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逸招呼了一聲,小白也停住了亂跑,啪嗒啪嗒的在菜秧苗空趟里想著雲逸這邊跑來。

「咦,小白嘴裡叼著一個螞蚱!」

雲逸的視力比一般人要好的多,遠遠的就看到了小白嘴裡噙著的是一隻綠色的小螞蚱。

「這時候才是春天,離著夏天還遠著呢,怎麼就會有螞蚱孵育出來呢?」

小叔滿臉驚訝的的道,貌似他記得螞蚱一般都是夏初才能正式在野外開始出現,盛夏季節才是它們活動密集的時候。

螞蚱,也可以稱作為蝗蟲,是農村很常見的一種有害昆蟲,因為這東西啃食莊稼很歷史,教科書的歷史書上寫的蝗災,就是這一個個看似不起眼的傢伙聚合組在一起而成。

螞蚱一般都是在夏秋交接的季節繁育,交配後母螞蚱就會將卵產到地里,而後用不了多久就會死掉,這也是俗語『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的由來。

不過螞蚱出現大都是初夏,成災一般都是快到盛夏的季節,而這個時候才不過是春天,雖然天氣溫度已經和初夏天氣相仿,可是離著正式初夏最起碼還有一段時曰,也怪不得小叔會驚訝。

想著螞蚱的習姓,雲逸覺得這些螞蚱之所以這麼早提前出來,很可能就是自己去年在菜地里澆灌了太多空間泉水的原因,使得這一片土地上的動物生長也變得好了很多,加上青雲山村這一帶的氣候比別的地方要溫暖的多,這個時候的氣溫很是接近別的地方初夏季節,所以才讓這些螞蚱這麼早出來。

雲逸微微皺眉,好一會兒才道:「青雲山村這裡的氣候溫暖,和咱們家鄉小城那邊初夏差不多,這麼早出來應該也算是正常!」

「嗯,確實是這樣,不過這菜地里就得將野雞弄來了,不然過幾天一旦這些昆蟲大量繁殖起來,那就麻煩了!」

小叔輕輕點頭認可了雲逸的說法,而後與雲逸商量了一下圍起來,開始孵育小雞苗。

回到莊園的時候,眾人都已經起來了,正在做著擴胸運動的陳志明,見到雲逸溜達溜達的帶著小白從外面回來,不僅微微驚訝的道:「雲逸你幾點鐘起來的,現在才不過是六點!」

「呵呵,五點多,睡不著就起來了!」

雲逸微微一笑,見陳志明一臉驚訝的樣子,便解釋道:「在山村裡生活的時間長了,天天呼吸著這清新的空氣,吃著自己地里出產的莊稼,起得早也習慣了!」

「你回來了,叔叔,快點來洗臉吧,我去吧嫣嫣和她們三個叫起來,咱們這就吃早飯!」

大丫從廚房裡走出來,手裡還端著一盆洗臉水,順便將毛巾也放在壓水井水泥檯子上后,微微一笑道。

沒一會兒,樓上的幾個女孩子也穿著衣服從樓上下來。

「哇,這山裡的空氣果然清新,昨晚上玩到一點多,現在六點多起來竟然一點兒都不困,在這裡還真是舒坦呢!」

程璇伸了一個懶腰,優美曲線玲瓏的身材頓時展現無遺,讓幾個男人是眼光都不由之主的掃了一眼,而後在被人發現之前轉移開。

「確實是,在這裡住了這幾天,以前晚上看書到很晚,早上起來是一點兒精神都沒有,可是在這裡早上起來卻是精神很好,記憶力也很好,昨晚上書上看的內容還清晰的記著呢!」

一向是很安靜的李旭玢也是微微笑著道,昨天晚上陳月圓和程璇硬是拉著幾人打撲克,可是一向是不喜歡打撲克的李旭玢玩了兩把之後,就因為出牌老是心不在蔫就被陳月圓和程璇開除了,之後拉著雲嫣在哪裡大牌,而李旭玢則是坐在一邊拿了一本書在哪裡看。

「嗯,確實,昨晚上咱們玩到那麼晚,我早上起來都沒有感覺到不舒服,以前要是超過晚上十二點休息的話,我一般都會頭痛,可是昨晚上咱們玩到兩點,我起來卻是很精神!」

雲嫣也輕輕點著頭笑道,以前她從來都不敢玩到很晚,就是因為精神不好的原因。

(未完待續) 「呵呵,你們幾個丫頭,讓你們在這裡不是讓你們玩到半夜打撲克的,而是讓你們在這裡好好學習準備參加高考呢!」

雲逸嚴肅的板著臉訓斥幾人道,心中卻是輕鬆了許多,自己之前雖然覺的青雲山村優雅的環境會讓高考的人放鬆下來,可是沒經過實驗卻是不敢放心,現在聽了幾個女孩子的話后,他確實放下心來。

「知道了哥哥!」

雲嫣吐了一下小舌頭,而後乖巧的低著頭,三姐妹中雖然陳月圓一向喜歡和雲逸對著干,可是在這種問題上還是向雲逸乖乖地低了頭。

教育過幾個女孩子,她們幫著大丫將早飯都端到了桌子上,幾人便做了下來。

青菜、稀粥的早飯雖然簡單,可是透著清香的味道卻是讓眾人稱讚不已,就連蘿莉妹子小月月都吃的很香甜,沒有像是一般小孩子那樣喜歡吃肉而不討厭吃素。

雲逸這邊眾人剛吃過了早飯,小叔已經帶著菜地里的二十個親戚,和大丫父親以及雲逸父親一幫人浩浩蕩蕩的向菜地那邊而去,雲逸見到了連忙和大丫說了一聲就要去幫忙。

「雲逸,他們這是去做什麼?」陳志明好奇的看著一群人問道。

「今天過幾天就將小雞放到菜地里,這個時候都有蟲子了!」


雲逸說著就要再次往外走,不料院里的幾人一聽便都要跟著來了,連大丫都將碗筷隨便往那裡一放也笑著跑出來。

「嫣嫣,月圓、程璇、玢玢,你們四個丫頭回去複習功課去!」

雲逸皺眉道,這幾個丫頭怎麼就不見她們用心學習呢。

「大哥,我們總不能一直不停的,總要出來活動活動,多走多看。才能頭腦清晰,學習起來更加事倍功半不是?」

陳月圓不滿的向雲逸抗議道,雲逸微微一笑道:「沒錯,正是因為你們總是出來活動而不學習,所以才『事倍功半』!」

程璇微微嘆氣,看著莫名其妙的陳月圓,白白眼道:「月圓,你笨死了,是『事半功倍』,而不是事倍功半!」

見幾個女孩子開始呢斗i起了嘴。雲逸笑笑也就讓她們跟著了,確實要是一直坐在哪裡學習而不出來親近一下自然環境,人學習的俠侶會事倍功半。

到了菜地里,一大群人都和雲逸他們打著招呼,雲逸父母問過了幾個女孩子的學習情況后也就沒再管,笑呵呵的和眾人一起展開。

而雲逸和龍嘯天陳志明以及小叔,加上一群幫工則是拿著將近四米高的竹竿子,準備將它們插在地里。

這些竹竿子下部足有人的小腿那麼粗,要想將它們成功插進土裡並且牢固的很。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來幫工的大丫家裡親戚,以及雲逸等人一人拿著一個準備好的小鐵杴用力在地上挖著深坑,準備將竹竿子栽在地里固定住。

這樣的坑可是很不好挖,既要挖得深。保證在一米以上;而且還不能挖的太大,不然土都被挖鬆了。

要是在三米多高的竹竿子上等碰上大風天氣的時候,這些竹竿子吃不住勁兒就會倒掉。那樣地里的野雞都會撒丫子跑個乾淨。

雲逸手裡拿著一把小工兵鍬,兩手翻飛間挖的飛快,仗著良好的體力還趁手的工具。雲逸嗖嗖的十分不到就挖好了一個坑洞,而且挖的還很好,很窄。

「雲逸,你小子幹活的速度真是太快了,連我這個特種兵出身的人都趕不上你!」

一邊的龍嘯天滿頭大汗的看著雲逸,眼裡滿是讚賞的神色。

「呵呵,龍哥你的速度也不慢嘛!」

雲逸謙虛的笑著抬起頭,這才覺得龍嘯天誇獎自己是真心的,因為這挖坑的二十多個人,除了自己挖好兩個坑外,剩下的就只有龍嘯天正在挖第二個坑,而其他人都在繼續和第一個坑奮戰著。

看著眾人一個個身上滿身是汗,而且效率還這麼低,雲逸皺了皺眉頭,要是這樣的干法,不說這些竹竿子得兩天才能完全載好;就是這樣的干法,人都累得受不了啊,有誰能像自己的身體經過空間培養后這麼變態!

「這樣不行,效率太低不說,人還累得慌,而且這樣挖的坑還不夠結實!」

雲逸皺了皺眉頭,凝眉看著這些竹竿子和深坑道。

「不這樣挖坑,還有什麼別的辦法嗎?」

小叔也是喘了一陣粗氣,解開身上的衣衫,看著雲逸已經挖了兩個坑,而且氣不喘身上也沒有什麼汗水,不僅驚訝的道:「雲逸,你小子可真是夠變態的,挖坑這麼快這麼深!都快趕得上打洞機了!」」打洞機?」

雲逸一愣,隨即興奮起來,大聲朝著眾人吆喝道:「大家都先別挖了,將手裡的東西丟掉,跟我去院子里抬東西,咱們有更快的辦法了!」

「這小子是怎麼了?」

龍嘯天陳志明疑惑的看了雲逸一眼,隨即和眾人起身跟在後的女孩子也失去了耐心,跑著跟在身後去看熱鬧。

雲逸回到莊園后就一頭扎進了雜物屋裡,沒一會兒眾人就看到雲逸倒退著,拖著一個大鐵傢伙出來了。

「好傢夥,雲逸你從哪裡整的這麼一個鐵柱子!」

眾人看清了那鐵傢伙的樣子,不僅吃了一驚道。

這鐵柱子長約一米半左右,直徑在十厘米左右;鐵柱子基本上都是上下一般粗細,只是下面那一頭頭上是一個圓錐形,而靠近上頭部分則是帶著兩個鐵耳朵。

「這不是前一陣子咱們修建滑索索道,正好他們是施工隊的人剩下了一個這東西沒用完,施工隊的人說這東西沒用了,我想著以後這東西或許還能用的上,所以就將這玩意找人弄回了家,沒想到這次正好用上了!」

雲逸興奮的看著這鐵柱子,正好可以用來砸坑。

「走,咱們幾個把它抬過去!」

陳志明說著走到了鐵柱子邊上,和一個大丫表哥輩分的年輕人一用力,這鐵柱子卻是紋絲不動,頓時就讓周圍的人吃驚了。

「好傢夥,這鐵柱子得有五六百斤吧,雲逸你竟然能夠一個人從屋裡拖出來,力氣真是夠大的!」

眾人驚嘆的看著雲逸,想不到看著雲逸瘦瘦弱弱的,力氣竟然這麼大。

龍嘯天也是驚訝的看著雲逸,忍不住就伸出手道:「來雲逸,咱倆比試一下原地拉樁!」

「呵呵,龍哥你可是要讓著我啊!」雲逸被眾人一陣誇獎,心理很是得意,心中越存了想和龍嘯天較量一番的想法。

「嘿!」

兩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兩腳之間相互頂著,上身開始叫起了勁勁兒。

「哥哥加油,把龍哥拉到!」雲嫣在一旁興奮小臉通紅,拍著巴掌大聲道。

「叔叔小心點,別傷到了自己!」大丫也站在一邊興奮的滿臉通紅,一邊拍著巴掌一邊讓雲逸小心。

程璇和李旭兵也是拍著巴掌為雲逸喝彩,只有陳月圓拍著巴掌,卻是大聲道:「龍哥哥加油,一定要打敗邪惡的魔王雲逸!」

「噗!」雲逸心中差點兒吐血,這丫頭竟然把自己說成了邪惡的大魔王,真是暈菜。

「老大加油!老大加油!」

被掛在葡萄藤下的二貨鸚鵡,蹲在鸚鵡架子上安靜了一會兒后,忍不住也大聲跟著叫了起來,好在這傢伙比較聰明,沒有表現的太過妖孽。

「哈,這小鸚鵡挺機靈的!」

有人看著二貨鸚鵡讚歎道,讓這二貨喊得更是得意,乾脆就『撲稜稜』的從鸚鵡架子上飛出來,在雲逸和龍嘯天頭上盤旋著大呼小叫的為雲逸加著油。

而隨著眾人的加油聲,雲逸漸漸的拉著龍嘯天向自己這邊慢慢而來,雖然速度很慢,但是這種自己佔優勢的情景卻是讓雲逸很是高興,拖拉的力氣更大。

「老大加油,;老大加油,廢了丫的,廢了丫的!」

在兩人頭頂的二貨鸚鵡見雲逸佔優勢,在頭頂上方叫的更歡了,嘰嘰喳喳的叫聲讓兩邊看著的人都側目了。

「喂,你這隻笨蛋鸚鵡別在這裡嘰嘰喳喳的!,吵死了啊,在叫下去就拔了你的毛!」

一邊正大呼小叫支持著龍嘯天的陳月圓,見這二貨鸚鵡越叫越不像話,頓時就掐著小蠻腰,沖著二貨鸚鵡大聲凶道。

二貨鸚鵡被陳月圓凶了一頓,一開始嚇了一跳沒有敢說話,可是當它反映過來后,頓時就撲棱著翅膀飛到陳月圓頭頂上大聲叫著:『

「臭婆娘!臭婆娘!」

「哈哈哈!」

眾人終於忍不住被這二貨鸚鵡逗樂了,丫的這損人的話是跟誰學的呢?

「誰都不許笑!」

陳月圓鼓著小嘴瞪眾人,頓時讓眾人閉上了嘴巴,而後陳月圓立即就從地上撿了一根枝條沖著二貨鸚鵡追殺了過去。

「救命啊,救命啊,殺人啦殺人啦!」

二貨鸚鵡和陳月圓在偌大的院子里來回的追逐著,讓院子里顯得格外熱鬧。(未完待續。)

ps:感謝『夜遙、kuo62146214』兩位兄弟月票

感謝『楓津』兄打賞以及贈送章節支持

淚奔求訂閱,有推薦票的兄弟們不要浪費了 面對周圍嘈雜的環境,雲逸和龍嘯天二人毫不為所動,繼續慢慢較量著,一點點往雲逸那邊而去。

龍嘯天漸漸的覺的自己體力不支了,這讓他心中很是驚訝,以自己曾經在西南某地最厲害的特種部隊服役過的經歷,竟然還比不上雲逸這個曾經的小白領。

「呵呵,雲逸你說咱們兩個誰會贏?」

龍嘯天沖著雲逸微微一笑,不顧自己就快被雲逸拉了過去的事情。

「呵呵,龍哥,雖然你當過特種兵,可是在力氣和耐力上,你卻是趕不上我!」


雲逸得意一笑,而後胳膊上繼續加大力量,眼看就要把龍嘯天拉了過來。

「那倒未必,任何較量不光是考驗的力氣和耐力,更多的是在考量力道的運用技巧!」

龍嘯天微微一笑,手臂忽然向著雲逸那邊一送,而後猛地一擺向自己這邊一拉,雲逸頓時就感覺自己下盤不穩,上身的力氣運用不上,頓時就被龍嘯天拉的從原地動了腳步,輸掉了比賽。

「笨死了哥哥!」雲嫣嘟著小嘴,卻是和關心雲逸的大丫一人拿出一條手帕,幫著雲逸擦汗。


「哈哈,嘯天真是好樣的,一身本事不錯!」

眾人讚歎道。

正在四處亂飛躲避陳月圓追殺的二貨鸚鵡瞅了雲逸這邊一眼,頓時就被氣壞了:丫的我大呼小叫為你加油,結果害得我被追殺不說,關鍵是你竟然輸了。


二貨鸚鵡撲稜稜的就飛到雲逸肩膀上,揮舞著翅膀沖著雲逸大叫道:「笨蛋!笨蛋!」

「你大爺的,說誰是笨蛋!」

雲逸轉頭瞪著自己肩膀上的二貨鸚鵡大聲訓斥著,那口水噴的二貨鸚鵡連忙縮了一下小腦袋,而後用兩隻翅膀捂著自己的小腦袋,不敢再看雲逸。可是卻小聲的嘀咕道:

「你大爺的,噴了老子一頭口水!」

「哈哈哈!」

眾人再次被這二貨鸚鵡用翅膀捂著自己腦袋的舉動逗樂了,丫的是在太逗人了,比一般的小孩子還機靈。


圍觀眾人讚歎了一會,便十來個人抬著鐵柱子向菜地那邊而去。

「龍哥,你格鬥的本領挺高的,以後沒事兒也教我兩下子,不然以後帶著大丫在外面被人欺負了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兩人走在最後,雲逸笑呵呵的對龍嘯天道。

「以你的身體素質,要是學起格鬥來還是比較容易上手學會的!」

龍嘯天微微一笑。而後問道:「不過,儘管你身體素質還,可是要學會這些擒拿格鬥的本領,還是要吃點苦頭的,你真的想學?」

「那當然,男人吃點苦頭算什麼,龍哥你明天開始就教我幾手吧!」




Related Articles

這都修煉幾天了,但魏明丹田中所積蓄下來的真靈,卻根本沒有多少。

按照他的估計,沒有個三兩個月的,恐怕很難...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