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名邀戰在歷屆星臺試武會上都有出現過,並不算什麼稀罕的事情,通常來說要麼是雙方之間有仇怨,擂主有意點名踩人,要麼雙方有默契,保送擂主一分。

星臺試武會雖然有種種嚴格的規則,但不可能嚴謹到沒有任何漏洞可鑽,其實某些明規則之下的潛規則,一直都存在,從未被改變過。

如同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公平!

只是看着被朱星宇點名邀戰的對象,很多人都感到陌生:“這是誰啊?”

南遠城說大不大,它是浩元星上的一座中等移民城市,位置遠離主城浩元。

但說小也不小,這座城市擁有數十萬的居民,影響覆蓋周圍上百里的範圍,經過將近百年的發展繁榮,城裏的勢力格局早已確定下來。

參加星臺試武會的武者大部分都是有跟腳來歷的,家族子弟佔據了大半,他們相互之間往往有一定的瞭解,比如朱星宇,很多人就認識他或者知道他的來歷。

朱星宇的性格很高傲,他不大可能爲了一兩個積分來買通對手,點名邀戰的必然是他的冤家對頭,那聶鋒究竟是何許人也?

大家都不認識啊!

當然認識聶鋒的也有:“聶鋒,萬安武館的,幾個月前還是個浪蕩小子…”

透露聶鋒老底的不是別人,正是曹家兩兄弟。

兩人同樣參加了星臺試武會,曹興海被抽到了東擂,曹興安在西擂,兩人都還沒有出場,也都見到了被朱星宇點名上臺的聶鋒。

他們哪裏會說聶鋒的好話!

“萬安武館?”

聽到的人無不嗤之以鼻:“就是上屆有弟子踩了狗屎運晉升十強,這屆又自己棄位的萬安武館?還想再踩一次?”

“哈哈哈!”

“那又怎麼可能,這屆試武會可不是上屆能比的,這些武館裏的人還想上位,那簡直是癡人說夢,有他們好看的!”

“這些小武館,真是什麼人都收啊,連浪蕩子都不放過!”


“沒錯,朱星宇肯定會狠狠地教訓這位叫什麼聶鋒的首席門徒,呵呵!”

“可憐啊…”

各種冷嘲熱諷和幸災樂禍,儘管都是競爭對手,但是家族子弟對於平民子弟的鄙薄是一致的,理所當然地站在了朱星宇一邊,對聶鋒大加嘲諷。

在他們看來,聶鋒被點名上臺就是不自量力,可笑復可憐!

這些譏嘲讓坐在北擂下面觀戰等候的鐵山聽着是無比憤怒,將拳頭捏得嘎巴響,但他沒有喪失理智,硬是將怒火壓在了心底。

因爲這個時候憤怒是沒有用的,試武會的規則不容觸犯,而最爲重要的是,鐵山相信聶鋒一定會用一場勝利,狠狠地抽這些傢伙的臉!

他只要等着就行了。

貴賓觀禮臺上,萬氏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她扭過頭來,彷彿很不經意地說道:“夫君,你這位得意門徒看起來很不得人心吶…”


萬尚志眼觀鼻鼻觀心,彷彿根本沒有聽見。

但是眼角微微的抽搐,還是暴露了他並不平靜的內心。

雖然他對聶鋒很有信心,可是這屆試武會匯聚了太多的天才,想要奪得十強之位實在太不容易了。

聶鋒究竟能走多遠,萬尚志也沒有了把握。

“丙十七,聶鋒…”

西擂上,剛剛登臺的聶鋒向仲裁武士抱拳道:“求戰!”

仲裁武士掃了一眼臺下,旋即點點頭說道:“準戰!你可以選擇武器…”

聶鋒淡淡一笑,他向幾步之外的朱星宇伸出了手,張開的五指慢慢合攏:“不用,我有拳頭就夠了。”

聶鋒居然要空拳對朱星宇!

擂臺下一片譁然,想不到聶鋒如此大的信心,竟然不選武器。

他有什麼能耐打得過朱星宇的游龍掌?

或者是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實在是自信過頭了?

狂妄無知!


——————- 我有拳頭就夠了!

聶鋒的這句話不但讓觀衆譁然,更是激怒了朱星宇。

ωωω ●T Tκan ●Сo

他敢於赤手空拳對戰高隆,不但是因爲他的修爲境界高過高隆,而且他所修習的家傳絕學——游龍掌是黃級星武技,高深莫測威力絕倫。

朱星宇在這門掌法上下了十年的苦功,雖然說沒有臻至化境,但也掌握了游龍掌的精髓,曾經連敗三位同階星武者!

在朱星宇看來,聶鋒不過是高級黑鐵的修爲,敢於接受他的點名邀戰已經是十分狂妄了,居然還想以拳對掌,簡直是可笑之極。

“我勸你還是選把武器吧…”

朱星宇傲然說道:“我不想贏得太輕鬆,那就實在太沒意思了。”

擂臺下頓時傳來了一陣叫好聲。

明明他比聶鋒要狂妄的多,可在不少人的眼裏,朱星宇的驕傲是理所應當的。

因爲他是朱家的子弟,出身名門大族的天才。

聶鋒卻是平民出身浪蕩子,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能跟朱星宇對決。

真是太擡舉他了!

對於朱星宇的譏諷,還有擂臺下傳來的起鬨聲音,聶鋒置若罔聞,淡淡地說道:“要戰就戰,說那麼多的廢話有意思嗎?”

聶鋒的迴應就如同一記重重地巴掌扇在了朱星宇臉上,讓這位朱家天才怒極而笑:“很好,那我們就手下見真章吧!”

咚~

戰鼓再次擂響,雙方之間的對決正式展開。

朱星宇猛然踏步向前,右腳重重地踩踏在擂臺的地板上,戰靴落處的木板發出不堪承受的吱嘎聲,證明他的踩踏之力有多強。

下一刻,這位朱家子弟借力猛然向前掠出,身形彷彿如蒼龍出海,矯健之中挾帶着赫赫威勢,雙掌交替凌空揮拍向聶鋒。

一道道雄渾的掌勁排開大氣,如同一道道無形的粗大箭矢朝後者激射而去!

青龍翻海!

這是游龍掌裏的一式殺招,威力十分強大,對於施展者的要求也很高,朱星宇平常只能勉強駕馭,如果不是被聶鋒徹底激怒,他也不會一上來就出絕招。

朱星宇的意圖非常明顯,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最兇猛的氣勢將聶鋒一舉打下擂臺,甚至將聶鋒重創當場,來宣泄心中的憤恨。

朱家子弟,不容輕侮!

朱星宇出手的速度如此之快、之狠,讓擂臺四周的觀衆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很多人都感覺,勝負將在瞬間產生!

然而面對朱星宇施展出的青龍翻海,聶鋒沒有慌亂的躲閃,他屹立在原地不動,迎着對手的掌勢轟出了雙拳。

以拳對掌,竟然是硬碰硬同朱星宇拼殺!

這人是瘋了!

不少星武者看得是目瞪口呆,要知道聶鋒的修爲不如朱星宇,修煉的拳法也不可能比朱星宇的游龍掌更強,這樣硬拼不是自取滅亡嗎?

要是躲閃周旋,或許能多堅持幾招,至少輸得不是那麼難看。

嘭!嘭!嘭!

頃刻之間,朱星宇的掌和聶鋒的拳在空中相碰相撞,氣勁震爆轟響連連,遠遠地傳向四面八方,讓所有在中央廣場上的人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在朱星宇的猛攻之下,聶鋒居然沒有後退半步,他穩穩地封擋住朱星宇狂風驟雨般的攻擊,絲毫都不落下風。

就像是海岸邊的礁石,再大的潮浪都無法撼動半分!

這怎麼可能!

很多人看得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會是朱星宇放水吧?

朱星宇當然不可能對聶鋒故意放水,事實上他恨不得一掌將聶鋒拍死,哪裏還會手下留情,因此第一掌就催動了七成星能之力,一掌強過一掌。

青龍翻海的最大威能在於掌力的疊加,還有掌勢籠罩的範圍,限於自身的修爲境界,朱星宇沒有能力將這招的真正威力完全施展出來,最多一氣只能連拍五掌,但用來對付白銀之下的星武者已經綽綽有餘。

他不相信哪位黑鐵武士,能抵擋得住自己的五重掌勁!

本來這是朱星宇用來對付強敵的殺招,現在使出都是殺雞用牛刀,可萬萬沒有想到,聶鋒居然將他這招青龍翻海完全接了下來。

拳掌相擊,沒有任何的虛假花招,絕對是硬碰硬的正面比拼,任憑朱星宇將掌力激發到十成,也無法突破聶鋒的阻截!

不僅僅如此,他還驚駭地發現,聶鋒的拳勁竟然在對決中反滲回擊,震得他雙掌虎口發麻,手腕甚至臂膀的筋脈都隱隱作痛。

嘭!

朱星宇重新落回到擂臺上,右掌跟聶鋒的左拳相抵。

時間彷彿在瞬間凝固,朱星宇的臉色漲得通紅,眼眸裏全是駭然之色。

聶鋒的修爲,絕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隱藏了太多!

只是朱星宇的這個發現實在太晚了,在完封對手的絕招之後,聶鋒驀然縮回了自己的右拳,左拳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向朱星宇的面門。

一拳破空,虎嘯之音驟響!

滿腔戰意被壓制的朱星宇不敢輕纓其鋒,連忙向後飛退。

朱星宇家傳的游龍掌配有一套高明的身法,很善於跟對手遊鬥搏殺,既然強攻無果,他打算將這套掌法的精髓施展出來,在纏鬥中重新尋找機會。

朱星宇的想法無疑是正確的,屬於腦袋冷靜之後的決斷,但是他的想法再好,也得聶鋒配合纔能有效。

聶鋒一拳揮空,勁力卻沒有用老,腳下步伐迅敏,如附骨之蛆般跟上朱星宇,剛剛縮回的右拳在完成了蓄力之後,緊隨擊出!

聶鋒的反擊很簡單,直來直去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恰恰是這種簡單直接讓朱星宇心膽俱寒,因爲他的拳頭太快了。

朱星宇連招架都來不及,只能狼狽地繼續退避,雙方之間的攻守之勢隨之逆轉,變化之快讓人瞠目結舌。

怎麼會這樣?

先前那些不看好聶鋒甚至出言嘲笑他的人,基本上都是啞口無言。

貴賓觀禮臺上,萬尚志的脣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在場的所有人當中,除了鐵山之外,他對聶鋒最有信心!

——————– 朱星宇從來沒有像此刻般狼狽。

他出身朱氏大族,又是嫡系子弟,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武道啓蒙,依仗豐厚的家族資源打下了極爲穩固的根基,武道傳承家學淵源,可謂是一帆風順。


Related Articles

李浮雲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那位子上。

「李少···」瓜子臉美女又甜甜的叫著李浮...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