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內,側面的觀光艙內。三個年輕弟子靜靜觀望著外界瑰麗的雪地山河。

「兩位師弟。這次你們額外被選為特殊弟子,進入主星修習,可不要辜負了長老對你們的一片照顧。」年紀最長的青年溫和的對身後兩名弟子微笑道。

「一定!」兩人不約而同回應。

這兩人一人頭髮雪白,面容冷漠,有股貴族子弟的氣質。

另一人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看起來很是普通平凡。

「特別是你,白夜。你的體質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最適合修習我赤雪功體質,長老對你寄予了很深的厚望。」青年目光落在白髮男孩身上。柔聲道。

「我知道。不會讓長老失望。」白夜鄭重點點頭。

「正好最近師兄師姐們都沒有怎麼外出,你們有空可以多去各位那裡討教一下,不過要注意安全。其中有幾個人是你們一定要小心的。」青年開始給兩人介紹情況。

「其中一個就是迦太基大師兄,一年前他出關,突破進入傳承級,統率我赤雪派所有弟子,前往虛空戰場,大勝而歸。擊藍霜派不落級大師姐,現在正在閉關消化那一戰的經驗所得,你們不要去打擾,拜訪也不行。」青年溫和中帶著一絲告誡。「另外有幾人,是你們一定需要注意的。不然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哦?」白夜邊上那個少年頓時露出感興趣之色。「我就是聽說迦太基師兄在這裡才過來的,難道還有其他需要注意的人物?」

「當然。」青年微微一笑。「三心弟子中,你們算是最弱的。特別需要注意三個人。」

「請師兄提醒。」白夜沉聲道,比起邊上那個少年,他的性格要冷得多,也要沉穩得多。

「一個是排名第六的安哥拉師兄,這位師兄的脾氣不怎麼好,一不小心把你們打成重傷別怪我沒提醒你們。」青年笑了笑。

「第二個是排位第九的所羅門妖鈴,她半年前修鍊大寒夜拳變異,形體出現異常,你們千萬不要在她面前露出詫異或者怪異的眼神,否則被打死打殘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還有一個人,是兩年前成為的三心,現在的排位十二加隆。這傢伙兩年前就被懷疑是謀殺羅恩和巴羅師兄的兇手,但不知道怎麼的沒被長老追究,不過好在羅恩和巴羅兩個傢伙壞事做太多,名聲太臭,也沒引起什麼大動蕩。但從這點也看得出十二這傢伙心狠手辣,你們不要招惹。」

青年仔細叮囑,「另外補充一句,你們的這個十二師兄同時也是我赤雪派第二天才,兩年前閉關到現在,當時就是五級層次了,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

「那麼月輝和星牌之間的實力呢?這方面不需要注意么?」白夜低聲問。

「不需要了,月輝馬上就要合併進入星牌了」青年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白夜和另外那個黝黑少年眼裡同時閃過一絲精芒,若有所思。

「最近半年都不會有什麼大事,你們放心潛修吧,儘早利用先祖殿堂和絕壁大圖書館提升自己,獲得進入寒冰地獄的機會。」

青年溫和的笑著說。

「多謝師兄提攜。」

兩人異口同聲行禮道。

鐺鐺鐺

忽然遠處雪峰山巔傳來一陣陣沉重的鐘響聲,悠遠而沉悶。


「這是?召集鍾?」青年微微一愣,「有什麼事需要用到召集鍾?」(未完待續……)



… 「什麼!你再說一遍!?」

絕壁大圖書館內,白衣女子原本盤坐的姿態陡然浮空,雙目睜開,兩道雪白光芒從她眼中激射出來,瞬間消失無蹤。

修習半年多的目擊秘法瞬間苦功化為烏有。

但女子卻絲毫沒有任何可惜之意,反而是凝重的盯著眼前前來通報的白衣弟子。

「第十殿下,蕾妮五殿下叛門,現在已經在被抓捕押回,長老請您馬上前去議事廳集合,共同審判。」白衣弟子冷冰冰回答,沒有絲毫感情。

「蕾妮姐姐…?!!叛門?不可能!」白衣女子面色冰冷,胸膛卻不斷起伏鼓盪,完全不相信對方所說。

「這是長老的命令。」白衣弟子冰冷回答。

「兩年前蕾妮姐姐外出,說是了結一樁私事,之後就渺無音訊,現在你突然給我說她叛門?!」白衣女子冷笑道。「你在騙我!!」

她陡然出手,手臂轉瞬間飛速延長,一爪抓在弟子頭部。

嘭!!

那白衣弟子的腦袋或位元組被抓爆,化為無數金屬零件。

「我最恨別人騙我!!騙我的人都要死!!」

白衣女子情緒激動,手掌往下一劃。

蓬的一下,整個白衣弟子的身軀全部爆炸,化為無數零件,飛濺到四周緩緩融化。

這些零件居然都是冰塊雕琢而成。

「阿洛蘭殿下,這是長老的命令。」地上僅存的半邊腦袋緩緩傳出聲音。

嚯的站起身。白衣女子一腳踩爆腦袋,面色越發冷酷。

「我不相信蕾妮姐姐會做出這種事!」

她大踏步走出房間,身形瞬間閃爍。消失在原處。

赤雪主峰

審判庭大殿

一座座高達數百米的人形白色雕塑矗立包圍在整個大殿四周,地面是用冰塊鋪成,雕琢著粗糙而古老的花紋。

一座座雕塑之間的縫隙不斷吹拂進來冰冷至零下數十度的寒風,嗚嗚作響,如同鬼魂的嘶吼。

這裡是審判庭,是處理赤雪派所有罪人之處。

潔白的大殿到處都瀰漫著淡淡的白光,彷彿天然的照明光亮。

此時原本冷清的審判庭上。已經或坐或站擠滿了大量的人群。

坐在最高位的是三位白髮蒼蒼,滿面皺紋的長老。三位長老提醒各異。

大長老很胖很胖,幾乎有五米寬的體型看上去就是坐在位置上的一座肉山。

二長老似乎一直在睡覺。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是真睡還是假睡。

三長老是個侏儒,看起來像是個小孩,但滿面凶厲之氣,長長的白袍都足夠將他全身包起來。

長老之下是一排站立俯視下方的三心弟子。幾乎大部分三心都來。額除開還在閉關和外出未歸的,都已經在這裡了。

站在最前面第一位的,是迦太基,傳說中最強的赤雪派天才。

他看起來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年輕男子,沒有任何普通,沒有王霸之氣,更沒有尖銳的高手氣息,似乎就是個很普通的二十幾歲男人。年輕,沉穩。淡然,似乎對什麼都沒什麼興趣。長得既不英俊也不突出,一聲白衣,如果不是站在三心之首,估計混進人堆里就徹底找不出誰是誰。


排在他後面的是個渾身包裹在白袍中的人,看不清面孔,只看得出身材隱約是個女人。

第三位置空著,愛娃外出至今未歸,還在外星域辦事來不及回來。

第四也空著,第五就是蕾妮。

但此時的蕾妮已經頭髮散亂,身上血跡斑斑的跪在大殿下方,正對著三大長老。

她蒼老的面孔上沒有什麼特殊情緒,有的只是平靜。一隻赤紅色的大鳥如同繩索一般捆綁在她身上,束縛著她的一切意識力和功力。

「蕾妮啊蕾妮….你一向沉穩懂事,怎麼會真的做出這種事!?」排位第二的三心白袍人低沉痛心道,聲音清脆悅耳。

「姐姐….是我觸犯了門規,將寒冰密種傳承給外人,是我的錯,蕾妮甘願受罰。」蕾妮看了眼白袍人,語氣平靜的回答。

寒冰密種!

這話一出,頓時周圍集合而來的赤雪派內部人員嗡的一聲炸開起來。

蕾妮抬頭緩緩看了一眼四周。

大多是驚詫的視線,有人憐憫,有人憤怒,畢竟寒冰密種是寒冰地獄才有的歷代祖師高手留下的最強感悟,少了一種就相當於讓整個赤雪派減少一種獨一無二的強大感悟。

這是損害所有人的利益。

她看到了自己的好友站在三心中小聲爭辯,不時看向自己時都是憤怒夾雜擔心的目光。

嗖!

一道白影瞬間落入三心隊伍行列。赫然是第十阿洛蘭,這個常年駐紮守護絕壁大圖書館的好友,此時居然離開圖書館,一臉冰寒的站在三心中。

嗡嗡的大殿嘈雜聲中,蕾妮看到阿洛蘭在對二長老激動的說著什麼,但老師卻沒有任何動靜

靜,只是彷彿睡著一般。

一切的聲響都彷彿在腦子裡不斷回蕩,蕾妮忽然感覺異常疲憊。

她尋找了大半輩子,這個結果或許是她本就應該有的報應。一切,都彷彿是註定了的…無力反抗。

「哼!寒冰密種….已經多少年了,損失一顆寒冰密種,就相當於減少了我赤雪派獨一無二的一種寒冰傳承,我提出,對蕾妮處以極刑!」大長老冷冷開口道。臃腫肥胖的身體回蕩著一絲絲金屬的音色,很是古怪。

「門有門規。家有家法,國有國法,而我們作為流派。比國家更強大,更必須要有法度!否則一旦開了例外,人人都抱有僥倖心理!那還不整個流派都亂套了?!」三長老也開口了,聲音尖銳如同孩童,隱隱透著一絲冰冷和殘忍,光是聽著聲音就讓人毛骨悚然。

他站在長老座位上陰測測的冷笑,不寒而慄。

「所以。我也同意,處以極刑,不光是極刑。還要將她所有牽連的罪人全部追殺致死!消除一切隱患!老二,你看呢?」

兩人的聲音瞬間壓過了整個大殿的聲響,彷彿隔音一般,所有人開口時。都忽然發現自己嗓子居然出不了聲。

審判庭上。一層白蒙蒙的光幕緩緩覆蓋住大殿上空,形成一個圓形光碟,緩緩轉動。

長老發話,所有人頓時一片安靜,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了二長老身上,兩位長老都有了明確態度,但是其中三人中最強的二長老才是至關重要。

「迦太基….」二長老睜開雙眼,視線落在三心第一人身上。「你有什麼看法?」

迦太基面色淡然。實際上,蕾妮作為他星牌的大將之一。自然他不希望對方就此隕落,老師詢問他的意思也很明顯。


其餘兩大長老的目光一凝,看向迦太基。

幾個三心弟子此時已經隱隱分成兩派,一邊贊成,一邊反對,針鋒相對,此時視線也落在了迦太基身上。

所有人也都明白,這位三心第一人自從戰勝藍霜派大師姐后,實力便進入了深不可測的境地,以他的層次,成為長老那是早晚的事。

「我認為,罪不至死。」迦太基緩緩開口,聲音平淡。


沒有出乎預料。

大長老狠狠哼了聲,表示不滿。三長老則是尖銳的叮囑迦太基,雙手互插進袖子里,隱隱發出嘶嘶摩擦聲。

「但是..」迦太基忽然再度開口。「泄露流派至寶,應當廢除功力。永世鎮壓寒冰地獄,受萬蟲食心之苦。」

剎那間,整個大殿鴉雀無聲。

無論是三位長老,還是所有三心和圍觀人員弟子,都被迦太基這句補充震得狠狠愣住。

萬蟲食心,這是比死還慘的刑罰!只有派內罪大惡極到極點的罪犯,才會使用這種刑罰折磨對方。

「大師兄,你!」第十的阿洛蘭臉上流露出一絲無法抑制的怒色。她明白迦太基想要掌握流派大權,就要站在公正的立場上維護所有人的利益,否則失去所有人的支持對於他來說也是得不償失。

但作為星牌的同伴,她此時的心情根本無法理解。

「唉….我堅持我的意見。」二長老緩緩嘆了口氣。

隨著他再度閉目,一股無形的力場緩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呼….彷彿清風拂面,以二長老為中心,龐大而無形的力量籠罩住整個大殿,將所有人覆蓋進去。

「我反對。」大長老冷哼一聲,蒲扇大小的手掌在座椅扶手上狠狠一拍。

轟!!

一股同樣的無形力場猛烈爆發,將整個大殿的空間擠出三分之一。

「我也反對!」三長老同樣尖銳笑起來,身上無形散發出第三股力場。再度將大殿空間擠出一部分。


但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他們兩人合力居然都只是勉強和二長老分庭抗議,而且還要稍差一點。

被擠壓力場的二長老雙眼微眯,身上又是一股力場爆發出來。

龐大的壓力瞬間兇猛如同海嘯。

呼….

大殿中所有人居然隱隱聽到了寒風呼嘯,雪花飛舞的聲音。

只是單憑力場覆蓋,二長老居然達到了接近實質影響的地步,簡直恐怖!

一些功力低微的弟子此時已經開始感覺呼吸困難身體僵硬,趕緊艱難退出數十米,離開大殿,這才輕鬆下來。

功力稍強的弟子則是狠狠硬抗著,一個個都面色發白,顯然支持不了多久。(未完待續。。)

… 大長老和三長老面色微變,交換一下眼神,各自都心頭駭然。

「這老傢伙的實力又提升了!」

「這次的判決,就按照我說的….」二長老緩緩張口。

「老師,這次是您錯了。」

就在這時,一個平淡的聲音緩緩響起。




Related Articles

屈胖三瞧見,哪裏能夠讓這可疑的傢伙逃遁離開,大喝一聲,箭步而上。

他的速度快起來,甚至能夠媲美我的地遁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