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整個岩火峰禍害一片,溫度急劇升高。

「嗖嗖嗖…」

紅會三大會長瞬間釋放出三道冰流,在整個岩火峰炙熱的溫度瞬間鋪出一道寒冰大道。

頓時寒氣開始瀰漫,瞬間這些冰雷寨的軍隊瞬間開始急速奔襲。

「爆!」

塵封大喝一聲,瞬間整個靈木之息剎那間的開始釋放出,火焰開始泛泛燃燒。

但在整個寒息的抵禦下,整個山林中開始瀰漫處濃黑的煙霧,不完全燃燒的山林開始劇烈的釋放出濃烈的煙霧。

這些濃黑的煙霧嗆的整個冰雷寨修士喘不過氣來。

「塵封,有種你就出來,不要做縮頭烏龜!」


紅冰不得不開始咆哮,在這能見度極低的情況下,他也承受不住。

「嗖嗖嗖。」

三道極其濃烈的黃-色風息閃著黃-色的光芒,瞬間奔向紅冰而來。

氣息釋放的瞬間,整個山林開始搖擺不定,紅冰瞬間屏住體內的氣息,一個個冰幕瞬間形成。

但令紅冰想不到的是,這些冰幕瞬間被黃-色氣息穿透,這樣的出擊還是讓紅冰受了一點傷害。

「塵封,沒想到幾日不見,本事漸長啊。」

紅冰的嘴角稍微抽噓了一下尖聲道,一旁的紅辰警惕的望著漫山遍野,想從這煙霧之中尋找一絲絲破綻。

而另外一個紅會部長紅土則乾脆是坐在地上不動了,這茫茫煙霧中,他是毫無辦法的。

「老兄,靠你咯。」

紅冰尖聲道,只見紅辰得意地笑了笑。

隨後,整個人的臉龐瞬間紅得發紫,整個人也剎那間的散發著炙熱的光芒,一束束紅色的光芒瞬間穿透岩火峰中滿山的煙霧。

所有的修士都立即都清晰的呈現在幾人的眼前。

這位自始至終就掌控著天一城的紅會會長,早就把光息**修鍊到了巔峰。

在任何一種氣息**中無非都是赤橙黃綠青藍紫其中,而所謂的赤色也就是整個氣息**中最巔峰的一個。

帝王的三大紅部部長,都各自掌握自己氣息**的巔峰。

雖然說他們每個人的境界相對塵封來說要略微靠下,但是各自氣息的掌控全是最高的。

這樣在紅辰的赤紅色光芒的映照下,塵封也無能為力。

「讓他么的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讓老子先來。」

紅冰看到山頂處那熟悉的身影,立刻兩眼放光。

「哎,等等,這小子他么的之前就是老子掌管鳳天城的人,這事情得先讓我來。」

紅土站起來挺著大肚腩,在紅冰的面前阻擋道。

「我覺得土老弟說得對,這得讓給土老弟。」

紅辰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披肩長發尖聲道。

紅冰一臉不悅的站在了一旁,隨後只見紅土得意的看了看二位,隨後開始運轉氣息。

瞬間整個人的都被龍捲風似的的塵土所瀰漫,讓他完全消失,然後只聽見「嗖」的一聲。

在紅辰的赤紅色光芒映照下,一道融合著濃烈土體的旋風瞬間擊向塵封,像是一道翻滾的激流,只不過這道激流完全都是土體。

這倒土體憑藉極快的速度,向山間頂峰的塵封襲來。

而此刻的紅冰和紅塵二人,早就被這道激流衝擊到一旁,目瞪口呆的望著。

「卧槽,土老弟的土息竟然達到了這種境界?」

紅冰呆聲道。

塵封並沒有留意到這即將襲來的土息,仍然再繼續尋找下一處的襲擊點。

而此刻的婉兒此刻卻看到了這不尋常的現象,她可是在天一城生活了很久,光息的敏感度要比其他修士大得多。

在這濃濃的煙霧之中,其中卻多出了一道極為濃厚的塵土,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土體確是本向塵封。

「封哥,小心。」

婉兒大叫一聲,隨後整個人瞬間釋放出一道道寒息,這一道道激流在即將襲來的土息之中顯現的異常渺小,瞬間就被淹沒在土息之中。

「十米、九米、八米、七米。」

紅冰和紅塵都在瞪大眼睛望著,紅土這道激流擊向塵封的距離,誰不想看到那一瞬間,那身體瞬間碎裂的情景。

「三米….」

「喔喔…」

倆人還在歡呼。

「嗖…」

遠處的塵封整個人被埋沒在這道濃烈的塵土之中。

「爽,哈哈哈。」

二人拍手稱快,可是他卻發現紅土則滿是吃驚的望著前方。

「不可能。」

紅辰和紅冰二人聽不懂紅土說些什麼,也隨即向前望了一下。


在之前塵封所站的位置之中,那些塵土竟瞬間颳起了強有力的龍捲風。

「卧槽,這是什麼情況。」

紅辰和紅冰此刻真的不明白了,但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只有紅土明白。

任何一個修士被紅土的土息襲擊的時候,則會穿透,或者是被瞬間擊向更遠。

但擊向塵封的時候,不僅兩個現象都沒有發生,而且竟將塵封整個人都埋沒在土息之中。

這唯一可以解釋的原因就是,紅土的土息則全部被塵封瞬間吸收,隨後之所以颳起聚濃的龍捲風,則是因為塵封的再次釋放。

紅土一開始根本就沒有把塵封放在眼中,鳳天城的塵封只不過是一個神境的小修士而已。

而他則是神境巔峰,但如今看來,卻令他出乎意料。

「嗚嗚嗚….」

紅土瞬間又坐在了地上哽咽道。


「不好玩不好玩。」

紅冰和紅辰詫異的望著紅土。

「哈哈,那老子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好玩的。」

遠處的塵封大聲喝道,婉兒也為吃驚的望著這不同尋常的塵封。

隨後那道強烈的龍捲風,竟夾雜著紫色的風息,瞬間朝山下駛來,呼嘯聲讓整個山林之中又顯現的極為陰森恐懼。

在擊向的過程中,也不乏有諸多修士被捲入其中。

坐在遠處的帝王會驚呆的望著這一幕,大聲道;

「媽的,這三個廢物,塵祥,你去帶帶他們。」

「領命,帝王。」

隨後冰塵祥以極快的速度瞬間跑進山林之中,而在他的後方則立刻鋪滿了一個極厚的冰層大道。

在岩火峰炙熱濃烈的溫度下,這些冰層大道散發著熱氣,但卻未曾融化。

帝王得意地笑了,隨後他慢慢在旁邊侍衛的攙扶下,一點點的踩在這潔白的冰層大道上,一點點的向前走著。

「紅辰、紅土、紅冰三人,火龍捲!」

… 卻是錯過了晚餐的時間。

七點鐘,溫暖準時打卡下班。

秋風颯颯,夜色撩人。

溫暖餓著肚子,出了「米蘭朵」西餐廳走了沒幾步,就見到了路邊上停著的一輛黑色古斯特。

畢逸風環抱雙臂,正靠在車身上看著她。

路中央急速駛過的車燈明明暗暗,映著畢逸風的清潤面孔有些落寞。

溫暖僅僅是淡淡的瞥了畢逸風一眼,就快步拐了個彎繼續前行。

好像是不曾見到畢逸風的樣子。

「溫暖!」

畢逸風見溫暖刻意避開自己,英挺的眉微蹙。

他緊走了幾步,攔在溫暖面前,低啞出聲。

溫暖臉上堆起笑容,「原來是畢總啊,好巧!」

畢逸風注視著溫暖,溫和問道:「怎麼樣,今天上班累不累!」

「謝畢總關心,我還好!」


溫暖回答的言不由衷。

「陪我散散心!」

溫暖消化著畢逸風的這句話,片刻后,輕笑了一聲道:「畢總,很晚了,我怕不安全!」

「有我在,你怕什麼?」

畢逸風的笑容斯文明朗,溫暖的心微微的一痛。

她想回答,就是因為和你在一起,才更感到不安全!

「畢總要是煩心,何不給裴家二小姐打電話,裴依藍可是朵解語花,你和她在一起,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

「米蘭朵」西餐廳大門口的燈光明燦燦的,溫暖純美的面容上有絲譏誚。

畢逸風抬手就緊抓住溫暖的肩膀,低聲問道:「溫暖,你吃醋了,你是喜歡我的,對不對?白天服裝店裡的那個男人只是配合著你在我面前演一齣戲,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嗯?」

畢逸風的手指碰觸溫暖肩膀的那一刻,溫暖沒來由的感到一絲恐懼。

她向後退了一步,與畢逸風保持一定距離。

再看向畢逸風的時候,她神情冷漠疏離,水眸中隱忍著恨意。

「畢總,我想問你個問題,可以嗎?」

「有什麼問題,你儘管問。」

畢逸風的聲音依舊溫和清潤。

「畢總不是裴家大小姐的未婚夫嗎?現在卻和裴家二小姐在一起,我就是好奇,想知道裴家二小姐究竟有什麼魅力,能夠讓畢總捨棄了裴家大小姐和她在一起。」

畢逸風聞言,神情瞬間黯淡了下來。

良久,才回道:「以後,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她!」

「提到誰?裴依雲嗎?」

溫暖冷笑著問了句。

下一刻,畢逸風臉色陰沉。

他欺身上前,一把就將溫暖攬在了懷裡,口中急急道:「溫暖,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喜歡你,只要你願意,我的一切就都是你的,從此以後,我會忠於你,但我只有一個條件,就是,你永遠都不要背叛我!」

畢逸風此刻好像正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他的聲音急切而傷感!

裴依雲,裴依藍,現在是她溫暖!

這畢逸風說得如此動聽,可私下裡還真是花心的不得了。

花心的讓人噁心!

更讓人驚懼!

溫暖的水漾漾的眸子微微的閉了閉。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