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蕭剛剛走出保護圈,立刻就有一個面目猙獰的殭屍走了過來,看那神態張牙舞爪,好不威風。不過韓蕭自然不會懼怕這種小雜魚了,輕輕的一抖手中長劍,那怪物當即被砍成了一堆的碎屑,只留下一道清純的死氣,被韓蕭吸收進入了體內。

然而,那一群沒有靈智的殭屍,顯然不會因為韓蕭殺死了一個就不敢再往前跑了,而是源源不斷的朝著韓蕭站立的地方涌去,片刻時間,韓蕭就被這一股股黑色浪潮給徹底包圍在了其中,看不見人影了。只能偶從那殭屍群中看到一陣陣寒光閃爍,證明著韓蕭依舊是存活的。


「姐姐,你看我們要不要過去幫忙?」天芸有點兒不放心的說道。雖然此女性格比較火爆,但是很顯然,她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

!! 聞聽天芸如此一說,天靈這才回過身來:「哎,妹妹你儘管放心,難道你沒有仔細觀察嗎?夫君雖然深陷在這些源源不斷的殭屍群中,但是你看他那招數沒有絲毫的混亂,反而是一劍一個的剿滅這些殭屍,我數了這麼久,就沒有看到他失手過一次」

聽到天靈如此一說,天芸頓時恍然大悟連忙靜下心來仔細觀察那殭屍群中的韓蕭,這一看可不是嗎,雖然身陷數百殭屍的包圍之中,但是韓蕭沒有絲毫的慌亂啊,反而是雙眼充滿狂熱。充滿戰意!

而此刻的韓蕭,自然也知道自己目前的局勢,不能有絲毫的差錯啊。

好,就是現在!

就看見韓蕭驟然間停止了一切的攻勢,任由那些殭屍向自己撲來。

就在那殭屍的利爪距離韓蕭的脖頸還有一寸之遙的時候,一道潔白的光芒突然間遍布韓蕭的身體,而這還不算晚,那白光如同一個不斷擴大的氣球一樣,一瞬間就擴大了數十倍,而那白光覆蓋之下,那些殭屍瞬間就失去了所有的能量。

「嘩啦」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傳來,再一看那些殭屍已經成了一堆白骨,沒有絲毫的波動,顯然,這些玩意徹底完蛋了。

韓蕭突然露出的這一手,著實讓天靈姐妹二人驚訝的長大了嘴巴,隔空攻擊可是命海境以上的高手才能夠發出的,韓蕭現在的修為不過是命泉境八重天,距離命海境還有很遠的距離呢,為什麼能釋放如此恐怖的攻擊?

當然,韓蕭現在是沒有功夫給他們解釋。韓蕭現在要做的全力攻擊這些殭屍,以獲得更多的死氣才是。

「吼!」

終於,韓蕭的瘋狂殺戮,驚動了此地的一個霸主。一頭一丈多高的巨型怪物手持一條漆黑色的長棍,暴怒的走向了韓蕭。不用說這個怪物的恐怖了,單單是他手中的那直徑一尺多的超級大棍,看上去都讓人心驚膽戰。

「呼!」那怪物沒有靈智自然不會和韓蕭交談,而是一甩手就向韓蕭砸了下來,那碩大的長棍掛著劇烈的破空聲,挺起來都讓人心神不寧。若是一般人在這種不可抗拒的威勢之下,肯定的選擇閉目等死。

「好,來的好」韓蕭沒有畏懼,而是挺起長劍,要和這怪物正面交鋒。

視野之中,就看到一根一丈多長的大棍,和一把三尺長短的長劍,全力交鋒!

「轟隆隆……」意料之中的長劍斷裂並沒有出現,斷裂的乃是那一條粗大的長棍,一把長劍居然可以砍斷一條直徑一尺的長棍,這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行啊?這得有多快的速度才能做到啊?

「嗷……」那長棍和這個怪物渾然一體,長棍被砍斷怪物吃痛不由得暴叫一聲,再次凝聚出一吧金色大斧。照著韓蕭的天靈蓋劈了下來。


咦?這個怪物手段倒是不少,居然能夠隨意變化出來武器,剛剛的那一個超級武器裡面的死氣就讓我的修為精進了一步,若是能夠多得到幾個的話,嘿嘿今日我韓蕭定然能夠再次突破一重天的修為。如此境地之下,韓蕭想的居然不是怎麼逃命,而是怎麼吸收更多的死氣,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說來話長,其實這一切都在轉眼之間,眼看那怪物的巨斧就要看下來,這一次韓蕭並沒有選擇和怪物死磕,而是選擇了躲避。畢竟,他一個人類升高不過七尺,而那怪物身高何止一丈?和怪物比力氣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轟隆隆……」一斧子走空,那怪物自然收不住攻勢,結結實實的砍在了地面之上,居然把那堅實的地面砍出了一個大洞。站在這兒就可以看到樓下的情景了,好在的是這一間房間早已經被整體封印,不然這些怪物全都有逃離此地了。

疾!

韓蕭自然不會等到這個大怪物反應過來,趁著他彎下身至極,掄起手中長劍,照著那怪物的腦袋就是一劍砍去。這個時候韓蕭在那怪物的身後,突然出手偷襲那怪物自然是無法躲避,登時一顆碩大的腦袋拋費天際,怪物當場死亡!

趁著怪物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消失,韓蕭趕緊用長劍拋開了怪物的腹腔,在裡面翻找了半天居然找到一個黑色的能量珠。怪物能夠憑空幻化出一個巨大板斧,其體內必然有能量源泉,這不,這一個黑色珠子就是了,裡面蘊含的死氣澎湃的令人膽寒。、

哈哈,有了這個玩意裡面的能量,我想足夠我短時間內突破到命泉境大圓滿的境界了吧?這一趟算是沒有白跑。

殭屍首領被gan掉,那些殘餘的小殭屍雖然數量眾多,但是已經不能夠讓韓蕭感興趣了。當下,韓蕭等人就一道走出了鬼屋。此次的鬼屋之行,也算是圓滿結束。

有了那一枚死氣珠的幫助,韓蕭短時間內是不會缺乏死氣修鍊了,那一枚死氣珠乃是那個怪物吞噬了數千年的死氣才凝聚而成,其中的死氣濃郁程度已經不能用驚人來解釋了。韓蕭吸收了大半天,修為都提升了一重天,那死氣珠卻是沒有絲毫變化。彷彿根本就沒有人呢動過一般。

真是一個寶貝啊。韓蕭決定,要是有時間的話還得多找幾個鬼屋進近,爭取多搞點兒死氣珠供應自己修鍊才是。不過當務之急嘛,還是儘快的去搜索寶物才是,以前整個遺迹也就是數千人在探索,而現在則是十萬人在探索。有了競爭對手,韓蕭不急都不行啊。

經過一番詢問,韓蕭算是知道,此地寶物最多的地方了,那就是府庫了。

府庫就是當年神武下城城主府的倉庫了。根據天靈等人述說,(聽她老爹說的)當年大戰的時候,為了防止魔族的偷襲,神武下城城主道嚴遵下令,讓人吧整個城中所有的寶物都集中到府庫之中。而後又派了數萬高手日夜防護此地。不容有失。

正因為道城主如此作為,使得神武下城中的各類寶物得到了很好的保存,沒有絲毫的浪費,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是的防禦工作持續了數月,魔族依舊是難以存進。

最終魔族至尊艷后獲知這一情況之後,立刻親自率領數百魔族長老動用無上秘術,秘密傳送到府庫周邊。又以突然襲擊的方式殺入府庫之中,進入之後魔族艷后等人立刻釋放大量的魔氣,污染這些寶物。

不過由於道成追等人及時趕到,使得艷后等人僅僅損毀了十餘座倉庫之後就遭到了猛烈的還擊。最終艷后等人不得不放棄此次計劃,逃離此地。

根據老者描述,當年道城主一共建立了108做倉庫,其中有17座被魔族艷后等人用魔氣污染,而後就被廢棄封印起來了,而韓蕭等人所要找的就是這17座被廢棄的府庫,只要搞到其中的一座,那就發財了。

這邊兒韓蕭等人準備探索府庫,而另一邊的秦月等人,顯然也不準備閑著,韓蕭等人有天芸天靈這兩個本地的導遊,自然知道府庫的秘密,可是秦月等人沒有這個導遊啊,他們的導遊不過是幾個前期探索過此地幾天的將領而已。

不過秦月等人雖然不知道府庫的秘密,但是卻知道此地寶物異常眾多啊,而這些大軍卻只能探索一些有限的地方,一些危險的地方讓這些凡人進入肯定是有死無生。因此,想要探索寶藏,就必須要組建一支精英小隊。讓這些大軍在外圍地毯式推進就是,精英小隊則是深入其中探索。

也只有這一個做才能盡量的保全大軍,盡量的探尋寶藏。秦月等人也沒有耽擱,這邊兒剛剛和韓蕭等人談妥,那邊兒,秦月立刻就抽掉了數百名有點兒手段的將領。留下數十人統領大軍,其餘的全部加入了精英小隊。

還別說,經過一番整合,秦月的這一支精英小隊居然有500多人的規模,比起當初韓蕭那個隊伍還強橫了不少。但是人家韓蕭那個隊伍之中個個都是修鍊者,而秦月的這個隊伍也就一般是修鍊者,剩餘的一半兒最多也就是一些世俗高手而已,依靠著特殊的手段勉勉強強也能夠和低級修鍊者抗衡。

當然,這只是說勉強能夠抗衡,並不是說就能打贏,人家韓蕭氣運逆天,找到了一大堆的丹藥能夠量產修鍊者,可是秦月公主等人顯然就沒有那等逆天運氣啊,那丹藥可不是大街貨,即使在上古時期都是十分珍貴的。韓蕭跑了這麼久還不就找到了那麼一次?

後來在天府,天威老頭倒是也給了他不少,不過人家天威在此地探索了數千年手裡有點兒貨也是,正常,秦月等人才過來幾天,哪兒有這種玩意啊。雖然明知韓蕭身懷重寶,但是秦月也不好意思詢問不是。此地的寶物乃是無主之物。人家韓蕭得到那是人家的運氣好,她得不到那是她運氣不夠。

秦月的這一支小隊比起韓蕭等人還提前行動了一步,因為秦月等人動身的時候,韓蕭等人正在那鬼屋之中殊死搏鬥呢。不過,秦月等人雖然走得早,卻並沒有目標,只能一邊探索一邊前進。


也正是如此,這兩隊人居然碰巧撞到了一起。

接二連三的相遇,使得韓蕭不由的懷疑,這神武下城是不是太小了?一天時間連續撞到三次,這也太誇張了吧。

!! 這一次韓蕭倒是並沒有對秦月施禮,而是微笑著走上前去打招呼。

「公主殿下,怎麼這麼巧啊,你們怎麼也在此地啊」

秦月倒是也懶得遮掩,直接對韓蕭說出了實情:「實不相瞞,別看我們這兒有十萬大軍,其實那些士兵並不適合在這種環境下探索,我讓他們駐紮在城池外圍,只進行簡單的探索,並沒有深入,只帶了隊伍之中的一些好手前來深入探索一番。」

「哦?皇朝之中難道就沒有別的高手了嗎?」望著秦月身後的一行「高手」,韓蕭忍不住問道。秦月的這一群人根本算不上什麼精英啊!

秦月豈能聽不出韓蕭話中的意思?當下苦笑一聲。擺了擺手手。

「皇室之中的高手,已經盡數被大長老調進這遺迹之中探索寶物去了,我們這些只是人都是軍隊中的一些普通高手而已」

說道這兒韓蕭自然是完全明白了,原來皇室的高手早就被盡數調走了,難怪秦月這個公主帶領的隊伍實在是太過寒酸了。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湊出來這一隊「精英」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公主殿下,既然我們一天之內撞到三次,也算是緣分了,這幾粒丹藥你且收好就是,來日肯定有大用處」韓蕭說完,一伸手,扔給秦月公主一枚小型戒指,至於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韓蕭卻是並沒有多說。

「呵呵,那就多謝韓公子了」秦月接過戒指,大致打量了一番之後,連忙道謝道。裡面的東西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只是數量有點兒少了。不過秦月公主對此已經是相當的滿意了,自己和人家的關係也並不算是很熟,人家能贈送如此重寶已經是難得了,豈能不知足還嫌數量少?

秦月公主是聰明人,豈能做出這等傻事。

韓蕭遞給秦月一些禮品,本來也就是對公主的一番心意,不曾想公主顯然也不是喜歡佔便宜的人,居然一伸手,又打給了韓蕭一個儲物戒指。

「多謝韓公子贈寶,本宮這兒也有一點兒心意,贈送給韓公子,還請韓公子不要嫌棄」秦月回應道。

不知不覺之中,後面的天靈天芸感到一陣子酸酸的感覺。總之,韓蕭和這個陌生女人之間的親密讓著兩個美女很是不爽快。不過究竟是什麼感覺,她們又說不上來,畢竟這兩個美女雖然天資聰明,但是畢竟在這與世隔絕的地方生存了數十年,對於很多詞語她們根本就不理解。。

老頭兒不可能閑來無事來給她們解釋「吃醋」額含義不是。就算是老頭兒想解釋這個意思,也找不到吃醋的目標啊。就如同兩個美女不懂得性知識一般,老頭兒倒是懂得不少,但是他好意思教自己女人做那個事兒啊?要是他真的那麼做了,那豈不是成了禽獸了?

「好了好了,咱們還是趕快動身吧,不然被他們捷足先登了那可不好」天芸顯然不想讓韓蕭和秦月多說一些廢話,當下就催促這韓蕭趕緊動身。

韓蕭也實在是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只得匆匆的和秦月道別,然後就離開了此地。此時此刻還是要以大局為重的不是,豈能為了一己之私而放棄正事?至於帶上秦月等人一起探索一事,韓蕭根本就懶得開口。

搞清楚現在這是在探索寶物,而不是組隊旅遊。自己這一行200多人有時候還會因為一點兒寶藏鬧內部糾紛,若是和他們一起探索寶藏,那還不得天天為了寶藏打架啊,還是各自探索各自的好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韓蕭等人是有目的地直線行走前去府庫,速度自然是快的沒的說了。一路之上那些小型區域韓蕭等人根本就懶得進去,直奔主題去了。但是這神武下城內部的空間何其浩瀚?韓蕭等人直線行走也是足足走了七天時間。才跑到了巨城中心區域。而府庫赫然就在這中心區域了。

進入中心區域,顯然就不能像在外面那麼隨意了。經過數千年的歲月流失,那些零散的怪物早就化為虛無,一般的能夠存活的怪物大多都在房屋之中的陰暗部位。而前幾日韓蕭等人一直走的都是城中大型通道,自然不會遇到這些玩意了。

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這巨城的中心區域渾然一體,乃是一座巨型的宮殿,要是裡面有怪物的話,肯定能夠存活下來。想要進入這其中探索,必然是困難重重。特別是對於那些隊伍之中的一些開命境一重天的小修,更是危機重重。

不過,已經走到了這兒,自然不會因為裡面危險就不進去了。正所謂富貴險中求,想要找到大寶藏就必須得冒險。呆在家中種田倒是安全但是那樣的話,哪兒來的寶藏呢?

隨著韓蕭一腳邁進那古樸的大門,一陣陣陰冷的氣息迎面撲來。這兒的氣息實在是太過陰暗,甚至讓人有一種壓抑的感覺,也是,此地的空間和外面截然不同,外面的空間雖然處於地下,但是那位置寬闊無邊,看了讓人心曠神怡。和外面區別不大。

而此地則是一個密閉的空間,上古時期,此地乃是神武下城最為豪華的地方,曾經的這裡何止是紙醉金迷,佳麗三千?然而今時今日,那上古的一且都已經化為了歷史,存留在此地的除了那一堆堆廢墟,就只剩下那一群群的幽靈了。

雖然此地已經廢棄多年,但是依舊可以從那些殘垣斷壁之中看到一絲當年的繁榮,即使時隔多年,那昔日的繁榮依舊令韓蕭等人咋舌不已。不說別的,就單單說這地板,如此巨大的範圍地面全部都是厚厚的地毯。光是這一項工程就得耗費多少的人力物力呢?

「嗚嗚……」

正在韓蕭等人緩步前行之際,前面居然傳來一陣小孩兒的哭聲,那聲音聽起來怎是讓人肝腸寸斷,於心不忍。韓蕭等人連忙轉身前去觀看,這一看可不是嗎,一個胖嘟嘟的小嬰兒此刻正躺在那一處廢墟之上哇哇大哭。

「韓大哥,你看這兒有個小孩子挺可憐的,不如我們過去把他……」王虎居然大發慈悲的要去救下這個小孩子。事實上不光是王虎,除了韓蕭和他的兩個媳婦,現場的數百人都想上前救下來這個小孩,畢竟這個小孩一個人孤零零的呆在這兒要是沒有管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啊。

「且慢!」王虎剛剛要動身,就被韓蕭給一把拉住了。

「虎子你怎麼能這麼糊塗呢?這種地方是一個小孩子能夠進來的嗎?一個小孩不會行走,不會說話,豈能自己跑到這兒?難道你覺得這個小孩就沒有問題?」韓蕭厲聲說道,居然沒有對王虎有絲毫的客氣。

「嗷……」 解靈人 ,一屁股癱倒在地。

「韓大哥,我這是怎麼了……」王虎居然對剛才的事兒一無所知。

韓蕭一看王虎醒悟過來,這才一把扶起坐在地上的王虎,面色凝重的說道:「虎子,你以後可得好好的鍛煉一下你的意志力額,剛剛你被這藥物控制了心神,差點兒丟了性命!」

「什麼!妖物在哪兒,妖物在哪兒,我一斧子劈死它!」王虎顯然有點兒受不了這個事實,不住的轉身查看,尋找妖物的蹤影。


就在這個時候,那躺在地上的小嬰兒居然佔了起來,對著韓蕭說起話來:「咯咯……真是沒有想到,這位小哥哥好厲害的一雙眼睛啊,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是奴家控制了他。小哥哥你真的好厲害哦」

「啊……你這個妖物居然敢謀害你虎爺,當真是活膩了找死!」王虎發現謀害自己的居然是一個小嬰兒,頓時火冒三丈,掄起斧子就要砍死這個小鬼。

「呀呀呀,大哥哥你好厲害啊,奴家不是沒有謀害到你嗎,你怎麼這麼凶啊,出手就要取了奴家的性命啊」那小嬰兒嘴上是這麼說,卻是沒有絲毫的慌張,只是輕輕的一閃身,就躲開了王虎這致命一擊。那嬌小的身軀居然靈活的如同一隻兔子。王虎在哪兒掄了半天的斧子,居然硬是打不到這個小傢伙,氣的王虎哇呀呀爆叫,卻是也無可奈何。

「虎子,不要著急,看準了再打!」這邊兒的韓蕭則是看出了其中的竅門,連忙出言提醒道。其實這個小嬰兒自始至終就沒有接過王虎一招,根據韓蕭推斷,他肯能根本就無法力抗王虎這個大力士,而是想東躲西藏的將王虎逗累瞭然后再出手對付王虎。韓蕭在一旁看著,豈能讓他如意了?

聽到韓蕭提醒,王虎的心中頓時咯噔一下,不知不覺之中,他已經陷入了這小嬰兒布置的陷阱之中了,起先,這個小嬰兒先是動用詭計坑害他,若不是韓蕭及時識破估計此刻他已經栽了。而後這個小嬰兒有利用他心中的怒火使得他心神不寧,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戰鬥,這樣打下去,一會兒自己就會筋疲力盡,倒是估計又得韓蕭出手幫忙了,那可是大大的不好啊,我王虎什麼時候連一個嬰兒也打不過了?

!! 驚醒了之後,王虎頓時站立在原地不動了,任由那個小傢伙在一旁挑釁就是一動不動,彷彿這傢伙忽然之間變成了一根木頭一般。那小嬰兒看到自己的計策失效,頓時沒了主意,只能硬著頭皮和王虎打了。

「疾!」

那小嬰兒趁著王虎不注意,一個箭步跳了起來,攻擊的目標赫然是王虎的脖頸。

好,來的好,王虎等的就是這一刻。任由那小嬰兒殺向自己的脖頸王虎都沒有動,在那嬰兒距離自己的要害只剩下一寸之遙的時候,王虎這才輕輕的一閃身,接著那手中的斧子搜得一聲擾了一圈兒,追了上來。出手之快,猶如閃電一般。

那小嬰兒一招撲空,受到慣性的影響,不可能中途改變過方向,只能硬著頭皮撞向了王虎飛過來的巨斧之上。

「轟隆隆……」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那嬰兒的腦袋居然堅硬如鐵,撞得王虎的巨斧火星字直冒。而那嬰兒的腦袋卻是完好無損。

「噗通」一聲,那嬰兒的身體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渾身上下硬是沒有一絲的傷痕,不過由於剛才的撞擊太過劇烈,這傢伙還是被震的暈了過去。昏迷不醒。

「我殺了你這個小兔崽子」王虎一個箭步走上前去,對著那昏迷不醒的小嬰兒就是幾斧子砍了下去。

「鐺鐺,鐺鐺……」連續的幾聲金鐵交鳴聲音響起,那嬰兒的身軀居然絲毫沒事,倒是把王虎的手臂震得生疼。

天啊?這還是嬰兒嗎?這簡直是一個鐵人啊。不對,這人比鐵人還鐵啊,太變態了,王虎的一雙斧子全力砍下去,那力道絕對在千斤以上,這個小傢伙居然安然無恙,實在是太瘋狂了啊。這防禦了當真是令人絕望啊。

「虎子,算了吧,不要白費力氣了,將他困起了,醒了問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不就得了」韓蕭走過來勸解到。


王虎憤憤的又對著那小嬰兒軀體踹啦幾腳,這才罷休,讓幾個人將這個小變態捆了個結實,眾人這才放心的繼續趕路。

「嗚嗚,你們這一群壞蛋快把我給放了,嗚嗚你們這一群大人欺負我一個小孩子,你們……你們都是壞人」韓蕭等人正在專心前進,忽然就聽到隊伍後面傳來一聲小孩子的哭喊聲,回頭一看正是被王虎俘虜裝進麻袋的那個小傢伙。這傢伙明明自己居心不良倒是還好意思說韓蕭等人是壞蛋了。

「把他放下來我看看」王虎果斷的說道。對於這個坑爹的小傢伙,王虎今天非得好好的教訓他一番不可。

放開麻袋之後王虎頓時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裝進去的時候明明是一個不足兩尺的小嬰兒,怎麼出來就是一個將近四尺的小丫頭了,這也太玄乎了吧?不單單是王虎對此無語,就連前面的韓蕭天芸等人也是感到莫名其妙。

「你究竟是什麼玩意啊?居然能還會變身,哈哈,真是讓虎爺我感到驚訝啊」王虎哈哈大笑道不管對面的這個小丫頭是什麼身份,有一個卻是不爭的事實,這個小傢伙不是自己的對手,這就足夠了。

「你又是什麼玩意,本姑娘可是一個高貴的鳳凰,其實你這種愚蠢人類可以比較的?」那小丫頭語出驚人,居然說自己是鳳凰。

聽到這兒,不單單是王虎笑了,就連王虎身後的一群嘍啰都是忍不住哈哈大小,鳳凰?你要說你是一隻野雞或許會有人相信。鳳凰嗎?還真是沒人信,鳳凰這玩意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豈是你這種小丫頭可以冒充的?

「哈哈你是鳳凰?我還是真龍呢,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就你那樣子像是一個鳳凰嗎?」王虎不屑的說道。

嗖。一陣白光閃爍。再一看,面前的那個小丫頭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小鳳凰飛在空中,這一下王虎等人算是徹底長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點兒什麼了。

「咯咯……這一次你們相信了吧?本姑娘現在很忙,就不和你們玩了,再見了」那小鳳凰及其人性化的說了幾次之後,蒲扇了一下小翅膀就要飛走。畢竟雖然她身份高貴但是實力還不怎麼行啊,留在這兒也討不到便宜不是,還是速速撤退為妙。

「站住!想走,哪兒有這麼容易?」一陣嬌聲傳來,再一看那個小鳳凰已經被一雙潔白的玉手給牢牢捉住了,那小鳳凰撲騰了半天,也沒有能逃出這玉手的束縛。出手的然乃是韓蕭的大夫人天靈。此女修為高深會飛,自然能夠輕易捉住這一個小鳳凰了。

「你……你想怎麼樣!我可是尊貴的鳳凰,你要是敢對我不利,我父母肯定不會饒了你的,嗚嗚」那小鳳凰一看再次被俘,算是害怕了,說話之間居然帶著哭腔。

「哈哈,那就不用在這兒唬我了,據我所知,鳳凰一族早在上古戰亂之中就已經徹底沒落,雖說經過數千年的繁衍,但是存活在世的鳳凰一族也絕對不會超過一千之數。高手更是寥寥無幾。你就不用拿鳳凰一族來威脅我了。」天靈毫不在意的說道。

被人家揭穿了老底,那小鳳凰頓時慌張了,現在這個情況可是他出道以來最為驚險的境況了,打又打不過,逃也逃不了,搬家族高手出來嚇人又嚇不住,這可如何是好啊,顯然,這個小丫頭黔驢技窮了。

「嗚嗚……」這一次,小鳳凰是真的哭了。比起前面幾次這一次顯然是更加令人傷身,不過這樣有用嗎?

「咯咯,小丫頭,你也不用哭,我也不會取了你的性命。你只需要跟在我身邊一段時間就行了,到時候我自然會放了你」天靈說了這一句就懶得再理會這個小傢伙了,伸手就要再次捆了這個傢伙。

「大嫂你說放就放,未免也太霸道了吧」王虎小聲嘀咕道。

不等天靈回應,這邊兒的天芸顯然就率先回應了王虎。

「咋地,你小子還想造反不成了?是不是幾天沒有教訓你了,你這毛病又犯了呢?」天芸說著,摩拳擦掌的走向王虎,眼中的神色更是不懷好意。

「好,好,我服了還不行,二嫂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好了。我不干涉就行」王虎一看情況不妙,果斷的選擇了服軟,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兩個娘們仗著實力深厚暫時我還是不惹為妙。

一看王虎這邊兒沒有意見了,天靈這才繼續將這個小鳳凰給收拾了一番,這個妞兒的手段倒是殘酷直接找長劍將小鳳凰的翅膀羽毛給砍了下來,這一下倒是好了小鳳凰沒有了翅膀,干著急就是飛不起了。沒辦法只得保持一個人類小丫頭的模樣跟在隊伍之中一起行走,而照看這個小傢伙的人選,赫然就是王虎了。

根據小丫頭的自我介紹,她乃是一個鳳凰族的遺孤,從小到大她就沒有見過她的父母,從他記事以來就是她一個人生存。而她所說的找家人來幫忙,都是一些幌子,是跟別的動物學習來的技巧。

對於這個小鳳凰的情況,王虎也是深表同情。雖說這個小傢伙曾經想謀害他,但是他王虎大人大量,豈能和這個小丫頭一般見識?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小鳳凰跟在王虎的身邊,王虎倒是也對她照顧有加,其實真正照顧小鳳凰的也不是王虎,而是王虎的媳婦白雲,這個小妞也不知道咋地了,忽然間母愛大發,將這個小傢伙當成了自己的女兒,疼愛有加。

不知不覺之中,韓蕭的隊伍之中又多了一個奇才,這個小鳳凰可不是簡單貨色啊,如此小小年紀,這腦子實在是太好使了,王虎一個成年人類硬是被這個小傢伙耍的團團轉,這還不算,這傢伙的身體,強悍的令人法制,王虎那碩大的開山斧在他身上砍了幾次,硬是沒有一點兒問題時候,王虎仔細一檢查,自己的大斧子之上居然有了好幾個白花。

當然這個小鳳凰的事兒只是一個插曲,眾人來到這兒乃是為了尋寶,而不是為了找這個鳳凰,只有那天靈好像知道這個小鳳凰的價值。不過她顯然不願意多說,這也不是天靈想對韓蕭藏私,而是她知道的也不是很詳細。只是知道一個大概,具體的事情,還是得回去找他老爹問問再說吧。

她倒是不知道,正是面前的這個小鳳凰,改變了她們姐妹一生的命運。今日抓到這個小鳳凰,絕對是一個明智之舉!

不知不覺之中,韓蕭等人在這古城之中已經走了兩天,一來這古城的範圍實在是太大,道路還是曲折蜿蜒,非常不好走,二來就是這路上的怪物數量實在是太過龐大,粗略推算,韓蕭等人走的這兩天路程,差不多已經幹掉將近一萬的怪物了。




Related Articles

「消炎藥。」陳墨又給她擰開一瓶礦泉水遞過去。

林星娜哦了一聲,接過礦泉水,把藥片吞了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