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藥學三大技能,提煉術,煉藥術,合葯術。

首先練習的是提煉術,提煉術的要義,就是將草藥原料中的精華部分提煉出來,所有的魔葯,並不是使用原材料直接煉製,而是必須在提煉之後,使用提煉而成的精華液進行煉藥。

高峰開始練習提煉術,在高峰的施法下,一份份的材料,被高峰浪費掉,但是高峰在失敗的過程中,不斷的總結經驗,不斷的調整自己的施法,終於,在失敗了數百次之後,偶然間成功一次。

有了這一次成功的案列,高峰後續的施法,開始斷斷續續出現成功,隨著施法次數的增多,成功率越來越高,從原先的不足一層,漸漸地提高到了五層,然後是六層,七層,八層。

到了八層,再往上就難以提升了,高峰沒有多想,而是繼續練習,不斷練習,一天兩天三天,三天後,提煉術徹底被高峰掌握,並且在第四天,被祭煉到了第九品境界。


提煉術的成功,為高峰開了個好頭,高峰再接再厲開始學習煉藥術。

煉藥術可是一門大學問,往深里研究就非常複雜了,不過高峰不用掌握那麼深的學問,只要掌握最基本的能力就可以了。

煉藥的過程,說來也是簡單,就是將各種精華液,按照一定的比例和一定的先後次序倒進一口青銅大缸里,這口青銅大缸,高一米,內里直徑五十厘米,總重量在一百來斤重,高峰花了八十銀幣,才買下了這口青銅大缸。

這口青銅大缸便是煉藥的工具,名叫葯缸。

好的葯缸,帶有魔法屬姓,是極為高級的魔法物品,對於煉藥大有好處,高峰買不起這樣的魔法葯缸,只能買了這口普通的青銅葯缸。

每一種葯,都有不同的藥方,高峰現在煉製只是基礎魔葯,藥方在書里就有記載,等到以後需要煉製高級的魔葯,那些藥方都是各家的珍藏,那時候藥方就珍貴了,就難以弄到手。

當然,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以後的事情,以後說。

高峰現在煉製的,是最基礎的金瘡葯,原料共有六種,煉製的時候,必須依次加入六種原料精華液,然後反覆使用煉藥術,讓六種精華液在葯缸內充分融合變化,這一過程不能太長,也不能太短,必須恰到好處,等到融合完畢的那一瞬間,必須立刻停止煉藥術。

此時葯缸內的精華液已經凝聚成了葯汁,葯汁是半成品,有成品葯一半的效果,可以直接服用,也可以密封起來,等待繼續製作。

半成品的葯汁,就需要使用合葯術,將其化合為成品葯,但是合葯術的難度更高,還有失敗的幾率,對此沒有把握的人,不會使用合葯術,而是將葯汁保存起來,交給合葯大師,進行合葯。

魔葯的製作,就分此三個步驟, 殺心戰兵 ,大多數魔藥師,都只精通其中的一種,要麼專攻提煉術,要麼專攻煉藥術,要麼專攻合葯術。

這樣一來,反而可以提升自己的煉藥水平,提升魔葯的製作成功率。

只不過,很可惜的是,這樣分開煉製,對於藥效還是會產生影響,是絕對煉製不出極品魔葯的,便是上品魔葯也難以煉成,大多數只能煉製出中下品魔葯。

想要煉製出極品魔葯,就必須一氣呵成,由一人單獨完成全部煉製,即便如此成功率也不會太高,極品魔葯的數量,也是因此,才能分外稀少。

煉藥術與合葯術果然非常難學,高峰練習幾天,將之前累積材料全部用完,也只是學到皮毛,此時,資金用完,不得已只能暫停煉藥,必須先花幾天時間進行賺錢,賺錢對現在的高峰來說,倒也不難,魔器學三大分類,已經全部掌握,隨便做一點東西,一天賺十來枚金幣還是沒問題的。

做了幾天共,資金便又充足起來,再次購買材料,繼續學習魔藥學。

如此反反覆復,足足花了半月之久,煉藥術與合葯術終於被高峰掌握,都被煉製成了本源魔法,就差祭煉了。

就在這時候,高峰聽到樓下傳來嘈雜聲響,聲音里還透著驚慌。

高峰一皺眉,便開門朝樓下走去,走到樓梯口朝下一看,頓時吃了一驚,隨即心頭大怒,他看見哈里被人抬了進來,整個人已經昏迷過去,而胸口嘴角卻一片血跡。

; 高峰三兩步就到了樓下,伸手在哈里脖子上一摸,脈搏跳動有力,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看哈里的情況,顯然是受傷不輕。

看見高峰的動作,旁邊一人開口說道:「你放心,我為他看過了,肋骨斷了三根,內臟有些震傷,傷得不輕,但是沒有生命危險。」

這人高峰認識,是同別墅的舍友,名叫傑普,是一名戰士學徒,已經九級修為。

高峰道了一聲謝,伸手在口袋裡一抹,實際上卻是趁機從虛空界里拿出治療藥水,隨後為哈里服下治療藥水。

服用了治療藥水,至少哈里的傷勢不會加重。

在眾人的幫忙下,昏迷的哈里被抬到了房間里,其餘幫忙是學生陸續走了,傑普則留了下來。

高峰為哈里蓋好被子,這才沉聲問道:「傑普學長,可以告訴我,哈里是怎麼了,是誰動的手?」

傑普的眉頭皺了一下,表情閃過一絲猶豫,只是看了看重傷昏迷的哈里,這才說道:「是布拉特動的手。」

「布拉特?」高峰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他不認識這個叫布拉特的傢伙,為什麼這傢伙要打哈里?

要說哈里惹是生非,高峰是絕對不相信的,哈里是什麼姓子,高峰最清楚了,只有他被人欺負的份,哪有他去惹事的道理。

只是,學院里不是禁止打架嗎?不是禁止傷害同學嗎?難道這個叫布拉特的傢伙不怕學院的制裁?

高峰問道:「學院里不是不準打人嗎?他怎麼敢動手?」

傑普搖搖頭,解釋道:「他沒動手打人,是在兩人相遇的時候,他突然滑了一跤,撞到了哈里的身上,把哈里撞傷了,撞人之後,他還為此對哈里道歉了。」


高峰愣了一下:「滑了一跤,撞的?」

「對,滑了一跤,撞得。」

高峰一下子笑了起來,怒極而笑的說道:「好好好,這一滑,滑得可真好啊,居然把哈里的肋骨都撞斷了,他難道是鋼鐵鑄造的,壓到就死,撞到就傷,好手段,真是好手段。」

很明顯,這一撞,肯定是故意做下的,否則的話,怎麼可能輕輕一撞,就把哈里撞成重傷。

傑普勸解道:「高峰,忍一忍,算了吧,這種手段,你拿他沒轍的,你去學院申訴也是沒用,申訴需要調查,調查需要時間,然後就是長時間的扯皮,時間久了就拖過去。」

「學院對於我們侍讀生原本就不重視,只要不是出了人命,不是弄成殘廢,只要不太過分,學院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他們懂得分寸,知道學院的底線在哪,所以有的是手段,整治對頭。」

「犯不著和他們對著干,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高峰輕輕搖頭,堅定的說道:「這一次,我忍不了。」

忍忍忍,他忍得夠久了,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讓他忍著的,這一次,他真的不想忍了,也忍不住了。

高峰的表情轉為平緩,平靜的說道:「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還請告訴我全部的經過。」

「這……好吧。」傑普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這件事,我也是聽別人說起的,準不準,我也不知道。」

隨著傑普的述說,高峰這才知道,這幾天發生在哈里身上的事情。

就在幾天之前,哈里在學院里遇到了一名名叫珍妮弗的正式女學員,哈里當場認出珍妮弗就是自己的未婚妻,而此時珍妮弗正和另外一名男子手牽手親熱的走在一起。

哈里當時就懵了,傻乎乎是上前質問珍妮弗為什麼要退婚,為什麼要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質問過後,哈里又哭訴起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懇求珍妮弗再給自己一點時間,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自己一定會出人頭地,一定會振興家族,自己是真心喜歡她的,一定要娶她為妻。

當時還有不少同學在場,哈里的哭訴,頓時引起眾人的圍觀,珍妮弗當場變了臉色,臉色慘白慘白,畢竟主動悔婚,對於她的名聲,會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

與珍妮弗牽手的那名男子也是變了臉色,不過這傢伙也是聰明的很,知道現在的情況下,糾纏越久,對於自己越是不利,所以一拉珍妮弗,立刻離開了現場。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經過這一場悲情哭訴,哈里出名了,珍妮弗也出名了,同時出名的還有一個叫帕內爾的傢伙,這位帕內爾正是珍妮弗現在的未婚妻。

學院里的生活,本就枯燥,有了這一檔子事情鬧了出來,眾人的熱情都無比高漲,三人之間的糾葛,很快就被好事者捅了出來。

就在此事發生不久,哈里就被人撞成了重傷,由此可知,這件事絕對是和帕內爾或者珍妮弗有關的。

傑普說道:「帕內爾可不是什麼好惹的傢伙,我聽說他的父親是名子爵,本人的資質也是極為優秀,原本以他的家世,是可以以精英學員的身份入讀學院的,但是他心高氣傲,卻參加考試,以優異的成績成為學院的正式學員,他已經是學徒十級,隨時都可以晉級成為星級法師。」

「哈里的受傷,更有可能是帕內爾吩咐人做下的。」

「原來如此。」高峰輕聲說道,雙眼中寒光閃爍。

哈里有未婚妻的事情,高峰是知道的,只不過因為哈里家道中落,所以未婚妻也退婚了,只是沒有想到,這個退婚的未婚妻,最終卻是學院里,相遇了。

此事的過錯,其實很難界定,畢竟以哈里的情況,對方悔婚,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仗勢欺人,卻把哈里打成重傷,這口氣,高峰卻咽不下去。

傑普看出了高峰神色的不對,連忙勸說道:「高峰,帕內爾不是好惹的,還是忍一忍吧。」

高峰沒有反駁,而是說道:「傑普,這幾天我想請你照看一下哈里,當然,為了讓你方便照顧哈里,你的任務,我會負責的,你可以去接一個月的任務量,任務物品,我包了。」

這對傑普來說,可是一件大好事,傑普點頭答應了下來。

照顧哈里,並不費事,而且也不用一個月的事情,高峰開出這樣的價碼,顯然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回報,傑普對此還是心知肚明的。

隨後高峰又問起了學校的各種規章制度,傑普入學已經兩年,對於學院的事情知道清楚,高峰問什麼,他都一一回答。

最強異世魔帝 ,高峰對於學院的規矩,記在心中,一個計劃也隨之浮上心頭。

; 「你們是不知道啊,那隻凶獸白狼,太厲害了,身長兩米,體重至少五百斤,鋒利的爪牙可以在瞬間把人撕成碎片,我當時才十八歲,學徒六級,說來也是奇怪,我遇到這個大傢伙,卻一點也不害怕,而是沉重冷靜的和它慢慢周旋,然後趁其不備,看準它的弱點,一個突擊,從它的肋下,狠狠的刺了一刀,然後又在它的腦門上,甩了一個盾擊……」

布拉特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五,渾身肌肉結實,一塊塊壯碩的肌肉彷彿岩石雕琢一般,氣勢驚人。

當高峰找到這傢伙的時候,布拉特正在大食堂里,唾沫橫飛的講著自己的豐功偉績,他的嗓門特別大,隔著老遠,就能夠聽到他的說話聲。

布拉特的身體特徵很明顯,很好認,高峰一眼就認出了他,立刻邁步走了過來。

「雜種,你就是布拉特。」

正講的興高采烈的布拉特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條件反射的回答道:「老子就是,你找我幹嘛?」

話一出口,布拉特就狂怒了起來,剛才這小子是不是在前面,加了雜種兩個字?

布拉特一把站了起來,臉色通紅的沖著高峰咆哮道:「你小子剛才說什麼了?」

高峰冷然說道:「雜種,我叫錯你了嗎?你自己都承認的事情,現在還想否認?」

「你找死!」布拉特狂怒嘶吼,朝著高峰一巴掌打了過去,這是含怒一擊,手掌未到,掌風卻把高峰的頭髮吹得飛揚而起。

「別忘記校規。」高峰對此怡然不懼,冷冷說著校規的同時,手掌平舉,一股火焰在掌心凝聚,隨時準備噴發而出。

在這樣的距離下,即便是十級戰士學徒,也會有被燒死的危險。

戰士學徒做不到鬥氣外放,抵禦不了火焰的傷害。

校規的威脅,和對火焰的恐懼,讓布拉特的動作為之一緩。

布拉特收回手掌,陰狠的說道:「你真該死,但是你說的不錯,為你違反校規,並不值得。」

校規只是原因之一,那股火焰才是讓他停手的真正原因,但是這種事情,他是不會說出去的。

高峰冷笑道:「那也是你的幸運,否則的話,在你動手的那一刻,我會把你變成烤乳豬。」


「該死!」布拉特再次暴怒起來,他森然的大叫道:「該死的東西,告訴我,你是誰,你得罪我了,你完蛋了,我不會放過你的,我會讓你知道,得罪布拉特的下場,到底有多麼凄慘。」

布拉特喘著粗氣,兇狠的叫道:「你死定了,你完蛋了當是我還是想知道,是誰派你來的,或者說,我招惹過你嗎?」

高峰冷冷的看向布拉特,緩緩的說道:「是的,你招惹到我了,還記得哈里嗎,那個可憐又可愛的傢伙正是我的好兄弟,你以為,他是個沒人照顧的野孩子嗎,可以隨便欺負他?」

布拉特一愣,猛然大笑起來:「哈哈哈,你說的不錯,我就是把他當成沒人照顧的野孩子,我就打算天天欺負他,今天撞的太爽了,我明天還打算繼續撞,後天還要撞,你放心,我不會一次姓撞死他的,我會慢慢的折磨他,讓他永遠的生活在噩夢裡。」

「哈哈哈,我這樣做,你又能拿我怎麼樣,你不僅拿我沒辦法,我還要連你一塊欺負,我會把你的屎尿都撞出來,我要讓你們兄弟倆,一輩子抬不起頭做人。」

高峰輕笑搖頭,淡定的說道:「雜種,說狠話有屁用,我們來點實在的,我們來斗一斗,魔幻虛戰場上斗一斗,你敢嗎?」

「你說什麼?」布拉特又是一怒,嘛的又叫我雜種,你有完沒完。

高峰冷靜的說道:「雜種,你耳朵也不好使了嗎,魔幻虛戰場上斗一斗,敢不敢,不敢直接說,滾遠一點。」

「嘛的,嘛的,你才是雜種,你再叫,信不信,我現在就活劈了你。」布拉特憤怒啊,又叫自己雜種了,除了這一句,你還有沒有其他的。

高峰根本就無視對方的憤怒,繼續說道:「雜種,這麼說,你不敢和我在魔幻虛戰場上斗一鬥了?還以為你有多猛,原來也不過是一個懦弱的孬種。」

布拉特憤怒的怒吼起來,一把掀翻了桌子,大聲的咆哮道:「好,我同意了,魔幻虛戰場上我們斗一斗,如果你輸了,我要你給我做奴隸,敢不敢,你敢不敢。」

高峰眼中閃過一絲冷芒,立刻說道:「好,一言為定,誰輸了,誰就要給對方做奴隸,生死皆由對方一言而決。」

「好好好,我們現在就去魔幻虛戰場,看我怎麼把你的屎尿打出來。」布拉特猙獰的叫道,目光里全是一片殘忍的神色。

高峰緩緩說道:「現在去,可不行,我對你的人品不信任,我怕你輸了不認賬,所以必須有學院老師做公證,必須有大批同學做圍觀,不僅如此,我認為戰利品太少了,僅僅做對方的奴隸還不夠,我們再來點實際的,我們各出一百金幣,輸的人要做對方的奴隸,而且還要支付一百金幣。」

「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進行籌措,我們定個時間,以三天為期,用三天時間來為這一切做準備,三天後,魔幻虛戰場斗一斗。」

「一百金?好,三天就三天,大家都聽到我們的約定了,大家都為我們做個見證。」一百金幣不是小數目,布拉特也貪圖這一筆金幣,要知道,他對付哈里,也不過得到了五枚金幣而已,這一百金幣,足夠他舒舒服服揮霍很長一段時間了。

「沒問題,我們大家都聽到你們說話了,我們做這個見證,三天後我們大家一起去。」

「學院里可是好久沒這麼熱鬧了,三天後我們一定去。」

「同去,同去。」

周圍的學子,都是嘻嘻哈哈的說著笑,顯然是把兩人之間的事情,當成熱鬧來看待了。

高峰淡淡的看了布拉特一眼,彷彿在看一個死人,隨後轉身而走,沒有絲毫停留。

在走到食堂門口的時候,高峰還清晰的聽到了布拉特瘋狂得意的大笑聲,顯然布拉特對於此戰,已經勝券在握。

……

求收藏,喜歡本書就請收藏一下,你的收藏,是對本書最大的支持。

; 高峰熟悉的了解了學院的規章制度,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不去觸犯學院的規章制度,在學院里就沒有人可以明目張胆的傷害自己。

不僅學院里的人不行,學院外的人更不行,侍讀生也是學院的一份子,受到學院的保護,是一張很好的護身符。

至於之前的逃犯身份,在此就不值一提了,其一是距離事發地點已經上千里路程,其二,那兩項罪名,能不能成立還是兩說呢,他們也不敢來此追究。

高峰在為哈里出頭之時,就已經想清楚了其中的關鍵,所以對於此事倒也並不擔心。

高峰與布拉特的賭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在學院里傳開了,學員們對於這一場賭鬥顯然都興趣高漲,就是對於賭鬥者之一的高峰,並不看好。

要知道,布拉特可是一名九級戰士學徒,而高峰……根據最新的情況,高峰也是一名九級的法師學徒。


兩人等級相同,但是高峰是法師學徒,布拉特是戰士學徒,而眾所周知,法師學徒在學徒期是沒有戰鬥技能的,除了一個點火術還有一點殺傷外,其餘魔法全部無用。

法師學徒對於同級的戰士學徒,幾乎只有等死的命。

而魔幻虛戰場是不允許藉助外物的,魔法武器和魔法捲軸等物品都無法使用,只能靠本身的實力進行戰鬥,這對於法師學徒來說,極為不利。

總而言之,高峰並不被大家看好,布拉特的勝利概率幾乎是一面倒。

但是,也有人不怎麼認為,既然人家高峰敢來賭鬥,那麼自然是有戰勝的把握,畢竟誰也不是傻瓜,所以高峰肯定有底牌,所以高峰也有獲勝的機會。



Related Articles

她握緊了龍溟的手,將頭靠在他的肩上,輕聲說道:「我好高興,這一生有你……」

「我也是……」龍溟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