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兮說著就轉身,雙腿雖然軟的想要跪在地上,但卻硬挺著邁著矯健的大步,快速的離開這個滿載著幸福的地方。

蘇允兮看著她的背影。

「姐……姐……你真的要丟下我嗎?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姐……姐……姐……」

「姐……」 剛剛走進電梯,雪兮的身子就無力的傾倒。

她扶著電梯的牆壁,慢慢的下滑,跌坐在電梯內的腳踏上,淚水崩潰的流著。

一瞬間。

沒了最愛的人,沒人最疼的弟弟,她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什麼都沒了……

什麼都沒有了…髹…

她要怎麼辦?

她能怎麼辦?

電梯很快的打開,已經到了一樓。

她努力好幾次,好不容易才站起身,艱難的邁著腳,一步踏出了這裡。

終於還是離開了……

記得第一次的時候她那麼不情願的想要快點離開,而現在,竟然那麼不情願的不想離開。

真是諷刺!諷刺透了!

走出公寓的大門,走出這個小區,走到人來人往,車輛穿梭的馬路上,她沒有任何的方向。

蘇家敗了,在將近兩年前她就已經沒有了家。

最近。

漸漸把1080當做了自己的家,但是,又一次沒了……

她現在還能去哪?

又有哪個地方是她可以去的?

忽然!

在迷茫的街道上她好像看到了爸爸,也看到了媽媽。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笑著對她招手。

她充滿淚水的雙目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點光明。

她哭著,又笑著,向他們走去。

「爸……媽……」

她叫著他們,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抓住他們,可是她卻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馬路中央。

爸爸和媽媽好像騰雲駕霧,不停的向後移動。

她跌跌撞撞的去追,一輛車剛好衝過來。

「雪兮——」

陸彥琛大聲的叫著,一把將他拉入自己的懷中。

雪兮慌張的再看向那個方向,爸爸和媽媽已經消失了。

他們怎麼會消失呢?他們不是來接她的嗎?

突然瘋了一樣的捶打了陸彥琛:「為什麼要救我?讓我死了算了!我想我的爸爸,我想我的媽媽,我想見他們,我想見他們……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

陸彥琛抱著她。

被陸御擎揍過以後,他什麼都沒說就下來找她,沒想到她竟然在尋死。

嚇死他了!

他真的有些後悔了,不應該去查這件事,不應該說出來。

只因為一句話,幾個字。她的幸福就沒了。

他好像變成了害人的罪犯,硬生生搶走了她的幸福,還差點就搶走了她的生命。

「雪兮,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不停的道著歉,每說一次,不但沒有減小,還增加了自己的悔意。

雪兮瘋狂的在他的懷中哭泣,大聲的哭泣。

忽然她用力的抽了一口氣,腦袋裡嗡的一聲,意識瞬間被抽離,昏倒在他的懷中。

「雪兮……雪兮……」

陸彥琛慌張的叫著她,抱著她軟的好像沒有骨頭的身體。


立刻攔下一輛車,他抱著她,去了醫院。

……

1080。

蘇允兮走進二樓卧房的時候,看到陸御擎還站在那裡,背脊雖然是直的,但是肩膀卻塌了。

再走幾步靠近他,看著他那張冷到如死灰一般臉,他張開雙唇:「對不起……」

都是他的錯。

如果他不讓他選擇隱瞞,如果他早早的帶著姐姐偷偷溜走,就不發生這樣的事。

他對自己太有信心了。

他以為可以隱瞞一輩子,可是不過只是短短的幾個月。

陸御擎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話,還是那麼僵直的站著,連眼睛都沒眨,連呼吸都好像停止了。

他真的好像變成了一塊冰冷的石頭。

「大叔,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他無助的詢問。

陸御擎還是站著不動。

蘇允兮雖然腦袋聰明,但畢竟還是個大孩子。

姐姐的離開,讓他什麼都想不出來了。他假設過姐姐知道這件事後的情景,也假設過姐姐會打他罵他,但就是沒有想過她會丟下他,不要他了。

不行!

他不要離開姐姐!

他們被老爺天安排成姐弟,已經讓他無法去愛她,他不能再離開她。

「陸大叔……真的對不起……」他說著就轉身,決定是找姐姐,不管是祈求還是下跪磕頭,他都要讓姐姐原諒他,讓他留在她的身邊。

蘇允兮也走了。

陸御擎真的成了一座豐碑。

一直站著……站著……

從白天到夜晚,然後再迎來清晨,就那麼站著……站著……

……

醫院。

雪兮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臉色跟床單一樣,白的嚇人。

陸彥琛站在床邊,緊張的詢問醫生:「她沒事吧?」

「沒事。因為打擊太大,所以一時暈倒了,等睡一下就回醒過來,不過……」

「不過什麼?」陸彥琛追問。

醫生並沒有再開口,而是微微的蹙起眉頭,似乎是有些拿不準,所以不敢說。

「到底怎麼了?醫生,你不用介意,直接說出來吧。」

「這個……我還不能確定,要等化驗結果出來才行。」

「化驗結果?什麼化驗結果?」

「額……」

「你倒是說啊!你想急死我嗎?」

作為一個警察,他對自己現在的表現給予差評,但他真的是著急,已經顧不得什麼淡定不淡定了,就想快點知道她到底怎了?

醫生的臉還在糾結。

「我剛剛給她檢查的時候,感覺她好像是懷孕了,但又好像不是,我真的不能肯定。可能是時間太短,不太明顯,所以要等化驗結果。」


「懷孕?」

陸彥琛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反應才好了。

這才剛剛鬧出這件大事,如果現在懷孕,對她來說是好還是壞呢?

狠狠的給了自己胸口一拳。

疼的咳嗽了幾聲。

醫生見他滿臉的傷,馬上關心道:「你應該去外科看看傷,上點葯。」

「我沒事。」他擺了擺手。

他活該被揍,也活該被自己揍。

在知道她吃的是假藥的時候,他就不應該猶豫直接告訴她,可是現在要怎麼說?如果真的懷孕了,他真的……真的……唉……

「嗡嗡嗡……嗡嗡嗡……」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不停的震動。

他拿出手機,看著眼上面的名字,然後接通電話。

『琛哥哥,我姐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是。」

『你們在哪?能告訴我嗎?』

「我們在醫院。」

『醫院?你們怎麼跑醫院去了?我姐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她是不是做了什麼傻事?她怎麼樣了?』


「你不用擔心,她沒事,只是因為打擊太大,暈倒了。」

『暈倒了?』

「醫生說睡一會兒就會醒。」

電話里的蘇允兮很明顯松一大口氣。

但是接著又提起了一口氣。

『琛哥哥……』他聲音就像是受了傷的小兔子。

「怎麼了?」陸彥琛問。

『我……我想請你幫幫我。我姐她非常生氣,她不認我了,她不要我這個弟弟了,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幫我一起勸勸她,讓她原諒我好不好。』

「他不認你了?為什麼?」

『因為我早就知道是陸大叔害我們蘇家破產的。』

「你早就知道?」陸彥琛震驚:「那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她?為什麼還要讓她跟我大哥在一起?」

『因為我姐跟陸大叔在一起的時候很幸福,而且陸大叔還救了我的命,所以……』

「你……你真是……」

陸彥琛不知道要怎麼說他好,噎了半天,最後也只能深深的嘆了口氣。

「你過來吧。你姐只是說氣話,她就只有你這一個親人了,怎麼可能不認你呢?放心吧。」

『真的?』蘇允兮的聲音都已經哽咽了。

「當然是真的,我向你保證。」

『謝謝你琛哥哥。』


Related Articles

對方究竟是誰?!

竟然如此肆無忌憚,不顧阻攔,公然開挖羅剎...
Read more

裳於雲看到醫生做檢查,心裡慌亂了一下,但很快鎮定了下來。

艾滋病有很長的潛伏期,葉簡汐和沈瑤不過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