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一閃,周志飄身而出。破舊的長袍滿是補丁,雜亂的頭髮隨意的拋灑腦後,嶙峋的骨質,乾瘦乾瘦的,蒼老的面頰上寫滿了滄桑的皺紋。那感覺,還真如姜術之前形容的一樣,好像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

這傢伙的年紀……

陳風暗自驚異,打眼一瞧,要說這周志是徐德財的師傅,倒是有那麼幾分像。而反過來看,卻又很是彆扭,被一個比自己大了三十幾歲的人口稱師傅,這難免有些怪異。

似乎是看出了陳風的所想,旁邊的徐德財解釋道:「這周志,年少時考取古學院被拒絕,稱其天資不足。而後發憤圖強,四處拜師學藝,窮其一生,只為了有朝一日能超越古玄,證明自己。以我的年紀,本不想收他為徒,但他跪在門外,七天七夜不吃不喝,最後實在沒有辦法,我才將他收下。唉……說起來,他也是個苦命的人,只為了一口氣,便努力了一輩子。眼看就要黃土埋身,最初的願望,卻依然沒能實現。」

陳風聽的感慨,忍不住多看了周志一眼。習武一途,絕非全憑努力二字,沒有天賦的人,終歸會遇到瓶頸。

「假如我的瓶頸只有轉靈境的話,為了父母,我會如何掙扎……」陳風銘心自問,卻根本找不出答案。

「徐師,此來何事?」周志根本就無視姜術,對徐德財拱了拱手,正色問道。

「呃……那個……」

「我來說,我來說……」姜術接過話茬,伸手指著陳風道:「看到那青年沒有,這是我新收的徒弟,天資超絕,萬中無一。這次來呢,就是想借凝心閣一用,我會對他加以指點,十日,只需十日時間,我便能讓他踏入二轉靈丸師的境界。」

天才!靈丸師!

周志眉頭一挑,側目看了陳風一眼,然後不削的哼道:「我活了八十二年,見過所謂的天才無數,直到今天,也沒有聽說哪個名震紫晶王朝。」

「你這老傢伙,不識時務,自己沒那份能耐,還敢瞧不起別人,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姜術微怒,論在四職業工會的地位,他可要比前者高上一頭。

「我還要憑藉凝心閣的力量來衝擊四級煉丹師境界,你若無旁事,便速速離去吧。」周志袖袍一甩,轉身就要再度躍回石屋。


姜術哪能讓他得逞,身形一動,便擋住了他的去路。

嘴角掛起一絲笑意,姜術開口對陳風說道:「小徒兒,今日機會難得,為師就讓你見識一下,靈丸師的厲害所在。這老傢伙也是三級,和我三轉一樣,我們武道等級也是相同,全在靈武境巔峰。在這種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我讓你見識見識,咱們靈丸師的強大。」

「你就真自信我敵不過你?」周志停住腳步,冷聲說道。

「這話要是出自徐德財之口,還有那麼點意思,但是出自你口,卻有些可笑嘍!」

姜術說罷,也不給對方反駁的機會,一拳砸出,氣芒一閃,直奔周志面頰而去。

(開始正常更新,最近斷更不好意思。)

… 靈武境,武元力破體,凝成實質。

姜術一拳轟出,拳影如錘,夾帶青風律動,可見其武道心法,修鍊的乃是風系。

風系功法不比火焰灼燒,不比雷電狂暴,但卻迅捷,眨眼之間,拳影以到。

周志也不含糊,不躲不避,左手成掌,一掌拍出,同樣武元力破體,一道冰刃印法劃過半空,與前者拳風撞在一起,產生了能量爆炸。

轟~

兩種不同的能量碰撞,相互抵消爆裂,化為漫天星星點點的漣漪。

與此同時,周志隨手一點,五團火焰憑空飛射。陳風在後方瞧得真切,這種火焰,正是之前他和南宮郡的那些煉丹師對抗時,對方所發出的異火。

不,確切的說,那並不算異火,而是煉丹師利用精神力煉丹的,燎原之火。

五道火團,詭異的劃出弧線,以五個不同的方向攻向姜術。和南宮郡那些一級煉丹師截然不同,無論是數量,還是對火焰的操控,後者都顯得更加的純熟。

「來得好。」

姜術大喝一聲,不退反進,眉心中銀光一閃,只見一股能量漩渦驟然形成,眨眼間便是將五道火團吸進靈冢之內。

同時吸納五道火團,這種事陳風也曾魯莽的做過,不過這一次,眼見姜術施展,卻要比他從容的多,而且……

「還給你。」

姜術腳踏青風,身形前沖的同時,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和遲疑,剛剛被吸進去的五道火團,從他眉心天眼處攢射而出。更加令人驚奇的是,被他反制的火團,竟然也詭異的劃出了弧線,這一個小細節,卻足矣證明他精神力的強大。

「萬象牽引,好厲害!」

陳風之前就聽說過萬象牽引,但實際看到,卻還是第一次。在這種激烈緊張的實戰當中,萬象牽引所帶來的震撼,無疑令人咋舌。尤其是在對方不了解情況的時候,很可能會吃大虧。

周志顯然是了解情況的,和姜術對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而這一次,似乎兩個人鬥起了氣,誰也不願退上一步,甚至連躲避,都不採取。

「冰神腿。」

周志右腿筆直抬起,然後猛然砸向地面,巨大的冰柱驟然形成,好似隆起的小山一樣,將兩人隔絕開來。那五道火團砸在冰山上,雖然將冰山轟出了五個焦黑的大洞,但並沒有摧毀冰山。

踏~

姜術身形以至,腳踏冰山往上一竄,身形如鷹鸞般飛起,直接越過阻礙,俯視著朝周志繼續強攻。

「老兒你太過託大,下墜之勢,看你如何應對。靈霜寒火!」

呼~

隨著周志得意的聲音落下,在他右手掌中,一團彷如冰氣的奇怪火團驟然燃起。

一瞬間,陳風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冰冷了許多,再看周圍濃郁的竹林,那碧綠的葉片上,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一點點蔓延。

「這火,好厲害!」

陳風啞然,對於煉丹師,他在炎師的口中還了解一些,但對於這異火,他卻親眼第一次得見。這火,和之前所施展的那種燎原之火截然不同,稍有眼裡的人都能看的出,這火的強大,在於內。

正所謂,零星之火,可滅萬物。


「小子仔細看吧,周志所施展的乃是異火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百七十二的異火,靈霜寒火。此火生於天地,乃至陰之地千年不化的冰霜內,所蘊藏的奇特火種,雖然殺傷力一般,但凡是沾染者,身體便會迅速結冰,再配合周志的冰系功法,可以說相輔相成,這也是周志的最強殺手鐧。」徐德財此刻成了看官,在陳風旁邊冷靜的為他講解。

異火排行榜。

這個字眼陳風也曾聽炎師說過,但只不過一句帶過,並沒有加深了解。此刻聽到徐德財的話,方才好奇問道:「異火排行榜究竟有多少種異火?」

「作為一名煉丹師而言,異火排行榜這個字眼可是神聖的。目前有記錄的異火總共有二百六十,是幾千年前一位姓蕭的人歸納總結出來的。但在這幾千年的傳承里,大多數已經失傳,而咱們紫晶王朝,據我所知,並沒有人掌握一百以內的異火,也沒有人見過那種異火的威力。」

偌大個紫晶王朝,竟然連一百以內的異火都沒有?

陳風再度震驚,心頭一動,接著問道:「徐師您擁有的異火是什麼?」

徐德財輕笑了一下,道:「老夫的異火名為『心魔』,排行第一百一十七。」

「那威力……」

轟隆隆~

陳風還想再問,但那邊的戰局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一陣巨大的響動,打斷了他的話語。

俯衝而下的姜術,似乎並不能從容的如剛才一般吞納這異火,在周誌異火射來的同時,身體猛然一弓,緊接著快速的旋轉了起來,無數的風刃圍繞周身,即使被後者的靈霜寒火打了個正著,但由於旋轉的速度太快,異火所滲透的冷凍之氣根本不能將其凍結。

藉助浮空而下的慣性,姜術好像個人肉炸彈一樣,轟然砸在了周志所站的位置。

這一招破解異火,可謂相當精彩,連周志都沒有想到,這老傢伙平時不著調,對戰起來卻很是聰明。

無奈之下,周志只得後撤,對付一個風系功法的對手,拉開距離,才是最為關鍵的。

「暴風驟雨步法。」

姜術好不容易拉近了距離,自然不會給對方機會,落地的同時,緊接著就是一個靈武境的大成身法武技,暴風驟雨步。

這步伐,主要在於腿,上身飄忽如風之律動,令對手瞧不準方向,而雙腿,卻好似狂暴的雨滴一般,不斷的踩踏著地面。雖然步伐很短,但頻率卻令人眼花繚亂。

「不好!」

周志也是老江湖,雖然危險還沒有臨近,但從對方的招式上,周志已經落入了下風。他知道,此刻,所有的戰機已經盡數落在姜術身上,失敗已成定局,剩下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他大意了,如果在甩出靈霜寒火的一剎那,就有所準備的快速後撤,那還有一戰的可能。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以姜術那老傢伙的手段,自然不會讓他好過到哪去。

「哈哈……今日我徒兒在場,就勉強讓你來個狗啃屎輸掉算了。」

姜術早已打好主意,暴沖而過的身形,再度提速,眼看就要纏上周志。

「不……我還沒輸!」

周志忽然大吼一聲,左右手同時發動,飛快的凝成兩團靈霜寒火,一團拋向姜術,而另一團,在所有人都沒預料到的情況下,拋向了觀戰的陳風。

嗖~

靈霜寒火,好似一道銀芒,在陳風的瞳孔中不斷擴大。他也萬沒想到周志會突然對他下手,只一個遲疑的功夫,再想躲避,已是不及。

… 原本兩個人的戰局,忽然間又多了一個,面對這突變的異況,場中四人誰都沒有及時反映過來。

吞納凝丸。

兩團異火同時發出,離的最近的姜術最先撞到,急忙開出天眼,施展吞納凝丸之術,將其一口吞下。

周志這異火發的快,所以威力並沒有凝聚到最大,不過孰是這般,也有七成強度。異火之威,又豈是普通武技可以比翼。

嗡~

吞下這一團異火,姜術的身影停頓了片刻,幾乎就是半個呼吸的功夫,然後左手成爪,憑空一抓,便扣住了周志的喉嚨。眉目這種,天眼銀光一閃,一枚泛白的靈丸湧現而出,反手握在掌中,及其純熟的化解了自身的危機。


此刻,勝負已分。不過,姜術和周志的神經卻同時一跳,急忙將視線轉移到了陳風那邊。

「我吞……」

大意之時,靈霜寒火以到近前,陳風避無可避,情急之下,只能咬牙開啟天眼,賭博性的將異火吞進了靈冢之內。

靈霜寒火沒有任何阻礙的被吸進了靈冢。可是,下一秒,陳風忽然面色聚變,整個人骨骼僵硬的半跪在了地上,手捂頭顱,大滴大滴的冷汗自毛孔中溢出,那狀況,似乎很是不妙。

「老傢伙,你搞什麼?想殺了我徒弟嗎?」姜術眉毛倒豎,扣在前者喉嚨上的大手暗自加了幾分力氣,弄得周志趕忙擺手示意。

「呃……我……」

「你還有什麼想辯解的?」

畢竟認識多年,氣歸氣,但姜術還是了解周志的,這老傢伙斷然不會陰險到這種地步。當即,手掌稍稍鬆開了些許,使其能夠發出聲音。

「剛才戰局激烈,若是被你近身,我必敗無疑。所以我發了兩枚異火,為的是讓你分出身去,解救你那小徒兒,誰承想你沒有去啊?這怎麼能怪我?」周志正色說道。

「這樣啊。」姜術表情怪異,扭頭看向徐德財,不滿的叫道:「我知道老徐在他身邊,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所有我才沒有去搭救,哪承想近在咫尺的老徐沒有動作啊!」

「……」

「我只是來看熱鬧的……」徐德財攤開雙手,一臉無辜的說道。

這樣的回答,周志和姜術怎能放過他,當即異口同聲的譴責道:「就是你的錯!」

「……」徐德財無語。

身受異火煎熬的陳風,此刻靈魂意志全在靈冢之內,外界的言語,他根本聽不到。這反而是間好事,他要是聽到三個四職業工會的長者這般對話,非得氣吐血不可。

靈魂寒火和之前陳風吞下的那五枚燎原之火截然不同,雖然等級排行較低,但這也是純粹的異火,那威力,又豈是一個剛剛踏進一轉的小靈丸師能夠抵擋。

姜術三人慌忙趕至近前,仔細觀察著陳風的狀態,不過此時此刻,孰是他們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幫助陳風將那吞進靈冢的異火搞出來。靈冢可是自身精神力蘊藏的靈魂空間,任何外力都不能侵入。

「怎麼辦?怎麼辦……」姜術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混吃等死了這麼多年,終於遇見一個靈丸師天才,要是這麼就被搞死,那他陪葬的心都有。

「咱們也幫不上忙,現在只能看他的造化了,七萬三千根靈冢玉柱,也許能夠創造奇迹。」徐德財最為冷靜的分析道。

七萬三千根靈冢玉柱!




Related Articles

「咕隆隆!」

血肉翻滾的聲音不斷響起,七彩霞光交織,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