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唯心快速走到雲葉開身邊,身形一轉,纖細玉臂自面前劃出一個滿圓,瑩瑩閃著淡紅色光暈,以雲葉開為中心,淡紅色光圈將島主肖長青靈女包裹在內,形成了一個嚴密的保護圈,免受妖精們的侵襲,當然最主要的是,不要被鳳斐然的法術波及魚池了。

萬流堯見狀拉著萬流芳就往這淡紅色的保護圈裡面鑽,他們還不想死。進來后,萬氏兄妹忐忑的抬頭看向龍唯心,深怕龍唯心將他們踢出去。

龍唯心冷艷絕色的臉上,閃過一次嘲諷之色卻也沒有下逐客令。她現在要守護在雲葉開身邊,不能讓任何東西打擾到雲葉開,只要這萬氏兄妹老老實實的不搞什麼小動作,她倒是懶得跟他們計較。

肖長青愣愣的看著那些火光擊打在紅光薄膜上后掉落在地上消失不見,心中大駭,他找回來的這三個人都是什麼怪物?

這白衣男子前所未聞的用靈珠之力煉丹,那紅衣邪魅男子竟然是個深藏不漏的高手,這看似瘦弱的藍衣男子卻變戲法一般抬手一揮就變出了這樣神奇的保護膜。

原來,高人自在民間啊!

「礙事的傢伙,你是哪裡來的?」一隻蝙蝠妖忽閃著一對黑綠色的翅膀,發著股股惡臭沖著鳳斐然尖叫道。

因為鳳斐然的阻攔,這些小妖根本無法靠近雲葉開,無法接近那顆寶藍色靈珠,認清了現狀后,頓時便將所有矛頭指向了鳳斐然。

鳳斐然一頭妖嬈紅髮無風自舞,嘴角斜斜一勾,「別廢話,給你們兩條路,一,哪來哪去,我可以不趕盡殺絕;二,就此魂飛魄散。」

眾小妖哪裡肯依,那可是增進靈力妖法的寶珠,千年難遇的機會,如今就在他們的面前,他們又怎麼會退縮,更何況,對於鳳斐然的實力他們雖然看不透,但念在妖多勢眾,倒是並不懼怕鳳斐然。

「好狂妄的口氣,兄弟們上了,這人看樣子還是上乘的靈力呢,今天我們就要吸了他的修為為自己所用,看他還拿什麼狂,哈哈哈。」蝙蝠妖對著身後的一群妖精,吆喝著。

吸了他的修為?

龍唯心仰頭看著空中的戰況,聽到這句話后,一雙冷眸更加的冷了幾分。

原來這些小妖還不是正常的修鍊成型的,而是靠吸取人的靈氣或者同類的修為而增強自己的妖法的,竟是些歪門邪道的魔妖。

鳳斐然自然也是聽得出來,天理不容的魔妖,他今天是定要滅了這些妖物了!

蝙蝠妖黑綠色的翅膀一震,帶動而出的黑色妖氣罡風頓時將鳳斐然身後的一方建築吞噬。


「哈哈哈,這就是阻擋我們的後果。」蝙蝠妖一陣狂笑,其他眾妖見狀,嘶吼著狂笑著紛紛向鳳斐然衝來。

至寵冒牌妻 ,嘴角一勾,吐出不輕不重的幾個字:「就這麼點的攻擊力?」

什麼?

一陣妖氣罡風將一雙層塔狀建築吞噬銷毀,這樣的破壞力竟然還說是「點」?

不過詫異片刻,蝙蝠妖就明白了什麼叫實力的差距。

呼嘯而上的眾妖只感覺在即將擊到對方的時候,忽的一股炙熱感迎面襲來,隨後就是撕心裂肺的灼痛感侵蝕而來。

「啊嗷——」

「痛,痛,痛!」

一個接著一個的從空中掉到地上,彷彿一個個著火的巨大燈籠從天而降,本可以一把火燒盡他們的,鳳斐然偏偏不,吹了吹食指中指指間的火苗,點了點頭,自從陪著雲葉開煉藥,這火候掌握的越來越好了。

而此時的雲葉開,依舊不徐不疾的控制著精神力,將藥草一點點放進丹爐之中,兩耳不聞周邊時,一心只練鎖靈丹。

靈女眨著藍寶石的眼睛,看著雲葉開。

「你,你是什麼妖?得罪了我們,你會後悔的!」

散發著股股惡臭的蝙蝠嘴一張一合,粗嘎而低沉的聲音攜著寒風而出,不難聽出話語之中的顫抖恐懼。

「哈哈!」

大笑聲從空中一頭紅髮的鳳斐然身上而出,肆無忌憚,如血般的眸中迸射出不屑的光澤,「後悔?就憑你們這些魔妖?」

幾頭小畜生,也竟然敢威脅他。掌心托著一團赤紅色的鳳凰之火,瞳孔猛地一縮時,揮手便朝著對面的蝙蝠妖,轟殺而出!

「不!」

蝙蝠妖目眥盡裂,扇動翅膀急速向後退去。

一團齒火化虛影獸形,血盆大口狂吼張開,氣吞山河之勢!

蝙蝠妖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越來越近的火光,早已是躲閃不及,就在他幾乎放棄掙扎的時候,忽然,狂風大作,一道譏諷的冷笑傳來,「真是大膽,區區一個小妖,竟然連我魔族之人也敢動!」

深沉的聲音,狂妄,霸道,卻是攜著一股子肆無忌憚的邪肆狷狂。

「轟!」

話音落句的瞬間,一道如墨般的黑色流光穿梭而過,鳳斐然打出的赤紅獸型的火光瞬間煙消雲散,彷彿被一雙大手揮袖拂去,輕而易舉。

「什麼人!?」鳳斐然被這強勢而霸道的氣勢震得反射性的後退一步,兩兩對視,面上露出驚訝之色來,這是個什麼鬼東西?

逃過一劫的蝙蝠妖,見到來人後,雙眸放光,他就說過,得罪他一定會讓你們後悔的。

龍唯心隱隱皺起了眉頭,這樣的氣勢給人以很是壓抑的感覺。目光落在那突然出現的東西身上,對方看不清身影,除了一個人形的頭之外,身子均是被黑氣繚繞,看起來無比詭異,就彷彿是一團黑雲頂部頂部擺放著一個人頭一般。

「魔族?」龍唯心喃喃自語,在記憶中,只有零星點點的信息,根本毫無頭緒。

鳳斐然眸光顯出詫異之色,隨後血眸一眯,心生警惕。

魔族現世了?難怪那些小妖竟然會懂得吸取他人的修為提升自己的妖力,成為魔妖,原來,背後竟然是這魔族在搗鬼。

「恩?」一團黑霧上的頭忽的盯著鳳斐然疑惑的嗯了一聲后,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竟然是一隻火鳳凰,哈哈,今天就讓老夫嘗嘗這鳳凰血的味道!」

一團黑霧忽的變化出兩隻巨長的雙手,直逼鳳斐然襲來。 「小懶貓,起床了!」天色已經大亮,郝仁下床,穿衣洗漱,全套做下來,睿雅還賴在被窩裡不出來,他只好捏著她的鼻子哄。

「不嘛!你折騰人家一晚上,就讓人家再睡一會兒嘛!」睿雅閉著眼撒嬌。

「你起來跟我一塊兒去見老丈人,我從昨天就來了,到現在還沒有打個招呼呢。再說了,一會兒,你的侄女小茵茵要來掀你被窩,看到你身上光溜溜的,非笑話你不可!」郝仁說著就要掀被窩。

睿雅緊裹著被子說道:「見我爸早一會晚一會都行,茵茵不會來的,司機應該送她上幼兒園了!」

「那也不能睡懶覺!你還是個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郝仁的口氣象學校里的輔導員。

睿雅還要再賴,郝仁已經把雙手焐熱,然後將被子一掀,將一絲不掛的睿雅抱起,一件一件地幫她穿,先是胸罩、內褲、打底褲,接著是毛衣、皮裙、羽絨服,最後幫她把細高跟過膝長靴套上。

睿雅就這樣閉著眼睛讓郝仁擺弄,直到最後郝仁為她穿上靴子才睜開眼,在郝仁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跑進衛生間。

很快,睿雅就洗漱完畢。這丫頭本來長得就美,又被郝仁提升到築基境,根本不用塗脂抹粉,她的皮膚總是那麼光潔,眼神總是亮亮的,從裡到外都是那麼誘人,讓一些靠化妝品活著的人造美女羨慕得要死。

兩人攜手下樓,家中的人見了郝仁都是又驚又喜。杜千劫夫婦正在吃早點,看到郝仁立即招呼:「小郝,快來吃早點,正熱乎!」

郝仁微笑道:「岳父、岳母,我昨天中午就到京城了,但是神秘局裡開會,晚上又聚餐,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快到半夜了,我就沒有打擾你二老!」

杜千劫笑道:「沒事,這就是你的家,你啥時候想來就啥時候來,還要跟我們說什麼!」

睿雅嬌嗔道:「別客氣啦,快吃吧!再不吃就涼啦!」

吃罷早飯,郝仁說道:「岳父、岳母,我想讓小雅跟我去西山一趟。昨天晚上我開了局裡的車回來,今天要把車送回去,還有一些工作要做!」

杜千劫點頭笑道:「你們年輕人一起出去逛逛吧!」

然後他又對睿雅說道:「你把家裡的車開一輛!這樣你們回來的時候,就能坐一輛車了!」

睿雅嘟著嘴:「老公,你去開會、辦公事,我一個人多無聊!」

郝仁笑道:「我辦事快得很!你可以去干休所,找老首長的孫女玩啊!」

杜千劫也說:「是啊!老首長一門如日中天,你和他的孫女多聊聊,增進感情,將來無論對小郝,還是對我們杜家都有好處!」

睿雅笑道:「好吧!我和嫣然本來是好姐妹,被爸爸這麼一說,顯得我有多麼趨炎附勢!」

郝仁又陪著杜千劫坐了一會兒,就和睿雅一起出門。他還是開著悍馬,睿雅則開著家裡的一輛賓士,兩人一前一後往西山而去。

經過干休所的時候,郝仁停下來,用他神秘局的證件把睿雅送了進去,然後自己再開車來到神秘局。


今天其實沒什麼大事,就是把上個月的叢林之行做一個總結,再把「綠巨人」和吸血鬼帝的各種感觀指標、戰鬥技能寫一個詳細的報告,留在局裡做備案。

既然寫到吸血鬼帝,就難免寫到譚明和韓冰,兩人全都被吸血鬼帝的利爪划傷,若不是有伊勢無家的忍者家傳金創葯,兩人的傷口非發炎不可。

郝仁深感神秘局的高手太少,除了龍組組長蒙雲溪是結丹境大成,還有虎組和鳳組的組長只是結丹境小成,此外就沒有結丹境的高手了。

放眼華夏,結丹境的高手應該有幾十人,但是很多人都是隱士,神龍見首不見尾,還有些人都只為家族服務,在他們的心目中,都是家族的事情最大。

郝仁的報告和總結都寫完了,正好譚明和韓冰都在場,郝仁一激動,對他二人說道:「我看你們的修為也都是築基境了,我再為你們加把火,助你們提升一下!」

開局送妲己 ,難得他今天如此慷慨,他們豈有不接受的道理。

「我先來!」譚明說道。

「我先來!」韓冰笑著跟他爭。

「你們兩個一起來!」郝仁笑道。

這兩人一個練的是至剛至陽的「霹靂火」,一個練的是至陰至柔的「玄冰寒氣」,郝仁正好想從他們身上找一找剛柔相濟、陰陽調和的感覺。

譚明和韓冰盤膝而坐,郝仁站在他們兩人中間,以雙手掌心按在他們的「百會」穴上,然後將真氣慢慢度入他們的經脈。

郝仁的真氣充沛如海洋,他隨便放出一縷真氣,就如同長江大河。現在,他就在譚明和韓冰二人的經脈內開闢出長江一般的河床。經脈一寬,真氣運行就更加通暢,速度也更快。

二人丹田的金色液滴也隨著真氣的運行快速地轉動,並慢慢地變硬,半個多小時之後,他們的丹田就凝聚出一個金色的豆粒大小的金丹。

這是他們進入結丹境小成的標誌!

郝仁緩緩地收回真氣。在真氣回到自己經脈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左臂酷熱,右臂寒涼,那是因為剛才左臂的真氣在譚明的體內轉了一圈,右臂的真氣韓冰的體內轉了一圈。

雙臂的真氣繼續上行,在回到脖子處時,郝仁大腦中的元神立即將這一寒一勢兩股真氣吸入口中。等元神張口時,他吐出的就已經是既不熱也不涼的溫潤真氣了。

元神在剛才的冷熱相激過程中,變得更加光芒四射,這是元神得到鍛煉的表現。象這種鍛煉多經幾次,郝仁的境界還會有提升。

元神的鍛煉就等於郝仁自身的鍛煉。經過這種冷熱相激,他以後就可以到一些嚴酷的環境下生存。

不過,短期內郝仁是沒有這種鍛煉的機會了。因為譚明和韓冰現在進入結丹境,要想幫他們再提升一步,那就是要進入元嬰境。

而結丹境和元嬰境之間隔著一條鴻溝,那是人階和地階之間的鴻溝。當事人沒有大機緣,一般來說是沒有機會跨過去的。 「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竟然是一隻火鳳凰,哈哈,今天就讓老夫嘗嘗這鳳凰血的味道!」

一團黑霧忽的變化出兩隻巨長的雙手,直逼鳳斐然襲來。

「魔物,今天我就叫你有來無回!」

鳳斐然渾身氣勢突然凌厲了許多,這次不似剛剛面對那些小妖那般隨意,而是嚴謹了許多,這魔物能輕而易於的揮去他施展的術法,不容小覷。

雙臂自手腕處在胸前交叉,伸展開的修長的十指自下向上陡然翻轉,十指成鳳爪形狀朝天一拖,一張俊美無雙的臉在兩臂之間露出,血眸凝視著愈靠愈近的兩團黑氣。

「呼呼——」

鳳斐然舉在頭頂上的手中燃燒著兩道火龍,發出呼呼的聲音。

「抓到你了!哈哈哈!」

兩隻由黑霧變換出來的雙手,終於逼近了鳳斐然的脖頸,黑霧中的頭顱發出猙獰的笑聲。

「是么?」


鳳斐然邪魅一笑,血眸之中忽的迸發出一道白光。

「嗤啦——」

千鈞一髮之際,白光直接將向自己伸來的惡魔之手半路斬斷。


Related Articles

唰……

然而就在這輪刀影即將斬到李嘯天身上的時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