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北鑾撂下這句話。便直接飛身而起,眨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我們也走吧!」

項北嵐眸中也是顯出了複雜之色。他知道此去議事廳的情況絕對不容樂觀,但誰讓項鴻邈是他最親最喜歡的侄子呢!他的膝下無子,項鴻邈的父親又早亡,項北嵐從小看著其長大,早就對其視如己出了,他可是不希望看到家族當代最耀眼的天才一天天消沉頹廢下去。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保住項天宇的性命!

帶著項天宇向議事廳疾馳的過程中,項北嵐已是暗暗下了決定。

成敗在此一舉了!

邁入項家巨大議事廳的那一刻,項天宇心中已經是賭上了自己的一切。他的身體崩潰地太過迅速,萬花筒的後遺症凝聚成了一個無法克服的病魔,在瘋狂吞噬著他的生命力,為了讓項家初步接納自己,項天宇會不惜任何代價!

而項天宇也已經看破了一點苗頭,那就是,必須要展示出自己的絕強潛力,讓項家重視自己,感受到自己這個所謂的「不純」的嫡系能夠具備扭轉給項家帶來的負面影響。甚至是反過來極大的提升項家的正面臉面的時候,應該就是目標即將達成的時候。

「北嵐,回到你的位置上去。」

坐在議事廳上首的項家當代家主項萬重,第一句話就是先把項北嵐給支開。明顯就是要讓項天宇獨自面對來自項家幾乎所有高層的壓力。

「是,族長。」

項北嵐無奈地躬了躬身,退到了大廳的一側。站在了項北鑾的身旁,後者則是掃過去一個走著瞧的譏諷眼神。

項天宇定睛看去。這項家的議事大廳分成了兩大部分,竟然有種古代華夏皇宮的格局。自己正面對的是高高在上的族長,族長的兩側,是長老團,這些人幾乎都是跟族長一個輩分的,他們都有資格入座,而項北嵐和項北鑾儘管貴為神羅強者,他們的輩分卻還要低上一至兩輩,只能站在下首,沒有入座權。

而項天宇仔細觀察后發現,長老會成員,無一不是神羅高手,至於下首分立兩側的家族高層,也至少是七階皇者的層次,看到這個龐大陣勢,項天宇心中也不禁暗自吃驚,項家被尊崇為第五大古神血脈,與玄汲脈、極陽脈、仙脈和屍骨脈齊名,其雄厚的底蘊果然不是蓋的。

項天宇回憶了一下,多年之前,當他第一次被晏子清帶入通靈學院那秘密的董事會成員當中的時候,那一個個籠罩在霧氣中的董事會成員,論人數怕還不一定有眼前的項家高層多,當然,兩方都並非全部是神羅,具體哪一方的神羅數量多,實力等級高,項天宇則是無從分辨了。

項北嵐一離開,項天宇驀然感受到了來自於四面八方的巨大壓力,那是周圍的七階皇者和八階神羅故意用氣勢來壓迫他,而項天宇則是微微一笑,殺意懾運轉體表,開始瘋狂吸納起這些精神氣勢來。

「這位小友,你叫什麼名字?」

見到項天宇在眾多氣勢壓迫中遊刃有餘的樣子,上首的家主項萬重忍不住生出了幾分感興趣的心思,遂出言詢問了一句。

「項天宇。」

項天宇臉在微笑,嘴角卻冷冰冰地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放肆!」

「跟族長說話,得先行禮。」

「果然是養不熟的狼崽子,沒有我們半分項家子弟的氣度。」

「建議直接轟殺出去,他站在這裡就是恥辱,有辱我項家門庭。」

……

周圍的指責一下子鋪天蓋地地涌了過來,項天宇卻不為所動,他感覺到上首的項萬重此刻卻饒有興趣地盯著自己,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心中已有了計較,頓時便直接將儲存的滿滿的殺意懾轟然釋放了出去!

「閉嘴!!」

龐大的精神刺激配合著項天宇幾近全身靈力量凝聚的聲線,震得議事大廳都震顫了一下,更是讓周圍的項家高層被狠狠刺激了一下,儘管神羅高手可以在一個呼吸之內就抵消了不適,但心中卻已經泛起了波浪,驚異於項天宇的氣勢掌控和磅礴的靈力量。

以七階皇者的層次發出如此黃鐘大呂一般的聲音強度和讓神羅級高手感到一瞬間背後發寒的氣勢,就已經證明了項天宇本身的實力相當強悍了!遠遠超出了普通七階皇者的實力水準。

不少人的心思開始產生了扭轉,也許,項家有此等大潛力的不光彩嫡系加入也不是壞事,只要能夠掩蓋住其母親的妖族身份便……(未完待續。。) 而項天宇緊接著的幾句冰冷刺骨的話,直接讓眾多項家高層是又驚又怒,心思複雜起來。

「一個個說得真是冠冕堂皇,你們不是一直都把我當成沒有教養的孽種么!現在竟然又拿項家禮儀來指責諷刺於我,真是可笑!」

一句話讓眾多神羅緘默不語,這一刻,項天宇彷彿成了一眾項家成員的核心。


「帥啊!」

天衍王朝天機閣的一所偏僻小房子里,賈小雲躺在木質板床上,翹著二郎腿,吃著不知名的零食,三枚破舊的銅錢呈現「品」字型懸浮在半空,同樣懸浮在半空的,還有一面巴掌大小的古銅色鏡子。

這鏡子灰跡斑斑,中間還有一道裂紋,明顯是天衍學員們丟棄的破爛貨,此刻卻被賈小雲給搗弄地發揮了作用,鏡子中映射出來的投影,正是一身飄逸深邃黑袍的項天宇面無表情地矗立於項家高層之間的情景。

賈小雲看得是熱血沸騰,仿若憨厚卻又古靈精怪的眸子里異芒連閃。

項家議事廳。

項家高層開始不受控制地小聲交流起來,他們沒有料到項天宇是如此的有個性,甚至可以說是有氣場,別的不說,單單面對著如此眾多的神羅的壓力卻處之泰然,反過來還能將他們的軍,這就是當今的項家年輕一輩所比不了的。

但是,他的母親是阿爾忒絲啊!那個美絕人寰卻也可怕之極的女人……

項萬重眉頭微微皺了皺,目光定定地注視了項天宇幾秒鐘,陡然間眉心中央金芒閃耀,項天宇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感受到身軀一陣難以忍受的刺痛,彷彿千萬隻螞蟻趴在細胞上噬咬一般。但是其卻生生將這個痛苦強忍了下來,身軀疼得發顫,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但是其臉色竟然保持得極為淡然,毫不退讓地盯著項萬重。

這個時候。大廳之中反而詭異地安靜了下來,周圍項家高層都是一臉慎重地盯著項天宇,彷彿在期待著某個極為關鍵的事情出現。

下一刻,所有人都禁不住瞪大的了眼睛,在項天宇的頭頂虛空之中,緩緩顯出了一根神秘無比的手指,下節白色,中節黑色。上節金色!

這竟然是完全態神之指的形象顯示!

大廳中傳出了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不要說項北嵐的欣喜若狂了,就連是恨不得致項天宇於死地的項北鑾也是震驚完全替代了殺機。

項萬重眼眸中的異芒一閃而逝,他不知是喜是悲的嘆息了一聲,眉心的金芒消失,項天宇頭頂虛空的三色指頭異象也消失不見了,項天宇頓時就感覺渾身一輕,彷彿有一種大病初癒的感覺,身軀的虛弱感讓他幾乎支撐不住要躺倒在地,但被他以極強的毅力硬生生挺直了脊柱。原地不動。

心中卻不可避免地感嘆著神羅的強大,尤其是眼前的項家家主,必然有著神羅五轉以上的恐怖實力。一身本事可謂是通天徹地,深不見底,真可謂是一個指頭就能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都看到了,是我們項家陰陽指的血脈沒錯。」

項萬重一句話給項天宇的身份定了性。

讓項天宇沒有料到的是,周圍那一個個位高權重實力強大的項家高層竟然如同菜市場的市井平民一般轟然喧嘩起來!

導致這個情景的原因只有一個,那便是,項天宇的體內不僅僅隱藏著如假包換的項家陰陽指血脈,而且還是萬年難得一遇的三色完全態神之指血脈!

三色神之指,萬年難得一遇!

上一代大災變時項家出現的唯一至尊就是三色神之指的擁有者!

縱觀歷代項家天才。但凡覺醒了三色神之指的家族成員,其日後成就最低也是神羅五轉!

當今這一代正生存著的項家嫡系當中。唯有項鴻邈一人當初覺醒的是三色神之指,但是。他卻從來使用不出神之指的力量,只能發揮出兩色陰陽指的力量。

項萬重是萬萬沒有料到,舉家寄予厚望的第一天才項鴻邈沒能達成的目標,卻在其兒子身上達成了!

真不愧是擁有了鴻邈和那個妖女的基因啊!

鴻邈是當代項家最具潛力的天才,而那個妖女則是……

「大家靜一靜吧!」

項萬重製止了大廳的喧嘩,很多項家高層仍舊沒能冷靜下來,大喘著粗氣,看向項天宇的目光中透著一股子難以言喻的熾熱之意。

「關於項天宇的安排,我想聽聽長老團的意見。」

項萬重這個族長的話一出口,大廳下首的包括項北嵐和項北鑾等高層的目光齊齊聚焦在了長老團的坐席區域。

項家長老團區域的座位有整整十二個,其中有九個坐著人,空著三個位置。


此刻,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面色和藹地看了項天宇一眼,隨之緩聲道:

「我提議為其施展血脈激活大|法。」

短短一句話,卻讓眾多在場之人面色一變。

「我不同意。」

卻是另外一名面容有些乖戾的銀髮老者出言:

「我觀此子殺心過重,心術不正,對我項家心存怨恨,若是接納於他,傾盡資源培養,日後,怕是會為我項家帶來滅族之禍。」

這話就顯得極為嚴重了,項天宇面無表情,但卻已經將這名老者的形貌氣息記在了心裡,他真不介意有機會弄死他。

「我同意元釙長老的意見。」

又是一名長老站了起來,一指項天宇,冷聲道:

「他的母親是何等兇殘冷酷之輩我們都很清楚,此子身上的邪-惡妖性已經深入骨髓,野性難馴,所謂的狼子野心莫不如是,若是念在項鴻邈對家族的貢獻的份上,不立即打殺了他,也必須要將之圈養在我項家面壁崖之中,先改造個一百年再說。」

項天宇心頭冷笑,除掉的名單上又多了一人。

「附議!」

「附議!」

……

「我反而同意元淮長老的意見。」

又是一名面色和善的老者發言道:

「我觀此子極有主見,心性沉穩,目標明確,是恩怨分明之人,只要我等善待之,必將成功融入我項家之中,切不可浪費掉這樣一塊美玉。」(未完待續) 「我覺得元穎長老說得很有道理。。。」

一名面色剛毅的老者語氣嚴肅道:

「拋開一切障礙,單單此子具備覺醒三色神之指的潛力,就值得我們為其施展血脈激活**!鴻邈空有完全態血脈卻發揮不出來,我們項家正缺少一名真正的扛鼎之人!」

這句話分量太重,扛鼎之人可就意味著要把項天宇培養成項家未來的絕對核心,說得眾多項家高層大腦發懵。而這名面容剛毅的老者明顯很有威嚴,沒人敢出言打斷其話語,只見其繼續聲音鏗鏘道:

「第一百次大災變在百年之內就將臨世,我項家若是能夠再次如同萬年之前一般出現一名至尊的話,末世過後,我項家必將真正位於古神血脈圈內!成為大陸上人人傳頌的超級家族。相比於我項家的榮耀,你們討論此子的心性當真是捨本逐末。」

末尾老者還毫不留情地出言諷刺了之前反對接納項天宇的幾位長老,卻是沒人站起來與其理論,看來這名老者的威望果真是驚人,且脾氣火爆,沒人願意與之爭辯。

「附議!」

「項家榮耀第一!為了神之指的出現,一切險都值得冒。」

「附議!」

九名長老分別發言之後,支持善待項天宇的竟然佔據了五票,這著實是很多在場高層沒有料到的結果。

只不過,這卻是項萬重這名項家家主所樂於見到的結果。

身為家主,他肩膀上的壓力更大!振興項家的渴望他比誰都強烈!在與其餘世家大族交流的過程中,讓他發現了如今項家的一個最大弊端!


正是項家的傳承血脈。整個大陸獨一份的陰陽指血脈沒有完整覺醒的最大短板!

其餘世家大族,尤其是古神四族之中。必然至少會有一名絕頂天才嫡系覺醒了其完整的家族血脈,這是一個家族的榮耀!是一個家族為自身的存在和發展為之驕傲的根本!

試想。一個連自己的血脈都傳承不完整的家族,能不背地裡遭人恥笑?後代之中竟然沒人能夠覺醒出完整血脈,豈不是意味著這家族在走下坡路?一代不如一代?

「族長,您的決議是……」

第一個出言抗拒項天宇的叫做項元釙的長老起身拱了拱手,目光炯炯地注視著項萬重,其餘諸人亦是把注意力聚焦在項萬重的身上,身為族長,項萬重有一票否決權!除非族中發動所有高層一起來彈劾族長,否則的話。項萬重的一票否決權可以在任意會議決策中使用!

「天宇!我的孩子!天宇啊!」



「滾開! 日常系靈氣復蘇 !」

「混賬行子!再敢阻攔我直接打殺!」

一道人影跌跌撞撞地衝進了議事大廳,沿路撞飛踹倒了眾多侍衛高手。

一見那中心處一身黑袍,神采奕奕,顯得特立獨行挺拔高大的項天宇,來人陡然身軀巨顫,竟怔怔說不出話來,灰暗的眸子剎那間淚光閃動。

而一見此人出現,大廳中眾多項家高層臉上都露出了看好戲的表情。

整天活在悔恨自責中的父親想這個兒子要想瘋了。

這個兒子卻從小心中就充滿著對從未謀面的父親的憤恨。

這難道不是一出好戲么?

而見到兩鬢斑白的項鴻邈的一剎那,尤其是讀懂了項鴻邈那一對滲著血絲的眸子中的急迫、悔恨、歉意和愛意之後。項天宇心頭那如堅冰般的怨恨之意竟然有著冰雪消融之跡象。

血濃於水的父子之間的神秘血脈感應使得項天宇那強繃住的臉龐也無可避免地出現了動容之色。

「天宇我兒!」

無言的沉默之後,項鴻邈化作了一陣狂風,只一個眨眼便閃到了項天宇的跟前,狠狠一把將之摟在了懷裡。臉上更是熱淚橫流。

項天宇心中大為吃驚,他沒料到這個便宜父親的速度竟然快致如斯,項天宇推測。即便剛剛他啟動了三勾玉,發動預判。也難以提前閃過項鴻邈這匪夷所思的一撲。

如今已經被其死命摟入懷中,項天宇禁不住升騰起一種複雜而怪異的感覺。有心掙脫,但想到自己此行來的目的,他感覺自己還是暫且不要跟這個便宜父親的關係鬧僵為妙,等從其口中,或者是等其引薦自己見到血脈同源的兄弟之後,再做其餘決定。

但是,戲還是要演下去的。

「你認錯人了。」

冷冰冰的話響在耳邊,項鴻邈頓時微微一愣。

趁著這個瞬間,項天宇用力將項鴻邈推開,微微泛紅的目光泛著冷意,凝視著項鴻邈道:

「我與姐姐自小生活在森林之中,卻是自認為天地所生,無父無母,否則的話,村子被剷平,村民被屠盡,姐姐亦被惡兵抓走,我冒著無數次差點葬身獸腹的危險九死一生跑出了叢林……自始至終,可有半分父母的關懷保護?這位先生,您肯定是認錯人了,小子不過一無爹無娘的野人而已。」

項鴻邈聽得是渾身發顫,眼淚止不住的流,痛哭失聲道:

「爹爹對不起你們啊!爹爹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該死該死啊!恩?天璇被抓走了?什麼時候的事?」

「十年之前。」項天宇眼睛通紅,一字一句道。

同時腦海中卻是閃過了救自己一命的小蘿莉的身影,時隔多年,其相貌語氣以及看向自己那寵溺而心疼的目光竟然是歷歷在目,清晰依舊。

原來,她叫做項天璇么!




Related Articles

「呦,這不是咱們隱逸村的秦大天才嘛,怎麼著,修鍊吶。」

秦風轉過頭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道熟...
Read more

速度快的讓人咋舌。

而千邪寒卻目不斜視的盯著眼前的少年,一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