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夢兒艱難地跟在陸青冥身後,沒有說話,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將敵人擋開,保護著自己也保護著陸青冥的後背。

聽到袁姐姐這麼說,靈夢兒雖然不知道大**為什麼不理會她,但是袁姐姐終究救過自己,自己還是代替這回一句吧。

想罷,靈夢兒開口回應道:「袁姐姐,你現回去吧。不要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這就話是好心的,可是,對此時的袁雪桐來說,卻無異於在傷口上撒鹽。聽了靈夢兒話后,她怒火更盛了,更加瘋狂的追向陸青冥。

陸青冥卻是故意作對,每次殺了人都要連將之肢解,然後這些碎裂的肢體就在他的巧妙劍法下向後飛,砸向袁雪桐,阻止她繼續向前。 袁雪桐肺都氣炸了,她雖然敢殺人,但是她終究還是個小少女,那些肢體一個接一個的砸來,噁心都噁心死了,她甚至想立即脫離此地大大的吐一場。

其實,在陸青冥身後的靈夢兒的感覺也差不到哪裡去,這些肢體可都是從她身邊飛過的。

終於,靈夢兒實在受不了,直接開口抱怨道:「喂,大**,你有完沒完,不要再做這麼恐怖的事好嗎?」

陸青冥一愣,正在肢解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回頭一看,發現靈夢兒這個大小姐滿臉蒼白,雖然對自己吼了幾聲,可是嘴唇還是顫抖著的。

再看看這一路留下的滿地肢體,不由輕輕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唯有繼續殺,只是,這回他倒是沒有再做什麼肢解的事了。

如此,袁雪桐卻是很快追上來了,只見這位年僅十六的堂主大人也是一臉的蒼白無色,但是其怒火也是毫不隱藏的全部體現在臉上。

此刻她很憤怒,非常憤怒。因為,陸青冥前進的這一路已經殺了幾十近百人了,而其中有數十人乃是他為了阻止自己追上來而被肢解了。

這樣豈不是說自己間接使得他們死無全屍,這讓袁雪桐如何不憤怒?

都是這陸青冥的錯,都是他才有這麼些事。袁雪桐直接將這罪名冠在陸青冥頭上了,反正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就對了。

「陸青冥,有膽你就停手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場。放心,我絕讓人圍攻你的。」袁雪桐直接吼道。

陸青冥卻沒有反應,這種事虧你說得出口。且不說你是不是說真的,反正現在我就被圍攻著,而你就是圍攻者之一。我是沒膽和你斗的。

陸青冥拉著靈夢兒就跑,運起步法來,在眾人的圍攻中他卻依舊遊刃有餘,幾乎沒人能傷到他或靈夢兒。

劉輝一劍此狀,心生不妙之意,如果就這樣子讓他再跑出一段距離的話,就算自己等人在出手也無濟於事了。

擔心陸青冥逃走,劉輝手一招說道:「李龍,你和幾位長老全部上去,阻止陸青冥逃出包圍圈。」

身後李龍同六位長老應了一聲便立即闖入包圍圈中去。

劉德見此,上前一步,拱手說道:「青龍團長,且讓我也上場。」「好。」劉輝淡淡回應道,目光卻明顯的掃了其他勢力的首領一眼,意思不言而喻:連劉德都這麼懂事理,難道你們就好意思這樣看著自己的盟友浴血而不上場嗎?

劉德此刻出來的目的也正在此,當即配合著哈哈說道:「哈哈哈,我劉德今日就上場會會這魔鬼劍客。你們可別敢來啊。」

說著又大笑幾聲竄入人群中了。

幾位首領憋紅著臉,實在沒辦法不上場啊,身為一方大佬,卻不敢直面一個小小的少年,將來是要遭人恥笑的。

沒辦法,幾位只好默默一拱手便進入包圍圈,唯有王軻站在原地沒有動,微笑著看著包圍圈的中的事情變化,絲毫沒有上場的意思。

劉輝目光一凝,沉聲道:「王幫主,你不準備上陣?」

王軻臉色不改,輕笑道:「劉團長不是還沒上場嗎?」

一句話,兩人皆沒有再說話,只是對視一眼,誰也看不清誰的心底。可是兩人卻都從對方眼力對自己的不屑,皆是輕笑一聲。

這無聲一陣,卻讓一旁的青龍大長老和二長老心中一顫,皆心道二人城府太深太可怕。

場中,陸青冥終於不可避免的和袁雪桐對上,眼見袁雪桐站在挺劍眼前,冷冷的看著自己,陸青冥的情緒也也隨之冷了下來,無緣無故。就算是融合青冥殘魂的影響,也被壓制了下來,只剩下當初陸青羽的冷漠。

「陸青冥,你為什麼避開我?」袁雪桐憤怒的問道,在她理解中便是陸青冥不把自己當回事。但是她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是因為這樣子,那麼她早該被陸青冥殺了,哪裡還會留到現在。

「袁小姐,請讓一下路。」陸青冥冷漠的說道,然而,這句話卻讓袁雪桐出現了短暫的失神,三年前,三年前初見時他就是這麼無視自己,說了這句話,現在……

「呼」袁雪桐穩下起伏的心境,冷冷的看向陸青冥。兩人就這麼冷著連對峙著,連帶著空氣都冰冷了。

圍著此處的眾武者皆不由自主的退後幾步,這種冰冷實在是太不舒服了,連靈夢兒也是如此感覺,也和陸青冥拉開一步距離。

兩人這麼一對峙,頓時拖延住了陸青冥,那些真正高手的很快便來到此處,將陸青冥圍住了。

「陸青冥,束手就擒吧。」金風幫的幫主,一個壯漢孔管恩冷喝道,舉著手中的大鎚指向陸青冥。

陸青冥又看了袁雪桐一眼,隨即轉頭看向孔管恩,沒有過多的言語,舉劍就一個滑步上前,刺向孔管恩。

孔管恩沒有想到陸青冥竟然這麼狠,直接就動手,連對話對省了。要知道,不管什麼江湖決鬥,對戰雙方總要嘮上兩句才開打,哪有像陸青冥這樣直接的。

雖然陸青冥出手很是突然,可是孔管恩至少也是練氣巔峰高手,儘管倉促,但終究是擋住了陸青冥的刺劍。


然而擋下是擋下了,可他還是被打得後退兩步,兩眼立即冒火了,心中罵道:「這小傢伙真是可惡啊。但不得不承認,確實厲害。」

陸青冥動手了,圍過來的高手自然也立即動手了,瞬間,陸青冥就對上了十幾個練氣巔峰之境,甚至有一個還是練氣極限,這等陣容,也還真是看得起陸青冥啊。

風裂劍。

一道劍氣立時劃下道來,將十幾人逼開。陸青冥乘此空檔,立即來到靈夢兒身邊,推了靈夢兒一把,將她推離戰圈。

繼而,陸青冥立即就迎向了十幾位高手的第一波攻勢,十幾名練氣巔峰的聯手一擊豈同小可,陸青冥的劍速再快,卻也依舊只是擋住了六七人。他又憑身法躲開了三四人,其他幾人的攻擊卻全部往陸青冥身上招呼了。

陸青冥悶哼一聲,想是受了內傷了。

十幾人對付陸青冥,縱然給陸青冥造成了傷害,可是,這其中卻有幾人身上都在剛才的對碰間開了口子。

十幾人心頭一震:「這是什麼實力?陸青冥三年前還不過是讓自己連出手都欠奉的小後輩而已,怎麼才過了這麼三年,他的實力到了這等地步,就算是天才,這提升程度也太過分了吧。」

幾人對視一眼,更是下了絕殺陸青冥的決心了。擁有這等天罰的敵人太可怕,決不能任他發展起來,後患無窮。 沒有人會容許自己留著一個天賦超高的敵人,而且是不死不休的敵人,更是冷酷無情的敵人。

於是,十幾人在一瞬的震驚后就立即展開更為猛烈的攻勢,誓求給陸青冥造成更為沉重的傷害,即使最終己方損失巨大。這種摔破罐子的心理很可怕,因為它會讓人產生很高的瘋狂戰意。

然而,陸青冥是受了點內傷,可是,內傷與重傷是兩回事,這點小小內傷對於陸青冥來說根本無關痛癢,況且他之所以受傷乃是因為要把靈夢兒送出這十幾人的包圍外。若不然,這十幾人的攻擊只能和他打成對手。

沒了靈夢兒這個後顧之憂,陸青冥才徹底放開手腳了,望著十幾人的目光冰冷到了極點。自己本來和青龍團之外的這些人是無冤無仇的,可是,他們卻要來殺自己。這種事誰可以容忍,劍客更不可以容忍這種事了,真當我好欺負不成?

既然敢無緣無故來招惹我,那麼這些人殺了何妨?

「罡風天劍」

這一招是頂級玄法,是目前陸青冥最強的招式,儘管只有兩分火候,但是卻也比「風裂劍」強得多。只是消耗也很恐怖罷了。

這一劍一處,眾人立即感覺到不妙,這一招的威力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在他們眼裡這一招就是凝元境高手也沒那麼容易接下。

玄法之中,又分初等、高等與頂級。這罡風天劍就是化神巔峰才可能創造的頂級玄法,威力當然不同凡響。

「快退。」不知是誰忽然反應過來,急促的喚道。

十幾人才立即縱身後退,可是,這怎麼來得及呢。

陸青冥出劍速度很快,幾乎在出招的同時劍氣就已經出現在一人的面前,這個人就是青龍團的三長老李龍——練氣極限高手。

李龍眼見著劍氣即將臨身,頓時一聲暴喝,雙掌推出,傳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欲要抵抗這一劍的劍氣。

劍氣是抵住了,可是,在這一瞬間,陸青冥已經近身來,情劍上的罡風天劍劍芒直刺李龍護體真氣。

李龍畢竟是倉促二位,能抵住劍氣就已經不錯了,罡風天劍,他是決計接不下的。陸青冥有這自信,眾人也這樣相信。

「啊……小子……你不能這麼做。」李龍慘叫道,護體真氣瞬間被破,胸口已經被情劍刺穿,被陸青冥推著後退,鮮血已經低落滿地。

情劍完全刺穿李龍胸口,陸青冥便立即抽身而退,畢竟這是練氣極限,就是臨死也能反擊,給自己造成傷害。

李龍的反擊也在陸青冥行動的同時來了,他一手用盡最後的生命力,抓向陸青冥,眼中滿是厲色,嘴角露出瘋狂的獰笑。

這時沒有說什麼狠話,因為已經沒有能力在開口了,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在說:「陸青冥,你給小屁孩,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墊背。」

一個練氣極限的終極爆發是很強大的,比起罡風天劍的威力只強不弱。如果被這一抓抓到,陸青冥縱然殺了李龍自己也要付出點代價。

陸青冥冷靜的將劍順手一提,割在李龍抓來的手上,接著李龍抓來之勢,急速後退,終於是堪堪拜託李龍。

李龍手上血流,眼裡儘是不甘,終究是雙目瞪大,徹底死去,卻是死不瞑目。

至此,十幾人中的最強者瞬間就被殺,剩下的人皆是練氣巔峰高手,不過終究是更容易對付一些了。

李龍的實力比之賈亢雖有不及,但是經驗戰鬥卻是比賈亢老道,真正正面戰鬥起來,陸青冥雖然不怕,卻也不容易對付,更何況一旁還有十幾個練氣巔峰。

所以,陸青冥直接就消耗大量真氣準備了了這麼一招絕殺。這一招總算是成功了,而他氣海中的真氣也消耗了至少四成。

「呵。」陸青冥冷笑一聲看向剩下十幾人,目光一凝,殺氣澎湃。十幾人頓時渾身一緊,雙眼緊盯著陸青冥,嚴陣以待,不敢懈怠,這一刻,他們終於明白陸青冥強大實力,他已經厲害到可以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裡了。

「外面的天才,果然可怕,我們被困在這極東之地,終究眼界太低。」一個中年人嘆道,他甚至已經準備此次事了,就拼了命去拼一拼,闖過界線。

「呵呵,聯手,全力進攻他,那一招絕對消耗了他大量真氣。」一名老者提醒道,現在他是這裡公認實力最高的了,自然有權下指令。


話音落下,眾人相互看了一眼,忽然出手,全部向著陸青冥致命處而去。

陸青冥情劍反手一握,身子一傾便向前飛縱,速度奇快,很是可怕,雙方接觸,立即傳來乒乒乓乓的交戰聲。

陸青冥身體一蹲,橫劍朝著一人的腹間掃出,然而,另一人的大刀去也從下部划向他的腳踝。

無奈,陸青冥只得放棄進攻之人,身體躍起橫向翻轉,躲開了攻擊。不過,他落地之時又立即橫掃一劍,十幾人密度太高,這一劍,更是出其不意,頓時有幾人身上被劃開一道口子。


不過,這只是普通攻擊,雖然被傷到了,但是卻也不算太重,至少還有行動能力,幾人立即後退,後面的人就補了上來。

這一退一進都在極短時間內完成,陸青冥還沒有收回劍勢,不上來的人的刀劍就已經劈下來了。

陸青冥將情劍往上一頂,架住刀劍,微微下蹲,這一蹲乃是卸去承受的力道,又是為了蓄勢。

在瞬間,陸青冥猛然向上一蹬,將刀劍全部震開。

幾人竟然被震得後退兩步,這一回卻沒有及時替換上來,幾人站定后自然不敢隨便出手,僅將陸青冥圍著,雙方對峙,尋找著對方的弱點。

十幾人心中其實很不是滋味,之前是真氣大招之戰,己方瞬間損失一名練氣極限。沒想到,現在近身戰鬥,己方也這麼快有幾人受傷,而陸青冥毫髮無傷。


十幾人很是忌憚的看著陸青冥,心中暗自盤算著如何出手。

靈夢兒僅在這邊戰場的外面,以為她的可能的特殊身份,這些人倒是沒有因為一把三品靈劍而出手對付他。他們的心裡是無所謂的,這種等級的利器放在任何人手裡都不安全,他們實力低微,根本不可能守住它。

而劉輝等人沒有對她出手是因為他們知道,這三品靈器的背後一定有化神境強者的影子,這靈器上說不定有化神境強者的精神印記。如果冒然搶奪,可能惹到這背後的化神境。

陸青冥的三品靈器他們倒是沒有顧忌,因為據他們所知,這個少年的背後不可能有化神境存在,這把靈劍估計是他從玄氣白霧中獲得的吧。畢竟玄氣白霧太神秘了。 袁雪桐因為實力只有練氣中期,根本沒有資格上陣,此時也只在外圍看著,心中很是複雜。或許是因為遺憾不能親手為父報仇吧。

不遠處的劉輝站得高,將場中的戰況看得真切,心中一權衡,唯有微微嘆氣,他明白,陸青冥的實力已經不是自己能夠輕鬆對付的了。也許己方所有高手全部上場才能絕殺他吧。

這個想法讓劉輝感到恐慌,十幾名練氣巔峰和數名練氣極限才能確定殺死對方,這是多麼厲害的敵人。

「劉團長,是否感覺後悔了,後悔當初去招惹這麼以及可怕的天才?」王軻微微笑道,他知道,劉輝絕不是因為什麼袁龍的事或是因為覬覦百草堂的什麼祖傳寶物才不留餘力的對付陸青冥的。

「後悔?我從來不會後悔。」劉輝厲聲道,卻沒準備在投入更多的戰力了,只是緊緊盯著場中的戰鬥,期待從中找到陸青冥的劍法弱點。

場中,陸青冥與十幾人已經交手數十次,身上終究不可避免的受了一些傷。不過,圍攻他的十幾人卻是更慘,除卻最先死的李龍外,已經有兩人被殺,剩餘的十三人也都渾身是傷。

「李蒼lang,我們不能再留後手了,全力出擊。」劉德朝一名青年人說道,這個人乃是狼王團的團長,年僅二十幾,乃是這些人中最年輕的練氣巔峰高手。大日七城的凝元境老頭曾經說過,他有望在四十歲之前進入凝元境,而且是在這種靈氣稀薄的地方。如果在外面,或許三十歲之前就能跨入凝元境了。

其實,在大日七城能夠在五十歲以下達到練氣巔峰的人,拿到外面去也都是天才人物,只是因為環境問題,他們才會難以踏足凝元境。

「我當然知道。」李蒼lang皺著眉頭說道,「可是,施展全力就真能打敗他嗎?」

此話出,其他人也是一臉迷茫,他們甚至忘了陸青冥還在他們面前隨時準備出擊。

「不能猶豫,馬上出招。」有一人忽然喝道,蓋因陸青冥已經再次攻上來了。

「浮雲去來」「日月同天」「瀑雲斬」

一招玄法從十幾人手中發出,全部迎向陸青冥,欲要抵擋陸青冥的攻勢同時重傷他甚至殺死他。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