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生怕桃花仙子這一劍直接削過去,連忙出聲求饒。

「不殺你也行,你倒是說說看,留着你對我有什麼好處?」

桃花仙子眼裏帶着殺氣,冷冰冰地威脅道。

「我保證就當做什麼都沒看見,半個字也不會透露出去。」青年連忙發誓保證。

「這一點對我無用,我直接把你殺了豈不是更好。」

青年腦袋裏急速轉動,思考着自己能有些什麼價值,能夠打動對方留自己一命。

「我從小就在伯府長大,對府內一切都很熟悉,我知道好幾個藏寶之地。」

「你在伯府里是什麼身份?來此有何目的?」

這一次桃花仙子手中之劍又緊了一些,青年的脖子上已經滲出血珠。

冰冷的劍刃貼在脖子上,原本已經結青年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壓力,現在看到自已脖子滲血,巨大的恐懼襲來,青年的褲襠一熱,一股黃色液體流淌而出。

「仙子手下留情,我全部交代。」

青年在驚嚇之下,將自己的身份,以及他知道的一切消息,全都交代出來。

原來這名青年的身份還不簡單,是棺中這位呂伯第七子的直系子孫。

不過第七子早就死了,連這一系的曾孫子輩都已經死光,他是這一系的第15代直系子孫。

由於祖輩早已經壽元耗盡而亡,他在伯府也沒什麼地位,比起普通奴僕也強不了多少。

這一次他想趁著府中人少,偷偷溜進來順點值錢的物品。

只是府中一些重要的地方都有陣法防護,他根本就沒有能力打開,便想到老祖的屍體上,也許還會有些值錢的物品。

這不,才剛進門就被桃花仙子給擒住了。

「你是從什麼地方溜進來的?」

這伯府現在雖然人手不多,但想要從外面溜進來還真不容易。

「我從祖上留下的一份筆記中,找到一條暗道,可以從府內通到外面。

這是伯府建造之時就刻意留下來的逃生通道,只有少部分直系血親才知道這個秘密。」

「好!一會帶我去找那條暗道,如果所言不虛,我便可以饒你一命。」

桃花仙子用法力將青年禁固住,扔在牆角,靜靜地等待小骷髏。

他雖然不知道小骷髏此舉是為了什麼,不過也能猜到,應該對小骷髏極為有利。

又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屍體之中再也沒有黑氣冒出,小骷髏似乎意猶未盡,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張合用意識聯繫,卻發現小骷髏沒有任何反應,似乎已經沉睡過去。

桃花仙子走過去,一把將小骷髏抓住,順手收進空間。

這個時候他才開始打量呂伯的屍體,頭上那一頂紫金冠似乎挺不錯的,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寶物,先收起來再說。

他伸手去摘呂伯頭上紫金冠時,卻是不小心,把呂伯整個頭顱都摘了下來。

他這才發現,呂伯的人頭早就被利器斬下,現在不過是拼合在一起。

當下把呂伯頭顱上的紫金冠取下,頭顱仍然還回去。

然後他又動手,把呂伯身上的紫袍也脫了下來。

不過他與呂伯沒有直接的仇怨,這樣對待一具屍體,他心裏還是有點過意不去,當即從空間里找出一件衣服,給呂伯穿上,又找出一隻粗布帽子,套到頭上。

呂伯換上這一套打扮之後,還真有幾分鄉下土財主的架勢。

收拾妥當之後,桃花仙子一手提起青年。

「你給我指路,可別想玩什麼花樣。」

當即施展遁地術,帶着青年鑽入地下。

以他目前築基修為,勉強能帶一個人施展遁地術,不過帶上一個人在地下所遇到的阻力大增,速度要慢了許多,而且法力消耗也變成特別快。

有青年給他指明大概方向,很快就在一座假山之中找到一條暗道。

桃花仙子提着青年,沿着這條暗道走了半多小時,沒有遇到任何阻礙。

通道盡頭是地下一條暗河,沿着暗河潛行了十多里,最後兩人從樂江之中冒出頭來。

原來通過這條暗道,直接就能出城。

呂伯家先輩想得着實周道,這條暗河用於逃命,確實很實用。

出了樂江之後,張合將暗道出口的位置,牢牢記在心裏,以後也許用得着也說不定。

「仙子,現在可以放了我嗎?我家裏還有八十老母,等着我回去供養,求仙子高抬貴手。」

青年怕桃花仙子殺人滅口,連連求饒賣慘。

不過桃花仙子卻沒有立即放掉他,而是逼着他將自己修練的功法默寫了一份,這才放他離去。

。 小洞天之內。

陸謙恢復原形。

北陰酆都山也變成玉璽大小。

酆都山中,長蛇吐火,鐵狗噴煙。

吐的是銷骨焚身火,噴的是迷魂斷腸煙。

無數長蛇瘋狂攻擊着衆人。

鐵狗從地下冒出,一邊噴着毒煙,一邊張開尖利的獠牙。

“這是什麼東西?”

血浮屠目眥欲裂,看到自己的兒子和部下先後死去,她的心都要裂開了。

無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脫離這片空間。

長蛇和鐵狗怎麼殺都殺不完。

而且這個世界和剛纔外面一樣,可以化解他人的攻擊,變爲最精粹的力量。

“算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與其白白浪費自己的力量,還不如堅持一會。

這麼龐大的法陣,消耗肯定也很大。

只要支撐到對方法力不足,那麼就是勝利。

三頭六臂修羅身不斷殺着長百里的長蛇。

哪怕火焰將完美的法相灼燒出一個個大坑也不在意。

這時,陰影覆蓋了她。

血浮屠下意識擡起頭。

“這是……”

一瞬間,她絕望了。

只見虛空飄着數以萬計的蛟龍。

磨牙吮血,猙獰恐怖。

“不!!”

血浮屠只來得及說出這麼一句話,血肉當場被啃食乾淨,靈魂鎮壓在黃泉奈何金橋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外界。

玄老黑帝思索片刻,說:“好了,結束。酆都獲勝!”

此言一出,衆人譁然。

“其他人呢?都死了?”古蒼天看向玄老黑帝。

“都死了,修羅殿精銳一個不剩,修羅道統今日斷……哦不,還有邀月襲月姐妹。”

這一刻,其他人心裡不是滋味。

倒不是和血浮屠有多深的交情,彼此之間可能還有些摩擦。

只是看到修羅一脈沒落下去,總有些兔死狐悲。

陰景天宮總共有四脈。

黃泉奈何、閻羅天子、阿鼻冥王以及修羅殺道。

方瞳和東鬥君修煉阿鼻冥王、南鬥君百蟲之鬼修黃泉奈何、西鬥君是修羅殺道。

古蒼天和玄老黑帝練的是閻羅天子。

閻羅天子佔兩個席位。

他們在內部也不算是一言九鼎。

畢竟相差不大。

如今血浮屠身死,直接廢了一脈。

陸謙按照規定接收所有遺產。

接下來,閻羅天子一脈會佔據三個席位。

恐怕再過些年,他們徹底變成下屬小門派,連上殿議事的資格都沒有了。

“按照規定,酆都接替西鬥生形君的職位,大家可有意見?”

玄老黑帝環視四周。

這裡還是血浮屠的廣場。

一些別派的人也過來參加宴會。

見到玄老黑帝的目光,任督二王拱了拱手,自覺的離開。

陰景天宮遭遇動亂,舊的勢力洗牌,新的勢力上位。

他們在現場觀摩了事情的經過。

這個重要的情報,一定要報告給勾離神王。

“我們沒意見。”

木已成舟,哪怕心中再怎麼擔心也無濟於事。

“咳咳,宮主,我有話要說。”

這時,陸謙反而開口。

“你有何事?”

玄老黑帝看向陸謙。

“黃泉四脈,以一帝五斗的形式組成天宮。如若我成了西鬥君,那麼修羅殺道將後繼無人,鬱絕之山西南邊的青銅古國、恨天之國也羣龍無首。”

陸謙頓了頓,再次補充道:“在下覺得,爲了穩定人心,西鬥君的職位再由修羅的人擔當,在下推薦邀月。”

“酆都此言極是,那就這樣吧,邀月爲西鬥生形君,統領修羅血裔一衆門派古國。一切照常。”

玄老黑帝覺得此計甚妙,既穩定了人心,又能將修羅一脈徹底掌控閻羅天子一脈手中。

誰不知道邀月襲月兩姐妹是陸謙的侍女。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

陸謙叫出兩姐妹,並讓玄老黑帝解除兩人的藥力。

“我當西鬥君?”邀月睜大了美眸,心裡不知是高興還是驚慌。

“經我們一致決定,就是你了。”陸謙說道。

“額,多謝宮主,多謝諸位大人。”

邀月誠恐惶恐。

修羅殿下轄一十五古國,二十八修羅道統的附屬勢力,治下人口高達萬萬。

這些全部都是她管理,有種恍如夢中之感。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