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不凡也是傳音回到。

自從從遠古遺址出來以後,李晚秋的身上終於是有了絲絲靈氣流動,而經過顧不凡的幾次教導之後,李晚秋也是能使用心湖傳音這門神通了。

而這幾日裏,顧不凡也在不斷教導李晚秋如何識人辯物,顧不凡本以爲李晚秋這個心思單純的小丫頭在這方面學的可能會有些吃力。

但顧不凡沒想到的是,李晚秋的觀察能力極其細緻。

其實這御南天剛一出現時,顧便是聞到了他身上那股異常的清香。

顧不凡雖是不懂煉丹之道,但是他隱約能聞的出來那股清香之中夾雜着絲絲藥香。

因此顧不凡才會相信這御南天是神丹城之中的人,他極有可能是這城中哪個煉丹家族的子弟。

至於他爲何會找上自己,要給自己做嚮導,顧不凡是無法確定。

也許是真如他所說,喜交好友,又也許,是個藥託?

當然,也可能是他認出了自己,但自己報江慎的假名之時,他也並未揭穿,這又讓顧不凡有些疑惑。

“江兄,到了,這便是我家在這城中的一處府邸了,如今正好閒置着,你二人便先委屈一下,在此處暫且住下,今日已是有些晚了,明日我再帶你們去城中深處逛逛,這外城雖是也不錯,但還是內城更優!”

顧不凡與李晚秋在心中交流之間,御南天卻是帶着二人來到了一處府邸之前。

“不委屈,不委屈,打擾御兄了!”

顧不凡看着眼前府邸,心中又是流下了窮酸的淚水,在這神丹城中,這樣一座府邸至少值上億上品靈石吧,但這在御南天口中,卻成了委屈了。

顧不凡在這一刻,否定了御南天是個藥託的想法,從他這個窮鬼身上,怕是連住幾晚的房錢都找不回來。


顧不凡決定,以後一定要緊緊抱住御南天的大腿。

他顧不凡,也能有一個揮金如土的撕蔥哥當朋友嗎? 翌日清晨,當顧不凡從那足有兩米寬的大牀之上醒來之時,他不得不感嘆一句真香。

想起以前在皓首峯上那一間破舊的小茅屋,一張嘎吱作響的小木牀,這座府邸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但如果真讓顧不凡選擇的話,他還是覺得躺在那張小木牀上最舒服。

“顧公子,早膳已備好了,御少爺請您去廳堂用膳!”

門外,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正是府邸中的丫鬟前來叫顧不凡用早膳。

“好,我知道了!稍等片刻。”

顧不凡回了一聲之後,收拾收拾便是開了房門。

屋外,除了那丫鬟之外,李晚秋也是在一旁等着。

“這御南天,在神丹城地位不低啊,難道是神丹閣的天才弟子?”

顧不凡看着身前帶路的丫鬟,更是覺得御南天的身份不簡單。

這府邸之中,隨便一個丫鬟下人都是有着育神境修爲,雖然他們的境界略有虛浮之感,應該是用了不少丹藥堆砌。

但對於普通下人都如此大方,便是神丹閣之內的弟子,也不是誰都能如此吧!

“哈哈,江兄,昨晚休息的可好?”

廳堂之中,御南天見得顧不凡與李晚秋到來,笑着說道,只是話語之中,似有一絲玩味之色。

“御兄,看來你是早就認出我了?”

顧不凡聽言,臉上涌出一絲無奈,這御南天,昨晚他果然是故意的。

“哈哈,顧兄的畫像,怕是早已傳遍中州所有宗門了,我想不認出顧兄也難啊!”

御南天哈哈一笑,既然顧不凡自己戳破了,那他也就不再裝傻了。

“御兄可莫要再取笑我了,我可不想如此出名!”

顧不凡無奈,果然,這御南天就是認出了自己才找上門來。

“顧大哥,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呀!”

李晚秋見顧不凡神色之中似乎有那麼一點怪異,經過顧不凡的教導,她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沒事兒,沒事兒,我能有什麼事瞞着你!”

顧不凡聽得李晚秋問話,連忙回道。

“我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呀!早知道就不教導這小妮子了。”

顧不凡心中一聲唉呼,又看向了那個始作俑者御南天。

昨晚,這御南天居然派了兩個前凸後翹,衣如蟬翼的丫鬟要給他侍寢。

要不是李晚秋就在旁邊房間,咳,要不是他顧不凡意志堅定,見慣了絕色仙子,說不定他顧不凡還真要犯那麼一點小錯誤了。

面對顧不凡的眼神,御南天卻是如同沒看到一般,自顧自地坐下開始用起了早膳。

李晚秋一會兒看看御南天,一會兒看看顧不凡,她覺得兩人肯定有事瞞着自己。

“吃飯吧,小妮子!”

顧不凡一拍李晚秋腦袋,讓她趕緊坐下吃飯。


不得不說,御南天準備的早膳那是極其奢華,光是眼前的一碗粥裏,便是有着不下十種高貴靈藥,其餘菜品更是散發着濃濃的靈氣,一看便不是凡品。

這些東西,便是對入虛境來說也是有着不小的滋補作用。

而顧不凡先是在遠古遺址中身受重傷,而後又是在雲上城之下一戰,別看顧不凡當時似乎輕鬆斬殺了六名入虛境,但他在遺址之中所受之傷又是被那一戰牽扯不少。


顧不凡之所以能如此輕鬆斬殺六人,是因爲那六人先前便有了退戰之心,且憤怒之下選擇了最蠢的自爆,加上顧不凡暗中蓄勢已久的歸一劍式,種種疊加之下才有了那等局面。


若是那六人選擇拼死一戰,顧不凡可能還得花費一番大功夫,甚至會加重身上的傷勢。

因此御南天這個頓早膳,可以說是下足了功夫的,這些東西對於顧不凡恢復傷勢,有着不錯的功效。

而顧不凡自然也是知道這些,因此對於御南天的這份好意,他也是選擇了接受。

“看在這頓飯的份上,那我就不計較你昨晚的過失了吧!”

顧不凡一邊吃着藥膳,一邊傳音道。

“那就,謝謝顧兄了?那我也不把昨日之事告訴晚秋仙子了?”

御南天接到傳音微微一愣後,也是傳音回到。

兩人對視一眼,臉上皆是出現了一絲笑意,男人的友情,有時候來的就是這麼簡單。

你看我順眼,我看你順眼,那我們便是朋友了!

御南天心中也是高興,不枉費他特意來這外城苦等顧不凡幾日,如今顧不凡與他,算是初步建起了友誼的小船了。

而李晚秋與幾個在旁伺候的丫鬟看着這突然露出笑意的兩個老爺們兒卻是有些不明所以。

驀然,李晚秋臉色一紅,想到了遠古遺址之中江慎說的兩邊通吃,她的心中,瞬間涌起了一股危機感,看向御南天的眼神也是一變。

而御南天被李晚秋這麼一盯,也是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但當他看向李晚秋之時,卻發現李晚秋並無異樣。

御南天心中疑惑,卻是不得其解。

“這是咋了?怎麼剛纔突然感覺有點冷?不應該啊!”

而一旁正趴頭大吃的顧不凡自然也是沒有注意到李晚秋剛纔的那絲異樣,不然要是被他知道了李晚秋腦袋裏的想法。

顧不凡定然會將李晚秋,不,江慎吊起來打上三天三夜,然後掛在火 刑架上烤至酥黃,把隔壁小孩兒給饞哭。

……

“這便是神丹城內城?御兄,你們做的這是人事兒嗎?”

神丹城中,接近中心之地,顧不凡看着眼前那座有些低矮的城牆,口水都快滴到了地上,這他孃的,壕無人性啊。

那一塊塊的方磚,全是他孃的極品靈石啊,光是這一圈圍牆,顧不凡就敢說培養出幾十個龍門境大修毫無問題。

而這,卻被他們拿來砌牆,這除了壕,還是壕啊!

“顧兄不必如此,這非是我神丹閣故意如此奢華,而是不得不如此。”

御南天也沒嘲笑顧不凡看着那些極品靈石淌口水的模樣,第一次來神丹城的人,比顧不凡還要驚訝的,不在少數。

“嗯?不得不如此?”

顧不凡聽言,也是有些驚訝。

“對,這神丹城,無論是外城,還是神丹閣所在內城,其實都處在一座巨大的聚靈陣之上,外城建築,所用材料皆是上等的聚靈石,這內城,所用皆是極品靈石,這些東西,其實對於神丹閣來說也是不小的損耗,但爲了丹藥品質,爲了能煉出更高等級的靈丹,這些卻都是必備的!”

御南天說到靈丹之時,眼中也是冒出了一絲精光,在神丹城,從外城到內城,沒有哪一個角落沒有煉丹師。

煉丹之時,靈丹等級越高,所需靈氣便是巨大,若是隻憑藉天地中的自然靈氣煉丹,所成之丹不過平常,煉丹師也很可能因爲靈氣不支無法成丹。

因此神丹閣纔會耗費如此巨資建造這神丹城,因爲神丹閣要煉之丹,是這五州之中品質最好之丹。

他們所追求的,不是那些凡丹,而是,失傳已久的仙丹!

“原來如此嗎?”

顧不凡看着御南天臉上那股有些狂熱的表情,他便知道,這御南天秀氣的外表下隱藏着的是一股對丹道之頂的強烈渴望。

現在顧不凡知道,自己爲何會對這御南天有好感了,因爲,他們可以算作同一類人。

“讓顧兄見笑了,走吧,顧兄,進去吧!”

御南天收起自己略微有些激動的心情,帶着顧不凡二人就要往內城中去。

“御師伯,這二人是?”

內城門處,有兩大約三十來歲面容的化神境修士叫御南天帶着兩個陌生人要進內城,微微有些難做地問道。

“他們是我神丹閣的客卿,可有問題嗎?”

御南天微微一笑,回問道。

“是我等唐突了,御師伯請!”

那二人聞言,連忙讓開了道路,只是卻心中疑惑顧不凡與李晚秋是何身份,如此年輕便能擔任神丹閣客卿。

“御兄,你怎麼不告訴我外人不能進內城啊?還有,他們怎麼叫你師伯?”

內城之中,顧不凡頓時有些無奈,這御南天,故意不告訴他外人是不能進內城,但如今來了,顧不凡也不可能回頭離去啊。

“我的身份稍微有些特殊,輩分高些,至於顧兄你與晚秋仙子,如何能算是外人,你們不是我神丹閣客卿嗎?”

御南天一臉微笑地回道。

“這……”



Related Articles

「請大人放心」

敖天說完,抬頭冷冷地看向龍鯨四兄弟一眼,...
Read more

在一般人看來,就算是沒有動過,但以皇甫赫泰的修為,倒是看出了一點不同。

葉一鳴的位置變了,雖然微差十分的小,而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