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少年躬身抱拳道:「是,師尊。」

青銅鬼面吩咐完之後,突然一個瞬閃,來到了陣型的關鍵地帶。

到了最後時刻,他決定拿自己的性命豪賭一把。

只見他手中神杖在地面輕輕一點,形成無形的巨大漣漪波動,直衝四面八方。

崑崙仙域中,生物都能感受到那股可怕衝擊。

強大能量如同核彈爆炸一般,突然釋放。

『轟』

波動化成漣漪波動,擴散至整個崑崙仙域。

天際邊,老仙翁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老眼殺氣騰騰望向正東方。

青銅鬼面的異動已經被他的神識給掃到了。

雖然他一句話都沒說,真武大帝和天乙救苦卻都已明白他的眼神意思。

「有小人在作祟?」

真武大帝冷哼一聲,直接穿越空間,朝著青銅鬼面所在的方位,飛躍而去。

人還未到,手中所持的長劍輕輕一挑,已經散發出無數劍氣,帶著億萬雷電威能朝著青銅鬼面激射而去。

青銅鬼面發動了大陣,心知自己必然會被三位準聖感應到,逃無可逃。

無論哪一方面,青銅鬼面無論如何也不會是老仙翁他們的對手,雙方實力差距差了十萬八千里。

然而,青銅鬼面既然敢現身,自然已經預料到了自己的下場。

『唰』

眨眼時間,真武大帝的攻擊已攻到,青銅鬼面周圍一切,瞬間被夷為平地。

但這一切彷彿都在青銅鬼面的預料之中。

真武大帝發動攻擊的那一刻,青銅鬼面立刻將手中的某樣黑白相間的珠子,扔了出去。

當一切煙消雲散時,周圍所有的一切都被真武大帝一劍剷平。

唯有青銅鬼面仍然完好無損。

老仙翁、太乙救苦天尊幾乎和真武大帝同一時間殺到,親眼見到那黑白珠子也爆開,形成了一個黑色透明護罩,將青銅鬼面護在內護罩之內。

這護罩的能量及其強大,竟然擋下了真武大帝毀天滅地的一劍。

可怕的轟擊僅能在護罩表面形成一條裂痕。

「這種靈能波動,似乎是混元珠?」老仙翁驚訝道。

混元珠乃是先天至寶,遠遠強於一般的先天靈寶。

和元始天尊的盤古幡、東皇太一的混沌鍾、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是同一級別的寶物。

難怪真武大帝無法一劍斬滅此人。

不過先天至寶並不是一般人能夠駕馭的,眼前這個青銅鬼面竟能驅動混元珠,其來歷著實令人起疑。

不過,老仙翁他們也沒有因為驚訝而太過猶豫。

說時遲,那時快,真武大帝一劍失利,正要補第二劍,老仙翁手中的蟠龍拐杖也已遞出。

老仙翁的蟠龍拐杖雖然其貌不揚,卻是是三界神兵中威力之最,無視任何法力防護。

在老仙翁的仙力催勁下,加上雙方差距太大,青銅鬼面因境界不夠,無法使出混元珠的全部威能。

防護罩被老仙翁的蟠龍拐杖一記撞擊,已有裂痕的護罩應聲而碎。

護罩被破,青銅鬼面暴露在三位準聖面前,如同待宰的小雞,照理說可以成功令他魂飛魄散。

但在護罩破開的剎那,老仙翁的心沉重了起來。

他那無堅不摧的蟠龍拐杖,竟被一隻突然伸出的玉手給輕輕托住,硬生生擋下。跟著,一股極其強悍的反震力,老仙翁給反震飛了出去。

同時,真武大帝的劍氣,也被那浩瀚的強大氣息吞噬殆盡。

看似隨時會覆滅的青銅鬼面卻是毫髮無損。

青銅鬼面仰天狂笑,嘲諷道:「三位上神終究是棋差一招,慢我一步啊。我贏了。」

震飛老仙翁,吞噬真武大帝的劍氣,這不是青銅鬼面所為,他沒有這個能力。

真正替他接下兩位準聖絕技的另有其人。

太乙救苦天尊在一旁看得最清楚,一個身穿黑袍女子若隱若現,從濃厚的霧氣中緩緩現身。

誰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只見她三頭六臂,六隻手中各執一樣靈寶神兵,渾身被金燈、白蓮、寶珠、瓔珞、華光護持。

一手飛金劍、一手四象塔,一手白光劍、一手龍虎如意。

完全就是即可遠攻又可近戰的戰鬥裝束。

這黑袍女子一出現,外表毫無氣勢,卻令三位準聖倒吸一口涼氣。

「怎麼。。。怎麼是你?」

黑袍女子雪白的赤足腳踏的黑雲,懸浮在高空中,替那青銅鬼面擋住了三位準聖,輕笑道:「老仙翁、太乙天尊、盪魔天尊,三位許久不見呀。」

「金靈聖母?你不是已經魂飛魄散了嗎?」老仙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金靈聖母乃是截教聖人通天教主門下的四大首席弟子之一,實力在截教二代弟子中排名第二,法力高強,深不可測。

封神之戰時,太乙救苦天尊隱居,沒有參與其中。而真武大帝當時正在征伐魔族,也沒有參與。

因此他們當年雖與金靈聖母有過一面之緣,卻從未與其交戰,並不了解她的實力如何。

但封神之戰,老仙翁卻是從頭到尾參與了全過程,與這位金靈聖母有過數次交鋒,深知這位女仙的厲害。

幾千年的時間不過轉眼一瞬間,對與天地同壽的老仙翁來說,那殘酷的一戰彷彿就發生在昨日。

他還記得那萬仙陣終極決戰之時,截教大敗,眾仙隕落,但金靈聖母卻仍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親自駕馭七香車,在闡教、人教的陣營之中,來回衝殺,屠滅兩教無數仙人。

文殊、普賢、慈航三位大士聯手圍攻她,卻仍不是其對手,反被她殺得節節敗退。

最終還是西方聖人燃燈佛祖,配合三位大士,用大法力轟殺了這位萬仙莫敵的金靈聖母。

被聖人親下狠手擊殺,金靈聖母自然早已灰飛煙滅。

卻沒想到今日會在崑崙仙域再見金靈聖母這位悍勇的上神。

老仙翁向來淡定,但此刻突然見到曾經的故人,卻有些不知所措。

他自覺能勝金靈聖母一籌,可以贏她,但若想要擊殺她卻沒那麼容易。

畢竟這位聖母法力高強,悍勇無比,一旦殺紅了眼,就連聖人也不放在眼裡,老仙翁以前雖與她交手過幾次,還是有些怵她的。

何況,此刻的金靈聖母身懷一種神秘的威能,竟一擊將自己擊飛,還輕描淡寫化解掉了真武大帝的劍氣,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

老仙翁這麼略微一愣,氣勢不禁低落了不少。

太乙救苦天尊察覺到老仙翁的異樣,連忙正色告誡他:「老仙翁,莫要被她給唬住了。旁觀者清,這個女人絕不是金靈聖母。」

老仙翁驚訝:「那她是。」

太乙救苦天尊冷冷得盯著金靈聖母:「她便是巨神兵。」

「什麼?巨神兵?」

老仙翁和真武大帝都是一驚。

他們都是天界的頂級上神,自然知道很多秘密,包括巨神兵。

一至四級巨神兵,他們都見識過。

大多巨神兵都是怪獸一般都是體型龐大,如同移動的山體,一旦發威可毀滅天地的滅世級生物,無一例外。

但他們卻從未見過人形的巨神兵。

真武大帝有話直說:「太乙,閣下是認真的嗎?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巨神兵。」

太乙救苦天尊嘆了口氣:「我當年看守天書時,曾有一次偷窺過無字天書,從中窺探了一些秘密。我們以前見過的四級巨神兵,都是初階狀態。天書中說,若是四級巨神兵升入巔峰,便會化為人形,這樣的巨神兵才是最可怕的。」

太乙救苦天尊說完,眼神凌厲得直視金靈聖母背後的青銅鬼面,喝道:「你到底是何人。竟然能操縱四級巨神兵。」

青銅鬼面實力雖強,但在三位準聖面前完全不入流,但他卻擁有極其詭異的能力,可以將金靈聖母這樣的人物轉生化為巨神兵,還能操控她為自己作戰。

青銅鬼面有金靈聖母的保護自己,渾然不怕,只是微笑道:「哈哈哈,三位上神稍安勿躁,這場毀滅級的盛宴剛剛開始。區區一個金靈聖母你們都嚇成這樣子,那接下來的浩劫,你們又該如何呢?」

太乙救苦天尊冷笑一聲:「無論接下來會如何,你今日反正是活不成了。」

話說完,一柄拂塵不知何時已無聲無息,抽在了青銅鬼面的背後。

一切來得如此突然。

青銅鬼面雖然詭計多端,但太乙救苦天尊卻技高一籌。

他終於意識到,眼前和自己說話的只是分身,太乙救苦天尊的本體已無聲無息繞到了他,給了他致命一擊。

青銅鬼面雖然有混元珠護身,卻也經不住太乙救苦天尊的一記偷襲,護身防護罩應聲而碎。

這一次,天乙救苦天尊下了狠手,想要一擊便拿下青銅鬼面的性命,在擊碎防護罩后,法力再一次提升,周身的氣勢暴熾,重擊末發,一股雄渾霸烈的罡氣,猶如萬馬千軍,撞在青銅鬼面的背上。

那氣勢猶如鋪天蓋地的流星雨,近距離撞擊青銅鬼面的背部。

「轟轟轟」

太乙救苦天尊平常不問世事,性格恬靜淡泊,但這不代表他的法力不高,不能殺人。

事實上,能在計謀上克制青銅鬼面的也只有他了。

在那這一刻震碎大地的威能無窮無盡得砸在了青銅鬼面的身上,三界之中能接下它的屈指可數。

青銅鬼面本以為召喚出金靈聖母就可以高枕無憂,可惜他此刻要面對的是曾經稱霸一個時代的絕世殺神。

『噗』青銅鬼面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急速粉碎。

「我要死了嗎?」青銅鬼面被擊碎前,苦笑一聲:「終究是小看了准聖級別的上神。他們的計謀並不在我之下呀。」

『彭』青銅鬼面驟然間化為粉末,灰飛煙滅。

天乙救苦天尊一擊擊殺這位始作俑者,伸手便要去拿他遺留下來的混元珠:「你何德何能,怎麼配用如此寶物。」

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擊殺了保護對象,失去操控的金靈聖母目露凶光。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