真是易如反掌的。」

紫珊蹙眉,心中的震撼難以壓制,當年初見的時候,楚玲兒還與她的實力相當,這才幾年的時間,楚玲兒的戰力竟然直追龍驕陽,這也太不可思議。

「我們今天是沖著仙靈石族而來,其他人只要不幫忙,我們是不會攻擊的。」老瞎子老謀深算,趁機說出攻心之語。

五個仙魔後裔明顯猶豫了,龍驕陽所帶來的人之中,還有一個如他一樣可以催動仙術的人,假如這女子跟龍驕陽一樣恐怖,抬手間可以鎮壓他們,那可就糟糕了。

「沒有想到,龍驕陽的身邊還有如此強者,他的大勢要成了。」高隸忍不住感慨道

「爺爺,這話說得太早了吧,我覺得龍驕陽要敗亡了。」高川道

龍驕陽與躍星之間的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

躍星動用了終極秘術,龍驕陽身邊的天地在不斷被封閉,這仙氣靈石形成牢籠似乎真能封天地,鎮萬物。

「龍驕陽,敗亡吧!」

躍星信心十足,強勢催動仙氣靈石,讓牢籠中毀滅仙力縱橫,龍驕陽的身上瞬間多了幾道血流如注的傷口。

龍驕陽不得不承認,這種可以抗住斬仙術的仙氣極為可怕,沒有成仙的龍驕陽無法來衝破他。

這個時候,龍驕陽沒有急著動用的法寶,他全力催動御天神雷訣讓其醞釀五雷轟頂的力量!

轟,轟,轟,轟,轟!

五雷轟頂乃是禁忌雷劫的一種,它蘊含有滅道的力量,龍驕陽以御天神雷訣來催動,瞬間讓其的威勢更強大,這五雷轟頂的力量。轟擊在了仙氣靈石形成的牢籠上!

躍星本以為龍驕陽就要被絕殺,他的嘴角都已經勾勒出笑容,下一刻仙氣靈石上傳來無情雷霆之力,打得他全身顫抖,身上開始冒黑煙。

仙氣靈石是躍星的本體之物,它受到了攻擊躍星就會受到攻擊。

「禁忌雷劫的力量……你到底是誰?」躍星第一個感到了害怕,這一個人太可怕,不僅會斬仙術,還有能傷到萬物的禁忌雷劫之術。

禁忌雷劫,這幾個字一出,在猶豫要不要出手的仙魔後裔們,全部沒有出手。他們都非常清楚禁忌雷劫的力量代表什麼。

龍驕陽可沒有心思與躍星廢話,五雷轟頂之術有用,他那裡還會客氣,無盡雷霆瞬間覆蓋了整個仙石禁錮天地的牢籠之中。

躍星嚇得在第一時間收回仙氣靈石,可是他還是慢了一些,五雷轟頂的力量早已經轟擊在了仙氣靈石上,躍星現在將仙氣靈石收入體內,受到的衝擊更大。

噗……


躍星吐出一口鮮血,身上雷霆施虐將其劈的黑煙從七竅中飛出。

龍驕陽極速靠近,斬仙道紋犀利全力出手,一擊將躍星從半空中打落到地上,他的整個身體都在流淌鮮血,痛苦的慘叫。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