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素正看的入神,乍一聽這話楞了一下,隨即低笑起來:「王爺如此客氣做什麼?早一些收服煒姜,咱們也能早一些回去不是嗎?我不想與安安分別太久。」

身為母親,黎素自然是有著心軟的一面。相對來說,她也有過自私的想法。

只是比起國家大義,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多數人選擇的這條路。只不過,須得速戰速決。

蕭奕辰眸間的笑容斂了些許,淡淡道:「是得儘快回去了。」

聽出他語氣里的深意,黎素不免頭大。

太妃的強烈反對,還有陳瑤時不時要來鬧一次,著實讓人心煩。

可偏偏前者是蕭奕辰的生母,她除了希望他們別吵得太厲害之外,根本做不了什麼。陳瑤倒是還好,算不得什麼對手,最多只是聒噪一些。

半個時辰后,喝了水的那一部分煒姜士兵沉沉睡去。而營帳內的黎素與蕭奕辰,同時露出了笑容。

看來,回家之日指日可待。

當晚並沒有什麼風,黎素觀察了一下溪流的速度,最終決定第二日再行投放。

溪流的速度過慢,有可能導致摻了葯的水流到煒姜境內的時候,也會有隨同被葯昏了的魚。一旦有人發現異常,看似完美無缺的計劃,便會不攻自破。

吩咐了將士早睡養精蓄銳之後,黎素方才回了營帳歇息。

明日起身,怕是得以喘息的時間就不多了。

一早,黎素天剛蒙蒙亮的時候便從床上爬了起來。她聽著外間細微的動靜,卻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思來想去,她還是爬了起來,穿戴整齊之後出了營帳往對面走去。

「黎姑娘醒的這麼早?」雲影正值守在門口,看到她微微詫異。

不是昨晚說了要好生歇息,今日有一陣忙嗎?她怎麼起來的如此早?

「睡不著,我總覺得有些不太對。王爺呢,可是還沒醒?」黎素感受著身側的冷風,心中那股擔憂越發濃烈起來。

整個營帳之內,最讓她放心不下的便是蕭奕辰。

他身為一軍主帥,本就是擒賊先擒王中的王的人選。再加上大堰皇室的身份,更讓他成為煒姜軍中眾人眼中的香餑餑。

要她是煒姜王,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先得活捉了蕭奕辰才是。就算殺不了,羞辱一番,也足以讓大堰的軍隊士氣大減。

「素素,進來吧。」裡間傳來蕭奕辰略帶沙啞的聲音,顯然是剛剛睡醒。

黎素應了一聲,也沒避諱,掀了營帳的帘子便往裡走。

這動作著實驚了雲影,嚇得他連忙朝著四下看去,生怕還有其他人看到這一幕。

雖說黎素姑娘在京中的名聲不好,如今還是一個孩子的娘。但她到底是個姑娘家,現在男未婚女未嫁的,這麼進去不合適吧?

「王爺,你……」黎素本來是進來想同他說她的顧慮。可卻不曾想到,一進門竟然看到如此香艷的一幕。

床上的人衣衫不整,外衫斜斜的搭在肩上,要穿不穿的模樣,看的人老臉一熱。

哪怕黎素是現代人,可卻也不曾見過這種陣仗。

她慌忙轉過身,摸著滾燙的臉頰,語無倫次道:「王爺,你衣服穿不穿?」

「本王這就穿!」尚有一絲睡意的蕭奕辰也被自己嚇得不輕,慌忙的抓著衣服往身上套。那模樣,別提多滑稽了。

只可惜這會兒黎素只顧著害羞,竟都沒敢轉身多看一眼。

蕭奕辰穿戴整齊又低頭檢查了兩遍之後,方才鬆了一口氣,溫聲道:「素素你方才可是有什麼話要對本王說?」

「你衣服……不,我是在想計劃要不要推遲一些。」黎素話說一半險些咬掉舌頭。好在及時反應過來,才不至於將笑話鬧大。

衣服,哪有什麼衣服?她真是魔障了! 「我勸你話別說的太滿!」李林芝似笑非笑:「假如我讓你在你的位置上,幫我運作一些事,你也願意?」

「那自然不行!」羅安立刻搖頭:「底線所在,恕我不能答應!」

「那如果我要你的命呢!」李林芝看似認真的說道:「如果我說,你女兒的心臟出了一些問題,假如你願意把心給她,她還有一線生機。」

「我願意!」羅安回答的也是毫不猶豫:「事實上,在一開始我就考慮過這種辦法,可惜醫生說這是異想天開,根本不可行!」

「我不同意!」中年婦人連忙反對道:「你和小彤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必須要犧牲一個人,才能救另外一個人,那我寧願保持現狀。」

「那這倒是有些難辦了!」李林芝攤了攤手,看向秦悅:「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這件事,根本無解!」

秦悅則是看向陸征,直把陸征看的心裏發毛,搞不清這兩人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

「女婿!」這時,那中年婦人忽然說道:「這事,還是你來做主吧!」

婦人話音剛落,屋內頓時陷入到一種古怪的氛圍中。

不管是李林芝,還是秦悅,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間,都集中到陸征的臉上。

陸征也是被這稱呼弄的一個頭兩個大,當即擺了擺手:「羅夫人,這種玩笑,還是不要再開的好。」

這個女人能夠站在這裏,身份可謂是呼之欲出,必然就是羅安的妻子,羅思彤的母親,古思了。

只是陸征沒想到,這個看上去華貴雍容的婦人,竟然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咬定陸征和羅思彤之前的這層古怪關係。

「我可沒有開玩笑!」古思站起身來:「既然你是老爺子為小女選定的冥婚對象,又得到了小女的認可,那我和她父親,自然也不會反對!」

說着古思寵溺的撫摸著羅思彤的頭髮:「如果小彤不在了,你們就按老爺子的意思結為冥婚,以後就算你不侍奉在我們跟前,我們羅家的家產,也將會有你一份。若是小彤能夠撐過這次,那你們就可以結為現實中的夫妻,我會把我的公司交給你和小彤一起打理,足夠你們下半生衣食無憂了。」

「哇擦!」李林芝跳出來,眼神炯炯的看着陸征:「陸征,我沒發現,你竟然還好這一口,和人結冥婚,搞人鬼戀?怪不得你整天都繞着一堆妖魔鬼怪打轉,服了,服了,徹底服了,以後你只管搞你的鬼怪組織,我再也不嘲笑你了,畢竟你是真愛!」

「我……」陸征深深的吸了口氣,有種想要在李林芝光潔的腦門上,來一記腦瓜崩的衝動。

「小思,不要胡說!」這時,羅安的父親羅勝,那個帶着厚瓶底眼睛的老人連忙站了出來:「誤會,都是誤會,剛剛被古裕那老不修的一帶,大家都想岔了,這小哥是我在古方堂偶遇的高人,可不是什麼配冥婚的對象!」

古思聞言,不由流露出一絲的尷尬。

原本她想的是,看看能不能通過陸征的人情,增加小彤的生存幾率。

這樣一來,就算小彤要嫁給一個並不熟悉的陌生人,也好過香消玉損。

就算以後兩人真的合不來,無法培養出感情,大不了離婚就好。

到時候補償陸征一些家產,大家好聚好散。

可惜現在古思才發現,她的種種假設,都是建立在一個錯誤的認知上。

不過想來也是,能夠有辦法幫小彤治病的「高人」又怎麼可能貪圖錢財,被人拉來和一個將死之人配冥婚。

「好了!」一個小小的誤會而已,陸征也沒有深究的打算,當即擺手道:「不過誤會已經解開,那這件事以後休要再提,否則別怪我動怒!」

「大師說的是……」羅安也有些汗顏,偏偏那會小彤命若懸絲,危在旦夕,大家竟然都沒覺得這件事有什麼不對。

畢竟雖然是他老丈人古裕開的頭,可偏偏這件事最初,是他爹羅勝提出來的。

之前羅勝就不止一次說他,說什麼他向高人詢問過,小彤沒有結婚就死了,以後到那邊肯定要被鬼欺負之類,所以必須要配冥婚。

陸征卻不管羅安的糾結,轉而將目光投向李林芝:「話說這件事你們究竟想要如何解決,這天生寶體又是什麼?」

「你這可不是求人的態度!」李林芝哼了一聲,十足的傲嬌:「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訴你!」

「哦?」陸征卻偏不讓她如意,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彤,若有所指的說道:「既然你救不了,那就還是我來吧,我已經想到了破壞她體內那個東西的辦法,雖然此生小彤都會十分的虛弱,但也好過立刻殞命!」

「蠢,蠢,蠢!」李林芝連說了三個蠢字:「你知道她體內的是什麼嘛,你竟然想要破壞掉它,簡直是愚不可及!」

「我當然不知道!」陸征神色淡然:「我和你又不同,你見多識廣,什麼都知道。而我只知道,如果這個東西繼續存在,繼續汲取小彤體內的養分,最終小彤會因為負擔不起供給,而直接殞命!」

「你這笨蛋腦子,就不能變通變通?」李林芝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那個東西能汲取小彤的力量,自然也能反哺回去,我們只要在她體內構建一個循環,不就行了!」

「所以呢……」陸征聳了聳肩:「這個天生寶體,到底是什麼!」

兩人一番爭論,只聽的羅安幾人目瞪口呆,好似在聽天書一般,不知道陸征他們究竟在打什麼啞謎。

李林芝卻忽然對秦悅揚了揚手,秦悅會議,也不說話,只是掃了三人一眼,三人眼神立刻開始渙散,然後如同木偶人一樣,依次走出了房間。

恐怕等他們醒來的時候,能不能記得李林芝和秦悅,都是兩說。

等人都走完了,李林芝這才微微抬手,陸征就覺得李林芝指尖,一點力量噴涌而出,將整個房間徹底的籠罩起來,形成了一個結界。

「你小子,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李林芝老氣橫秋的坐到了旁邊的轉椅上:「天生寶體這種東西,都能被你遇到!」

說着,不等陸征提問,就主動說道:「你得到了那老古董的傳授,大概也明白,法寶這種東西吧!」

「自然是知道的!」陸征點了點頭:「我手裏就有一些煉器的功法,可惜材料實在太過難以找尋,到現在,連最簡單的一些法寶,都沒有辦法祭練!」

「你能練得出來,才有鬼了!」李林芝嘲笑道:「煉器的材料,五花八門,其中大部分,都源於地下的礦產,有些甚至被列為國家保密級的材料,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見到,市面上更不可能流通。」

陸征倒也沒有和她爭辯的想法,因為李林芝說的的確是事實,平妖辦作為華盟唯一官方的能力者組織,幾百年的經營,早已經壟斷了市面上的大部分材料。

餘下的那部分,恐怕也都被那些較為龐大的能力者組織或者家族所掌握。

陸征想收集到,難如登天,根本不是區區幾千萬華幣,能搞定的。

「這個天生寶體,簡單點來說,就是人形法寶!」李林芝做出結論:「她的身體發生了變異,體內擁有了一種被稱為內核的東西,這東西能夠存儲,並且擴散能量,和法寶的本質十分接近。」

「怎麼這樣!」陸征皺了皺眉頭:「那豈不是說,羅思彤現在就是一個行走的,沒有任何保護的人形寶藏?」

「可以這麼理解!」李林芝打了個響指:「所以我想把她接到平妖辦,留在我身邊,可惜她的家庭背景太過複雜,不但父親身居要職,母親的娘家,更是曾經有過污點的能力者家族,就算是我,想要保住她,也要花費不菲的代價,和她本身的價值,不成正比!」

「有過污點的能力者家族?」陸征有些好奇,忽然想到剛剛秦悅提到過的,十三年前,古家嫡親一脈全部滅絕的事。

頓時有着吃驚的問道:「難道說,古家的事,是平妖辦做的?」

「我也只是在內部資料上看到過!」說到這裏,李林芝冷哼一聲:「一個小小的古家,也敢行以卵擊石的事,沒有斬草除根,已經是婷姐仁慈。」

「是魏婷帶人做的?」陸征只覺得整個世界玄幻了起來,魏婷這個名字,似乎無處不在。

從地下倉庫出來,陸征所遭遇的事,大部分繞到最後,都或多或少的和魏婷有些關聯。

不過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魏婷在平妖辦,或者說,是在南省的分量。

看着昏迷中的羅思彤,再想想祁山,和楊啟水他們。

真的很難想像,如果不是婷姐一念仁慈,他們這些人,根本活不到出現在陸征面前。

甚至陸征隱約有了一個想法,覺得是不是真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這些被婷姐幫助過的人,是受到了某種感召,所以才能聚集到一起,來幫助他這個和婷姐也算是著師徒緣分的小菜鳥。 唰~!!

當聽到『朱胖子』這個綽號時,朱元峰整個人,先是一呆??

而後,他瞳孔一瞪,整個人面色驟變,倏然……反應過來了!!

這。

是他大學期間,被人取的綽號。

而,當年。

放眼整個大學,敢如此正大光明,當着他的面,喊他『朱胖子』的……

放眼全校,只有一人。

Related Articles

「還請閣下告知,我們之間有什麼關係?」

李辰看著那青裙女子,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他...
Read more

「我現在以冰火兩極掌控最為純熟,那就優先修鍊冰火兩極,化形其他種類的玄靈。」

朱雀睜開雙眸,淡黃色的鳥喙張開,星海中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