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上帶著氈帽,亦是這種顏色,最出彩的還是她戴著的面紗,薄如蟬翼,那面紗下的玉膚若隱若現,讓人流連忘返。

棋麒拔劍,有些醋意的說到:「你是誰!?」,

這女子也不答話。

棋麒又問到:「你到這裡做什麼?」,

依舊無言語。

棋麒作為仙棋山莊的千金大小姐,哪裡受過這種氣?眉毛一皺,手提寶劍,說到:「少看不起人了!」,就往那女子攻去!

那女子只是稍微一抬手,就將棋麒抓了過去,掐住棋麒的脖子,舉到空中,說到:「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說是遲,那時快,逍遙看棋麒身處險境,豈能坐視不管!

「極!鬼步!」,

逍遙集聚魂氣,一下就閃到這女子身前,然後伸出手,就···

「你占我便宜···」,

「或許只是功夫沒有練得熟練而已···」,

就說話這話,這女子已經將棋麒放下了,紫狐也是趕緊去接住,她的尾巴很長,可以從空中就接住棋麒。

逍遙也是有些尷尬,說到:「你叫什麼名字?」,



「11號。」,

「11號?」,

「快讓開!」,

···

11號趕緊推開逍遙,就這會,一個虛影一閃而過!

二狗說到:「這屋裡還有其他人!」,

李若豪集聚魂氣,雙手結印,喊到:「陰陽眼!神照!」,

好傢夥!隨著李若豪使出這招『陰陽眼-神照』,大殿里登時就燈火通明,只不過不是火光,而是一種金色的魂氣,讓一切無法遁跡!


「找到你了!」,

逍遙一個『極!鬼步!』就抓住方才哪個虛影。

逍遙問到:「你是誰!?」,

「鬼氣爆炎丸···」,

「你說什麼?」,

「鬼氣爆炎丸···要爆炸了···」,

···

冰夢寒一聽就明白了,說到:「糟糕!要是在這裡爆炸,我們豈不是全軍覆沒!?」,

11號走過來,伸出手,按住這虛影的肩膀。

「轟!」,

還是爆炸了,但是11號將這爆炸的威力,通過自己的手臂給吸收了,非但沒有受傷,還實力大漲。

11號說到:「我是火屬性魂氣,可以吸收這些爆炸的傷害,走吧。」,

一行人走到外面,冷風一吹,人也清醒了不少,這個叫『11號』的女子,究竟是何許人也?

11號也看得出這些人的疑惑,冷笑兩聲,說到:「我是生物斗器,這九道山莊原先還有十個,都被我幹掉了,剛剛那一個,是最後一個。」,

寒威說到:「我明白了,剛剛那個雖然沒有攻擊力,但是移動速度太快了。」,

11號說到:「沒錯,他是為了拖住我,秦九霄正在觀星台,我們快些過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九道山莊,觀星台。

「九星連珠,天雷鳴火···霹靂火焰,無極之力···」,

秦九霄已經飛在半空中,似乎他已經可以隨意的蹬雲踩霧,飛行無阻。

「11號」看此情景,也是說到:「糟糕,還是晚了一步。」,

唐七說到:「這話什麼意思?他已經練成邪功了?」,

「11號」看著天上越來越靠近的九顆星辰,嘆了一口氣,說到:「九星已然練成八星的功力,還有一星,到時候,就算我們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逍遙看著秦九霄手上帶著的噬魂戒,心裡怒氣就飛漲,說到:「我這就殺了這老賊,報廣書村的仇!」,

說著,逍遙集聚魂氣,御劍飛行!一個刀氣橫劈!

秦九霄已經通曉八種天地之力,可以根據攻擊者的魂氣屬性,給予相應的剋制屬性,比如用水對付火。

「九星之力!水盾!」,

秦九霄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逍遙的這一招刀氣給擋了下來。

棋麒也要去幫逍遙,被11號攔住,說到:「你不是秦九霄的對手,別添亂。」,

寒威試著向秦九霄擊出一道劍氣,然後就是千倍威力的反擊!

「哎呦喂!···手好像斷了···」,

寒威也是捂住拿劍的手。

11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到:「都說了,別添亂,時機成熟的時候,我自然會出手幫他的。」,

逍遙連斬一百道帝王刀氣,秦九霄還是飛在空中,根本就不屑一顧,或許說他正在突破九星連珠的最後一道關口。

秦九霄看著逍遙,說到:「你為何這麼拼?」,

逍遙冷笑一聲,說到:「你可記得廣書村?」,

秦九霄聽了這話,看了看手上的戒指,說到:「你是來報仇的,好啊,有本事就把這戒指搶回去。」,

逍遙已經怒了,魂氣陡然成風!

11號眉毛一皺,喊到:「不要被他激怒!」,但為時已晚,逍遙使出了天海狂刀的最高境界『極鬼狂劍』!

「啊!」,

逍遙怒吼著,集聚著最強的魂氣!成敗在此一舉了!

人既是劍!劍即是人!一劍既出!誰與爭鋒!

逍遙化身劍氣,往那秦九霄衝擊!



登時,那天空之中,有萬千虛影,虛影手中皆持劍!揮舞!出招!

「轟!」,

···

一聲轟鳴,那火光衝天!那魂氣衝擊波,十里之外的東城門給掀翻了!

秦九霄受了逍遙這一個重擊,還是落到了地上,嘴裡吐了一些血,說到:「沒想到,你小子還真是有些本事的···可是還是太弱了。」,

「哈哈···太弱了。」,

秦九霄在那狂妄的笑著。

逍遙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魂氣,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秦九霄看著逍遙,說到:「怎麼?你覺得萬千虛影就很多了嗎?」,

「哈哈···哈。」,

「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做差距!」,

秦九霄此話一出,氣氛陡然推向巔峰!不知道他還有怎樣厲害的招法。

11號準備出手,試著集聚魂氣,才發現,剛剛吞噬那個生物斗器,竟然還有毒,此刻11號一點魂氣都使用不出來了。

秦九霄轉身看著11號,說到:「11號,是不是感覺渾身都使不出力氣?忘了和你說,我的部下可都是吃了蛇蠍枇杷膏的,沒想到吧···哈哈,哈。」,

說著,秦九霄已經在空中,集聚了無法計數的冰魄銀針。

冰夢寒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說到:「我也可以集聚冰魄銀針,可最多不過一千而已,沒想到,秦九霄竟然能集聚這麼多的冰魄銀針。」,

「等一下!」,

突然傳出這麼一聲。

秦九霄轉身去看,說到:「何人叫囂?」,

這一聲是唐七喊得,她緩步的走上觀星台,說到:「等一下,我來接你這一招。」,

秦九霄不屑的說到:「有來個送死的,好啊。」,

逍遙想攔住唐七,但唐七俯身捂住逍遙的嘴,說到:「什麼都不要說,這一次,就讓我來守護你,好嗎?」,逍遙也只能答應了。

秦九霄哈哈大笑,說到:「別啰嗦了,看招!」,

「九星之力!冰魄銀針!」,

幾乎在一瞬間,天空中飛來無法計數的冰魄銀針,像是一場疾風驟雨,似乎沒有一些些反擊的餘地。

但是!

她是唐七!她的實力,在於天際!

唐七集聚魂氣,渾身就被一種火紅色魂氣光芒圍繞,大吼到:「蓮華暴風斬·千刄」,

好傢夥!隨著唐七使出這招『蓮華暴風斬·千刄』,有如那雨瀑滔天!瞬間就有無數道燃燒這火焰的飛鏢暗器,向著秦九霄飛去。

「錚!」,「錚!」,「錚!」,

···

一時間,只聽的到劍鳴之聲,只看的到火光閃耀,這是冰與火的盛宴!

「轟!」,

一聲轟鳴,勝負已分,秦九霄渾身都是大大小小被飛鏢擊中的血痕,唐七身上沒有傷痕。

「簡直是完美的招法啊···」,

秦九霄說到。

冰夢寒也很是揪心,說到:「小七勝了嗎?」,

「可惜,魂氣太低了,這是你我難以跨越的差距。」,

秦九霄說到。

唐七站在那裡,其實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內傷,被魂氣衝擊波給震傷了。

唐七回身看了看逍遙,眼中盈盈淚花,說到:「這一次···換我守護你···」,說完,就倒在地上,逍遙趕緊去接住,抱在懷裡,嚎啕大哭。

逍遙哭著說到:「小七,不要離開我。」,

唐七看著逍遙,說到:「花開花落花無常,月隱月明月圓缺。離別自是無情意,怎奈花影也弄人。」,

「不要哭···」,

「為你死了···我也不···不後悔。」,

唐七躺在逍遙懷裡,笑著,笑著離開了這人世間。

逍遙止不住的眼淚,嘩嘩的如流水。

秦九霄哈哈大笑,說到:「還想搶回噬魂戒?那你就拿出一些實力出來。」,

幾乎所有人都陷入了絕望。

「咚!」,「咚!」,「咚!」,

傳來一陣腳步聲,鐵匠來了,他背著一個紅色的劍匣!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刀境·騰龍·天沖》

一湖荷花風含香,蜻蜓點水如輕舞。駿馬飛踏漫征塵,夜光玉杯酒未冷。

逍遙看著鐵匠手裡的紅色劍匣,他已經可以感覺到這股強大的劍氣,它像是鬼神一樣,傲世蒼穹,唯我獨尊。

逍遙將唐七交給冰夢寒,冰夢寒有些發愣,還不不敢相信唐七已經死了這個事實。




Related Articles

朱雀問道:「你們要做什麼?」

凰無夜道:「很簡單,非常簡單,我要四象聖...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