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凌霄還禮道:「有勞姑娘了。」

女官點點頭,嬌笑著走開,讓他有些納悶,有什麼好笑的?

「老六,她在笑什麼?」

「當然是在笑你。」

「呃,我穿錯衣服了嗎?還是哪裡出問題了?」

風凌霄打量著自己,老六不由得翻了幾個白眼,你是來相親的嗎?相親都沒有你這麼緊張吧?

找了一會兒,沒發現什麼毛病,風凌霄只得硬著頭皮走進後花園。

所謂的後花園,居然沒有一朵花,全都是綠油油的植物,散發著一股清新脫俗的淡雅芬芳,讓人心曠神怡。

中央的涼亭里,一個戴著半張金色面具,不怒自威的男子正面對著風凌霄,似乎一直注視著他,讓風凌霄渾身一僵,快步走進涼亭,稽首道:「見過七皇子。」

「起來吧。」七皇子淡淡道:「你穿上這套衣服和其他人比起來,要精神很多。」

「謝七皇子誇獎。」風凌霄站直身軀,注視著七皇子的背影,神情一陣恍惚。

「岳中虎跟你說了什麼?」

風凌霄神色木然,張口就道:「岳中虎那廝…」

「嗯?」

七皇子眉頭一皺,渾身都散發著冷意,風凌霄連忙改口道:「回殿下的話,神君交代屬下不要打擾殿下,殿下很忙,沒事也不要隨便亂走。」

「就這麼多嗎?」

「回殿下的話,就這麼多。」風凌霄心裡捏了一把汗,居然說漏嘴,把心裡的想法直接說了出來,還好七皇子沒有追究,不然扣他一個以下犯上的帽子就跟玩似的。

「不必這麼拘謹,放輕鬆些,以後北宮你也可以隨意進出。」七皇子沉吟了片刻:「如果有人問起,那說是我說的。」

還能有誰問?不就是岳中虎那廝?風凌霄心裡嘀咕著,稽首道:「屬下遵命。」

「我說什麼你沒聽到?」


風凌霄乾笑著:「我明白了。」

「嗯,明白就好。」七皇子點點頭,不再說話,風凌霄也沉默著。

「看出來了沒?」風凌霄傳音問到。

老六緊皺眉頭,閉著眼睛感受著,隨後嘆息一聲:「你猜的沒錯。」

「她的修為,現在比你高不了多少。」

「果然。」風凌霄心裡嘆息,就算望啟有著神君的底子,想要回到巔峰仍舊要一步步來,不可能一下子就回到神君,否則那些神靈還苦苦修行幹什麼?

有機會回到巔峰,就已經是天大的機會了,不會有人奢求一步登天。

而岳中虎那廝所說的很忙,應該就是閉關吧,恐怕還有另一層原因,就是擔心風凌霄會對望啟不利。

這廝的確很關心望啟,可惜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想到這裡,老六一陣壞笑,就是不知道風凌霄有沒有信心把上古人族唯一的皇位繼承人給拿下來?

不過看他的意思,好像是沒有這想法,讓老六頗為困惑,喜歡就上啊!再不然直接拖進林子里,大不了我幫你按住她的雙手。

聞言,風凌霄心臟抽搐著,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老六這貨實在是太猥瑣了,喜歡錢就算了,居然還喜歡美人!

「小子,要把握住機會啊!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老六苦苦相勸道:「等她修為恢復了,你想做什麼都不可能了。」

「滾蛋!老子真想霸王硬上弓還需要你幫忙?」風凌霄心中鄙夷,讓你幫忙,不就讓你看光了嗎?

老色鬼!

老六一臉的不屑:「你想裝正人君子?」

「何必裝?我本就是正人君子!」

「你就吹吧。」老六鄙夷道:「等著吧,遲早有你求我幫忙的那天。」

「呵呵,這天永遠都不會有。」

兩人肆無忌憚的爭吵著,渾然把眼前的七皇子當成了空氣,一個天神而已,也想截聽他們的傳音?更何況,有龍形玉佩在身,神界已經無人能做到這一步。

七皇子仍舊注視著園子,五官有些僵硬,過了半晌才問到:「在宮裡還習慣嗎?」

「還可以,就是規矩太多了。」

聽到他的抱怨,七皇子輕笑一聲,一時間竟讓他看傻了眼,雖然現在七皇子偽裝得有些爺們兒,可一笑起來仍舊是傾國傾城,差點讓他失了分寸。

他發誓!他見過望啟笑容的次數,用巴掌都可以數出來!

老六仰天長嘆,他怎麼就給殺戮刃片找了這樣一個主人?傻就算了,還痴,痴也算了,TMD還裝!

你不是要裝正人君子嗎?好啊!老子看你能裝到幾時!

七皇子似乎沒有注意到他呆若木雞的模樣,繼續道:「按照規矩,我的隨從職位是都尉,每月有一百五十根上品玄玉的薪俸。」

「你的薪俸則上調了一倍,和統領相當,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意。」

「我明白!」風凌霄點點頭,真誠的道:「我一定苦心潛修,以報殿下大恩!」

老六捂著額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這小子,為了錢,居然把自己給賣了!看這模樣,巴不得以身相許,一輩子都留在七皇子身邊吧?

可惜啊!人家看不上你,就如在源界一般,人家只是利用你罷了,說白了,這又是一場交易。 「你明白就好。」七皇子笑著點點頭,仰起頭看向天空中高懸的烈日:「都午時了。」

「午時?」風凌霄心生疑竇,正想詢問之時,一個威武雄壯的身影映入眼帘,讓他萬分不爽,

又是岳中虎那廝!

剛剛走進花園的岳中虎也是一愣,看著風凌霄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光,居然是這廝!

「殿下,這禿子為什麼在這裡?」岳中虎走進涼亭,直言不諱的問到。

「是我讓他來的。」

「你準備讓他跟我們一起去?」看到七皇子點頭,岳中虎繼續道:「他去了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是累贅罷了。」

「神君此言差矣。」風凌霄輕笑著:「我們尚未出發,誰是累贅還不一定。」

雖然不知道七皇子有帶著他們去哪,去做些什麼,不過他只要看到岳中虎這幅高高在上的神色就不爽,很不爽!

聞言,岳中虎臉上陰雲密布,盯著他冷聲道:「禿子,看來你對我很不滿?」

「屬下哪敢啊!」風凌霄咧開嘴笑著:「更何況屬下不是禿子,屬下有頭髮,不信神君自己看。」

「你是想說本君眼瞎嗎?」

看著岳中虎隱忍的模樣,風凌霄則是一臉茫然:「屬下有說過這樣的話嗎?是神君想多了吧…」

「你!」

岳中虎暴怒,正想動手之際,七皇子突然清喝一聲:「夠了!」

「都是自己人,吵什麼吵?有本事窩裡斗,怎麼沒本事手刃強敵?你們想要外人笑話我人皇宮嗎?」

「屬下知錯了。」兩人連忙施禮賠罪。

七皇子仍舊沒有消氣,冷哼一聲走出花園,岳中虎匆忙的追了上去,同時傳音道:「年輕人有些傲氣是可以的,可惜,你的傲氣在本君面前一文不值!」

「他想說什麼?」

「估計,是想把你趕走。」

「趕我走?」風凌霄嘴角勾起一絲笑容,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趕不了,就算你是神君也不行。

「嘿!還不快跟上去!他們快走遠了!」

聽到老六的提醒,風凌霄急忙追上兩人,跟在岳中虎身後一言不發。

三人走出八卦城,在城中,不知何時停靠著一艘木製戰艦,上甲板上擺放著六架大型弩機,僅僅箭頭就比風凌霄腦袋還要大,寒光閃閃,觸目驚心。

「那是霸王弩。」老六開口解釋道:「屬於王級巨弩,威力極大,上古神戰時期曾有人用它轟殺過一個神君。」

看著直指自己的霸王弩,風凌霄幾乎窒息,王級巨弩,傳說中的戰爭機器。

這麼大陣仗,他們是要去幹什麼?攻城略地?打他的老窩?

「不必多問,跟我來。」七皇子冷冰冰的說了一句,自舷梯走上戰艦。

「鄉巴佬。」岳中虎冷哼一聲,緊跟著七皇子的步伐。

靠!居然被鄙視了!風凌霄心裡別提有多鬱悶了,王級巨弩大多用來把守城池要塞,平時更是藏在倉庫里,他哪裡能見到?

「咦?這不是天行嗎?你怎麼也在這裡?」萬欸走上前,笑呵呵的攬住他的肩膀:「我還以為你今天也不會出來呢。」

風凌霄感覺後背涼颼颼的,轉過身施禮道:「天行見過神君。」

「嗯。」武極神君點點頭,麵皮很不自然的抽搐了幾下,默不作聲的走上戰艦。


不一會兒,八卦城中各個種族的領袖也都到齊,盡皆上了戰艦,這下子風凌霄是真的好奇了,到底是去幹什麼?捅了捅萬欸的手臂,問到:「兄弟,我們這是去幹什麼?」

「呃,你不知道?」看到風凌霄搖頭,萬欸嘿嘿一笑,揚起頭道:「我不告訴你!」

「呵,跟大哥還賣關子?信不信罰你請客?」

聞言,剛剛還心情大好的萬欸一下子變得陰鬱,請客付賬,幾乎成了他心中永遠的痛。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各族領袖聚在一起,商量一些事情罷了。」

「走!我們上去,兄弟請你喝酒!」

「哦?不怕我把你喝窮嗎?我可是很能喝的。」

萬欸不自然的笑著,有些心虛的道:「上面的酒不花錢。」

不花錢?風凌霄心中瞭然,不花錢他還不喝了,他可沒那麼厚的臉皮,仗著不要錢就把別人的酒喝光。

兩人勾肩搭背的走上船,此時,那些個領袖正在彼此寒暄著,沒工夫顧及他們,他們也就跟這些領袖帶來的隨從和後輩在一旁耐心的等待著。

「跑去哪了,現在才過來?怎麼這麼不懂規矩?」

又是你這廝!非要找茬是吧?風凌霄瞥了他一眼,揖手道:「屬下的兄弟來了,打個招呼也不行嗎?」

岳中虎冷哼一聲,把腦袋扭到一邊,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趕出人皇宮,你等著吧!

「天行,坎位神君似乎對你有意見?怎麼回事?」

聽到萬欸的傳音,風凌霄嘆息一聲:「他對我的意見可大了。」

岳中虎的態度,是個人都看出來了。萬欸低頭思索著,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兆頭。

他想要風凌霄的命不假,可他更想要殺戮刃片,風凌霄為人忠厚老實,這一點幾乎在八卦城都傳遍了,如果他直接動手會惹得眾人非議,這也是選擇暗中下手的原因。

試想一下,風凌霄都直接把話挑明了,等到找齊殺戮刃片,會將百裂劍原原本本的交給他,如果他再為了殺戮刃片和風凌霄動手,這不是自己往火坑裡跳嗎?

所以他不能表露出自己的意圖,更不能讓其他人猜出來,他必須要親手殺了風凌霄,假手於人,恐怕殺戮刃片會落在別人手裡。

可現在的問題是,風凌霄得罪了岳中虎!要是岳中虎動手殺了風凌霄,殺戮刃片還要得回來嗎?

萬欸心中無比糾結,更是咬牙切齒,把風凌霄給恨透了,一個將死之人,盡給老子搗亂!

「咦?是青暉那小子?」

聽到老六的驚呼,風凌霄抬眼往身後看去,頓時目光一凝。

妖族一方的陣營里,赫然站著一身青衣少年,氣息平凡,面帶柔和的笑意,左臉上卻盤著一條蜈蚣紋飾。

青暉!真的是他!他怎麼從源界出來的?

「貧僧來遲,讓各位施主久等了。」

一夢仍舊是那一身僧袍,右掌豎起,掛著一串佛珠,緩緩走上戰艦。

「一夢,你怎麼現在才來?」

「就差你一個了。」


「呵呵,貧僧有些事情耽誤了,還請各位恕罪。」一夢笑著跟幾位領袖賠禮道歉,與此同時,戰艦升入高空,雲層飛快的往後掠去。

「各位,在下在艙內略備了薄酒,還請各位移步。」戰艦的主人喊了一聲,隨後幾乎所有人都走進了船艙。

風凌霄卻留在原地,注視著青暉,看到他面無表情的走進船艙,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他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這一次的八卦城之行,雖有了讓人不敢輕視的身份,卻也是危機重重,接連著遇到了兩個熟悉的人,不知道以後還會出什麼意外。

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會在八卦城看到以前的那些老兄弟。

站在船頭,任由狂風吹打,望著下方極速掠過的山脈,從高空俯瞰,就如同一條巨龍盤在地面上,氣勢磅礴,讓人心神巨震。

「八卦城是在龍脊山脈內部?」

「是啊!」老六坐在船舷上,回到:「因為龍脊山脈危機重重,所以當年仙祖選擇將八卦城建在龍脊山脈內部,可避災禍。」

「同時,逆神者們也在山脈中布下層層陣法,和龍脊山脈原本的先天陣法疊加,形成了現在的第二絕地。」


Related Articles

“延後一個小時。”

孫慕楓的小腳越來越靠近,就要挨着她的大腿...
Read more

「嗯,算是吧,等明天夜裡我們就開始行動。」

雪文曦點了點頭,溫文爾雅地坐在一旁,彈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