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凌氣惱咬了咬牙。

得知對方的目的,也就明白要救孩子的關鍵在於他自己。

「雷凌?你有什麼發現嗎?」

李庭雲心急如焚,看雷凌一言不發,弄得他不知所措。

現在,他還在等著給那些村婦交代,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雷凌的身上。

「伯父,我們能不能換個地方聊一聊??」

由於人多嘴雜,有些事說了也怕被這些人說三道四。

「行!」

李庭雲點頭,沒有廢話帶着雷凌幾人,就來到自己指揮中心*里。

花小蕊、李珊珊兩人心緒不寧,看着雷凌也是急切的想要知道為什麼。

李天虎盯着雷凌,覺得雷凌在賣關子,這都什麼時候了?

外面江水泛濫,而此時大量小孩丟失,頻頻發生稀奇古怪的事,這次巫山之行,算是讓他大開眼界了。

「雷凌,你趕快說吧?」

「是不是那個巫山之主幹的?」

「他抓走那麼多小孩,難道要吃嗎?」

花雲毅沉不住氣了,看雷凌少年老成的樣子,就讓他十分不爽。

「巫山之主?」

「雷凌,難道孩子都是被巫山之主抓走的?」

聽花雲毅這麼一說,李庭雲可是大吃一驚。

巫山之主他知道,但他一直沒有見過。他原以為,巫山之主都是空穴來風,但現在看來,還真有這個人。

「嗯。」

「的確是巫山之主抓得那些人。」

「那些孩子的父親,之前我就在巫山裏見過,他們並不是外出打工,而且被巫山之主控制了。」

事到如今,雷凌也只能說出真相。

有些事情,是沒辦法用現代科學證明,就好比天生就有特質功能。

「開什麼玩笑?」

「巫山之主到底是人是鬼?」

「讓你說的,好像他無所不能一樣?」

李天虎搖頭,

這麼狗血的橋段,以為是在拍玄幻電視嗎?

「你還別不信。」

「他能不能無所不能我是不知道,但現在這江水泛濫逆流而上,孩子下落不明,就足以證明這個巫山之主不簡單。」

花雲毅瞥視李天虎一眼。

現在的李天虎,與他之前的反應一模一樣,可事實就擺在面前,由不得他們不信。

李庭雲到沒有那麼大的反應。

他畢竟久經沙場,什麼樣的奇聞怪事沒有聽過跟見過?

李天虎看着花雲毅,覺得花雲毅有些誇大其詞。

「那你們說,要怎麼辦?才能把孩子救出來?」

李天虎咬了咬牙,算是勉為其難的相信了一次,當下救人要緊。

此時,那些丟失孩子的母親,都在*外面等着他們的答覆呢。

「怎麼辦?」雷凌皺眉,他不會主動送上門,自己不露面,巫山之主也不可能拿小孩怎樣,便隨口回應道:「等著!等他主動找我再說。」

「找你?」

李庭雲與李天虎父子兩人感到詫異。

巫山之主抓孩子,就為了找雷凌嗎?

「雷凌,你千萬不能去。」

「就是!我們好不容易死裏逃生,不能進去冒險了?」

花小蕊、李珊珊兩人到很緊張起來,看雷凌的意思,明顯是想再上巫山。

可她們好不容易活着走出來,她們兩個當然不想讓雷凌進去冒險。

對方是沖着雷凌來的,怎麼可能會放過雷凌?

「你們放心。」

「對付一個巫山之主,我還可以。」

「反正,我們現在也回不去,又不能眼睜睜看着那些孩子母親傷心流淚吧?」

雷凌搖頭。

是以願為,這已經容不得他來決定了。

「雷凌!雷凌!給我滾出來!」

在雷凌心意已決,安撫花小蕊、李珊珊兩人時,突然*外面傳來女子的叫吼聲。

雷凌眉頭皺起,隨着聲音傳來,他已經感應到外面來人是誰。

沒有猶豫,站起身來便朝*外走去。

花小蕊、李珊珊兩人寸步不離,緊跟着雷凌身後。

李庭雲、李天虎父子兩人尾隨其後。

當眾人走出后,只見前方人群中站着一位身穿紗裙的美女子。

。他們之間,僅於此,又不僅於此。

獨自坐在案牘前,冥修顯得有些孤寂,四周一個人也沒有,好不容易心裏裝下了一個女子,卻還要懷疑究竟是姻緣繩的原因,還是心之所向,情之所起。

既然已經有了大致線索,十八層地獄又有何懼?

判官姓崔,催命的崔,一個擁有正兒八經神位的鬼,作為文官

《原來我是黑蓮花》第兩百四十六章彼岸黃泉 莊園門口並無車擋,萬世侯更不是第一次來,但萬世侯的車子並沒有直接開入莊園,而是在門口停了下來。

一名精瘦的中年男子,從崗亭裏面走了出來。

車窗落下,萬世侯遞過去一個厚厚的紅封。

哪怕中年男子只是一個看門的,但萬世侯每次來,都不忘記給一點好處,對方也確實給了萬世侯很多方便。

事實上,萬世侯心裏也很清楚,在南家人心中,他的地位,還不如南家一條看門狗。

中年男子收下紅封,「侯爺稍等。我這就稟告管家。」

萬世侯道,「我這次來,想要見一下南家家主。」

中年男子面露為難之色,念及萬世侯經常給他錢,他點了點頭,「行。我稟報一聲,不過希望不大。」

隱世家族地位超然,莫說是萬世侯,就算是富豪排行榜上的首富,想見南家家主都要有充分理由。

沒多久,中年男子去而復返,「侯爺,家主今天心情不錯,願意見你一面,但你不要惹的家主生氣,否則我要遭罪。」

萬世侯立即又遞上一個更厚的紅封。

南家坐落在申市郊外,靠山攬湖,掩映於翠綠山林間,有點像花園式酒店。

因為萬世侯每年都會和南家做交易,而且對南家的下人相當友好,所以也得到了一點下人的友誼。他有一次,還在莊園內籍一把椅,品一壺茶,靜看夕陽投下泛黃的餘暉,落在莊園內的湖中。

今日明月皎潔,莊園內風景怡人。

只是,萬世侯又哪裏有心情觀景賞月?

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南家家主心情好,不會獅子大開口,能夠無私幫他一回就更好了。

有人引薦,在莊園內最氣派的建築當中,萬世侯見到了南家現任家主,南升。

根據萬世侯的了解,南升應該有五十多歲的樣子,但讓萬世侯沒有想到的是,南升身上竟然看不出半點老態,他儀錶堂堂,面色紅潤,精氣神格外飽滿,沒有化妝,但臉上卻看不到一點老年斑,宛如中年。

在南升身邊,還站着一個唇紅齒白,俊逸不凡的偏偏美少年。

南升面帶笑容,打量了一下萬世侯,「你就是萬世侯?」

萬世侯躬身彎腰,「正是。」

南升身上並無半點高手威壓,但萬世侯可不敢和南昇平起平坐,他也清楚,南升臉上的笑容只是因為人家心情好,並不是笑給他萬世侯看的。

南升問,「什麼事這麼晚來南家?」

在南升面前,萬世侯不敢玩一點心眼,他道,「事關身家性命,否則萬萬不敢晚上叨擾。江岸來了一個大少,在申市翻雲覆雨,好生風光,因為一些事情,我站到了他的對立面。萬世侯斗膽,願意傾盡身家,懇請南家出手,救我於水火之中。」

南升不露聲色,心裏也有些吃驚。

雖然他不太在意紅塵俗事,但萬世侯在申市很有名,他都知道萬世侯。

南升道,「你數年前便在南家購買了一顆造化丹,後來購買的修鍊資源,都是針對宗師境高手有用。」

萬世侯道,「我家宗師被對方用槍打傷。」

南升未詳細詢問。

宗師在普通槍械面前,已經不懼,但如果對方是用槍高手,而且又抓住了什麼好機會偷襲,能傷宗師也不奇怪。

畢竟,從萬世侯購買的資源來看,萬世侯身邊那位宗師,遲遲停留在化勁初期,未有寸進。

南升問,「世家子弟?」

萬世侯道,「不是。」

「門派中人?」

「都不是,工薪家庭出身,去年還只是大學生,後來突然發跡。」

如果對方是世家子弟或者門派中人,南升就不一定會幫萬世侯了,普通人,再強在他眼中也是螻蟻一般。

南家並不靠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為生。

到了他們這個級別,真正需要的東西,要麼是非再生資源,要麼也非常珍稀難得,一般用金錢很難購買。

事實上,不管是習武門派,還是南家這樣的隱世家族,到了一定級別,都可以享受國家津貼。

萬一國外高手來搞事,他們也是能出來平事的。

尋常花銷,有津貼足夠。

今天南升的寶貝兒子南中雲成功晉級化勁,成為高手之列,南升心情真的很好,再加上萬世侯很有錢,他不介意幫萬世侯出手一次。

南升道,「你和南家打交道已經多年,你應該知道,我南家並無貪得無厭之輩。」

萬世侯心中一喜,連連稱是。

進入南家,他就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割讓數年積累的一半身家都是好的,他預計貢獻出七成。

他沒想到南升今天心情這麼好。

如果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價,就能請到南家人出手,萬世侯做夢都會笑醒——這可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劫啊!

南升又道,「傾家蕩產就算了,你名下所有產業你繼續好生經營,但要划入南家名下,當然南家也不會讓你白白辛苦,你每年可以領取所有盈利百分之五的分紅。」

南中雲贊道,「還是爸大氣。」

萬世侯心中如遭重捶,臉色有些煞白起來。

南升看出萬世侯不甘,他又道,「你身上隱疾,尋常藥物已經壓制不住了吧?等下我讓人給你拿一點葯。」

聽到南升這話,萬世侯納頭便拜,「多謝家主。」

有了這個驚喜,萬世侯心中平了許多。

他也知道,在南升面前,他壓根就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南家是不是能夠得到萬世侯的產業,根本就不會太放在心中。而萬世侯沒有南家幫助,難逃此劫。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