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七笑道:「雖然少賺了一大筆銀子,但多少也看了出大戲,咱們也不虧。」

說着顧七又朝着那杏娘看了看:「掌柜娘子長得不錯,雖然年紀大了些,不過……」

後面的話顧七沒有說下去,卻足以把本就宛如驚弓之鳥的杏娘,嚇的面上再無血色。

「那你就不怕那個阿靈去報官,倒打你一耙?」周璃又問。

顧七笑了笑:「那也得他有這個膽子才行。這一伙人雖然做事手法嫩了些,卻也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想來在我們之前,這幫人已經得手過幾次,比起我們他們更怕見官。」

「你說是不是呢?掌柜娘子。」顧七轉頭問杏娘。

杏娘被顧七看的垂了頭,一動也不敢動。

她怕,她自然是怕見官的。可她更怕阿靈要是真的跑了,不回來了,她和兩個弟弟該怎麼辦。

*

杏娘從小家裏就窮,上頭有三個姐姐,下頭還有兩個弟弟。經常有一頓沒一頓的餓肚子。

在杏娘八九歲的時候,前頭的三個姐姐便先後都被爹娘嫁出去了。最小的三姐嫁出去的時候還不到十二歲。

三姐夫是個四十來歲死了老婆的鰥夫。名下還有兩個年紀已經有十七八歲的兒子。三姐與其說是嫁出去,其實和賣掉換錢也沒什麼區別。

三個姐姐嫁出去后,爹娘收了很多聘金,家裏的日子便一下子好過了許多。

杏娘至今還記得那一年家裏的飯桌上多了白面饅頭,有時候還能見到葷腥,雖然那些肉菜都是給爹和兩個弟弟吃的,她和娘都吃不着,可是那一年裏她再也沒有餓過肚子。

那是才九歲的杏娘天真的以為好日子會這樣一直過下去。可是沒想到才僅僅過了一年,爹爹被同村的混子拉去了鎮上賭坊,再回來時家裏的銀子便都沒了。

一個月後,杏娘被喜婆穿上了紅嫁衣,娘親一邊抱着她哭一邊囑咐她,讓她嫁人後好好在婆家過日子。

杏娘知道,她和她三個姐一樣被賣了。

甚至和三姐一樣,她也被賣給了一個鰥夫。只是三姐出嫁時十二歲,而她出嫁時才不過十歲。

接親時,杏娘看見了自己的丈夫,是個三十齣頭的中年男人,長得白白凈凈的,面容和善。

嫁進門后,杏娘才知道丈夫家裏是開客棧的,客棧位子偏僻,生意不好不壞,手裏倒是有些積蓄。

丈夫前頭的婆娘是因着生孩子時難產大出血走的,孩子保了下來,是個男孩,叫阿靈。養到現在已經十三歲了。那是的阿靈比杏娘足足高了一個個頭。 有約縱,自然就有連橫。

姬長生去了天水主持整盤戰局,但是他所召喚的英靈,賈詡卻留了下來,且孤身一人,以使者的身份前往了警察局。

自從秦軍入城開始。

不願意投降,且實力較弱的御主和英靈們,就開始尋求庇護,王厲本來就是留在江城維護基本秩序的,他要保證民眾在這場戰爭中有個可以安心的避難所。

但。

他不僅僅代表自己,還代表了炎武衛參與這場戰爭的勢力,有御主尋求庇護,便也就都收留了,如今已經收留了四五百名御主。

這些御主可不是完全放棄遊戲的,所以,他們在看到野生英靈的時候,依舊充滿了躍躍欲試。

特別是賈詡這種一看就是謀士、詩人的文人打扮。

很好殺的那種。

坦然面對那些覬覦的目光,賈詡相信,既然這裡沒有內亂的話,那麼這些人面前就有一條不敢跨越的規矩作為鴻溝。

他是安全的。

五分鐘后,王厲終於出來見他,賈詡拱手一禮,說道:「朱寶玉和敖觀已經聯手,閣下可有興趣黃雀在後?」

「直接說吧,什麼打算。」

王厲雖然不知道這是賈詡,但是,這種謀士樣的傢伙,能少交流就少交流,說的越多就越容易踩坑。

賈詡微微一笑。

說道:「朱、敖若敗,必定攻此,因為我家先生的志向不在於此戰,而你們卻在意,他們不可能見到你們還擁有完整的力量。」

「所以。」

「與其坐等被伐,不如痛擊敗軍。」

「大勢已去后,朱、敖二人必定會開出傳國玉璽,屆時,閣下自可奪璽,再與我家先生一戰。」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

但……

「我拒絕。」

王厲淡然的話語讓賈詡一愣,而後便聽王厲說道:「李和有他的打算,我也有我的打算,在事情鬧得不可收拾之前,李和還有退路。」

「我們師長點過頭。」

「你回去告訴李和,如果他有想法,我們炎武衛隨時歡迎他加入。」

賈詡:「……」

沉默過後,深深一拜,知道這次出使算是失敗了。

……

「炎武衛?」

李和低笑著搖了搖頭,所有人都在幫他找退路,這表明,所有人都不想他往前走,幾乎所有勢力,都拒絕著革命。

那他更得往前走了。

如今清場已經完成,在使用【羅斯福新政(S級)】這個寶具將召喚水晶的數量增殖三倍以後,他現在擁有93枚召喚水晶。

他自己僅留下八枚,剩餘的則分配給了三人。

因為藺文萱拒絕召喚的緣故,李和將召喚水晶給了李玥、楚璃、秦小蠻三人。

並非是不給江城革命軍的幾位,而是……他們幸運太低了。

郭維和徐娜都是覺醒自己的模板,幸運值一個是B級,一個是C+級,魏然更慘,她用的是李清照的模板,幸運是D級。

整個革命軍中,幸運最高的是第七支部的成員孟青枝,她有B+級。

但,還不夠。

李玥覺醒的是趙雲的模板,有S+級別的幸運,雖然首次召喚失敗,但那應該是屬於偶然的小概率事件。

楚璃覺醒的是公孫娘子的模板,幸運是A級。

秦小蠻覺醒的是趙合德的模板,幸運也是A級。

模板的幸運不代表本人的真實幸運,但卻代表著當前幸運,實際上,李和認為,覺醒的英靈模板,幸運應該是極為相近的。

當然。

李和將名額定為這三人,也不是沒有反對的聲音,例如……

蘇白就在抗議,她也想要,但李和讓她出示模板,看看幸運的時候,她自信一笑,現在的越女模板幸運是E級沒有問題,換個……

蘇白懵了,她原本以為,自己隨便切換一個模板,幸運就是EX級。

可當她切換到劉秀的模板的時候,發現幸運並不是想象中的EX,而是……D?

不行,換成趙雲,居然是E?

不,不是趙雲是E級,而是她切換的所有模板,幸運都變成了E級,唯獨劉秀的模板幸運是D級,也就是說……秀兒都救不了她?

「劉秀幸運怎麼是D級?」

「看來,幸運屬性雖然受英靈的影響,但是本質上還是取決於自身的,蘇白啊,你這運氣,就不要浪費水晶了,當初召喚出孫行者,應該已經將你畢生的運氣用掉了。」

李和拍著蘇白的肩膀,憐憫的說道。

蘇白張了張嘴,最終沒能說出話來,她如果要召喚,根本不用看幸運,她能夠通過呼喚真名的辦法,直接去找英靈面談的。

但……這不能說啊。

於是。

在蘇白眼巴巴的看望中,李和將一堆水晶交給了三個女孩子,然後,李玥首先在大家的注視下,開始召喚了。

沒有信物,直接召喚。

但召喚法陣果斷亮起,來了個開門紅的好兆頭,而且,第一個出現的英靈是……趙雲!

李玥一口氣消耗13枚水晶,總共召喚出8位英靈。

陣容為:李白(劍客)、蘇軾(詩人)、呂洞賓(術士)、趙雲(將領)、朱元璋(君王)、劉伯溫(謀士)、要離(刺客)、公孫娘子(舞姬)。[缺武僧]

英靈質量之高,難以想象,蘇軾是冠位詩人,劉伯溫則是冠位謀士。

另外,可以看出的是,李玥是忠實的原著粉,李和書中有的人,也不知道她心中對於李和書中的人物執著到了什麼程度,才可以全部召喚出來……

接下來召喚的是秦小蠻。

她消耗了35枚水晶,才召喚出8名英靈。

陣容為:王越(劍客)、王安石(詩人)、惠能(武僧)、袁天罡(術士)、陳慶之(將領)、武則天(君王)、徐庶(謀士)、趙飛燕(舞姬)。[缺刺客]

從質量上,就可以明顯看出幸運帶來的差別,就連質量最高的趙飛燕,都只是最接近冠位舞姬而已。

接下來是楚璃。

她消耗的水晶略少,只用了32枚,剩餘的5枚水晶則給了李玥,以備不時之需。

楚璃的陣容為:裴旻(劍客)、杜甫(詩人)、求那跋陀羅(武僧)、陳摶(術士)、秦瓊(將領)、蘇秦(謀士)、燕雙鷹(刺客)、王昭君(舞姬)。[缺君王]

A級幸運下的召喚,質量其實差不多,杜甫同樣無限接近冠位,但也不是冠位。

詩階冠位,唯有李白、蘇軾。

。 御書房內。

楚帝轉身走上高台,示意十人落座,查看腦海中信息后,面帶冷笑之聲。

「眾卿皆是肱股之臣,今夜朕召見爾等前來,有件重要事情需要爾等明日開始著手去辦。」

「陛下有何吩咐,儘管下令便是,微臣竭盡全力,不負陛下聖恩。」

寧雲奎起身稟拳,聲音鏗鏘,楚帝輕輕頷首,起身移步來到他旁邊,示意寧雲奎來到大殿一側。

「寧愛卿,這裡所有存銀,明日你派人全部運往戶部,朕已下令犒賞三軍,眾將士全部三倍餉銀。」

「打開看看,夠不夠,要是不夠,還需寧愛卿將國庫存銀全部支配出來!」

寧雲奎抬手打開木箱,金芒四射,璀璨耀眼,一箱金條出現在他面前。

看到寧雲奎震驚的樣子,楚帝回首向背後看了眼,開口道:「這裡黃金百萬兩,白銀千萬兩,銀票可兌換一千兩黃金。」

「寧愛卿,朕可全部交給你了,三軍將士前線浴血,為的就是軍餉,爾定要恪盡職守,不能貪贓枉法。」

「陛下放心,微臣一定不負吾皇信任,每一兩白銀去向都會如實稟報。」

寧雲奎稟拳施禮,內心深知這是楚帝交給他的第一項政務,決不能有任何閃失。

同時。

對楚帝愈發敬畏,坊間盛傳楚帝千餘兵甲擊敗西夏數萬大軍,用兵如神,先破元豐,再斬西夏。

今夜一見,寧雲奎承認楚帝真乃舉世明君,他相信入楚圍觀,自己定會大放異彩,名留青史也未嘗不可。

「陛下,微臣先行退下,明日拂曉派人入宮搬運餉銀!」

寧雲奎稟拳施禮,楚帝移步上前,身影霸道而立,道:「寧愛卿帶著其他八人離開,他給朕留下。」

順著楚帝手指看去,寧雲奎面露錯愕,喃喃自語道:「陛下為何要將

卜大人留下?」

雖然心有疑惑,但卻沒有遲疑,帶著其他八人闊步離開御書房,楚帝打量著卜靖雲,寒光閃爍。

「卜靖雲,戶部侍郎,你可知朕為何讓你留下?」

「微臣愚鈍,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愚鈍?」

「你可一點都不愚鈍,潛藏在獸人帝國快十年了,居然沒有被人察覺,足見你手段高明。」

楚帝冷冽之聲響起,卜靖雲一臉詫異,不過轉眼即逝,疑惑聲響起:「微臣不知陛下之言何意,臣一直生活在獸皇城。」

「是嗎?」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隋陽帝國讓你潛伏獸人帝國,到底有何目的。」

「爾要只是戶部侍郎,一身修為可達武聖境下品,手中靈戒內搜羅的情報和錢財不少吧!」

楚帝目光如電,直視在卜靖雲身上,他內心裡暗潮澎湃,自認為十年潛伏,不會有人再知道他的身份,卻沒想到被楚帝一眼識破。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