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熱氣騰騰的烤麵餅,所有人的食慾都被調動起來了,馮侃他們一行人還好,而大帳之中的那些獸人戰士們接過木碗之後,二話不說便狼吞虎咽了起來——餓了那麼長時間,總算能吃頓好的了。

「……」

所有人都不客氣地開始吃東西了,可是不知為什麼馮侃卻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去抓面前的美食,只是盯著從大帳之中退出去的因為之前的長時間飢餓而顯得骨瘦嶙峋的獸族少年若有所思。

「侃哥,你怎麼了?肚子不餓嗎?要是不吃的話給我好了!」

坐在他身旁的拉爾夫奇怪地問道,見他沒什麼反應便自說自話地從他的碗里撈出一大塊醬肉乾。

「……不好……」


無視小王子那偷奸耍滑的舉動,馮侃突然臉色大變跳了起來!

「伯納多的這個舉動有詐!」

…………………………………………………………………………………………………(未完待續。。)

… 整個大帳內瞬間安靜下來了。

「……有詐?」

大家都面面相覷,似乎並不理解馮侃為什麼突然來這麼一嗓子,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好像遇到什麼非常好笑的事情大笑了起來。

「他說,有詐?!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麼有詐?傑明斯的那些人類想耍詐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耍詐?他們憑什麼?就憑我們手裡的麵餅?哈哈哈哈哈哈哈……」

待在這個王帳裡面的無一不是統領一方的獸人部落大首領,而這些大首領不可避免的也有著所有獸人都有的陋習……

「祭司長大人,我沒有開玩笑,事情真的很嚴重,我希望大人能夠立刻採取行動。」

面對眾多獸人-大首領的嘲笑,馮侃並沒有進行解釋,他知道,與其跟無法理解自己意思的人爭論而浪費時間還不如跟懂道理的人坐下來慢慢談。

「先知大人,您為何要這麼說呢?根據我們的檢測,這些糧食都沒有什麼問題。」

對於他的提議,維西特大祭司長沒有立刻給予回應,反而提出來疑問。

狐族大祭司長對於自己對這批糧食的檢測結果非常有自信,獸人天生就有比其他種族靈敏數十倍的感官,特別是嗅覺,而某些特定種族的獸人甚至在這方面比其他種族靈敏數百倍,這個世界上無論什麼毒物無論下毒手段都瞞不過他們的鼻子。

食物完全沒有問題,而裝載食物的車子也完全沒有問題,就連裝食物的袋子他們都仔細檢查過看有沒有被做什麼手腳。

要在這麼嚴密的檢查下耍滑頭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尊敬的祭司長大人。這些食物當然沒有任何問題,有問題的其實是人!」

馮侃飛快地回答道。


「祭司長大人,這不是開玩笑,請您立刻下令,所有人都只能吃兩張烤麵餅和一塊醬肉乾,無論他如何飢餓。都絕對不可以再多吃了!」

「什麼?兩張烤麵餅?」

「那不可能!」

「開什麼玩笑?!」

「你想讓我們的勇士繼續餓著肚子打仗嗎?」

馮侃的話立刻引來了獸人-大首領們強力的反彈,獸人都是大胃王,巨大的力量意味著巨大的能量消耗,之前的戰鬥桑塔聯盟被伯納多截斷了補給,所有獸人戰士都是以從伯納多補給隊掠奪過來的那一點點食物和在荒原之中捕獲的小動物苦苦支撐。

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得到充足的食物,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們飽飽地吃上一頓——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稍微吃不飽死不了人,要是你們再這麼樣吃下去才真會死人的!」

馮侃忍不住大吼了一聲。

「……」

「……什麼?」

「聽著!接下來我說的非常重要……」

一聲吼將場面鎮住,馮侃也不廢話,立刻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其實。這只是他突然之間的靈光一閃,發現了其中不妥的地方。

馮侃記得很久以前自己的母親曾經跟他講過這麼一件事情:

那是新中國最困苦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連續幾年中華大地都持續著乾旱和洪澇災害,而這個時候原本被稱為「老大哥」的蘇聯還落井下石中斷了對新中國所有的援助,整個國家只能依靠過去儲備下來那些糧食度日。

在這個事情,受害最嚴重的就是農村,連年災害造成大片大片的田地荒蕪,也讓成千上萬的農民變成了饑民。

新中國政府在這個事情出台了一項政策。那就是將受災最嚴重地區的農民分配到某些物資比較充裕的城市居民家中借宿。

那個時候的人非常淳樸,也沒有那麼多的利益計較。當城市中的居民看到被飢餓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同胞時,迸發出無與倫比的熱情。

他們慷慨地從自己本身就不多的口糧配給當中分出很大一部分購買了大量的精製麵粉(那個時候買糧食光有錢還不行,還要憑糧票),製作成香噴噴的白面饅頭(在那個時代,這算是最高級的食品了)。

長年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何時見過如此精緻的食物(農村當時吃的都是粗糧,粗糧在現在是高級的健康食品。但是在那個年代卻是非常粗陋的食物)?而且還不限制他們食用的數量,這讓這些飢餓了許久的人們萬分感激之餘便沒有節制一個接一個地狼吞虎咽了起來。

然後……

就出事了……

很多人就是因為這樣死了。

而死因則是——撐死!

不,這並不是個笑話。

因為長時間的飢餓,人的消化系統變得非常脆弱,其中胃部所遭受的傷害最為嚴重。因為許久不進行工作,胃液分泌變得非常少,而胃壁也變得非常薄,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大量快速進食,而且食物是水分含量非常少的乾糧——薄弱的胃壁承受不住突然大量湧入的食物來不及消化而被擠破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內臟破裂,多處穿孔,大量的內出血,而且因為長時間飢餓所以身體異常虛弱(無法進行手術治療,因為病人在手術當中也是要消耗大量的體力的)——別說在那個醫療技術並不發達的年代,即使是科學技術發達的現代也是神仙難救。

那些城市中的居民不可謂不熱心,但是得到的卻是完全相反的結果。

政府在得知詳情后,立刻尋找對策,在醫學專家的指導下,在媒體大力宣傳下,人們知道了正確的做法。

長時間沒有進食的人不可以一下子吃太多太飽,而是需要用非常稀薄的小米粥等半流質食物先把內髒的疲勞消除。少食多餐,讓消化系統逐漸恢復到一定程度,才能循序漸進地食用固體食物。(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

大首領們都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地聽著馮侃所敘述的事情。(隱瞞了事件發生的所在地)

「……不要以為我胡說八道!看看伯納多送來的這些食物——烤麵餅,醬肉乾,這些全是不含水分的干硬食物。桑塔聯軍已經斷糧快三個月了,你們剛才吃了那麼多,難道就沒覺得肚子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經過馮侃這麼一提醒,獸人-大首領們下意識地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鼓鼓的肚子,然後在下一刻全部面色大變,紛紛跳了起來搶著衝出了大帳。

剛才只顧著吃東西沒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情,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一靜下來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肚子不對勁了,那漲漲的隱隱還有一絲絲刺痛的感覺讓他們知道。馮侃說的東西是千真萬確的。

如此嚴重的事態,不用別人說,他們就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萬萬沒想到……」

維西特大祭司長看著手中還剩下一半的烤麵餅,雖然那烤麵餅依然香噴噴的讓人垂涎欲滴,但此刻狐族的大祭司已經完全沒有一絲食慾,有的只有驚恐。

這些來自伯納多公國的食物的確完全沒有問題,卡里多斯伯爵並沒有在這些食物上做什麼手腳,因為他知道即使做了什麼手腳也瞞不過獸人那靈敏的感官。所以就乾脆不做手腳。

但這就已經夠了。

因為他沒必要在這些糧食當中做文章,獸人此刻的境地就已經為他準備好條件了。

若非被馮侃福至心靈偶然注意到獸人們此刻的身體狀況。桑塔聯軍這個悶虧是吃定了。

千防萬防,到最後還是著了道了。

「……難怪,難怪那傢伙那麼慷慨大方……」

這下卡里多斯伯爵那出人意表的舉動就可以解釋了。

只用付出三分之一的糧食的代價就可以讓對方大量地非戰鬥減員,而有幸沒有立刻致死的傷員還能夠拖累更多的獸人戰士,這買賣——不虧。

一想到這裡,所有人的這個冷汗啊——嘩嘩的。

「……人們都說狐族是世界上最狡猾的人。我看跟人類比起來,我們狐族其實什麼都算不上。」

嘆了一口氣,維西特大祭司長將手中的半張烤麵餅扔進面前的木碗當中。

「哼,那傢伙重來就不做虧本買賣。」

修冷哼一聲自言自語道。

「不過還好,有了先知大人的提醒。我們最起碼可以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了。」

這時大祭司長的語調當中充滿了慶幸與感激。

「這沒什麼,我也只是偶爾想到的。」

馮侃也抹了一把自己頭上的冷汗,今天這事還真是幸運,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來送餐的獸人少年那過分瘦弱的身影引起他的注意,他還真想不起這段在他童年時期留下深刻印象的歷史。

「大祭司長大人!」

這個時候,方才衝出大帳的一名牛族大首領又回到了大帳之中。

「情況怎麼樣?」

「萬幸,還來得及,只有一些戰士因為腹脹而感到不適,其他都沒問題。」

還好獸人戰士人數夠多,分發食物就很花時間,而且因為就餐順序是排在後面所以很多獸人戰士還沒有吃多少食物。

「……我們……我們失去了三百名戰士……」

一名熊族大首領神色沮喪地走進大帳報告,熊族戰士因為戰力最高所以分發食物的順序是排得比較靠前的,而且熊族進食的那個速度……

「我們有一半以上的戰士因為腹脹而無法行動了……」

這是一名緊跟著進來的虎族大首領的報告。

「我們的戰士沒什麼問題,而且還在抱怨食物太少。」

一名犀族大首領帶來了最好的消息。

當所有大首領陸續回來之後,大帳被沉默所支配了。

沒人能想到卡里多斯伯爵如此不按常理出牌——他竟然想把獸王軍撐死!?

…………………………………………………………………………………………………(未完待續。。)

… 「並不是只有在戰場上攻城掠地那才叫戰爭,所謂的戰爭啊,就是要利用手邊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達到自己的目的取得最後的勝利。」

馮侃看著疑惑的拉爾夫的眼睛認真地說道,自從開始旅行以來,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這樣有意無意地對小王子進行這樣的指導。

「兵法有云:『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終而復始。』意思就是『用兵作戰,總是以正兵當敵,以奇兵取勝。所以,善於出奇制勝的人,其戰術變化,就像天地萬物那樣無窮無盡,像江河之水那樣通流不竭。』這個卡里多斯伯爵顯然很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作為敵人的話會非常可怕,因為他不會拘泥於某一種固定的行為模式,所以才會想到『撐死』敵人這種古怪的方法,一般這種人就是那種把你賣了你還會感恩戴德的替他數錢的類型。」

「撐死」敵人這種奇謀,古板的人是絕對想不出來的。

雖然發現得比較早,獸王軍沒有遭受到太大的損失,但是卻也讓幾萬人暫時失去作戰的能力了。(撐死的沒多少,但是因為腹脹而無法行動的卻很多。)

要知道,獸王軍現在總共也就有十幾萬士兵。

「那個男人以前就是這樣,在過去被他葬送掉的人里,有很多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他幹掉的。」

修厭惡地撇了撇嘴,看起來他真的很不情願提起那個男人。

「不過侃哥你既然識破他的計謀了……不……等等……」

拉爾夫認真思考了一下突然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的其他人。

「應該沒那麼簡單吧?」

「不錯,有長進。」

馮侃樂呵呵地看著他讚許道。

「要說他沒有什麼後手打死我都不相信。」

「獸王陛下,我覺得我們必須立刻派斥候到各處打探,以防伯納多的軍隊還有什麼其他的陰謀!」

維西特大祭司長立刻領會了他們的意思,轉身向小蘿莉獸王請示道。

「嗯!就按照大祭司長的意思辦吧。」

其實他這是多此一舉。要求一個十歲不到的小蘿莉精通行軍打仗的事情根本就是強人所難,無論他提出怎樣的意見,小蘿莉獸王估計都會照單全收,不過大祭司張這也是一種表態,畢竟名義上獸王是這支軍隊的最高首領。

「那麼我們就用我們的方式來看看吧。」

幾名獸族首領急匆匆地領命離開大帳,馮侃不慌不忙地啟動了隱藏在右手手腕上的通訊手環。

這是能夠直接與魎皇鬼系列環地衛星鏈接的通訊裝置。

「……這是……什麼?」


面對突然出現在眾人頭頂上的發光圓球。所有人都仰著頭頂著一腦袋問號。(早已見識過的聖奧斯坦眾人不算。)



Related Articles

「中央城很多天才?」

「對,很多很多。」 「那我這個天才去到那...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