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嘴角輕輕扯了扯,他經過冥幻離身邊時若有似無的看了他一眼道:「血靈聖界嘛?那裡本座可好多年都不曾去過了呢,呵呵。」

他的笑聲還在冥幻離的耳邊回蕩,可是人已經化為一道影子慢慢消失在原地,冥幻離看著幾人離去的方向,他微微低下眼眸,拳頭微微緊握,他已經試圖阻止了不是嘛,眼裡微微閃過一道深意,下一刻他一個縱身,對著天血夜幾人離去的方向追了去。

漆黑如焦炭般的樹林,橫跨了整個,魔靈山,如果從高空向下望去,眾人會驚訝的發現,整個魔靈山被一分為二成為了黑白兩個極端的地域,一邊酷熱如地心,一邊寒冷如極地。

以前的魔靈山並不是現在這番景象,只因為當年的那場大戰,冥王冥焰為愛殉情,一怒之下將自己和整個蒼月雪窟塵封地下,而作為血靈聖界屏障距離最近的魔靈山,也受到了波及,要知道魔靈山雖然是血妖族的屏障,可是距離血靈聖界,卻還足足有萬里之遙,冥王冥焰的實力可想而知。

腳下是細膩的黑沙,柔軟的就連天血夜那輕若羽毛的重量也讓得她的腳微微下陷,抬頭看向那黑焦的樹林,那樹榦之上分離而出的枯枝,就好像鐵爐中剛取出的鋼刀一般,泛著灼熱又猩寒的光芒。

「這裡我熟悉,我帶路。」隨後跟上來的冥幻離站上前,眾人自動讓開身子,對於這個提議眾人都沒有異議,至於剛開始持反駁意見的冥幻離為何又突然改變注意,在場沒有人過問,也沒有人想知道。

「小心一點。」天血夜低聲囑咐,雖然聲音沒有什麼感情,卻已經充分體現出了她的擔憂。

冥幻離側頭微微點了點,「跟緊了,現在這個時候,山裡一些難纏的東西都開始出來覓食,一不小心,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變成盤中餐。」

「那你幹嘛要選擇這個時候進山?我們可以等明日天明再動身。」無極微微撇了撇唇,對於冥幻離這個彆扭又琢磨不透的古董男人,他著實有些不感冒,一開始怕死說不來,後面又屁顛屁顛的跟上了,跟上來了不說,還自動做起他們這一群人的指揮官了,要不是小夜夜默認,他以為他是誰?他紫龍爺爺是隨便一個人都能指使的嗎?

「無極?」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她微微搖了搖頭。

冥幻離被無極譏諷,臉上沒有絲毫不悅的神情,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魔靈山入夜後群山魔靈涌動,常人難以在其中撐過一個時辰,但是白天卻只是一座毫無威脅的普通山脈而已,就連尋常野獸也沒有,但是,這個時候要面對的,可就不僅僅是那虛無縹緲不一定會撞見的魔靈,而是數千血狼人大軍,你覺得我為什麼要挑現在這個時候入山?」

無極吃了一會鱉,直接閉嘴不語,不錯,那些所謂的魔靈本就虛無縹緲,如果他們隱藏得夠仔細,恐怕還不會被發現,但是面對血狼人,那可就不一定了,血狼人恐怖的嗅覺,可是直接將你從偽裝中抓出,有得更甚者能夠看破結界,將躲在屏蔽結界中的人找到。

幾人悄然無聲的如山,一進入這座森林,他們便深切體會到了這座森林的恐怖,明明是黑夜,他們卻彷彿身處烈日之下曝晒一般,如果只是普通的日晒,當然難不倒他們,但是這魔靈山內,就彷彿頭頂十個太陽一般酷暑難熬,腳下的黑沙,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恐怖的火沙,一切都是黑色,但是卻有一種讓人烈火焚身的感覺。

當然,這其中不包括天血夜和冥幻離,兩人就像沒事人一般行走在其中,無極難受的摸了摸臉上的瀑汗,用靈識傳音道:「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 我的修仙非日常 ?」

冥幻離無極自問是別想得到他的回答,天血夜只是皺了皺眉,微微緊了緊手,難道?

「焚焰就是誕生於魔靈山中,你說這是為什麼?」

「啊?」無極瞪圓了雙眼,卻不知此時他失控吼出了聲音,當他懊悔不急想掌自己一嘴巴時,周圍,一雙雙火紅色的眼睛,帶著恐怖的氣息森冷的靠近。

危險,一觸即發…… 魅影大喘著粗氣,他好看的臉上已經布滿了虛汗,看著自己手心那一道血色的符文,他的眼裡閃過一絲不甘,更多的是恐懼,抬起頭看向面前那高大的黑色背影,「你的承諾可真的算數?你真的會給我塑造一具只屬於我的軀體?」

黑色的身影微微一頓,邪魅的嘴角微微上揚,「本座記性很好,不需要你來提醒我,再則,本座並沒有逼你不是嘛?惡魔的承諾,心情好的時候,還有可能兌現。」

噬的話直接讓魅影的臉慘白,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個惡魔,又怎麼會不知道和惡魔做交易會有什麼後果?血誓已立,就算是修羅王親臨,恐怕也救不了他。

無極等則直接汗顏,他以前怎麼從來不知道,小夜夜的幻靈會這麼腹黑?對了,說道小夜夜,這幻靈附體這麼久,她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無極剛想到這裡,便感覺到一道視線火辣辣的灼燒著自己的臉,當他抬眼撞進一雙血色的眸子時,貴為紫龍君王的他心也忍不住抖了抖。

「你的擔心完全沒有必要,本座的出現會只會削弱她的實力,頂多只會讓她降到半神階別,這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未嘗不是一樁好事。」噬的雙眼微微閃爍,天血夜最近的一系列莽撞行為,都已經到達了讓他忍耐的邊境,如果不讓她吃一些苦頭,這衝動起來莽撞的個性遲早會要了她的命,他有他的計劃,距離那一天越來越近,他已經沒有太多時間。

其他人當然不知道噬的想法,他們也窺探不了,就算是無心也無法看穿堂堂冥界之王的內心,在他的大眼中,眼前的男人的內心被一團濃霧遮蓋住,越往深處看去,就猶如墜入無邊的黑洞一般。

「什麼?半神?這代價也太?小夜夜她知道嗎?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實力就是一切,要是玄知道了,他一定不會讓她這麼做的,也許我們還有其他的辦法也說不定……」無極咬牙皺眉,如果他知道天血夜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他一定不會對她開口。

「呵……」無極的話音才剛一落下,就傳來一聲冷笑聲,只見魅影慢條斯理的從地上站起來,他整理著他看起來有些狼狽的衣著邊道:「今日如果不是冥王,這具身體裡面早已沒有明鏡玄。」

「你說什麼屁話?」無極眼看就要爆發,魅影挑釁的看了他一眼,他畏懼噬,可是眼前這條實力折損的紫龍,他可不怕。

「好了,他說的都是事實,如果明鏡玄不是夜兒最愛的人,本座今天不可能會出手,告訴你的主人,機會和幸運不是每次都會降臨,要待在她的身邊,就要足夠強大到與她並肩,而不是包袱。」

無極咬了咬唇,他的拳頭已經泛白,一向最呱噪的他此時卻沒了言語反駁,一切都要怪他,是他連累了小玄子,如果不是他中招連累了他,他也不會……強大如他,堂堂的紫蓮聖使怎麼會變成今天這番樣子,被一個區區修羅王的影子控制。

冥幻離站在一旁,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言語,他雙眼深邃的看著噬,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噬的雙眼終於抬向了冥幻離的方向,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而下一刻,他的身體周圍一陣黑色的焚焰翻湧而出,將他團團包圍,當焚焰再次散去后,天血夜那毫無血色的小臉出現在眾人面前。

「呼……」深吸了一口氣,天血夜緩緩睜開雙眸,噬的降臨雖然她全程都沒有出現,但是她卻知道發生的一切,所以不需要她再做過多的解釋,她轉頭看向魅影的方向,眼神冰冷無波,只停頓了半秒她便轉頭看向冥幻離道:「接下來我要到魔靈山,你要不要來?」

冥幻離皺了皺眉,許久后才開口道:「魔靈山過去是什麼地方,你應該知道?」

天血夜不置可否的看著冥幻離,並未開口,等著他把話說完。

「現在的血靈聖界,已經不再是當年的血靈聖界,那裡已經被冥血魅的爪牙骯髒的血夜侵蝕,血狼人王更是坐鎮在那裡,你可知道即將要面對的是什麼?那是成百上千個都在你之上的神級血狼人軍團,更別提血狼人王和冥血魅,你這跟送死沒什麼區別,而你的那個幻靈,並不能隨時出現,不是嗎?」

「你想說的就是這些?」天血夜淡淡的看著冥幻離,冥幻離見天血夜一臉淡漠的樣子,頓時有些呆住,她難道沒聽清楚他說什麼?就憑她現在區區的半神實力,就憑這寥寥數幾號人,也想闖入銅牆鐵壁的血靈聖界?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要不要跟隨你!」說完,天血夜直接轉身,無心直接跳上她的肩膀,幾個閃爍間,她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眾人面前,她有必須去的理由,即使,賭上性命。

無極白了身後的魅影一眼,「你別忘了冥王跟你說過的話啊。」說完轉身自己對著天血夜追去,「小夜夜,你等等我啊。」

魅影嘴角輕輕扯了扯,他經過冥幻離身邊時若有似無的看了他一眼道:「血靈聖界嘛?那裡本座可好多年都不曾去過了呢,呵呵。」

他的笑聲還在冥幻離的耳邊回蕩,可是人已經化為一道影子慢慢消失在原地,冥幻離看著幾人離去的方向,他微微低下眼眸,拳頭微微緊握,他已經試圖阻止了不是嘛,眼裡微微閃過一道深意,下一刻他一個縱身,對著天血夜幾人離去的方向追了去。

漆黑如焦炭般的樹林,橫跨了整個,魔靈山,如果從高空向下望去,眾人會驚訝的發現,整個魔靈山被一分為二成為了黑白兩個極端的地域,一邊酷熱如地心,一邊寒冷如極地。

以前的魔靈山並不是現在這番景象,只因為當年的那場大戰,冥王冥焰為愛殉情,一怒之下將自己和整個蒼月雪窟塵封地下,而作為血靈聖界屏障距離最近的魔靈山,也受到了波及,要知道魔靈山雖然是血妖族的屏障,可是距離血靈聖界,卻還足足有萬里之遙,冥王冥焰的實力可想而知。

腳下是細膩的黑沙,柔軟的就連天血夜那輕若羽毛的重量也讓得她的腳微微下陷,抬頭看向那黑焦的樹林,那樹榦之上分離而出的枯枝,就好像鐵爐中剛取出的鋼刀一般,泛著灼熱又猩寒的光芒。

「這裡我熟悉,我帶路。」隨後跟上來的冥幻離站上前,眾人自動讓開身子,對於這個提議眾人都沒有異議,至於剛開始持反駁意見的冥幻離為何又突然改變注意,在場沒有人過問,也沒有人想知道。

「小心一點。」天血夜低聲囑咐,雖然聲音沒有什麼感情,卻已經充分體現出了她的擔憂。

冥幻離側頭微微點了點,「跟緊了,現在這個時候,山裡一些難纏的東西都開始出來覓食,一不小心,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變成盤中餐。」

「那你幹嘛要選擇這個時候進山?我們可以等明日天明再動身。」無極微微撇了撇唇,對於冥幻離這個彆扭又琢磨不透的古董男人,他著實有些不感冒,一開始怕死說不來,後面又屁顛屁顛的跟上了,跟上來了不說,還自動做起他們這一群人的指揮官了,要不是小夜夜默認,他以為他是誰?他紫龍爺爺是隨便一個人都能指使的嗎?

「無極?」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她微微搖了搖頭。

冥幻離被無極譏諷,臉上沒有絲毫不悅的神情,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魔靈山入夜後群山魔靈涌動,常人難以在其中撐過一個時辰,但是白天卻只是一座毫無威脅的普通山脈而已,就連尋常野獸也沒有,但是,這個時候要面對的,可就不僅僅是那虛無縹緲不一定會撞見的魔靈,而是數千血狼人大軍,你覺得我為什麼要挑現在這個時候入山?」

無極吃了一會鱉,直接閉嘴不語,不錯,那些所謂的魔靈本就虛無縹緲,如果他們隱藏得夠仔細,恐怕還不會被發現,但是面對血狼人,那可就不一定了,血狼人恐怖的嗅覺,可是直接將你從偽裝中抓出,有得更甚者能夠看破結界,將躲在屏蔽結界中的人找到。

幾人悄然無聲的如山,一進入這座森林,他們便深切體會到了這座森林的恐怖,明明是黑夜,他們卻彷彿身處烈日之下曝晒一般,如果只是普通的日晒,當然難不倒他們,但是這魔靈山內,就彷彿頭頂十個太陽一般酷暑難熬,腳下的黑沙,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恐怖的火沙,一切都是黑色,但是卻有一種讓人烈火焚身的感覺。

當然,這其中不包括天血夜和冥幻離,兩人就像沒事人一般行走在其中,無極難受的摸了摸臉上的瀑汗,用靈識傳音道:「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沒感覺嘛?」

冥幻離無極自問是別想得到他的回答,天血夜只是皺了皺眉,微微緊了緊手,難道?

「焚焰就是誕生於魔靈山中,你說這是為什麼?」

「啊?」無極瞪圓了雙眼,卻不知此時他失控吼出了聲音,當他懊悔不急想掌自己一嘴巴時,周圍,一雙雙火紅色的眼睛,帶著恐怖的氣息森冷的靠近。

危險,一觸即發…… 全身瀰漫著黑色火焰的生物圓睜著綠油油的眸子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幾人轉身,四周都布滿了這種奇異的火焰生物,眾人的眼眸,都瞬間冷下。

「黑炎魔靈,它們是這魔靈山中最低級的生物,但也是數量最多的。」冥幻離冷冽的看著周圍那越來越圍攏的生物,眉峰輕微的皺起。

「呼……最低級的生物嗎?還好我們運氣夠好。」無極臉上輕鬆的表情,在黑炎魔靈蜂擁而上的瞬間,直接崩裂。


此時的他大喘著粗氣,憤怒的看向一邊雙手抱胸站在一旁的冥幻離,「操,這就是你他媽說的最低級的生物?神獸級實力,冥幻離你她媽是想坑誰啊?」

冥幻離雙手抱胸,這些生物好像因為一些原因不敢靠近他,它們只是圍在他的身體周圍,蜂擁夾擊其他的人。

「我並沒有想要害任何人,誠如我所說,它們確實是魔靈山最低級的生物。」

無極雙眼有些驚訝的睜大,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周圍,也就是說,這魔靈山最低級的生物,實力都可以娉美神級魔獸,那要是高級魔靈,那他們不就?

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她抬頭看向冥幻離的方向,只見他慢慢的抬起手,「哧……」在他攤開手的瞬間,黑色的火焰,徐徐在他的手心之內升起。

「魔靈並非實質的個體,它們沒有*、卻又不是魂魄,只是魔靈山分離出來的一種具現化的靈媒,要對付黑炎魔靈,只能用血妖王族的本命護身聖炎,將其從內部摧毀。」

「咻……」一個快速的移動,冥幻離手中的焚焰對著一頭黑炎魔靈砸去,霎時間,那魔靈瞬間化為黑煙煙消雲散。

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而下一刻,她也召喚出焚焰,一瞬間,魔靈的嘶吼聲在樹林間回蕩,兩道身影在數以百計的魔靈中穿梭著,他們冷酷的用著他們手中的火焰收割一條條生命,而狼狽的無極,只能怔怔的站在原地,他根本連手都插不上。

魅影從頭到尾只是抱著手站在原地,根本沒有上前幫忙的舉動,無心閃動著兩隻小翅膀,看似無害的飛在半空中,而就在這是,兩頭黑炎魔靈好似發現了全場就他看起來最沒有威脅,張開猙獰的巨嘴,兩路直接夾擊而來。

無心眨了眨血色的大眼,而下一刻,他的身體瞬間膨脹,帶著滿口鋸齒的嘴瞬間張開,兩頭魔靈,就這樣直接跑進了他的肚子中。

「嗝……」拍了拍肚子,無心打了一個嗝,一絲黑色的火焰從他的口中噴出,「呸,一點都不好吃,不過可以補補。」而下一刻,他直接撲進戰鬥圈,也不再閑著。

半個時辰不到,原本布滿魔靈的樹林,已經恢復先前的空曠,有幾個落單的魔靈,早已嚇得跑進了樹林深處,直接沒了影子。

「呼……」微微喘了一口氣,天血夜的臉微微放鬆,卻見冥幻離皺著的眉頭從頭到尾都沒有放下。

「怎麼了?」在場只有冥幻離最熟悉魔靈山,他的表情直覺告訴天血夜,事情沒那麼簡單。

「太容易了。」

冥幻離的話直接讓幾人愣在當場,什麼叫太容易了?無極看了看狼狽的自己,自從著了算計之後,他的實力大弧度下降,對付這些個神級的生靈幾乎費了他全部的力氣,這傢伙居然說太容易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呵呵……」就在這時,一聲突兀的冷笑從角落傳來,眾人隨著目光望去,只見魅影半身靠在樹木之上,嘴邊帶著魅惑人心的笑容。

「你笑什麼笑?」無極憤怒的看過去,他最討厭魅影這幅嘴臉,霸佔了小玄子的身體不說,典型的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

「本座在笑你實力下降,智力也退化了。」

「你說什麼?你……」無極被激得掄起拳頭就要上前,天血夜卻伸出了手,面對這張臉,她沒法無情,但是她卻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她很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不是她愛的那個人。

柳眉微微上揚,天血夜清冷的雙眼射出一道寒光道:「你想說什麼?」

「嗯……」魅影直起身子,微微伸了伸懶腰,慵懶的用手打了打哈欠,漫步走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纖長的手指輕浮的勾起天血夜垂落在腮邊的長發,溫柔的替她縷到耳後,他的這個動作,讓天血夜皺了皺眉,卻沒有阻止他。

「魔靈山內的所有生物,其實都只是這座大山的傀儡,焚焰是它們的剋星,卻只能延緩它們攻擊的速度為我們爭取一點時間,而方才這些黑炎魔靈,卻只是幾個回合內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看來多年沒有來這裡,一切都變得有趣多了,呵呵。」魅影說完,挑眼看向空無一物的四周,他那紫色的眸子,在此時卻散發出猩冷的光芒。

「什麼意思?」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但只是在下一秒她的眉峰驚訝的上揚,難道?

「沒錯,只要在魔靈山中,它們都是不死不滅的,因為這座大山,就是它們最好的能量蓄積體,而它們方才的反應,恐怕,有什麼東西,在沉睡中蘇醒了。」

冥幻離的話才剛說完,原本死寂的魔靈山,卻在此時抖動起來。

「轟隆隆……」彷彿突發地震一般,所有人的身子都在此時搖晃著,如果不是靠著幻力穩定身形,他們早已在這劇烈的搖晃中被甩了出去。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看向周圍,天血夜天生敏銳的直覺告訴她,事情棘手了,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她猛地從伏魔中抽出一黑一白兩把長劍,下一刻毫不猶豫的將白色的那把丟到了魅影的手中。

魅影挑眉看了看手中的長劍,眼神有些有趣的看向天血夜的方向,「你就不怕我帶著梵天逃走?」

天血夜只是冷冷的掃了一眼魅影,「修羅王的偷影分身,再無賴,也是半個修羅王。」言下之意,堂堂的修羅王在戰前潛逃,如果傳到大陸之上,以後恐怕也沒有他魅影的立足之地。

魅影有趣的看著天血夜,下一刻抽出手中的長劍,呵呵,小丫頭,你可知道,這些束縛凡夫俗子所謂的名義,對於魔來說,根本分毫威懾力都沒有,不過,他魅影有著自己的為人之道,既然他已經和冥王達成了協議,在協議完成之前,他便不會退步。

「待會兒出來的東西,恐怕不是我們能夠對付得了的,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如果可以,各自保命。」天血夜的話很清楚,一瞬間,氣氛異常嚴肅。

「轟……」黑色的火焰,直接從幾人腳下的黑紗中衝天而起,幾人幾乎是猝不及防便被那道衝天而起的黑色火焰炸飛。

「嘭嘭嘭……」幾人身子狠狠的砸向周圍的樹木,每個人都狼狽不堪,他們分別四散在五百尺以內的四個方向。

「吼……」身高七尺的人形生物在黑炎中現行,他背身四翼、一頭白髮身形就猶如人類一般,清冷俊逸的臉上,毫無任何感情,他注視著下方的幾人,就彷彿在看著幾具死屍一般。而他的手中,一把巨型的三叉戟握在手中,當冥幻離看到他那雙無波的金色雙眸時,他幾乎是嚇得直接癱坐在地上。

「不可能,這不可能……」

「冥幻離!」天血夜皺眉看向冥幻離的方向,那恐怖的威壓幾乎壓迫得她喘不過氣來,她距離得冥幻離最近,但是看到他這番失態的面容,她也不由得有些驚訝,而看向眼前的生物,一股危險的感覺,幾乎充斥了她的全身。

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他們,根本沒可能從這個生物的手中逃脫。

「他怎麼會蘇醒?這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冥幻離抱著頭,彷彿很是恐懼和痛苦,天血夜皺了皺眉,一個瞬移來到冥幻離的身邊,一把抓住他的雙肩,猛烈的搖晃著他。

「冥幻離,你給我清醒一點。」冥幻離慌亂的雙眼直接撞上天血夜那清澈的血瞳,他反握住天血夜的肩膀,緊緊的抓住她道:「不可能的,我們不可能從這裡逃出去,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他被封印在這裡。」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封印在這裡?」天血夜現在只想知道更多眼前這生物的消息,而看來,冥幻離是唯一了解他的人。

但是天血夜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另一個方向的魅影,握著梵天的手,在這一刻開始顫抖。

而冥幻離還沒來得及開口,那人型生物手中的權杖之上,一抹刺眼奪目的白光直接射出。

「轟轟轟……」

恐怖的白光直接射向四人,她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看著那撞向自己的白光,而就在那白光撞上天血夜的身體時,世界,在這一刻安靜了。

「噌……」黑色的焚焰衝天而起,天血夜和冥幻離兩人的身體之上,都籠罩著恐怖的焚焰,兩人的身體之上都布滿了鮮血,而在兩人頭頂之上的黑色的火焰中,一道身穿黑袍的高大身影,慢慢現行。



所有人都睜大眸子緊盯著黑炎的中心,當天血夜和冥幻離二人看清楚那從黑炎中走出人影的臉時,兩人的瞳孔,瞬間不可置信的放大。

「爹爹?」 全身瀰漫著黑色火焰的生物圓睜著綠油油的眸子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幾人轉身,四周都布滿了這種奇異的火焰生物,眾人的眼眸,都瞬間冷下。

「黑炎魔靈,它們是這魔靈山中最低級的生物,但也是數量最多的。」冥幻離冷冽的看著周圍那越來越圍攏的生物,眉峰輕微的皺起。

「呼……最低級的生物嗎?還好我們運氣夠好。」無極臉上輕鬆的表情,在黑炎魔靈蜂擁而上的瞬間,直接崩裂。

此時的他大喘著粗氣,憤怒的看向一邊雙手抱胸站在一旁的冥幻離,「操,這就是你他媽說的最低級的生物?神獸級實力,冥幻離你她媽是想坑誰啊?」

冥幻離雙手抱胸,這些生物好像因為一些原因不敢靠近他,它們只是圍在他的身體周圍,蜂擁夾擊其他的人。

「我並沒有想要害任何人,誠如我所說,它們確實是魔靈山最低級的生物。」

無極雙眼有些驚訝的睜大,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周圍,也就是說,這魔靈山最低級的生物,實力都可以娉美神級魔獸,那要是高級魔靈,那他們不就?

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她抬頭看向冥幻離的方向,只見他慢慢的抬起手,「哧……」在他攤開手的瞬間,黑色的火焰,徐徐在他的手心之內升起。

「魔靈並非實質的個體,它們沒有*、卻又不是魂魄,只是魔靈山分離出來的一種具現化的靈媒,要對付黑炎魔靈,只能用血妖王族的本命護身聖炎,將其從內部摧毀。」

「咻……」一個快速的移動,冥幻離手中的焚焰對著一頭黑炎魔靈砸去,霎時間,那魔靈瞬間化為黑煙煙消雲散。

天血夜微微皺了皺眉,而下一刻,她也召喚出焚焰,一瞬間,魔靈的嘶吼聲在樹林間回蕩,兩道身影在數以百計的魔靈中穿梭著,他們冷酷的用著他們手中的火焰收割一條條生命,而狼狽的無極,只能怔怔的站在原地,他根本連手都插不上。

魅影從頭到尾只是抱著手站在原地,根本沒有上前幫忙的舉動,無心閃動著兩隻小翅膀,看似無害的飛在半空中,而就在這是,兩頭黑炎魔靈好似發現了全場就他看起來最沒有威脅,張開猙獰的巨嘴,兩路直接夾擊而來。

無心眨了眨血色的大眼,而下一刻,他的身體瞬間膨脹,帶著滿口鋸齒的嘴瞬間張開,兩頭魔靈,就這樣直接跑進了他的肚子中。

「嗝……」拍了拍肚子,無心打了一個嗝,一絲黑色的火焰從他的口中噴出,「呸,一點都不好吃,不過可以補補。」而下一刻,他直接撲進戰鬥圈,也不再閑著。

半個時辰不到,原本布滿魔靈的樹林,已經恢復先前的空曠,有幾個落單的魔靈,早已嚇得跑進了樹林深處,直接沒了影子。

「呼……」微微喘了一口氣,天血夜的臉微微放鬆,卻見冥幻離皺著的眉頭從頭到尾都沒有放下。


Related Articles

楚皓哼了一聲。紅羽揚手要打,被紅兒勸住了。紅兒說:「小姐,別衝動。」

紅羽也瞪了紅兒一眼,說:「好啊,敢情你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