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兄弟們就把張小天扶了起來,盤膝坐下,張小天隨即內視了一下自身的狀況,發現自己的身體受傷是前所未有的嚴重,內臟全都受損,經脈震斷了數根。

“不是吧,這麼嚴重?”張小天無奈的說道。

“小子,你這次太莽撞了,連武者的自爆你都敢試圖控制,你還真以爲你是大能啊?要不是你這次誤打誤撞的擊中了他自爆的臨界點,恐怕你小子這次得玩完了,”凝老的聲音從意識空間中傳來。

“呵呵,下次注意點,這不是還沒死嗎?原來武者的自爆這麼變態啊?”張小天知道凝老是在關心他,有些訕訕道。

“哎,你還是先療傷吧!你這次傷的可不輕,”凝老關心的說道。

隨後張小天不再說話,調集意識空間的生命之氣開始修復受損的內臟以及經脈。

張文通等幾位兄弟也是坐在張小天的周圍爲其護法,也都各自恢復着。

時間一晃三天過去了,正打坐盤膝的張小天有了動靜,而且動靜還不小,只見這周圍的天地玄氣形成實質化,瘋狂的向着張小天襲來,直接從張小天的眉心處不斷地向裏面輸送,隨後就在張小天的頭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玄氣漩渦,隨即他的頭頂又再次出現了那個閃着光芒的陰陽魚,兩者相互輝映,煞是好看。

此時的張小天體內的創傷早已恢復如初,乾枯的經脈隨着吸收,已經處於飽和狀態,泥丸宮裏的玄武金丹則是瘋狂的旋轉着。

隨後張小天一聲大喝,“給我破,”只見那顆不停旋轉的玄武金丹,快速的吞噬着輸送進來的天地玄氣,金丹不斷的變大着,張小天感覺這顆金丹已經處於飽和狀態了,不能再吸收玄氣了,隨即他就試圖阻止這向內輸送的玄氣,但是他悲哀的發現,已經阻止不了了。

玄武金丹還在不斷地變大,變大,砰的一聲,張小天的這顆金丹終於承受不了,四分五裂開來。

張小天心中暗道:“完了,完了,這次死定了,老子連武者賴以生存的玄武金丹都給弄沒了,這下完了。”

隨後他就感覺自己全身的玄力不斷地消散着,他知道這是金丹破碎的後果,武者修煉成玄武境之後,體內凝結金丹,這金丹就是武者儲存玄力的地方,用的時候就從這裏調集。

“還好我有意識空間,沒了金丹,直接從意識空間抽取也是一樣啊,”張小天隨即想起自己的意識空間,於是心有餘悸的暗道。

隨後張小天運轉陰陽五行乾坤大法,體內的玄氣則是繼續向着泥丸宮進發,他想重新凝結一個金丹出來。

張文通幾位兄弟看着張小天的動靜全都目瞪口呆,這動靜也太大了點吧,終於張小天頭頂的陰陽魚光芒一閃鑽進他的眉心消失不見,頭頂的玄氣漩渦也緩緩消散。

張小天緩緩睜開眼睛,感受着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玄靈境一階,是的,他突破了,在他體內那玩意凝結成功的時候他突破了。

“凝老,我這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啊?”張小天不安的對着意識空間傳音道。

“嗯?你不是突破了嗎?這是好事啊!”凝老疑惑的說道。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我體內的金丹,這金丹怎麼變成了一個小人形狀了?”張小天無語的傳音道。

“哦,小人形狀?這也沒……什麼?你說什麼?小人形狀?你快進意識空間,我來瞧瞧!”凝老不可思議的聲音傳來。

“幾位兄弟,我有點事,馬上就出來,”張小天對着正發愣的張文通等人招呼了一聲,就消失了。

“凝老,你看,就是這玩意,”進去意識空間的張小天也不廢話,隨即就心念一動,從他地眉心出閃現出一個巴掌大的小人,這小人的模樣長的和張小天是一模一樣,就是一個縮小版的張小天。

“你看這金丹是不是變異了?怎麼這幅模樣啊?”張小天看着和他一模一樣的小人,不安的說道。

“你看這金丹是不是變異了?怎麼這幅模樣啊?”這時那巴掌大的小人也學着張小天的口氣,重複着張小天的話語說道,只不過聲音稚嫩。

“啊?他還會說話?鬼啊!”張小天一聲驚呼。

“啊?他還會說話?鬼啊!”這小人也是一聲驚呼道。

“哈哈,你小子先把他收起來吧!”一旁的凝老笑着說道。

等張小天收入小人以後,凝老則是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嘖嘖嘖,真是怪事,你小子的福源還真是不淺啊!玄靈境就凝結出了仙嬰,雖然這仙嬰還在成長期,但對你可謂是個大造化啊!”

“仙嬰?老頭,你能不能說清楚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張小天疑惑的問道。

“簡單來說,這仙嬰就是你,你就是仙嬰,現在可是多了一條命了,只要仙嬰不滅,你小子就是不死之身,奇怪?不是說到了仙君境界………”凝老說到這急忙住了口。

“不死之身?這麼神奇?怎麼我沒聽說過啊?武者不是隻有一個玄武金丹嗎?”張小天根本就沒聽到凝老後面的話,不可置信的說道。

“嗯,所以說你小子福源不淺嘛!反正對你來說是好事就是了,對了你現在已經是玄靈境了,你可以運用靈魂力量進行探測了,”凝老不想再這話題深談,於是岔開話題說道。

“對啊,我可以進行靈魂探測了,這個,怎麼探測啊?”張小天也想到了這一點,以前他看東西只能用肉眼,但現在可以直接用靈魂力量就可以看了。


“這個簡單,你只需要控制靈魂力量向着四周擴散就可以了,”凝老解釋着說道。

隨後張小天就興奮的出了這意識空間,待張小天走後凝老喃喃低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小子居然凝結了仙嬰,想必是這功法的緣故?”

張小天出了意識空間以後,隨即就試着進行靈魂探測,他驚喜的發現,方圓五里以內的景象一一浮現在自己的腦中,連蟲子的鳴叫,蚯蚓打洞的聲音都能清晰聽見,比他的眼睛好使多了。

“小天,你在幹嘛呢?”張小天正在探測,被大黑給打斷了,因爲張小天一出現就現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張小天隨即收回靈魂力量笑着說道:“呵呵,沒事,告訴你們一個消息,我一不小心又突破了,現在我可是玄靈境的強者了!”

“不是吧?這麼變態?”衆人全都目瞪口呆的說道。

“呵呵,你們可要加油哦!咦?你們的傷還沒好?”張小天突然發現幾位兄弟的臉色蒼白,於是疑惑的問道。

“可不是啊,你小子自從昏迷之後,我們幾個都擔心你,哪有時間療傷啊,只不過隨便服了幾顆丹藥而已,”張文通是苦笑着說道。

“兄弟,謝謝,”張小天由衷地說道,這纔是他張小天的兄弟,生死與共,他暗自發誓從今以後,誰都不能傷害他的兄弟,這就是張小天的逆鱗。

“靠,你小子還來這套,還不給我們治療一下,”史中秋隨即笑着罵道。

隨後張小天就施展生命之氣爲幾位兄弟快速的治療好了各自的傷勢。

“小天,現在黑風寨也被咱們給滅了,咱們還是下山吧!”等衆人都恢復了之後,張文通說道。

“呵呵,走是要走,但是還得拿點東西走,不能白來嘛!”張小天笑着說道,隨即就帶着幾人出了木屋,右拐右拐的來到了一座閣樓前,也不廢話,就進了閣樓,來到一個房間之內,映入眼簾的是大量的玄石,雖說都是下品的,但剩在數量啊。

“你怎麼知道這裏有玄石?”張文通看着眼前的玄石驚訝的說道。


“呵呵,你別忘了,我現在可是玄靈境,可以靈魂探測啊!”張小天得意地說道。

“哦,對啊,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張文通摸了摸鼻子說道,隨後衆人都是興奮的就地分贓。

在下山的路上幾位的兄弟是有說有笑,這次可是大獲豐收啊,這黑風寨這些年搜刮的玄石可真不少,一共有着一萬多塊下品玄石,幾位兄弟各自都分了兩千多塊,以後不短的時間就不愁修煉資源了。

~~~未完待續~~~ 公孫家族 ,方圓幾十裏,到處都是亭臺樓閣,只見忙忙碌碌的家族弟子從中穿梭,一派繁榮。

後山一處懸崖邊上,兩道倩影坐在伸出懸崖的一塊巨石上,底下雲霧繚繞。

其中一道紫色身影此刻正手託香腮,眼神盯着前方的某一處,彷彿前方有種特別的東西吸引着她,如果仔細看她的眼神,就會發現其眼睛雖然盯着前方,但是根本就沒有聚焦,眼神空洞。

“師姐,你都看了快半個小時了,你累不累啊?”坐在紫色身影旁邊的黃色身影焦急的說道。

二人正是回到公孫家族幾個月的公孫欣兒和李倩,此刻的公孫欣兒還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絕美的容顏之中略帶着一絲憔悴。

“師姐?師姐?”李倩接連喊了好幾聲,也沒見公孫欣兒有任何反應,於是李倩眼珠咕嚕的轉了幾下,隨即大聲喊道:“張小天,你怎麼來了?”

正在發呆的公孫欣兒一聽此言,頓時渾身一怔,急忙轉過頭來,清冷的面容隨即變的興奮:“小天?咦………,倩兒,你………”,公孫欣兒發現身後並沒有那個令她朝思暮想的身影出現,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哈哈,師姐你看你,現在還是那個天之驕女嗎?我看你倒是成了癡情怨女嘍!!”李倩見公孫欣兒終於開口,於是調侃的說道。

“倩兒,別胡鬧,哪有………”公孫欣兒頓時小臉一紅,隨即語塞。

“哎,行了師姐,我都懂,放心吧!張小天那小子命硬的狠,倒是你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修爲停滯不前,擔心那小子到時見異思遷,呵呵,這花花世界………”

“哼,他敢………”

“哈哈………,師姐發威了……”

一陣嬉笑過後,兩女恢復平靜,各自陷入了沉思。

“小天,你還好嗎?欣兒想你了,你知道嗎?我等着你來,我等着……”公孫欣兒心中癡癡的唸叨着。


一陣山風吹過,吹亂了她額前的髮絲,不遠處夕陽西下,映出一大片絢麗的晚霞,彷彿在傾聽着她的訴說,也彷彿把她的思戀帶向了很遠的地方。

紫衣飛舞,舞出霞光萬道

少女情懷,懷出柔腸百斷

思君不見倍思君,別離難忍忍別離

汝念君,君在何方?

汝等君,盼君歸來。

“哈哈,這次咱們可大發嘍,滅了一個黑風寨,得了這麼多的玄石,看來最近一段時間不缺修煉資源了,”陳風走在衆人的最前方,興奮的手舞足蹈,引得幾位兄弟哈哈大笑。

“我說猴子,你至於這麼高興嗎?跟着爺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多了去了,以後爺罩着你,”史中秋則是大咧咧的說道。

“史大個,你閉嘴,就知道吃吃,保不準那天給你丫的吃死,”陳風一臉鬱悶的說道。

衆人又是一陣鬨堂大笑。

“小天,你怎麼了?”走在後面的張文通看着張小天那興趣不高的臉,隨即問道。

“哦,沒事,沒事,”張小天心不在焉的敷衍到道。

前面幾個一聽這動靜都停了下來,圍着張小天,都疑惑的看着他,史中秋和大黑更是抓耳撈腮,“這次大獲全勝,有得到這麼多的戰利品,這小子有什麼事不開心呢?”

“小天,放心吧,公孫師妹現在在公孫家族一定沒事的,你可要加把勁嘍,不然你的欣兒師姐被別人給拐走了……”宋振宇看着張小天,眼珠一轉笑着說道。

“啊,不會的,欣兒她怎麼可能……,嗯?宋師兄你………”張小天話說一半,隨即滿臉通紅,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宋振宇,心道:“這塊棺材板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八卦了?”

衆人先是集體一愣,旋即陳風首先沒忍住噗嗤一聲爆笑出口。

“哈哈哈哈,哎喲,我不行了,笑死老子了,搞了半天小天是得了相思病了啊?哈哈哈哈………更沒想到的是,振宇這冰塊居然心思這麼縝密,哈哈………還這麼………八卦……哈哈哈哈…………”陳風是一邊說着,一邊捂着肚子,笑的是前仰後合,那表情不是一般的誇張。

“哈哈…是啊,是啊,振宇這棺材板開竅了……”

“哈哈……,就是就是,叫你裝……哈哈………”史中秋和大黑更是直接抱在了一起,放聲大笑,兩張大嘴都咧到了耳根處,就連一旁的張文通也是哈哈哈大笑。

幾人正笑着,忽然看見了張小天和宋振宇那兩雙吃人的目光,頓時止住笑聲,一個個整理了一下自身的衣裳,擺出了一副我很正經的模樣。

“噗,”陳風終究又沒忍住,還是笑了出來,“哎喲,不行了,笑死老子算了……”

“振宇,上,給我揍他丫的,還有你…你……一個也別想跑,”張小天目露兇光,指着正笑的開心的陳風,史中秋和大黑,連一旁的張文通也沒能逃過。

張小天話一落音,就蹂身而上,撲向了陳風,宋振宇更是直接飛起一腳對着陳風屁股踢去。

“哎喲,老大,我錯了,饒了我吧……哎喲,疼……疼……”

“饒你,想的美,剛剛笑的開心吧,我揍死你丫的………”

此處省略三千字,半個時辰過後,原地躺下了六個人形豬頭。

陳風最慘,屁股腫的老高,嘴歪眼斜,也不是猴子了,成猩猩了,史中秋捂着鼻子不斷的哀嚎,半邊臉也腫了起來,大黑也好不到哪去,兩隻眼睛成了熊貓眼,正摸着眼淚“太狠了,你們下手太狠了……”

衆人聞聲頓時是相視大笑,張文通這位倒黴鬼根本就是殃及池魚,鼻子也在一個勁的流血,張小天和宋振宇更是全身掛彩,剛開始還是以二敵四,後來不知道誰踹了張文通一腳,直接成了六人大混戰。

被衆人這一鬧,張小天隨即心情也大好,幾人之間兄弟情義更加深厚,毫無一絲隔閡。

隨後幾人找了個樹林,休整了一晚,次日再次上路,向着嗜血戰場一路進發。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轉眼間三年過去了,一行六人終於緊趕慢趕的走到了大陸正中,已經到了玄武至尊的勢力範圍了,距離嗜血戰場也只有不到半年的路程了。

這三年的時間幾位兄弟可不是白過的,一路上遇見了數波盜匪,然而兄弟們縷縷化險爲夷,一路上斬殺玄獸無數,所以收穫也是頗豐。

如今張小天已經十六歲了,身高已經長高了一大截,差不多一米八了,身材壯碩,一身黑袍,倒顯的幾分英俊,大黑和史中秋更甚,已經是兩米的塊頭了,活像兩隻猩猩,宋振宇也長到了和張文通一般高,只比張小天稍矮一點,只有陳風一點沒變,還是如同瘦皮猴一樣,整天上串下跳,爲此這貨還鬱悶了好一陣子“沒天理啊,沒天理,我這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怎麼就是長不高呢?”

而實力方面,衆人隨着不斷的修煉和廝殺都有了顯著的提高,張小天如今已經是玄靈境三階的實力了,這還是他極力壓制的結果,不然恐怕境界比這要高上不少,因爲他不想和幾位兄弟修爲境界拉的太遠。要知道武者修煉越到後來越是極其緩慢,有的人終其一生也提升不了一階,所以武者修煉,逆天而行,大致莫過如此。


而其他幾位也是有着不可思議的提升,張文通和宋振宇直接提升到了玄武境九階,而史中秋,大黑和陳風也是恐怖的修煉到了玄武境八階,然而這一切並非說他們的資質有多麼多麼的逆天,而是幾人身負血海深仇,心裏有着堅定的信念,再加上張小天那變態的治癒能力,衆人一路廝殺至今,這其中的艱辛也是非常人所能比擬的。

這一日衆人從一座深山中狼狽逃出,個個身上掛彩,原來,幾人在這座不知名地深山中,正殺着一羣二級玄獸殺的爽的時候,直接引出了一隻四級玄獸,那可是相當於人類武者玄王境的存在,張小天想都沒想就招呼幾人,沒命的逃跑,張小天就在自恃厲害,也絕對不是玄王境的對手。



Related Articles

「總算是回來了。」鄧寶強不禁出生感慨道,臉上漫開了一抹笑容。

「是啊,雖然只離開了一個多月,這感覺卻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