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明帶著冰血三人來到了一間華麗的套間,做為他們今晚休息的地方。別看這裡是一大幫不拘小節的大漢傭兵呆的地方,裡面的硬體設施可是完全不比其他普通的城池差。

冰血居住的這間套間,是四房兩廳的豪華套房,裡面的家居擺設皆為上等,華麗高貴又不失典雅大方,整個一現代總統套房。只是裡面的傢具大多都是用這個大陸的礦鐵以及魔獸晶核所制而成。

三人坐在大廳中央的沙發上,喝著這裡的服務人員送來的茶,一臉的愜意輕鬆。不過那個服務人員走的時候一臉的恐懼讓冰血無奈的搖了搖頭,雷明到底是有多恐怖啊。

然而雷明卻始終不在意,看都不看其他人,始終微笑著看著冰血:「小血,你這段時間在魔獸森了有沒有遇到過什麼事情。」

冰血一臉慵懶的窩在柔軟的散發上,雙手捧著散發著清香的茶杯,看著雷明雙眉一挑,問道:「怎麼了?」

「我剛剛出關就聽到屬下回報說韓家突然之間消失了四名天際高手,其中包括上次一起去魔獸森林的韓巫。接著就是到處追殺一名神秘的少年。不過最近不知道為什麼,韓家突然消停了,撤回了所有的追殺令,對於此時決口不再提。」

「哦?」冰血聽到這樣的消息,原本懶散微閉的雙眸瞬間睜大,隨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微微一笑,開口說道:「那個韓巫和其他三名天階高手被我殺了。我們分開以後,我在半路遇到了他們劫殺,只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卻反被殺,而且全軍覆沒。」

冰血說的輕鬆,雷明卻聽的一陣心驚膽戰。四名天階高手,其中還有一名韓巫。想都不用想,冰血必定是經過了一番苦戰,雖然勝利了,但是必定是險勝,受傷是難免的。

雷明心裡更是一陣懊悔,淡然的雙眸中充滿了肆虐的殺意:「韓家,好大的膽子。」

冰血無謂的搖了搖頭,再次換上了一副慵懶的樣子,如同一隻沒睡醒的貓咪一樣窩在沙發上,輕聲說道:「算了,現在不需要去理會他們。傭兵團的事才是緊要,韓家就讓他們先得瑟一段時間吧。經過了這件事,我想他們今後的每個晚上都不可能有好覺睡了。」冰血嘴角微微揚起,一股邪惡之氣漏出,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三位師父走的時候,順道去韓家玩了玩,韓家的人晚上能睡好,才有鬼了呢,也好……每天都處在這樣心驚膽戰的折磨中,可是比一刀殺了他們還要有趣呢。

雷明本來就知道,冰血的背後必定有著一個極為恐怖的勢力,這次鎮壓韓家的人,定是冰血背後的人。所以他也沒有多問,是誰根本不重要,他在乎的只有冰血一人而已。

「這次,你想自己建立傭兵團。」雷明看著冰血,肯定的問道。

「沒錯,我要建立一個屬於我和夥伴的勢力,完全是靠我們自己創建起來的勢力。」冰血看著雷明,眼中滿是堅毅。

「好!那個傭兵團可不能少了我啊。」雷明微笑著看著冰血,英俊迷人的臉上帶著信任:「我還有一個不錯的人選,聞人熙然,聞人商會的小公子,完全可以信任。」

冰血點了點頭,雷明說可以信任,那麼她就不會懷疑,這是對生死之交的一種盲目的認可,如果放在前世的冰血,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她已經重生,她已經學會了信任,信任自己認可的夥伴。即使萬劫不復又如何,起碼他們從不後悔,當初做過的一切。

隨後冰血的頭輕輕的向著一直坐在暗夜身邊的林澤然的方向點了點,看著雷明說道:「這是林澤然,我們的夥伴。」隨後看向林澤然「澤然,這是傭兵公會的少主雷明。以後我們便是夥伴了。」

二人相視點了點,雖然甚至對方絕對沒有表面那麼簡單,但是都很有默契的沒有點破。他們都是因為一個人聚在一起的,也因為同一個人成為了今後生死不離的夥伴,所以有些事情,不需要計較太多,不需要了解太多,只要彼此信任就可以了。

雖然對於他們來說完全信任一個人是很難的,但是冰血就是有那種力量,將他們這些不同的人聚集在了一起,成為不離不棄的夥伴,彼此信任。也許他們相識才不過幾分鐘,但是冰血就是有這種力量,讓他們無條件的相信。這種力量,就是一種魔力,一種讓他們無法抗拒的魔力。

「對了,一年前你在魔獸森林的那場行動中,可是鋒芒畢露。以至於那幾大勢力到現在都沒有放棄拉攏和找尋你的執著,我們自己建立傭兵團,剛開始必定是從一級開始,到時可能會有很多麻煩。」雷明看著冰血淡淡的問著,嘴裡說著麻煩,但是臉上卻沒有一絲的擔憂。其實他也就是告訴一下這個在森林裡做了一年多野人的小傢伙,這些這個大陸上關於他的一些信息而已。

只是沒想到,冰血聽后竟然懶散的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臉上帶著一股狡詐的笑容,輕聲說道:「那還不簡單,他們僅僅是要找少年冰血而已。傭兵團新建,還在起步階段,我沒時間也沒那個實力去應付他們。只好讓他們繼續找嘍。」隨後不等雷明問,轉身走進了房間,隨意的向後揮了揮手,聲音滿是神秘的說道:「等我一下。」

------題外話------

嘿嘿……謝謝**的月票,貓貓收到的第一張月票內。吼吼,還有謝謝寶貝們的鑽鑽和花花。么么吼吼

13946625815

吶個某某呀

絕湘olivia

訧醬

lu971074263

華麗水晶

jenhui

黛珺灝

lijiaren

kk417232

2508292263 「吱」一扇鑲嵌著亮麗晶核的房門被從裡面打開,開門的聲音吸引坐在客廳中的三名俊俏男子的眼光,同時轉頭看向了那扇房門。

隨著一道俏麗的身影從房內走出,坐在大廳中的人,不管是冰冷的暗夜還是風輕雲淡的雷明,或者是妖艷俊美的林澤洋,都因為那道俏麗身影的出現,臉上快速閃過震驚、錯愕、呆愣、驚艷。

三個人不約而同的倒吸一口涼氣,雙目瞪大,嘴巴微張,如同三座雕塑般傻傻的愣在了沙發上。

「女……女的。」雷明張著嘴巴,長這麼大第一次說話竟然結巴了起來。他現在是腦子裡面一片空白,只有兩個字在腦海中裡面不斷的橫衝直撞。

小血是女的,她是女的。那麼……自己就……就不是斷袖了。那麼自己就……不會彎了。爹也不用斷子絕孫了,不用天天拉著叔叔們跟我哭了。

他也不用在糾結那些亂七八糟的了。

可是……怎麼會是女的。

好吧……我們這位讓那些傭兵們又怕又愛的雷大少主徹底的凌亂的。

然而這邊的林澤洋則是大張的嘴角上下動了兩下,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整張好看的臉,糾結扭曲的跟個包子似的,讓冰血看到直擔心,他會不會抽著抽著,就抽不回來了。那不是白瞎了這張傲嬌受的臉了。

再看暗夜,雖然他早就知道自家少主是女子的事情,但是跟在冰血身邊的這幾年,卻從未見到過她穿女裝的樣子,震驚是因為少主突然換了女裝,剩下的就只有驚艷了。他突然感覺,他那顆冰冷的心,馬上就要從嗓子裡面跳出來了。極力的用手壓著,可是卻沒有減緩一絲那快速到不正常的跳動。

雖然冰血此時才十三歲,還沒有成熟女子該有的風韻妖嬈,但是時而單純天真,純潔的如同白紙,還無殺傷力的萌系娃娃。時而懶散與邪魅,狡詐腹黑的性格。加上那張說她傾城傾國毫不誇張的絕美容顏,又有多少人可以抗拒的了呢。

本身男裝的她就已經無法讓他們抗拒了,這時卻突然之間以這樣的形態出現,真的是太考驗他們的心理承受力了。

一頭烏黑的長發被一條紫色發水晶珠鏈隨意的扎在腦後,一件冰藍色半截上衣外面披著一件紫黑色連帽魔法師斗篷。胸前是一枚紫藍色的晶石,閃耀著冰冷的寒光。下半身是一條紫黑色的緊身低腰皮短褲,腳下是一雙及膝的紫黑色長筒靴。雖然整體來說冰血的身材也就是比同齡的女孩子還一點而已,雖然還沒有發育完全,但是那若隱若現的小蠻腰,卻讓在場的三位俊俏男子臉上一陣燥熱。

冰血看著三人的表情,微微一笑,語氣透著一股陰謀得逞的歡快:「怎麼樣?還不錯吧。」

「小……小血。」雷明猛地一下站了起來,一個箭步穿了過去,雙手捧著冰血那張絕美的嬌顏一段猛瞧。

冰血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將臉上的上雙還在顫抖的手給扒了下來:「當然是我。」

莫非她做男子做的太成功,至於這麼難以相信嗎。

無奈的搖了搖頭,拉著雷明走到另外兩個傻了眼的男子面前,坐下。

「現在那些人,估計短時間內無法將目光投到我們身上了。量他們想破腦袋也不會知道,我是女子吧。」冰血看著三人,微微一笑,眼中都這狡詐的光芒。

「你怎麼可能是女的。」林澤洋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等著大眼睛看著冰血。他其實是想說,女子怎麼可以這樣的,太恐怖了。

「切,我為什麼不能是女的。」冰血拿起坐上的一個小餅乾,憋著嘴丟向林澤洋。敢歧視女人,找打。「好了,現在雷明跟我們說說這裡的規矩吧。」

「呃……嗯。」雷明看著冰血,咽了一口口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其實他的心裡此時此刻已經翻天覆地了。就差騰空出去在這傭兵之城仰天大笑幾聲了。

「傭兵公會的總部坐落在焰城的中心地帶,你們進來之時也看到了,這裡的一切都是傭兵建立起來的,不管是這裡面的商鋪客棧,還是外面的小販攤位都是傭兵們自己開的。各大小傭兵團的總部也都是在這傭兵之城中,當然傭兵團所擁有院落的大小是從傭兵團的級別來劃分的。一級到五級來劃分。當然不是所有的傭兵團都可以在傭兵之城內佔有一席之地。五級傭兵團的總部自然都是在這裡,其次是四級的傭兵團。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就是剛剛在傭兵總部創建還不滿一年的1級傭兵團。也僅限於在傭兵之城的總部創建的1級傭兵團。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能跨過魔獸森林內圍來到北境外圍的傭兵之城的。但是一年後的傭兵團競技賽,凡是出局的傭兵團就必須離開傭兵之城。這也是為什麼傭兵之內沒有三級和二級的傭兵團。」

「傭兵競技賽?」冰血聽到這個詞后,雙眸快速一閃,看向雷明。

雷明微微一笑,自然已經明白了冰血所想:「是的。新的傭兵團想要進階成為二級或者三級達到因為目標就可以。但是要達到四級和五級的傭兵團就要在競技賽上向看中的四級或者五級的傭兵團挑戰。敗了就要再次下降一級,勝了就可以取代那個四級或者五級傭兵團所有的福利待遇。」

這時冰血與雷明、林澤洋同時抬起頭看向對方,三人的眼中同樣帶著火熱的激情。

「一年的時間啊。」冰血嘴角微微上揚,翹著二郎腿,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眼神閃爍著自在必得。

「一年的時間,我想足夠了。」雷明看著冰血,臉上一絲一毫的擔憂都沒有,他相信,只要他們想做,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加上我那個朋友,我們正好五個人,可以組成一個小隊。」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當空氣的暗夜突然開口道:「抱歉,暗夜只負責少主的安全。」

暗夜的話雷明微微一愣,隨後看向冰血。

冰血笑著點了點頭,對著雷明和林澤然說道:「沒錯,爺爺知道我上次受傷的事情后,便吩咐暗夜,不到生命危機,不許他出手幫我。」冰血無奈的憋了憋嘴,前幾天暗夜在向墨島的家人回報完近期的狀況后,爺爺突然下了這麼一道命令。雖然暗夜完全可以當這道命令是空氣,不過,那畢竟是爺爺為了磨練自己而費的苦心,自己怎麼可以辜負呢。況且她還覺得這道命令很符合她的心意呢。爺爺對於暗夜有救命之恩和養育之恩,他自然不忍心違背老人家的命令,加上自己的同意。現在暗夜只好無奈的將這道命令貫徹到底。

「可是不滿五個人,無法註冊啊。」雷明一臉委屈的看著冰血,她不讓用家族身份,就憑他們四個,打破不了傭兵公會的慣例啊。

「雷明,乃變笨了。」冰血挑眉,一臉鄙視的看著雷明。

「呃……」這從何說起。

「暗夜是我的守護者,自然我在哪裡,他在哪裡。當然也是我們傭兵團的人,只是位置是首席客卿罷了,不會輕易出幫忙。」

「呃……」好吧,真的笨了。

林澤然看著吃癟的雷明,搖了搖頭,雖然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是他發現……他真的愛上了這樣的生活和這樣的氛圍。

「那我們叫什麼?」看著冰血,輕聲問道。

「妖月。」冰血看著夥伴們有些微愣的表情,微微一笑:「月乃黑暗中的一束光,可隱可現,全在於自己,是外人完全無法主導的,是完全自由的。是只屬於自己的。妖,本身就是自由強大,無拘無束的。對待敵人他可以比魔獸更加的殘忍嗜血。對待自己認可人,哪怕是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然而圓月又代表著團圓的意思,即使相隔萬里,總有一天都會相聚團圓。是一個完全不可分割的整體。黑暗中的王者,可化身為惡魔殘殺敵人,可化為柔光溫暖親人。這就是……妖月」

「好,妖月。」雷明、林澤然異口同聲。心中更是對於眼前這比他們還小的女子,欽佩不已,他們只知道,不管他們妖月擴大到什麼程度,這個女人始終多會是真正的妖月之魂。

「既然如此……」冰血看著雷明與林澤然微微一笑,單手對著前面的茶几一揮,四張銀色的面具出現在了上面。


面具的款型都是相同的,雖然與冰血上次在魔獸森林內帶的有所不同,但是也不是遮蓋全張臉的面具。從額頭往下不過鼻尖處,另外兩邊臉頰的地方再向下延伸不過唇角。即使如此,也絕對不會讓開口說話有一絲的不適。每個面具上,左額頭處都有一個血紅色的彎月。如同將五張面具的圓月拼接在一起,便會發現,那是一個整體的圓月。

冰血的面具是,右邊眼角出是一朵盛開的紫色的曼珠沙華。暗夜的是面具上刻個一縷黑色的地獄骷髏。雷明的面具上刻著一條金色的雷電。林澤然的則是一條紅色吐著蛇信子的小蛇。

然而除了冰冷沒有人注意到林澤然再看到那條青色小蛇時,眼中的震驚。猛地抬起頭看向冰血,在看到那雙晶瑩淡漠的雙眸中,除了信任再無其他后。林澤然微微一笑,這是冰血從遇到他以後,在他臉上看過的最真實的一個笑容。

「好了。」冰血緩緩的站起身,抬起雙手,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隨後看向既然,眼中哪裡還有一絲的懶散,晶瑩的如同夜色的星辰,明亮耀眼。

「我們走吧。傭兵公會。」

------題外話------

最近的情節斷章,每章可能少了一點。而且貓貓又卡文了,唉……卡的貓貓好想撓牆哦。貓貓會在近期爭取萬更的哦。嘿嘿……么么 走在傭兵之城的街道上,冰血才真正感受到了這傭兵之城內的氣氛,很單純很熱血,沒有那些普通城市內的繁花似錦,沒有那些所謂的貴族傲氣,完全是由那些傭兵冒險者組建而成。

商業街道的後面就是一排排的閣樓庭院,再後面是一個個的傭兵營地。顯而易見,庭院住的都是每個駐紮在傭兵之城內的傭兵團的高層,後方的傭兵營地內便是這城內每個傭兵團的普通傭兵。但生活的條件已經比其他普通城鎮內的傭兵團好上許多。

「這裡面大部分出售的都是冒險必備的物品,武器、鎧甲或者是冒險必備的藥品丹藥,這些都可以在這裡買得到。平時也會有一些傭兵在這兩邊的街道旁擺攤,出售一些他們在做任務時得到的一些魔獸皮之類的東西,如果幸運的話,還可以買到一些比較珍貴少有的東西。這裡的安全都屬於傭兵公會負責的,所以很難見到有搶奪的事情發生,完全可以放心出售購買。」

雷明漫步走在冰血的身側細心的為她講解著這裡的事情。

「對了,我那個朋友也到了,我們先去傭兵公會吧。」雷明看著溫柔的一笑,不知道聞人熙然那個傢伙看到小血第一個反應會是什麼。不過那個總是自傲的傢伙,估計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會生活在被打擊的日子裡吧。

「阿明,傳言你在這些大家族子弟中,只和小啟關係好些,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個朋友。」冰血腳下不停,微微側過頭看向雷明。

「嗯,外面的人不知道,聞人家現任家主跟我父親年輕的時候便已經交好,我和聞人熙然從小便認識了。啟明是在我有次去南葉國帝都無意中在街上遇到了,當時他在被他的其他的幾個直系兄弟欺負,即使被打到在地,仍然不吭一聲,起初我也跟其他人的想法一樣的,覺得他很懦弱。可是原來大家都錯了,沒有人注意到,那痴笑的臉上,有一雙秉睿的厲眸。所以我便出手救了他,接著便成了好友。」雷明剛說完,便發現身邊的人兒的不同,轉過頭看向冰血眼中的狠厲與殺氣。微微一笑,是啊,她怎麼會允許有人欺負她的夥伴呢。

抬起手輕輕的揉揉的冰血柔軟的長發,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動作,輕聲說道:「別擔心,啟明已經不一樣了。我們要相信他。」

「嗯。」冰血抬起頭看著雷明,微微一笑:「我當然相信小啟,我相信我的每一個夥伴,不過韓家,我同樣不會放過,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們知道,欺了我冰血的人,下場是任何人都無法承受的。」冰血的話讓跟在她身邊的三人心中一暖,能遇到她,能跟在她的身邊,是他們此生最大的幸運。

已經接近傭兵之城的中心地帶了,目視前方,便可以看到傭兵公會總部的所在地,那裡同時沒有什麼華麗的花俏,僅僅是一座四層樓高,佔地面積卻很是龐大的一座樓。兩扇用黑金玄鐵製作的大門,威武大氣,讓人看了就有一種熱血翻騰的感覺。門牌上面,寫著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傭兵公會。

這四個字是深深的刻上去的,而且牌子也是用最為堅硬的玄鐵製成,能在上面刻字的人,修為必定極為的高。

看向冰血突然站立不動,直直的看著那個招牌,雷明嘴角竟然微微一抽,有些無力的說道:「那個招牌是我爺爺刻上去的。」

冰血聞言,挑了挑眉看向雷明,語氣裡面有著淡淡的敬重:「阿明的爺爺也是跟強大的高手呢。不過這牌子挺新的。」

「能不新嘛,就前幾年刻上去的。」雷明憋著嘴,低聲嘟囔著。

「前幾年!」雷明的話讓其他三人都有些驚訝的看向他,這傭兵公會總部在這裡已經駐紮了幾百年了吧。怎麼牌子前幾年才出來。

「你們看這個大門也很新吧。」雷明眼角再次一抽,也不等他們問了,直接說道:「前幾年,我剛從師父那裡回來,跟父親打了一架,不小心把大門給轟了。爺爺也正好雲遊歸來,當時看到差點被氣的背過氣去。」雷明越想越覺得糗,在這個大陸上哪個人敢來轟傭兵公會總部的大門啊,那純屬找死。誰成想,這歷史悠久的大門,竟然被他們自己家人給轟成了渣。

「呃!」冰血面前感覺頭上有一堆烏鴉飛過,而且這數量覺得不僅僅是自己的,定是還有澤然和暗夜的。

太……有才了,父子倆把沒人還動的自家大門給轟了。

「那個,我們……」冰血剛要開口,身後便傳來了一聲尖銳刺耳的男音。

「哼,不就身材好點嗎,帶著一張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老子看你這小娘們也就是這身材能看吧。還真當自己是什麼人物了。這裡是傭兵公會,男人的天下。老子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老子走吧。放心,就是你長得再丑,老子也不會嫌棄你的,畢竟……關了燈,老子看到只有身材啊。哈哈哈。」

冰血三人順著聲音望去,不遠處一個長相極其猥瑣的男子,跟著身邊明顯是一群傭兵,一起攔住了一位帶著火紅面具的姑娘。

看到這個女子的身材,冰血再次低頭看了看自己,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根本沒啥可比性。簡直就是一個大人和一個小孩。因為帶著面具,無法看到面容,所以也猜不出她大概的年齡,不過卻可以想象定然是位艷麗的女子,那一頭火紅色帶著大波浪的長發,一雙紅色的眼眸,紅色皮衣鎧甲裹在她的身上,將她性感的身段襯托的更讓人雙目發直、血脈膨脹。

這樣的女子出現在傭兵公會,也難怪會讓某些猥瑣至極的人給盯上了。

冰血微微一笑,止住了踏進傭兵公會總部大門的腳,雙手環胸,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她好像好到熟人了。

然而那猥瑣男子的話好像是空氣般,讓對面的紅衣女子無視到了徹底,像是完全沒有看到他一般,抬腳繼續向著傭兵公會的大門走去。

「呦,臭表子,老子在跟你講話,你竟然裝作沒聽見。給我把他圍起來。」猥瑣男看到紅衣女子的態度頓時怒氣沖沖的對著身後的傭兵揮了揮手。

一群身高體大的大漢,瞬間將紅衣女子圍到了中間。一名體形嬌弱的姑娘,就這樣被一群身強體壯的傭兵大漢圍在中間,更新的那名紅衣姑娘的嬌小。

可是,即使如此,在將強者為尊這一規則貫徹到底的傭兵世界里,是沒有人會因為你是女子而去憐惜的。他們的眼裡,只有強者。

「滾。」一個略帶幾分冰冷的嫵媚女聲從紅衣女子口中發出,顯然在這群男人推里,沒有什麼威懾力。

猥瑣男子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沒想到,這娘們的聲音還挺好聽。這樣叫起來,可是更帶勁,啊……」還沒等猥瑣男腦海中的YY結束,一道紅色光芒對著他大張的嘴裡,直射而來。只聽一聲慘叫,猥瑣男的嘴裡猛然著起了火,疼得他在原地哇哇大叫起來,那聲音比先前更加的難聽刺耳。聽的周圍的人直往後退去。

冰血看著那名女子,微微一笑。廢話不多,直接動手,有個性,她喜歡。

「唔唔唔……」猥瑣男子一手捂著像是被燒焦了似的嘴,一手指著那名女子,嘴裡不知道再吼些什麼。

「少主,少主你沒事吧。」猥瑣男身邊的狗腿子一臉擔憂懼怕的看著猥瑣男,連聲問道。


猥瑣男急的一巴掌拍到了護衛的頭上,口齒不伶俐的說道:「給勞只殺額貼(給老子殺了她)。」

這一句模模糊糊的話讓其他人一愣,隨後那個狗腿護衛瞪著大眼睛對著圍在一旁的傭兵大喊道:「殺,殺了她。快殺了他。」

紅衣女子雙眸一冷,單手一揮,一把泛著紅光的匕首出現在了手中,只見噗的一下,匕首的整個刀身竟然突然升起了一把火。對著迎面給來的大刀,單手緊握匕首狠狠的揮了過去。

「那是火系魔法元素,這位姑娘是魔法師,可是卻用武者的打法戰鬥。」同樣身為魔法師的林澤然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

冰血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剛要開口說著什麼,就見林澤然滿臉驚訝看向自己,開口說道:

「我以為就小血你一個這麼另類的怪胎,原來是我見識太少了。」


汗……林少您這是在誇我嗎。

冰血滿臉無語看著林澤然,連剛剛要說話都完全忘記了。


Related Articles

「……」

楚喬狠狠咬牙!尼瑪的,他是來炫富的!她捏...
Read more

孟莜沫鄭重的點頭,「全放,要是不夠再放一袋也行。」

嚇得廚師一個勁小雞啄米點頭,應道:「夠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