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宇面色陰沉。

“上,別讓我逼着你們上!”

龍哥目光陰戾,冷冷的盯着這一羣小朋友。

那些手拿片刀的片刀手,同時也將目光挪到了他們的身上,皆是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這種情況下,明知會被徐夏揍,也只能硬着頭皮上,挨拳頭,總比挨片刀來的舒服。

一個個的心頭都後悔死了,踏馬來幫個忙而已,本來以爲只是湊湊人頭,唬唬人而已,哪曉得是這種結局,想跑路都沒機會。

心頭暗暗發誓,等今天的事完了,就跟霍宇那王八蛋絕交,艹踏馬的,太坑了!

徐夏瞅着這一幕,不由得大笑,

“我說龍哥,你這名字倒是挺威武了的,就這德行啊?逼着人來當炮灰,毫無意義。”

“有沒有意義不是你說了算!”

“那好啊,都來吧。”

徐夏不屑搖頭。

有個看起來挺壯碩的青年猛的一咬牙,一臉豁出去了的表情,朝着徐夏撲了上去。

在那個青年即將湊到徐夏面前時,突然迅速的說道:

“夏哥,下手輕點,你也看到了,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啊!”

徐夏微愣了一下,尼瑪,還能這樣,好吧,既然都求饒了,他也不是不講情面的人,只是覺得有些好笑。

徐夏隨手一揮,幾乎都沒用什麼力道,那個青年卻彷彿遭受了寫着1000T的錘子重擊,身形瘋狂的朝着後面倒退而出,最後筆直的貼在了牆壁上,才緩緩的癱倒在地。

而後,那貨還有模有樣的嘴角溢出了鮮血來。

徐夏大感驚爲天人,相當無語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又看了看那個傢伙,內心無語極了。

這造型讓他想到了網上最近比較火的馬國寶大師,剛纔這一招,貌似有異曲同工之妙啊,輕飄飄的一下,直接將人甩飛!

直播間中,一衆粉絲再度笑噴了。

“mmp的,這也太假了吧,這是我關注了夏哥兒的直播間後,見過的最不走心的羣演了。”

“咳咳,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還好、還好啊,至少夏哥兒用‘內勁’甩飛的只是一個人,不是一羣啊。”

“權當是娛樂了,不對,本來就是娛樂啊,看個樂呵而已,還有那麼多人沒上呢,你們說會不會把牆壁貼滿人?”

“這個難說,我覺得應該很有可能。”

“夏哥兒這是要玩哪出啊,要麼真是無比,要麼傻子都能看出來是假的。”

“莫慌、莫慌,這應該是最後大招的中場休息,那個叫做龍哥的羣演,還有那些片刀手羣演,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夏哥兒單挑他們全部的時候,應該纔是最精彩的。”

“我記得夏哥兒當時換手機,買的是一部將近三千塊的華爲手機吧,怎麼效果那麼好,比我的華爲旗艦版還要好些,不僅防抖動,光線也非常清晰。”

“布吉島,說不準不知道什麼時候,夏哥兒又換手機了,畢竟人家也不缺那點銀子啊。”

“……”

粉絲們討論的時候,霍宇帶來的那些兄弟還在繼續的朝着徐夏涌去。

有了帶頭的那個青年的案例示範,大家都是聰明人,立即有學有樣,誰也不想挨黑打啊。

於是,龍哥本來想讓這些小朋友消耗一些徐夏的體力,誰知道體力沒消耗掉,反而成了一個笑話。

牆壁上,幾乎是隔個一兩秒就有人倒飛,貼了上去。

甚至有的人演技太垃圾了,徐夏根本就沒出手,對方就直接倒飛了出去,就跟徐夏身上有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排斥開了似的。

要是來點特效,再加一點仙俠範的配音,那就完美了。

片刻之後,徐夏拍了拍手掌,他的周圍再次空了出來,視線轉而重新落在了龍哥身上,撇嘴冷笑道:

“龍哥,繼續唄!” 龍哥很生氣,他有想過霍宇帶來的小朋友是一羣廢物,但踏馬沒想到能廢物到這種程度,連對徐夏真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全都踏馬的是演員啊。

當他是白癡嗎?就這樣敷衍他!

要是這些小子是他的手下,看不把他們全都給踹死!

迎着徐夏那濃濃鄙視的目光,龍哥覺得臉燒的生疼,太踏馬丟人了。

龍哥咬着牙,沉聲道:


“他們就是一羣廢物,小子,你得意個什麼!”

說話間,龍哥手一伸,旁邊一名小弟趕忙將一柄片刀遞到了他的手中。

龍哥一把握住片刀,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而後又將片刀刀把上的繩子纏繞在手腕上,揮刀指向徐夏,面目猙獰道:

“跟我一起幹死他!”

衆多小弟見狀,頓時士氣大漲,嗷嗷的叫了兩聲,而後緊隨龍哥的腳步,朝着徐夏撲了上去,毫無畏懼!


徐夏挑眉,這一幕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不是說好的死道友不死貧道啊,真沒想到龍哥竟然會親自帶隊,還衝在最前面。

好吧,不得不承認,這樣的狠角色老大,很容易聚和一批狠人,但那又怎樣!

就在龍哥即將揮刀砍向徐夏的身體時,徐夏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道:

“大家都看到了哦,他們這麼多人拎着刀砍我,我感到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嚴重的威脅,我只是爲了保命而採取的正當防衛,要是一不小心傷着了他們,弄出幾個重傷出來,責任不在我的身上。

要是他們相互之間砍着了誰,更加和我沒關係。”

“死到臨頭,還踏馬的逼話連篇,去死吧!”

龍哥瞪着眼,卯足了全身的力氣,瘋狂揮刀。

前來參加同學聚會的一衆老同學,早已經被嚇傻了,全都躲在了本就狹小的KTV包房一角,女生們哭出了聲來,男生們也是雙腿打顫,心頭涼涼。

現在別說是去幫忙,就是勸架也不敢,刀劍無眼啊,就算躲在邊角處,一個不小心說不準就會被誤傷了。

劉苒大聲喊叫着要衝出去幫忙,但被那些女生拉住,現在出去那就是挨刀子。

許進咬了咬牙,也想要衝出去幫忙,徐夏面對這麼多帶着片刀的人,要是沒有幫手,會被活活砍死啊。

吳凱、謝俊、李浩等人將他死死的拽住。

“老許,你踏馬瘋了啊,別去,別忘了先前徐夏對你說了什麼!”

“徐夏不想連累我們,不想連累你,就算你現在衝上去也沒用!”

“劉苒,徐夏很厲害的,他不會有事的,你別亂動。”

“就算你去了也沒用啊!你去了只會讓他分心。”

一衆老同學紛紛勸說。

徐夏眼角餘光瞅着這一幕,身形一閃,輕鬆的避開了龍哥那勢大力沉的一刀,回頭喊道:

“苒苒、老許,你們別亂動,我都說了沒事,放心。”


龍哥感覺肺都快被氣炸了,都他們真刀真槍的幹起來了,這混蛋竟然還敢分心,太不將人放在眼裏了。

“都加把勁,弄死了我負責!”

龍哥咬牙怒吼,真的怒了,一次又一次被無視,一次又一次的被打臉,對方只是他眼裏的一個小屁孩而已,混了這麼多年的江湖,如此憋屈的還是第一次。

“弄死我?你夠格麼?!”


徐夏一個回身,身形極其靈活的再次避開砍來的幾刀,人就出現在了龍哥的跟前。

龍哥面露喜色,好傢伙,送上門來了,看你這次死不死!

哪知,龍哥想要揮動握住片刀的手腕,卻發現像是被什麼給鎖住了似的,任憑他卯足了全身的力氣,無法動彈分毫。

怎麼回事?!

權利頂峰︰最強秘書 ,本能的低頭朝着手看去,卻發現他的手腕處,被另一隻手給扣住了,五指如鉗,帶着恐怖的力道。

同一時間,徐夏的另一隻手揮動過兩次,雙腿踢過三腳,每一次的反擊,都伴着一聲慘叫,然後就有人倒飛出去,撞擊在了牆壁上才停下。

而後,徐夏不給龍哥反應的機會,直接將他舉了起來,龍哥的體重足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絕對的重量級選手,但在徐夏手中,卻顯得輕飄飄的,成了一個人手武器。

但凡有片刀砍來,他就用龍哥來擋刀子。

轉眼之間,有幾次龍哥小弟根本來不及收手,刀刀入肉的砍在了龍哥的身上,鮮血迅速將龍哥的衣服染色,紅成了一片。

“大家都看到了哦,龍哥身上的傷不是我乾的,都是這些拿着片刀的人乾的。

現在混江湖已經這麼難了嗎?當老大的隨時都要做好被小弟砍死的節奏啊,你們看看龍哥身上的傷口,是不是看着都覺得疼。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從中悟得一個道理,那就是要好好讀書,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以後做個好人啊,這打打殺殺的事太危險了。”

徐夏繼續喃喃自語,他是說給直播間的粉絲們聽的,雖然現在暫時不方便看彈幕,但也不影響這樣的互動。

龍哥氣急敗壞,他瘋狂掙扎,但徐夏根本就沒有丁點要放手的意思,飽受身體與精神兩重摧殘。

龍哥心頭同時也難得生出了一抹懼意,徐夏的生猛程度,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這不科學啊,大家都是人,憑什麼徐夏就能這麼厲害。

別的不說,就說龍哥那一百六七十斤的體重,世界上估計也沒幾個能像徐夏這般,不僅將人輕鬆舉起來當肉盾,還能作爲進攻武器來砸人,那只是小說裏面的橋段啊,沒想到真的有人做到了。

老同學們都看傻眼了,前一秒的擔心再度變成了懵逼樹上懵逼果,懵逼樹下很多懵逼果。

反差也太大了點吧,確定徐夏舉着的不是一塊人形泡沫,而是一個大活人?

很快,就只剩下三個手持片刀還完好的青年,他們嚥着唾沫,被嚇得不輕,此時不敢在上前了,片刀尖端朝向徐夏,步子猶豫不決。

徐夏對着三人淡淡一笑,而後雙臂微微用力,手中舉着的龍哥就跟炮彈一樣,活生生的朝着三人砸了上去。

三人趕緊將刀尖偏轉,險之又險的纔沒有刺在龍哥的身體上,若是真的刺實了,龍哥絕對看不到明天的太陽,而他們三人,估計這輩子也就徹底的完了。 前後不過兩三分鐘的時間而已,KTV包房中再次恢復了安靜。

當然,這裏的安靜指的是除去那些各種慘叫聲的安靜。

徐夏拍了拍手,而後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那頭很快接通,

“徐夏,有什麼事嗎?”

“劉警官,我這裏有一起暴力傷人案,嗯,受傷的人有點多,他們應該涉黑了,對了,叫上十七八輛醫院的救護車吧。”

徐夏撓了撓頭,說出這話的時候,他有點不好意思。

他正當防衛這點絕不會有錯,全程直播錄像,證據擺在那裏的。

只是不知道他這次算是在警方面前立功,還是給人家平添麻煩。

電話那頭的劉警官聽得嘴角抽抽,暴力傷人案,還叫上十七八輛救護車,規模肯定不小了,可是報警中心,並沒有接到相關的報警電話啊。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