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這句話的發出,一股恐怖的壓力從邪神身上慢慢散發而出,向著顧沖擠壓而來。

頓時,自邪神為中心,黑色的裂痕如同蛛著四周蔓延,迅速布滿整片天地。

顧沖集中精神緊緊盯著白髮飛揚的「九棺真君」,他知道這與剛剛的假象完全不同,這是這片虛假的天地完全承受不了這股恐怖的壓力所出現的變化。

「原本只要你好好配合,不但能讓我更完美的融合你的神魂,也能讓你自己少受些痛苦。可是你卻非要抵抗,現在我也只能先將你重創成白痴,再繼續慢慢侵蝕你的神魂了。」

邪神聲音冰冷似從地底九幽傳來:「雖然不能將神魂融合到最完美的狀態,但是只要能佔據你那完美肉身,我也能金蟬脫殼,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他身上散發壓力越來越強大,整片天地都已經在這股壓力之下直接崩碎了,變成了無盡的黑暗虛空。

兩人靜立虛空之中遙遙相對,天地崩碎化成的無數炫彩流光似流星一般自他們身周劃過。

顧沖緩緩抬起右手,感受著「邪神」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強大壓力,輕輕說道:「你以為,你吃定我的元神了嗎?」

唯有神魔才能對抗神魔。

這是天下所有武者的共識。

邪神本體雖然在無盡歲月中極度虛弱,但是他的元神本質還在,要比天象武者高出無數倍,可以輕易滅殺巔峰天象武者。

換作其他天象武者,哪怕是大恆帝朝天象榜排名前三的高手,也不敢輕易打開鎮魔棺,更不會產生和邪神硬碰硬的想法。

也只有顧沖藝高人膽大,打著一舉解決邪神、一勞永逸的主意,才敢這麼做。

而顧沖想要解決邪神,離開這裡。

邪神又何嘗不想奪舍顧沖呢?

而顧沖剛進入這裡的時候,強悍的真身就被封印中的邪神發現,令邪神大喜不已。

這麼多年過去了,鎮魔棺的封印早已鬆動,邪神早已可以透出一部分精神意志,控制這個殘破小世界的一切。

但這部分精神意志還是太過弱小,無法直接奪舍顧沖,為了謀奪顧沖的真身,防止他跑掉,邪神才會費盡心思把顧沖困在時空循環里。

為的就是讓他在時空循環之中,與各個時代的靈棺宗強者去戰鬥,然後受傷,好給他可趁之機。

可是萬萬沒想到顧沖十分警惕。

他根本不和靈棺宗的人正面衝突,就算下手,也是挑在靈棺宗實力不濟的時候,才打上門去。

後來還得到線索,找到了位於時空裂縫之中的鎮魔棺。

邪神這下可沒法子了,本想和顧沖一直耗下去,但才過不到半年,他就見識到了恐怖的一幕。

只見在鎮魔棺上枯坐半年的顧沖,突然實力大漲。

你說他有所突破吧,他又不需要靈氣、元氣之類的,體內的能量就這麼憑空多出一大截。

能量不守恆了啊這是?

邪神活了數萬年,也沒有見過這種怪物。

幸好顧沖膽大妄為的打開了鎮魔棺,不然再這麼來兩次,邪神覺得自己可以乖乖等死了。

現在他還能憑藉元神之力拚一把,可以用暴力手段來奪取顧沖的肉身,只是這樣一來神魂和真身本能的排斥之下,他就很難融合到最完美的地步了。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一次要是解決不了這個神秘的外來人,以後也不可能有機會解決他了。 基層工作很難做。

很多人為了芝麻綠豆一點的利益,就可以無休止的糾纏。

甚至因為一兩句口角,大打出手,引發一系列混亂。

以至於一點小事,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依法治川制定的是戰時法則,這次是軍管。

取締征糧,抓丁的隊伍,通報各地地主,店鋪老闆,登記人口,丈量土地,宣講政策,培訓官員,公示律法,發放手冊,動員宣傳,監督考核。

為下一階段川軍協助他們貸款購置雞苗,鴨苗,鵝苗,魚苗,種兔,果樹苗,良種,化肥等等物資配送奠定基礎。

這是一系列盤整很細的組合拳。

環環相扣。

尹昌衡已經派人向所有袍哥堂口放話,發帖子,讓各地明面上的組織通報所有袍哥分會分舵。

俗話說,膽大的日龍日虎,膽小的日抱雞母,如今要理解為努力掙錢,大膽購置生產設備,組織人手產出市場上繼續的各種物資,靠生產經營本事發家致富,為抗戰做貢獻的同時也為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

攔路綁票,殺人掠財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欺壓良善,在城裏靠着流氓痞性混日子的時光吃不到了,一去不返了。

依法治川委員會嚴厲打擊各種犯罪。

取締渾水袍哥組織,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從今年九月起,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私鬥鬥毆者,欺壓,侵吞他人合法財產者罰礦場苦役。

誰要是敢炸刺,搗亂。

用潘文華的話說,不服,機關槍你服不服。

陳誠,孔祥熙收到蘇聯志願飛行員希望轉場永州機場的意願。

大喜過望。

本以為這樣一個光明正大的機會,收回永州機場使用權,會讓鄧錫候,潘文華一眾川軍將領難受。

誰知道川軍將領理都沒理這件事。

沒有一個人跟隨飛機或者火車前往成都。

連剛運到永州的飛機配件,化工廠設備,都是安排的李根固在管理分配。

臨走的時候,都沒人送行,一拳打在空氣上,心裏空蕩蕩的。

依法治川的試點蔣某人已經簽發,林森也在重慶報紙上公佈這一消息,並且在籌備五大六次會議,增補四川法治試點委員會執行委員為中央監察或者執行或者監察執行的候補委員。

抓緊時間落實,就是為抗戰勝利奠基,也是解決今年四川可能出現的糧荒迫在眉睫的要務。

連空飛和李宗仁,龍雲趕往成都面見委座,他們一個都沒有去。

秦國梁已經出發,永州以南,以東地區政治改革,歸屬他督導。

尹昌衡和周小山一個到了廣元,一個到了巴中,永州現行的部分政策還需要深化,四川其他地方的依法治川試點要同步,尤其是減租減息。

楚天舒帶着168師,郭汝棟,潘文華拉着趕來幫忙的馮玉祥,全部撲向了重慶和重慶的周邊地區。

成都平原以及涪城周邊,則是鄧錫候的責任範圍,他手下的黃隱,陳離等等大將,都把部隊化整為零,開始分散下鄉。

饒國華帶着孫震,春妮,以及145師,浩浩蕩蕩的開向了川南,和田頌堯的先頭部隊匯合。

生怕自己那幫流氓成性的別動隊官員在永州搞出什麼事情,而提前跟着掀起集結隊伍趕來的康澤,看着66軍留守處空蕩蕩的小樓,都有些發愣。

看着代表留守處出來接待他的是秦烈。

更是目瞪口呆。

「長官們都出去公幹去了,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不好意思,康廳長,現在66軍留守處就我這個中校軍銜最高!」

「小山給你交代過沒有,我的人到了怎麼安置?」

「47軍在永州東北金陽有個訓練場,現在留守的兵員很少,你們去擠一擠!」

「不能在市區嗎?我也好順便盯着他們!」

好虛偽,秦烈不由的好笑,是看着練兵時候,順便盯着我們66軍吧。

爪子都捆住了。

還改不了特務本性。

「康廳長不要說笑了,別動隊惡名在外,要是到了永州,滴翠峽的女學生在街上走着都沒有安全感!永州是依法治川試點的重點地區,一旦被抓了審判,康廳長的面子上不好看!」

「小山去哪裏了?什麼時候回來?」

「山哥去巴中了,帶着留守處警衛團督導巴中減租減息的事情去了。他臨走時候,讓我跟康廳長確認一件事情,就是別動隊集結起來的這個師,確定要我們派出教官,跟66軍一樣的標準練兵嗎?」

「說好的事情,當然,我連禮物都帶來了!」

秦烈順手就拿出一張印着66軍題頭的交接公文。

「66軍訓練很苦,訓練標準也很高,山哥說,訓練開始,你的寶貝疙瘩們會找你告狀,我們還是書面簽訂落實責任為準?」

康澤接過來一看,公文主要是約定訓練的傷亡比例,以及完不成訓練任務的懲戒措施。

除了公文,裏面還有一份協議。

他向川軍老兵撫恤基金會捐贈一批古董。

基金會負責全面武裝他的別動隊,軍械,軍服等物資配備,清單比對66軍的裝備,寫的很詳細,也很清楚。

讓他吃驚的是看見了66軍的一款訓練保障條款。

有兵工廠在身邊就是豪氣。

「66軍真的能保證每月一千發子彈的實彈射擊訓練?」

前線的黑市上兩顆7.9的通用子彈能買一隻老母雞了。

川軍回收舊彈殼就敢如此鋪張?

「當然,只不過川軍新兵訓練的用步槍跟實戰不一樣,不需要火藥驅動!」

「什麼槍不要火藥也能打?」

不用火藥激發,那是槍嗎?是弩箭!

康澤心裏罵娘了,周小山七竅玲瓏的心思,陳立夫回重慶以後,被哥哥罵傻了。

跟他打交道也不得不堤防,是不是又在琢磨跟自己挖坑。

「能不能讓我先看看槍?」

「康廳長,這是周副官在河南好不容易花費了巨大代價從十八集團軍換來的軍事秘密,是我特務營的特種裝備,除非,你簽了兩份文件!」

十八集團軍的換來的秘密,還是66軍精良的特務營的特種裝備。

這都是值得付出巨大代價的。

康澤狐疑的看着秦烈。

也不能從秦烈臉上看出來這是不是周小山給自己挖的坑。

「小秦啊,且不說我是國府中將,是66軍的上峰,我跟馮天魁還有你父親,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難道不能通融一下?先讓我看看武器?」

還老朋友,有你這樣盼著66軍倒霉的老朋友。

自己老爹要少活十年。

「還是山哥說對了,把秘密拿出來,提高別動隊的槍法,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不僅沒落下人情,還被人懷疑!」

看着秦烈露出微笑,抄手收起桌上的文件和協議。

康澤連忙彎腰把秦烈攔住,又連忙收手,怕把秦烈再次弄傷了。

「別,別,別,我簽,我簽,我簽,要是不小心阻攔傷了你,我都賠不起!」

:。: 「從無開始,我先將評價星級衝上去,到時候就能找那些高手比試了!」方雲目光一凝。

由於方雲沒有一點戰績,所以過了兩分鐘才有人接戰,也許是對方想刷刷戰績……

「你的挑戰申請通過,即將傳送至決戰空間。」

虛擬宇宙系統的提示音響徹在方雲的耳邊,方雲這才鬆一口氣,這是他第10次約戰才成功的。

沒想到這些『一顆星』的同階武者,似乎一個個高傲的很,不屑跟方雲這股評價為『無』的新人交手。

方雲最終邀戰成功的對手,名叫……『血刀手』。

決戰空間。

一處無比廣袤的大草原上有著一個黑色金屬擂台,其大概十公里長、十公里寬。

體型高挑的綠色皮膚男子『血刀手』背負著一柄血色長刀站在擂台上。

「超級賽亞人?」血刀手面露微笑,「這個對手夠囂張的啊,新人,讓我來好好教訓教你做人。」

外號『血刀手』,18勝,5敗。

而在擂台上的另一側憑空出現一名穿著黑色戰衣,手戴金剛拳的黑髮青年。

這原力戰衣和金剛拳都是從虛擬宇宙系統中選來的。

『決戰空間』和『殺戮空間』可以任選兵器的,可戰衣則是必須選本級別的戰衣,比如方雲選的就是黑神套裝。

「你好。」方雲微笑看著眼前綠皮膚青年。

這可是自己崛起之前的第一個對手,也算是有點紀念意義。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