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只聽嗡的一聲轟鳴聲響起,好似古鼎發出了悲鳴。

第二拳,第三拳!

林炎頗有種得理不饒人的感覺,一拳擊中,旋即拳頭好似雨點般接連落下,打的那古鼎震動不休,好似隨時都要爆裂!

林炎早已經不爽許久,此時抓到機會,已經是做好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古鼎的打算。

但是隨即,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

這古鼎似乎感覺自己打不過林炎,當即竟然是掉轉頭,直接朝著牆上撞去,似乎想要撞出一條通道來。

可惜,這裡乃是沙烈精心打造的密室,怎麼可能被這古鼎撞破。

徒勞無功的接連撞了幾次之後,那古鼎這才放棄了逃跑的想法,和林炎遙遙對峙。

當真是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林炎之前的忍讓,讓這古鼎覺得它可以凌駕與林炎之上,不過現在被林炎揍了一通,才知道林炎的可怕。

「給我滾過來!」林炎也不禁好笑,當即一指面前的空地:「快點!」

那古鼎當即嗡的一聲,穩穩的落在了林炎面前,一動也不動,乖巧的好似一隻小狗。

赫連瑤已經是徹底的傻了,看了看林炎,又看了看古鼎,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古鼎究竟是何種存在,才能有如此靈智,簡直是超出了她對於法寶的認知。

不過旋即,赫連瑤也是想到了一種可能,當即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林炎道:「師傅,該不會……」

「大概你猜的沒錯!」林炎也是一聲苦笑:「這古鼎之中,應該也是藏有仙魂的,而且數量比起那三口石棺,還要多的多!」

「哈哈,太好了!」 豪門弃少 :「師傅,那豈不是說,我能夠吞噬更多了……」

只是赫連瑤話音未落,那古鼎突然轉動身軀,朝著赫連瑤發出陣陣的嗡鳴聲,似乎正在威脅赫連瑤。

不過它的威脅,放在赫連瑤身上,就更是效果可憐,只是惹的赫連瑤笑的更加開心而已!

現違規違法內容,不要懷有僥倖心理。後果嚴重,請勿自誤。(已有外站作者,判刑三年半) 林炎大概已經猜測出來,這古鼎和之前的那三口百死棺一樣,都是有仙魂蘊藏其中的靈寶。

這也是這些靈寶,能夠超越普通靈寶的原因所在。

不過眼前的古鼎,林炎卻並不打算要像對待那三口百死棺一樣,將之直接拆分吞噬了事。

反而是更加的確定了,他想要把這六尊古鼎變為成為自己法寶的想法。

林炎清楚的知道這六尊古鼎的來歷,是那攤主從靈墟仙境之中帶出來的東西。

按道理說,一山不容二虎。

那靈墟仙境的主人,是絕對不可能允許別的陌生仙魂,寄居在他的小世界里的。

小世界,乃是九重仙道強者利用自己的劍道規則所集聚出來的空間。

在這處空間之中,小世界的主人擁有著絕對的掌控權。

自己的小世界,相對於自己來說和自己的手腳沒有區別。若是你的手上多長出了一根手指,你會沒有發覺么?

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些古鼎內的仙魂,和靈墟仙境的主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甚至很有可能,這些古鼎,根本就是那靈墟仙境的主人所煉製的!

「好了連瑤,不要鬧了,我有些話要問這古鼎!」林炎一念及此,當即止住了正在和那古鼎逗樂子的赫連瑤。

這才開口道:「既然你的身份已經挑明,那索性就直接獻身敘話吧!」

面對林炎的要求, 前妻歸來:邵醫生好久不見

赫連瑤也是看的好奇,剛剛準備開口詢問,卻只聽林炎已經接著說道:「莫非你的能量,不足以支持你自己具象化?如果這樣,那我就再使用一次喚靈仙咒拉你出來,你若是再做無畏的抵抗,可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說完林炎根本不給那古鼎反應的機會,口中喚靈仙咒再次響起。

這一次那古鼎果然學乖,並沒有再做抵抗,而是任由林炎將它從本體之中給拉扯出來。

「咦?」這古鼎的器靈具象化后,禁不住咦了一聲。

他面前的器靈古鼎,約莫只有巴掌大小,端的精巧可愛。但是無論怎麼看,仍舊只是一尊古鼎而已。

它自然就是這青銅古鼎的器靈無疑,但是和林炎之前的猜測,卻是大相徑庭。

如果這古鼎里真的蘊藏著仙魂,那麼此時出現在林炎面前的,應該是和那百死棺里的仙魂一樣,是人形才對。

「難道……」一瞬間,林炎想到了一種可能,當即用一種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著那古鼎道:「你該不會要告訴我,是你之前的主人在煉製你的時候,用他的仙魂作為引子,彌補了你靈智的缺失吧!」

器靈,顧名思義,乃是法寶的靈魂。

但是和人類靈魂相比,法寶的器靈實在是弱的可憐,智力大概也就等同於一兩歲的小孩,無法處理太過複雜的事。

就算是仙寶,也難以超脫這個怪圈,最多只是比靈寶強上一些而已。

不過這並非就沒有辦法提升,如果這法寶的確對於祭煉者來說十分重要的話,他們會用自己的一縷靈魂作為引子,來提升法寶的靈智。

但是人類的靈魂同樣十分的珍貴,分出任何一縷,哪怕十分的細微,也會造成永久性的損傷,無法復原。

所以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沒有人會選擇這種方式。


還有另外一種,就是邪修的做法了。

自己的靈魂不捨得用,就去抓來別人,用別人的靈魂加以祭煉。

只是這種法寶十分的兇惡,持有者使用時必須要時時刻刻小心被法寶反噬。

看眼前的古鼎並不像是邪寶,那麼也就只有第一種可能了。

面對林炎的詢問,那法寶果然是微微的哼哼了兩聲,表示林炎所說的乃是事實。

這一下,林炎可就不淡定了。

這六尊古鼎究竟是何來歷,竟然能夠讓仙道強者分出一縷靈魂來祭煉它們。

如果不是那仙道強者瘋了,就是這六個古鼎,絕對有著非同一般的地方。

「你到底是何來歷!」這種事他不是沒有聽說過,但是那都是在煉製極品仙器時候才會做的事。

哪有仙道強者,煉製幾件靈寶,就這麼把自己的仙魂白白浪費的事。

不過面對林炎的提問,這一次那古鼎卻是意外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才嗡嗡兩聲,似乎在和林炎交流。

這一次,輪到赫連瑤不淡定了。

她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著一人一鼎聊個不停,可惜她卻根本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赫連瑤可不是在開玩笑,她是真想讓林炎幫她把這古鼎里的仙魂給煉化了。

不過看眼前的情況,似乎距離她的夢想越來越遠了。

雖然相處的時間並不久,可是赫連瑤卻是知道林炎的性格。

但凡是林炎願意停下來交流的,便說明林炎對於這個東西產生了興趣。

反之,如果怕沒有興趣,林炎是一句話都不願意多說。

就好像剛剛的那邪修仙靈,明明主動說了想要和林炎達成交易。

可惜的是,林炎連交易的內容都沒聽,一拳就把人直接轟死。

赫連瑤聽不懂這器靈嗡嗡嗡的在說著什麼倒也並不奇怪,畢竟她沒有喚靈仙咒,無法與之溝通。

而凌天則聽著聽著,就眉頭緊鎖了起來,這古鼎告訴林炎,它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種存在,亦或者說究竟是何人煉製了他。

他之前的關鍵記憶,基本上消失的已經七七八八,之所以從沉睡之中蘇醒過來,無非就是因為林炎之前第一的喚靈仙咒。

他乃是在受到喚靈仙咒的刺激之後,按照本能的反應進行反擊,逃避,並沒有特別攻擊林炎的意思。

林炎聽在耳中,心中卻是在冷笑。

如果說第一次,林炎使用喚靈仙咒的時候,是這古鼎的自然反擊。

那麼剛剛這一次不過只是林炎把它從儲物戒指里取了出來而已,它就主動攻擊林炎,這一點上根本解釋不通。

不過越是如此,林炎對於這古鼎的興趣也就越多。

如果非要劃分的話,眼前這古鼎的智力恐怕已經是到達了七八歲小孩的地步。

已經會下意識的說一些謊話來隱瞞自己所做的錯事。

一個會騙人的器靈,林炎對於它的成長,還真是有些期待。

尤其是這古鼎,並非只有面前的一尊而已,而是還有著五尊比起它來更大的古鼎,它們又究竟都是何種存在,更是引起了林炎濃厚的興趣。

思量間,林炎當即將自己的想法反饋回去:「你現在只有兩條路可選,臣服或者死亡。要麼跟著我,用器靈立下魂誓為我做事,我可以不煉化你的靈智,讓你保存現有的狀態。第二就是我把你的器靈煉化吞噬掉,給我帶來的好處,也一樣明顯!」

「第一種!」 都市護花保鏢 ,立刻選擇了第一種辦法。

它們本身就是法寶,生來就是為修士服務的。

雖然在它的記憶中,無盡星空之中有無數強大的法寶,能夠自我衍生,甚至幻化成為人形和人類一樣的生活。


但是那些距離他實在太過遙遠,法寶的成神之路,比起人類來更加的困難百倍。


所以現在,聽從林炎的驅使,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它已經看出來了了,眼前這個男人雖然修為並不算高,可是卻有著神鬼莫測的能力,跟隨這樣的主人,未必就會太差。

當即古鼎器靈在林炎的協助下,發下魂誓,宣布效忠林炎絕不背叛。

魂誓和血誓道理相同,都是更鼓長存的誓言,是絕對不能夠違背的存在。

雖然有可能在文字上被做文章,不過這次古鼎器靈所發起的魂誓,乃是林炎親自安排的,自然就不存在這些問題。

魂誓一出,林炎便和這古靈在心靈上有了那麼一絲的聯繫,就算是不再借用喚靈仙咒靈驗也能夠和它無礙交流。

思量間,林炎淡淡的說道:「既然你說你失去了之前記憶,並不知道自己的來歷,那麼我暫時就稱呼你為林一吧,你乃是六尊古鼎之中第一個與我交流的排行第一,並不為過!」

「林一!」古鼎做出一個欣喜的回應,表明已經記下。

林炎能夠允許古鼎使用林這個姓氏,在這古鼎看來,這無疑是林炎對它最好的尊重。

又安撫了這古鼎一般,讓它好好參悟自身,自己多多開發自己的妙用。

這才結束與古鼎的交流,將它連同其它東西一起,直接收回到儲物戒指里。

雖然林炎現在有種衝動想要將六隻古鼎全部都在這裡釋放出來,不過旋即林炎還是將這股衝動給生生壓制了下去。

這些古靈來歷非凡,最小的一個已經如此暴躁,若是在沒有完全準備的情況下將他們全部解封,天知道會鬧出什麼樣的事來。

這裡畢竟是蠻身部落的地盤,若是驚動了這裡的高手,這古鼎能不能夠保的住,還是兩說。

「師傅!」林炎一抬頭,正碰上眼巴巴的赫連瑤:「師傅,這古鼎我是不是吃不了了!」

「貪多嚼不爛!」對於赫連瑤的說法,林炎頓時沒好氣的說道:「我手中的這一縷仙魂,都足以讓你靈魂境界跨升一個大台階,如果不是考慮接下來的離園小世界,甚至你都能夠直接晉陞,這樣的好事,你還嫌不夠?」 赫連瑤讓林炎一說,頓時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捏了捏衣角:「徒兒也是想要快點出人頭地,好不負師傅你的威名嘛!」

「我可沒有威名!」林炎哼了一聲:「修行一事,沒有任何捷徑可走。你若整天想著投機取巧,最後倒霉的還是你自己罷了!」

說完林炎揚了揚手中的那一縷仙魂道:「就拿這仙魂來說,如果真的能夠單純的依靠吞噬別人的仙魂,就能夠晉陞。你說那些仙道強者和神級強者,為什麼不去抓人來吃,還苦修萬年是為了什麼?」

「這……」赫連瑤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辯駁,只得是慫搭著腦袋喏喏的說道:「師傅,徒兒知道錯了!」

「知錯能改就好!」林炎點了點頭:「從今天見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的道心已經動搖,不過這也怪我,不該一口氣傳授給你太多東西,讓你走了修行的捷徑!」

修行之路,乃是一個參悟,頓悟的過程。

但是之前林炎傳授給赫連瑤仙法的時候,卻是將她之後可能遇到的問題,通通都幫她提前解決。

以至於赫連瑤從劍意境到達劍心境的過程中,通行無阻,一蹴而就。

使得赫連瑤在極短的時間內,修為就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而這種變化,也讓赫連瑤對於修行的捷徑一說,愈發的迷信起來。

這無疑是林炎最不情願看到的,包括之前幫助韓笑兒強行覺醒劍魂,這種事都是不得已而為之。

如果是以前,林炎當時為了活命和赫連瑤虛與委蛇,傳授她這些東西也就罷了。

不過隨著兩人緣分的加深,林炎倒是真的把赫連瑤當自己的徒弟來看待。

既然如此,林炎自然不能夠允許赫連瑤再繼續這樣下去。

林炎想了想說道:「你在蠻族之中沒有實權,應該還算自由。這樣,離園小世界的任務之後,我很有可能就不會再繼續呆在劍閣了,到那個時候你就來我身邊一段時間好了!」

「當真!」呆在林炎身邊究竟會有何種好處,根本不用多說赫連瑤也能夠想象的到。

只不過以前林炎一直呆在劍閣,她可沒有膽大包天到跟在林炎身邊。

但是如果林炎離開劍閣,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要她平日里隱藏氣息,稍作喬裝,想要識破她的身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為師難道會騙你不成!」林炎淡淡的說道。


Related Articles

說完,張梁連忙離去。

張寶在山上看著法陣內的呂布,臉色不由得難...
Read more

如此這般,凱諾三人自然不願意出頭鳥;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也就不需要在刻意忍讓了。

謹慎的不僅僅只有凱諾三個人,還有一些人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