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城仔細聽著,心裡暗嘆一聲,怪不得最近事端這麼多。

「青玉亭來的是什麼人?」

鳳傾城再次掏出一張銀票,遞給酥油。

「聽說來的是赤蛇牙,也是個女子身法極高。」


酥油說話也簡單直接。

身法極高的女子?

鳳傾城當即想到了剛才和自己爭鬥的人,她不用本門招式也能躲開自己這麼多次攻擊,著實厲害。

「他們的老窩在哪?」

鳳傾城繼續掏錢問道。

「小姐…這個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只知道這四個勢力似乎都在這逍遙城的東面。」

那酥油麵露難色,不知該不該拿這銀票好。

鳳傾城直接塞到他手裡,轉身便走。

再次掏出腰間的蛇形玉佩看了看,越看越像是青玉亭的東西,錯不了了。

這四大勢力都盤踞在逍遙城的東面?

鳳傾城冷笑出聲,想來一東一西,這裡兩個開啟混亂戰場的地點,哪個對哪個錯已經很明顯了。

他們故意弄出來一個逍遙城往西,就是為了混淆視聽,可連南宮靈宮的人都不知道正確的地點,看來也下了血本。

畢竟這裡是翠火盟的地盤,那南宮靈宮肯定也是他們的爪牙。

此時離混亂戰場打開還有二十天的時間,還不著急。

鳳傾城回到家中,簡單洗刷過後便在卧室當中靜坐調息。

日後天天沒事就在逍遙城東面瞎轉悠,也找到了不少四大勢力的蛛絲馬跡,那青玉亭的老窩位置已經基本弄清楚了,可鳳傾城卻不準備攻上去。

畢竟看樣子,此時四大勢力已經暫時結成了聯盟,若是茫然打上去,必定遭受四個勢力的圍攻,縱然鳳傾城長劍無敵也吃不消。

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只要等到混亂戰場打開的那天跟著這些人走便是。

很快,這二十天便過了。

鳳傾城潛伏在逍遙城的東邊,在這裡的客棧住下,眼睛死死地朝那青玉亭的老窩看去。

此時,街上的人已經沸騰了,今天正是混亂戰場打開的日子,怎能讓人不興奮?

而南宮靈宮被滅的消息也震驚了整個逍遙城,但是聯想到混亂戰場,便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了,剩下的離火世家和東山會也悄悄地派遣高手前往逍遙城西面的山頂。

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上級傳給自己的消息竟然是錯的。

此時正是上午十時,那青玉亭的老巢中無聲地飛出幾個人影來,鳳傾城一把抓過桌上的紫雷劍,便伏低身子,在窗戶邊上偷偷看去。

果然,這其中就有之前和自己爭鬥女子的身影,正是那赤蛇牙。

鳳傾城心神一動,等他們走開一段距離,便悄然跳出窗戶,跟了上去。

果然,這群人是朝著東邊趕去,小特說的沒錯,可小特只是一個小小的靈寵獵人,又怎會知道連離火世家,東山會都不知道的消息?

一心魔念 ,那翠火盟,風波島和雷霆谷的人不知所蹤。

一路遠遠跟著,腳下踩著半空疾動,很快便出了城牆,朝著東邊的飛去。

越過一座樹林,眼前就是幾座環繞成型的小山了,鳳傾城降低身形,因為前面青玉亭的人也慢慢放慢了速度,繼續跟著恐怕被發現。

繼續趕路,鼻子已經嗅到陣陣水汽的味道了,看來眼前就是那個湖泊。

越過一座小山,眼前又是一片森林,鳳傾城已經能看見前方的湖泊了,腳下猛踩幾步,趕了上去。

在湖泊四周圍著幾個人,都是些生面孔,看來是翠火盟和風波島的人物。

青玉亭的人似乎已經到了,鳳傾城徑直從森林當中走出。

眼前好一片風光,湖泊就像是一面鏡子,藍天白雲,鳥兒彷彿在水裡飛著,四周沙灘環繞,四周森林的樹也往前彎,擋下了不少炎熱的陽光。

在湖泊對面,則凌空站著兩個人,一個藍頭髮一個紅頭髮,皆是中年人模樣,身上散著陣陣詭秘氣息,兩人站在一起感覺竟像是一個人一般。

而湖泊的左邊,則是青玉亭的人,那和自己交過手的赤蛇牙站在最前,身後跟著兩個男子,那兩個男子一個封堵翩翩,右耳掛著一個金色小環,一個一身白衣,連腰間的劍也是白的,一臉肅穆。

在湖泊的右邊,則並排站著三人,身上感覺不到一絲氣息,甚是詭異。

「誰!」

此時在鳳傾城對面的那紅藍頭髮兩人同時怒吼出聲,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壓便狠狠地壓在鳳傾城頭上。

鳳傾城也不甘示弱,渾身氣勢放盡,無數細小的劍氣在四周糾纏劈砍,剎那間那兩人壓過來的威壓已經消散於無形。

「鳳傾城。」

她淡淡地開口說道。

「無名小輩速速退下,再敢造次休怪我手下無情。」

在赤蛇牙身後那一身白衣的人頭也不抬,開口說道。

「我們三人乃是風波島三老,這兩位是翠火盟冰火兩寨主,這位是青玉亭赤蛇牙和她的部下。你不過區區一個下界女子,又何必逞強,白白丟了性命。」

右邊那三人中為首的一個開口說道。

「跟這個賤女人廢話這麼多!不如直接殺了乾淨利落!」

閃婚蜜愛:慕少的心尖萌妻 ,一冰一火相互調融,竟惹得四周空間扭曲,隱隱有噼里啪啦作響聲音。

「有種的來!」

鳳傾城大喝道。

聲音如狂風過境,風波島,青玉亭,翠火盟等人皆是一愣。

「好賤人!我要一掌掌把你嘴徹底打歪!」

對面的冰火兩寨主臉上竟同步扭曲,同時出聲,簡直就像是一個人。

鳳傾城餘光往兩邊看,赤蛇牙身後兩人聽見也想出手,可赤蛇牙卻臉色複雜地伸手微不可察地攔住,右邊風波島三人也是眼神閃爍,沒有出手。


此時面前冰火兩寨主已經打來,冰火一同攻來,竟像是一座雪山一座火山,壓得無處可躲。

鳳傾城正了正色,從腰間緩緩拔出紫雷劍,頓時天上風雲變色,四周如同入夜,唯獨空中紅藍和腰間紫黑三色。

喝!


鳳傾城當即緊抓紫雷劍劍柄,猛地往上一拉。

紫黑色光芒如閃電般射出,空中紅藍兩色已經攻來,就聽見好大轟隆一聲,三色都被無窮無盡的白芒覆蓋。 鳳傾城冷著臉,直直地站在原地,右手把長劍倒轉握住,往地上一插,此時空中爆炸開來的疾風才到,如同猛獸嘶吼,扯動著四周的樹木泥沙。

可唯獨鳳傾城腳下佁然不動,面前一道薄薄的劍氣護得周全,疾風在面前心不甘情不願地被分開。

待得一切塵埃落定,就看見那冰火兩寨主已經跳回了原來的位置,嘴巴微張喘著氣,但眼裡殺意卻一絲未減。

「你個下賤女人,你不過運氣好,若是讓我在別處碰上你,肯定把你抽筋扒皮,讓你享盡人生極苦,方才賞你死去。」

聽見兩人同時大吼出聲,手裡紅藍氣息更是突然又再爆起,此時才真正用上了全力。

鳳傾城冷冷笑道:「但你運氣可不好,小心人頭落地。」

「你!」

那冰火兩寨主臉色變得紫青,又要出手。

此時,身後突然一陣聲音傳到鳳傾城耳邊。

「冰火二寨主如何大動干戈啊?」

這聲音好熟悉。


鳳傾城冷冷地回頭看去。

就看見胡雷隻身一人走來,臉上掛著笑容,身後則背著了鳳傾城打造的長槍,彷彿天上兵將降世。

其餘三家勢力此時紛紛發出些嘖嘆聲音,鳳傾城心中冷笑,這胡雷可真會挑時間出來,這可讓他人以為我鳳傾城是雷霆谷的人了。

「這位傾城小姐是我的前輩,還望諸位多多包涵。」

這胡雷走到身邊,向著眾人颯爽笑著說道。

鳳傾城完全沒有讓位置的意思,依舊冷冷笑著站在那裡,原本四個勢力東南西北,她倒是取代了雷霆谷站在南方。

「我鳳傾城獨來獨往,你這聲前輩可別要叫錯。」

鳳傾城拔出地上的紫雷劍,緩緩收入腰間。

「傾城小姐實力高於我,資歷高於我,叫聲前輩自然沒有不妥,哈哈。」

讓鳳傾城側目的是,這胡雷非但沒有惱怒,反而笑著自在地站在一邊。

這小子當時在雷霆谷的時候不過是個小小的將領,怎麼現在反而代替雷霆谷來這混亂戰場了?

「傾城小姐,就算你和胡大人是故交,也該收斂些,這上界可比你想象得要水深得多。」

風波島的這人眯著眼睛語重心長地說道,語氣中隱隱有威脅意味。

鳳傾城不過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眼前這湖泊漸漸地開始泛起波瀾,眾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過去。

湖水如同被巨力攪動,緩緩地捲起一個大漩渦,其中魚蝦嚇得跳出水面。

此時鳳傾城心裡就像是被一隻大蜘蛛盯上了,無形的壓力壓在心頭,竟然壓得胸悶,看向眾人臉色,也和自己一般,果然這混亂戰場實力深不可測。

而就在此時,突然半空中響起一個醉酒的聲音。

「漩渦倒轉,湖水衝天。光塔出!」

眼前景象竟然一一如這聲音所言!

原本轉著的漩渦瞬間反了方向轉動,漸漸捲成一個水龍捲,往天上衝去,一望不知其所高。

四周的樹枝瘋狂甩動,巨大的湖泊幾乎所有的湖水都被抽上了天,湖底竟然不似其他湖泊是些軟泥廢土,而是整整齊齊砌著青磚,四角刻著一個巨大的石頭獅子,不怒自威。

剎那間,這高聳入雲的水龍捲徑直在空中爆開,水滴就像是顆顆暗器,朝眾人以無比的速度射來。

鳳傾城身上劍氣瞬間爆出,就聽見叮叮噹噹聲音,紛紛化成水霧散在四周。

而其餘眾人也是各顯神通,那冰火二寨主各自伸出一隻手,飛來水珠要麼成冰,要麼成霧。

那赤蛇牙身後兩人走了上前,一個出劍,如同白練飄過,水珠皆落。一個憑空出掌,頓時掌意化成實體,金燦燦地巨手將射來水珠全數擋下。

風波島三人卻紛紛掏出一支玉笛,笛聲悠揚而出,可射來的水珠在半空中竟生生爆開,無力落下。

反觀身旁的胡雷,卻也不弱,身上憑空爆出一陣幽藍色狂暴氣息,有如雲中怒雷,水滴射來,紛紛化作無形。

「胡大人好一招雷霆八行,在下佩服!」

此時就聽見右邊的風波島眾人拱手說道。

神鷹天驕

鳳傾城不管這些,眼睛死死盯緊了空中的事物。

水龍捲爆開,竟然呈現出一座如同白光構成的光塔,無處沒有光芒,處處透著神聖。

塔底連著水下那青磚地板,塔頂高聳入雲不知所蹤。

就在此時,異象再生,這碩大光塔竟然生生在地上拔起,朝空中極速飛去。

鳳傾城瞳孔一縮,往湖底看去,就看見這青磚地板中間多了個黑色的洞,一雙黝黑的眼睛似乎在其中緊盯著四周眾人。

「這就是混亂戰場入口。」

空中那聲音說道。

頓時就見那翠火盟兩寨主先縱身跳下,其餘眾人不甘示弱,也紛紛跟上,只剩下胡雷和鳳傾城兩人。

「我們找到少主了。」

胡雷突然說起這個。

「放心吧,他還在畫畫。」

說罷,在身旁的胡雷深吸一口氣,緊跑幾步,便跳了下去。

鳳傾城心裡毫無波動,也一併縱身跳落。

這黝黑的洞口在眼前不斷放大,四周已經被無窮無盡的黑暗吞噬,先跳進來的眾人也不知所蹤。

鳳傾城閉緊了眼睛,感受到四周能量的狂暴,果然和傳言所說一般,這混亂戰場是個未完成的空間,若是實力稍弱的人,怕是一跳進來就已經被狂暴的能量撕成碎片了。



Related Articles

忽然,她又停了下來。

剛剛看仔細,似乎王鵬他們也在場中吧?情況...
Read more

「別動。」

那一怔過後,談小詩快速恢復了神志,然後她...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