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萍公主閉著眼睛,一直在用魂念去感知先天雷劍,只是這神池中的先天雷劍紋絲不動,在她的感應下,一點反應都沒有。

葉雲並沒有用魂念去感知先天雷劍,他通過造化玉蝶,在觀察著這神池的不凡之處。

「先天雷劍,只是這神池蘊含的晶石,這神池才是真正的雷道本源,它才是真正的大機緣!」造化玉蝶傳念說道。

葉雲雙眼放光,傳念問道:「造化玉蝶,這神池中的雷道本源,是否能提升氣運星辰?」

「當然是可以的,但是這可是雷道本源,屬於混沌初開之時,散落在天地間的一道本源雷紋,它的價值不是被你吸收去點亮氣運星辰。你應該仔細去感悟它!」造化玉蝶提醒道。

葉雲傳念道:「對於我來說,點亮氣運星辰更為重要!」

在葉雲與造化玉蝶交流之時,雷萍公主很失望的睜開眼睛道:「唉,不行,我無法得到先天雷劍的認可。」

葉雲正要開口安慰一下雷萍公主,雷萍公主已經被琉璃之光環繞的送了下去。

失敗者,沒有再試一次的機會。

葉雲對先天雷劍的興趣不大,他的目標是神池!

而想要進入神池,必須要破掉環繞在他身上琉璃之光。葉雲無心去研究這琉璃之光的符紋,他讓太虛劍化為符筆狀,直接一擊刺向了身前的琉璃之光!

下一刻,葉雲整個人從琉璃之光形成的石台上,墜入到了神池之內!

「葉雲符師!」

雷萍公主大驚失色的叫道。

雷浩皇子,雷吉吉,雷妖皇子等人的眼睛不由瞪大,這一刻他們渾身的汗毛都倒豎起來,生怕先前恐怖的雷血劍會再現一次。

雷洪與雷易二人眼睛微眯,心中吶喊:「死,死,死,死……」

咕咚,咕咚,咕咚……

神池中的水中泛起水泡,葉雲的帥氣臉龐,從池中冒了出來。

「噗……這水的味道還挺甜的。」

葉雲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下,吐出了一口池水,還評價了一下。

雷萍公主眼眸都看直了,她發現越與葉雲接觸,越能發現葉雲與眾不同的地方。

雷妖皇子的表情很是難看,葉雲的這番表現,讓他感覺自己特別無能。

雷浩皇子,雷擎天,雷吉吉等人則是異常的震駭,這可是蘊含著先天雷劍的神池,葉雲這樣的凡俗肉身,怎麼掉入其中,還能沒事?

葉雲遊動著身子,一隻手抓在了一把先天雷劍的劍柄上。

雷妖皇子,雷浩皇子等人眼睛都不由微眯,葉雲這是要得到先天雷劍了么?

葉雲卻並沒有如眾人所想象的,去拔起先天雷劍,他只是抓著先天雷劍的劍柄穩住了身體。

「怎麼回事?葉雲符師,在神池中竟能自由行動?」雷浩皇子徹底震驚了。

葉雲可不管外人如何震驚,他立於神池之內,開始催發三清道訣,吸收著神池中的雷道本源的力量,以此來點亮氣運星辰。

這個神池中的水,蘊含的先天雷紋,則都被葉雲以雷音爆裂之術,吸入體內,化為魄力散去。

先天雷劍,在未曾脫離神池之前,只是神池產生的晶石,它們並沒有強大的力量,所以葉雲才能握住它,而沒有任何事情的。

但是這樣的一幕幕,看在雷吉吉,雷萍公主,雷浩皇子等人的眼中,卻是意義完全不同了。

這一刻,葉雲讓他們感覺,這孕育先天雷劍的神池是假的。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葉雲修鍊三清道訣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他的腦海中的氣運星辰又點亮了三顆,但是整個神池的水面上,卻出現了詭異的水旋渦。

葉雲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他不敢在繼續修鍊下去,睜開眼睛向神池之下看去。

霹靂!

葉雲看到下方有一雙金光閃閃的眼睛,接著一道雷光,直襲他的眼睛。

葉雲頓感眼睛一陣刺痛,接著雙眼開始溢血。

轟!

葉雲立刻催發蘊含龍紋的先天魄皇,而後以力量灌注龍紋之內,形成了秩序龍紋的力量道域,而後猛然扎入神池之內,拳轟神池之地,打得整個神池的水,都掀起的浪潮!

雷妖皇子,雷萍公主,雷浩皇子等人目不轉睛的盯著神池,葉雲遇到攻擊的變化,讓他們又開始相信,這是真正的神池。

咕咚!

水浪落下,眾人又看到了浮立於神池之上的九柄先天雷劍,而葉雲的身影已經不見。

眾人無人出聲,葉雲入神池而不死的情況,已經讓他們無法理解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所以他們也無法判斷,葉雲到底是生是死?

轟!

突然,神池中一道黑影飛出,眾人看到了一個雷臉毛公嘴,生有雙翼的生靈,飛沖了出來。

在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定睛去看,這生靈到底是什麼的時候,一道捆仙繩落下,直接將雷臉毛公嘴的生靈捆住,它被拉扯的直接撞入水中。

「弄傷我的眼睛,還想逃?」

葉雲整個人從神池中浮現,雷臉毛公嘴的生靈,在憤怒的閃動翅膀,發出一道道先天雷紋。

咔嚓!

葉雲完全無懼先天雷紋,直接一把捏在雷臉毛公嘴的生靈背上的翅膀上,一用力,折斷了雷臉毛公嘴生靈的翅膀。

「啊……」

雷臉毛公嘴的生靈發出慘叫之聲,它憤怒之極。

啪啪啪!

葉雲幾巴掌抽在雷臉毛公嘴的生靈頭上,道:「你以為長得有點像人,我就不會殺你么?你長著翅膀,怎麼也是鳥類,待會老子把你烤著吃了。」

雷臉毛公嘴的生靈,這一下才驚怕的搖晃著頭顱。

「葉雲符師……你……你……這是雷神……你快點放了他……」雷萍公主在外面結結巴巴的叫喊道。

雷妖皇子,雷浩皇子,雷吉吉也都反應了過來,他們齊齊下跪道:「參見雷神……」

「你們有沒有腦子?它要是雷神,能被我活捉么?」葉雲很無語的吐槽道。

「可……可雷神就是這個樣子……他是我們雷帝皇族的供奉的神,我們絕對不會認錯……葉雲符師,我求你了,快點放它出來,不要虐待它。」

雷萍公主也感覺奇怪,但是這雷臉毛公嘴的生靈,真的與雷帝皇族供奉的雷神形象一樣,她不敢怠慢,懇求道。 葉雲將捆仙繩一提,看著手中雷臉毛公嘴的生靈,仔細看一看,這生靈長得的確有點像傳說中的雷神。

「造化玉蝶,這真是雷神么?」葉雲向造化玉蝶發問道。

「是,也不是。」

造化玉蝶傳念回答道:「它的身上有雷神的氣息,可是它孱弱無比,比之雷神弱了千萬倍。我感覺它,更像是這一處雷道本源之池,所孕育出的雷靈生物。」

葉雲眉頭微蹙的問道:「它身上有雷神氣息?那我殺了它,會沾染很大的因果?」

「不錯,你殺了它,等於殺了雷神一次,以後你所遇到的雷劫,將會最為恐怖。」造化玉蝶傳念道。

葉雲挑了挑眉頭,傳念道:「我能收它做契約獸么?」

「不能,因為它並非是異獸,根本不能做契約獸。」造化玉蝶傳念道。


「什麼不是異獸?它根本不懂人語。」



葉雲有點失望的說了一句,而後用獸語對雷臉毛公嘴的生靈說道:「你想要活命么?」

「我不會做契約獸,亦不會做追隨者!因為吾乃雷神轉世,名叫小雷神,你若是願意助我一臂之力,讓我快些找到雷神的神祗,恢復昔日實力,吾定有厚報!」雷臉毛公嘴的生靈吐露人語道。

葉雲瞪著雷臉毛公嘴的生靈道:「會說話,剛才怎麼不說話?」

「我能說什麼?你侵佔了我的洞府,要吸走我的恢復源力,我除了能攻擊你自保,還能做什麼?」小雷神一臉陰鬱道。


葉雲劍眉一挑,冷哼道:「哼,你這是在指責我?」

小雷神閉嘴不語,它現在是認栽了。

葉雲見小雷神不理睬他,他直接取出血龍刀。

血龍刀的殺氣一出,頓時讓小雷神的眼中泛起恐懼之色道:「你……你想要幹什麼?我是雷神轉世,蘊含雷神的氣運,你若是殺我,未來必然慘死!」

「我不殺你,我準備待會先烤一對翅膀吃。你不肯做契約獸,又不能做追隨者,我被你傷了雙眼,怎麼也得討點利息回來,你說對不對?」

葉雲打量著小雷神的雙翼,作勢欲斬道。

「你……我……我……我可以做你一年的追隨者……」小雷神憋屈之極的說道。

「十年,少一年都不行!」葉雲冷著臉道


「不行,最多五年,要不然你直接殺了我!」小雷神昂起脖子道。

葉雲嘖嘖一笑道:「好吧。五年就五年,你先立個心血誓言。」

小雷神就這樣憋屈無比的,立下了心血誓言。

雷妖皇子,雷萍公主,雷浩皇子等人已經完全呆愣,因為他們見證了全過程,這讓他們的內心很崩潰。因為小雷神的形象與他們供奉的雷神一模一樣。

小雷神被葉雲逼迫成追隨者的過程,讓他們感覺異常痛苦,彷彿信仰的最強者,被人給當面斬殺一樣。

葉雲在小雷神立誓之後,將它從捆仙繩上放開道:「這九柄先天雷劍是怎麼回事?」

「它們是雷道本源的力量蘊含而成,先天具有神威,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小雷神回應道。

「你能收走它們么?」葉雲問道。

「當然可以,它們早已經被我煉化成了本源法劍!」小雷神得意的說道。

雷妖皇子,雷萍公主,雷浩皇子等人的表情一下子變了,原來他們眼中的大機緣,早已經是有主之物,他們完全是白忙活了一場。

「別嘚瑟,將這九柄先天雷劍收起,準備隨我離開。」葉雲道。

小雷神表情鬱悶道:「能不能讓我留在這裡?這個地方是可以不斷產生先天雷紋的,我在這裡可以快速恢復。」

「你是我的追隨者,自然得跟著我,要不然我收你做追隨者幹什麼?」葉雲斷然拒絕道。

小雷神揮舞著未曾斷裂的翅膀,道:「請允許吾先療傷好么?」

「不需要,我可以讓你迅速恢復。」

葉雲拿出改良的續命神符,治癒著小雷神折斷的翅膀。

……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

葉雲帶著小雷神從神池中走出,神池中的九柄先天雷劍,全部融入到了小雷神的體內。

雷妖皇子,雷浩,雷吉吉,雷擎天等人都已經站起身,小雷神飛出來之後,臉容威嚴道:「你們是吾的臣民嗎?」

一霎間。

雷浩皇子,雷萍公主,雷吉吉等人愣怔了,他們剛才還在參拜小雷神,雷萍公主還懇求葉雲放了它,認定它是雷神。

現在小雷神,將他們當成臣民與下屬,他們該再次跪拜。

可是眾人見證了葉雲收小雷神為追隨者,他們現在再跪拜小雷神,豈不是等於跪拜葉雲了?

葉雲見眾人的表情古怪,也想到這一點,他笑呵呵道:「怎麼?你們讓我別殺你們的雷神,現在雷神出來了,你們怎麼不參拜了呢?它可是你們的神,你們當聽命行事!」

「參拜就不用參拜了,你們馬上前往雷元宮,替吾尋找神祗!」

小雷神也明白眾人的心思,它立刻說道。

雷妖皇子第一個轉身就走,他不會聽命於這個小雷神去雷元宮,因為雷元宮乃是整個雷神天宮的絕地,靠近著必死無疑。

雷妖皇子一走,他的護衛也跟著走了。

雷擎天皇子也趁機,帶著人離開,他身邊的幫手只剩下十四個,其中還有七個是戰天侯府的小孩。

雷浩皇子表情凝重的看向葉雲,問道:「葉雲符師,我們真要去雷元宮么?這可是雷神天宮的真正絕地,入者必死,從未有生還者過。」

「當然不去,我們來雷神天宮是尋寶,又不是尋死。」葉雲笑道。

小雷神則不滿的對雷浩皇子說道:「你是我的臣民,當聽我命令行事!」

啪!

葉雲一巴掌拍在小雷神頭上,道:「小雷神,你沒有看到根本無人要執行你的命令么?你以為長得像個雷神,就真能號令供奉雷神的人么?」

「我是真雷神,只不過實力未曾恢復!」小雷神爭辯道。

「那就等你恢復實力,再來發號施令。」葉雲道。

小雷神憋屈的閉嘴,尖尖的鼻子,皺成了勾狀。

「葉雲符師……你能別打它么?它怎麼也是個小雷神。」雷萍公主小聲道。 小雷神的眼中冒出感激之色,它真是非常的憋屈,它可是雷神轉世的小雷神,竟被葉雲這個人逼迫成追隨者,還動輒被打頭,這真是太丟臉,太傷尊嚴。




Related Articles

這樣的夜晚,也撩起了相思之人的心蕩。

窗邊,凡明手中捧著葡萄酒,若有所思的望著...
Read more

而洛九天現在看中的這個院子,就是整個國靈院,僅有的五間天字型大小套院之一。

了解了來龍去脈,葉夕瑤的火氣也降下來不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