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一個曾經結過婚,都差點當了爹的人,如今面對一個比他小了十六歲的小女孩,還真挺緊張的,他也不知是從何時起就對這小姑娘動了心思的,反正,當時,少帥提出讓他去給燕子辦出國手續的時候,他心裏當時就咯噔了下,覺著以後沒機會看到小女孩了,怎麼辦?

人生對於他而言,早已了無趣味,後來,重回龍城,追隨輔佐趙南貞,逐漸又活了回來。但是,對於女人,對於愛情還是提不起精神,至於什麼時候對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姑娘動了心思的,他也不大清楚,反正,只要看她認真做事,認真說話的樣子就覺著又有什麼期盼了!

過來傳話的護衛說的是,葉小姐要分別找韓成和燕子談話,先見韓成。

於是,韓成低頭在燕子額頭落了個吻,轉身就去隔壁了。

快四十的男人,可能常年操練的原因吧,看着還是比同齡人要年輕很多,身材結實而精瘦,臉上有歲月刻下的痕迹,那是抹不掉的過去。

葉卿楊對韓成的過去知道一些,曾有着戰無不勝的少年英雄稱號,年輕時候也是眾多名門小姐欽慕的對象,但,他有個青梅竹馬的對象,倆人感情很好,到了年齡就結了婚,婚後不久,媳婦懷孕,未來可期。

然而,有一天,韓成的太太忽然就失蹤了,等找到的時候,她已經死在了郊外的一處廢墟里,連同肚子裏的嬰兒一起死了,屍體發硬,身上多出手傷,下體撕裂。

那時候才二十幾歲的男人一夜之間白了頭,脫了軍裝,查找兇手。

韓成用了五年的時間才找到兇手,當時正處於前朝瀕臨掙扎之際,到處都是骯髒和混亂。太多人發了瘋的斂財,想盡一切辦法往外面逃。既然是要逃亡遙遠的異國他鄉,那就意味着得有足夠多的錢,於是,大煙館和妓院,拐賣父女兒童成了發橫財最快的手段。

因為,時//局太亂,沒有人管這些生意。

那時候皮肉生意瘋狂到什麼地步,女人出門也許就從此再也回不來了,而韓成的妻子就是這麼沒了的。當時,龍城的大小煙館、妓院被韓成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找到的人,竟然在郊外的廢墟里找到了妻兒的屍體。

案子,五年後才得以破解。

韓太太就是在家門口被人擄走的,被擄進了一家地下煙館,兼帶給煙鬼們提供其他服務。

後來,聽說韓成把那家煙館的老闆扒皮喂狗后,一把火/把煙館燒了/個乾淨。

從此,浪跡天涯了。

這就是以前,趙南貞和葉卿楊偶爾說起韓成的時候,趙南貞都會說一句,「你可千萬別惹成哥,他可是活剝過人皮的。」故事,是真的,不是嚇唬人的。

這些過往,趙南貞提前跟葉卿楊叮嚀了幾十遍,和韓成談話時不許提,成哥好不容易重獲新生了。

葉卿楊罵趙南貞,「我在你眼裏情商是有多低了?」

那麼殘忍的過往,她怎會提。

葉卿楊從韓成拘謹的表情里看到了愛情的樣子!

心裏嘆口氣,成全吧!

別的就假裝個大人,長姐提醒他幾句罷了!

「成哥也不用那麼緊張,只要你對燕子是真心的,燕子也是自願的,那我自然是支持還來不及呢!只是,你比她大那麼多歲數,以後倆人一起過日子,你可得讓着她。」葉卿楊吧啦吧啦,真的跟個長輩似的。

韓成永遠只一句,「我會的。」

「那怎麼辦?就在這裏給你倆把事兒辦了?你把人帶回去?」葉卿楊道。

韓成搖頭,「她不用回去,就在這裏和你搭個伴兒,多學點東西,等你們學業完成了一起回國。」

燕子在家附近一家不錯的護理專科學校上學,相比較而言,學習輕鬆,離家近,上學放學走路即可,不需要擠公交車,或者騎車,很適合燕子,她學的也不錯。

葉卿楊揶揄道:「那,你想她了怎麼辦啊!」

趙南貞「咳~」

韓成撓頭,尷尬!

成哥一老男人了,你這般揶揄真的好嗎?

葉卿楊其實跟韓成也沒說幾句,倒是跟燕子說挺多的,趙南貞聽的都皺眉。

「行了,明天後天,有的是時間說,讓燕子趕緊回去休息,我們也該休息了。」趙南貞打斷葉卿楊道。

燕子尷笑,跟少帥道了晚安就趕緊走了。

韓成和燕子商量的是在這邊辦個小型婚禮,就算把婚結了,完了,他們就得回去了,這次出來時間已經夠長了。

燕子離開后,葉卿楊和趙南貞聊了許多這一年來,龍城和國內的一些事情,也聊到了秦城以及葉明城和孟靜怡的關係,最後,聊到了歐陽蕭弛,聊了芝芝,聊了許多人。

但唯獨不去提王蜜兒的死,更不提葉賀年的死,也不提閆恆。

一看時間都快凌晨一點了,葉卿楊打了個哈欠,說,「困了,我要洗澡睡覺。」

趙南貞說給她放熱水,泡一泡,這裏的酒店是附近最好的酒店,引用的是溫泉水,葉卿楊住的地方只能洗淋浴,她想了想點頭,「好!」

某人放好洗澡水,放了提前讓酒店準備的玫瑰花瓣和香薰,出來的時候發現葉卿楊已經抱着抱枕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得多困啊!

當然困了,她為了不跟他獨處一室,在街上逛了那麼久,快累死了都,她平時可不是個愛逛街的人。

趙南貞蹲地上,看着她,其實,這個時候的葉卿楊沒有睡實,感覺到有人盯着她猛地睜開眼睛,就對上了男人沉黑明亮的眸子!

「水放好了,我抱你進去?」趙南貞看着葉卿楊朦朧的眼睛道。

葉卿楊跟魔怔了似的,什麼也沒想,只對着他點了點頭。

趙南貞把人抱進浴室后,葉卿楊眼睛一亮,「這麼大浴池?還有玫瑰花哎!嗚!」

男人一吻封緘,「一起?嗯!」 第131章蘇招娣被帶走

蘇招娣伸手揉揉她的小腦袋,柔聲道。

「三姐沒事,官爺只是找我去問話,你跟小五在家裏要聽話,三姐很快回來。」

她輕輕去推小蘿,可是卻推不開,小蘿死死的抱着她不撒手,蘇招娣無奈,看向站在一邊拚命忍着眼淚的蘇遠清。

「小五,把小蘿帶回去吧,外頭這麼冷,你相信三姐的吧?」

蘇遠清望着蘇招娣,一雙靈動的大眼睛裏有着堅定之色,他重重的點頭,過來抓着小蘿的肩膀把她從蘇招娣懷裏扯了出來。

「我相信三姐,我知道三姐會回來的。」

蘇招娣對他笑了笑,伸手也揉揉他的小腦袋,隨後道,「必須每天要堅持認字知道嗎?即便三姐不在,課業也不能懈怠,書院可是需要考試的,若你們不能通過,是不能上書院的。」

交代了幾句,衙差們開始催了,蘇招娣轉身跟他們離去,背影堅毅,面色從容,哪裏像是農女該有的鎮定。

矮個子衙差算個小頭領,見吳氏跟季老三還一直跟在後面,回頭對他們說道。

「放心吧,只要你家兒媳沒殺人,她很快就會被放回來。」

季老三跟吳氏,還有很多村民們都一路跟到了村口,看着蘇招娣跟幾個衙差走出了村,才都停下來。

吳氏抬起衣袖拭淚,有些氣惱的道。

「他爹,你說這溟兒今兒怎麼還不回來,這天兒都黑了,他媳婦兒都讓人給帶走了,他這個做相公的,怎麼不著家呢。」

季老三不斷的嘆氣,他也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遇上這種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以前家裏拿主意的事兒都是陳氏,他習慣只做活,不操心,此時卻是有些六神無主。

吳氏也知道他,也沒指望他能說出什麼來,一手拉着小蘿,一手拉着蘇遠清往家走。

蘇遠清跟小蘿都不時的回頭,可是蘇招娣的身影早就消失了。

宋氏走到吳氏身邊安慰了幾句后也回家了,其他那些看熱鬧的人也差不多都散了。

小林氏臨走時,對吳氏說道。

「嬸子,你們不用擔心,蘇招娣那可是個惡人,肯定不會讓人欺負了去,她肯定很快就能回來。」

吳氏無奈苦笑,惡人,那也只是在村裏惡而已,說起來也就是婦人見識淺薄,扯頭髮耍無賴,上不得枱面,這次遇上官府,她那股無賴勁兒可得收著,若不收著那不是得挨板子嗎?

等吳氏他們回到家的時候,就見季凌月正坐在炕上吃燉肉,衙差們並沒有把一整隻雞都吃完,還剩下些邊邊角角,比如雞爪子,雞屁股,雞頭等沒什麼肉的部位。

此時季凌月正在啃著雞頭,見他們回來了,趕緊笑道。

「爹,娘,你們也趕緊坐上來吃飯,今兒這雞真香,雞頭吃着都香。」

季老三臉色不愉的看了她一眼,瞪眼道。

「你嫂嫂都被抓走了,你還有心思吃。」

季凌月心中冷哼,但面上卻表現的極為委屈,手中抓着的雞頭還沒放下,低頭小聲道。

「爹,我也擔心的,可是您都幫不上忙,我一個女娃又能做什麼呢?」

季老三臉色緩和了幾分,重重的嘆了口氣,也上了炕,坐在窗邊看着院子外,想着季溟到底什麼時候能回來。

吳氏拉着蘇遠清跟小蘿也上炕吃飯,筷子伸到燉肉盆兒里,見只剩下了兩個乾巴巴的雞爪子,看了季凌月一眼,也沒說什麼,把雞爪子給了小蘿跟蘇遠清一人一個,隨後自己拿了個饅頭啃起來。

季溟今日確實回來的晚了,而且回來時,滿身的汗水,吳氏發現他身上的衣服也破了,甚至還染著血。

當即就嚇的臉色慘白,她抓着季溟的胳膊急切的查看了一番,發現他的右臂傷了,傷口挺深的,還在往外冒血。

「溟兒,你……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受傷?」吳氏臉色慘白,嘴唇哆嗦,抓着他的胳膊手指都在顫抖。

季溟微微掙開她,笑了笑道。

「我沒事娘,遇到幾隻狼,打了一場,所以受了點兒傷,不嚴重,一會兒我自己上點兒葯就行了。」

「行什麼行啊,你這還在流血呢,走,娘帶你去找大夫去,你這個得看大夫啊!」

季溟趕緊把有些慌不擇路的吳氏給拉回來,「娘,我真的沒事,蘇招娣那兒有止血藥,比那些藥房的葯可管用。」

季老三也點頭,「是,三丫頭的那些葯確實很管用。」

吳氏回頭瞪了他一眼,季老三訕訕的閉嘴了,不過隨後看着季溟又是一副惆悵的樣子。

「蘇招娣呢?又早早回房了?沒幫娘刷碗做家務?娘,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回頭我說她。」季溟說着便徑直朝他們的屋子走去。

吳氏跟季老三對視了一眼,都是一臉無奈,吳氏道。

「蘇招娣被衙差給抓走了。」

季溟進門的腳步猛然一頓,回頭有些愣愣的看着吳氏。

「娘,你說什麼?」

吳氏走到他身邊,抓着他的胳膊道。

「蘇招娣被衙差帶走了,人家親自上門來把人帶走了。」

她話音剛落,季溟已經掙開她往外走了,吳氏趕緊追上去再次拉住他。

「溟兒,你要幹什麼去?」

「我去找她。」

吳氏哪兒是他的對手,被季溟輕鬆掙脫開,已經出了大門,季老三一瘸一拐的在後面追。

「季溟,你給我站住,那可是衙門,是你說去就能去的地方嗎?你趕緊給我回來。」

季溟回頭看了他一眼,道,「爹,我找到她就會回來,你們不用擔心,趕緊回去吧。」說完便快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蘇招娣被四個衙差帶回桃花鎮的縣衙時,已經是月上中天,衙差們對她還算夠意思,給她安排的牢房最起碼是單人間。

這不是蘇招娣第一次進牢房,只不過她之前去的牢房是京都大理寺關押死囚的牢房,她會挑選一些死囚做葯人,可是這次,卻是自己成了階下囚。

在一堆乾草上坐下,靠在牆上緩緩閉上眼睛,重生幾個月了,一直沒打聽過京都的事情,不知道如今的京都局勢如何,安寧侯府……。侯耳聞言愣了一下,隨後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到底該求誰。

他急忙望向沈千秋,哭喊乞求道:「沈先生,沈大人!我真的知錯了,我就是個混蛋人渣!您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條生路吧!」

可是任他如何乞求,沈千秋都絲毫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

……

《長生帝婿》第九十二章以示懲戒 女子嚇了一跳,躲在了丁鵬身後,而他也吃了一驚。立即回身,入目,就見一個怪人站在了他們面前。

這人實在太怪了,他看着好似才二十餘歲,竟有一首皓白銀髮,他身襲白衣,面容蒼白卻是神態悠然,看着他們的眼神,彷彿透著些許好奇。

丁鵬當即問道:「你是誰?」

怪人道:「你管我是誰。」

聽到他強橫的回話,丁鵬稍有一怔,繼續問道:「你為何出現在此地。」

銀髮男子反問道:「這是你家?」

他的話已有些猖獗起來了……

丁鵬皺眉道:「這不是我家,但卻是我先來到此地的。」

銀髮男子道:「我昨日在此睡了一夜,你說你先來的?」

丁鵬不信,可忽然間他看到那片柔軟的草地上躺出個人形,一時間卻不知該如何應話了。

半晌,他才抱拳道:「兄台見諒,是我丁鵬失言了,不過這位姑娘有所不便,還請兄台移步離開,丁鵬感激不盡。」

男子皺了皺眉。

丁鵬見此,接道:「兄台有難處?」

男子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在想該不該生氣,罷了,見你年輕,我就當你年輕人不曉事……我走了。」

丁鵬完全愣住了,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人,他也從未被人這般教訓,他差點就忍不住動手教訓教訓這人……

不過見他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還是忍住了。

Related Articles

想了半天,脫達終於嘆口氣說道:「算了,你們狠!我答應就是了!」

楊冉一拍大腿道:「這不就得了!好好的,費...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