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晨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

不過卻沒有想到韓風竟然給他安排了這麼重要一個任務。

畢竟這葯館雖然看起來並不是一個什麼大的企業,但是也算是給他能力的肯定。

「放心吧,韓先生,我一定會好好照看的。」

韓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十分欣賞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陳晨。

「對了,你剛剛想幹什麼來著?」

陳晨這才想得起來,要知道他剛才可是準備去接小糯的。

然後遇到了韓風之後,便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現在常琳正在出了醫館的事情,所以便把小糯交給他的接送。

卻沒有想到他第一天接送,就差點忘記了這件事情。

要不是韓風提醒的話,他怕是要等很久才想得起來這件事情。

「韓先生,我先走了。我還要去接小糯呢!差點忘記了這件事情。」

韓風無奈的看著陳晨的背影。

現在看來陳晨跟常琳還是蠻登對的。

不過旁人的事情他也不想插手,所以這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

韓風見陳晨離開之後,於是便立馬打算去找到木齊。

工廠的事情他可是已經安排木齊去解決了。

他就要讓那個黑心的老闆享受一下得不償失的感覺。

木齊此事正在處理自己手上的事情。

「砰砰砰!」

「請進。」

木齊頭也沒有抬的說道。

因為他現在正在處理韓風交給他的重要事情,所以自然也是沒有閑工夫去看看是誰的。

「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可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確定讓我直接說嗎?」

木齊聽到熟悉的聲音,連忙抬起頭來。

果不其然,就在他的面前看到了韓風。

臉上立刻露出了尷尬的神情。

「原來是韓風呀!我還以為是誰呢!我這不是還在幫你處理事情嗎?所以說話也不用客氣了一點,還請韓總不要生氣。」

木齊心裡是十分畏懼韓風的,所以對待韓風也是比較畢恭畢敬的。

「我沒有生氣,我只不過是來問你工廠的進度怎麼樣?」

木齊這才鬆一口氣,剛才他都以為韓風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樣。

不過好在並沒有什麼大事情,所以他自然也就鬆了一口氣。

「工廠那邊已經被收購了,不過還是有一些難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弄出大量的藥材。而且況且還是一些假藥材,所以想必也是有些困難的。」

畢竟他也不會製造一些假藥材,自然也是有些頭疼的。

「記住多製造一些違規的藥材。」

木齊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他自然是知道韓風的心思。

「你放心吧!這些東西我一定會處理妥當的。」

韓風點了點頭,走到了木齊的辦公室桌子邊。

一眼就瞟到了木齊放在桌子邊的一堆照片。

他隨手便拿了起來,一張一張的翻看著。

「你什麼時候有這種癖好了?」

韓風拿著照片放在了木齊的面前。

木齊似乎有些聽不明白的樣子,不過看著韓風手裡拿著的照片,瞬間明白了什麼。

他無奈的看了韓風一眼,然後把照片全都搶了過來。

「這些是家裡給我安排的相親,誰有什麼癖好呀?你可得給我說清楚。要知道我現在可是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自然也就想著怎麼應付了唄!」

畢竟木齊的年紀已經不小了,所以家裡的長輩自然也是催得比較急。

見木齊不找女朋友,所以便自己開始物色起來。

韓風饒有興趣的望著自己面前的木齊。

「那你可別打我的主意?要知道我可是黃花大閨男,你可不要肖想。」

木齊忍不住把那些照片丟在了韓風的身上。

自己雖然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也沒有說過對男人有興趣!

卻沒有想到韓風竟然這麼自戀。

韓風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幫忙把照片撿了起來。

卻注意到了照片一個長相極美的女子,要知道這般美貌,他也只在電視上看到過吧!

於是他把照片拿了起來,擺到了木齊的面前。

「這個女人是誰?」

木齊看了一眼,然後隨口便答道:「這個是白家大小姐——白蓉蓉。聽說不僅長得好看,家裡也正在招贅婿,怎麼你對她有意思呀?」

韓風目不轉睛的望著那張照片,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就是白蓉蓉一樣。

他以前確實是想娶白家大小姐,只不過別人都覺得自己是在痴人說夢吧!

然後漸漸的在忙一些事情,所以倒是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如今看到這個照片,韓風承認他又一次心動了。

木齊一下子看出了韓風的心思,於是繼續說道!「聽說白家大小姐並不是以外貌取人,也不是以家世取人,所以我覺得韓老大倒是可以試一試。」

反正木齊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雖然他家裡已經約好了見面,可是他卻一點都不想見。

正好也可以把這個機會讓給韓風。

要知道韓風這個樣子的,他也是會把溫文爾雅的白家大小姐嚇跑。

這樣的話自己倒是不用出面了。

雖然這白家大小姐長得確實是美若天仙,不過木齊可不想入贅到其他家裡去。

畢竟自己可是大名鼎鼎的木家家主,怎麼可以做這麼掉價的事情?

「少說這麼多廢話,哪裡可以見到她?」

木齊也拿出一張邀請函,遞給了自己旁邊的韓風。

「到時候去這個餐廳,然後在第三桌靠窗的位置。我也就只能幫到你這裡了,其他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韓風一把奪過了這張邀請函,望著上面寫的娟秀字體。

心裡自然也是浮想聯翩起來。

要知道如果自己娶到了白家大小姐的話,那還有是鄧嬋什麼事情啊?

「這次你小子做的不錯,想要什麼儘管跟我說,我一定滿足你。」

木齊無奈的笑了笑。

他好歹也是一個木家家主,什麼東西搞不到手呀?還需要韓風來滿足他?

「這倒大可不必了,就當你欠我一個人情便是。以後可是要還的,你可給我記清楚了。」

。 第2799章死而復生之術

「你們是什麼人?來自哪裡?」

很快,那名從天門勢力走出來的那名強者將這群人帶到了林天成等人的面前,看著一群淡漠的看著自己等人的強者,他們明白,這些人應該就是這隊伍的領導者!

因為他們發現,之前那個出手激發火球的華府男子也在其中!

於是,他們紛紛低下了頭顱,生怕引起對方的不滿,一五一十的將自己如何被匪徒綁來當做吸引異獸的肉食的事情說了出來。

一時間,眾人說的那叫一個凄慘,可謂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激起強者的善心,說不定隨手的賞賜就能讓他們的修為得到提升。

而在如今四重天這樣的亂世之下,無疑強大的實力才能給到自己足夠的安全感,讓他們有在獵魂獸的威脅下活下去!

火鳳等人看了看一旁閉目養神的林天成,似乎等候他的吩咐再來決定如何處理眼前的這群人。

這一幕,正好被那對時刻關注著的那對母子看在眼裡,當下心中驚起一陣驚濤駭浪,「什麼?那身穿華府的強者竟然還不是這支隊伍的領導者?而是這個閉目養神的男人?」

看著一直在閉目養神假寐的林天成,女子心中無比驚駭,甚至隱約升起了一股敬畏。

剛才她還以為那個出手的華服強者就是這個隊伍的首領,沒想到真正的首領根本沒有出手,一個手下就有如此實力,可想而知首領得多麼強大!

至於林天成是否是因為修為才能使喚的動這些強者,這個問題她想都沒有去想,開什麼玩笑?身份的使然自然是能讓一些強者聽令,但是善於察言觀色的她如何看不出,這群強者對那個假寐男人的敬畏之色!

所以,她在看著林天成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

林天成似乎感受到了女人的目光,緩緩睜開眼,淡然道,「帶回去,給他們安排事情做,我天門不養閑人!」

說完,便準備繼續閉目養神,似乎對一切都不是那麼的在意。

事實上,林天成是因為體內的修鍊出了一些問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修為晉陞的過快樂,林天成最近總是會生出一股邪火。

這也是為什麼他不靜修,而是選擇帶隊伍深入黑森林的原因,他只是想藉此機會散散心而已。

就在這時候,一道溫婉如水的聲音響起。「這位大人,我是原明月城的城主周明月,這次也是因為城池被獵魂獸攻破,被迫逃生,卻不料遇上歹人被劫掠過來當做肉食,想請求這位大人收留!」

聽到女人的話,林天成倒霉多大的反應,倒是林森一臉驚奇的朝她看了過去。

「怎麼了老林?熟人?」火鳳見狀好奇的問道。

林森聞言淡笑的搖了搖頭,「我和她父輩是一個輩分的,要說她的母親我還有可能認識!我之所以驚訝是因為明月城是我們這北域唯一一座以女性為尊的城池,沒想到也被這該死的獵魂獸迫害了!」

看見眾人還是一臉不解,林森只好再次開口解釋道。

「明月城的城主世代都是國色天香之人,所以我很好奇她的身份真實性,畢竟他落在這群匪徒的手中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聽到這裡,眾人也是一臉驚訝的看向不遠處聲稱自己是周明月的女人。

且不說國色天香,此時的周雲月渾身邋遢不堪不說,還隱隱散發著惡臭,除了他身邊的那個小男孩以外,其他的受難者都隱隱和他拉開了一些距離,顯然是嫌棄。

聽到這裡,林天成也是緩緩睜開了雙眼,看向眼前這位女人,她的身旁還有一個看起來瘦小的男孩,此時,小男孩也是睜著一雙很有靈氣的烏溜溜大眼睛在看著自己,眼神中夾雜著恐懼與好奇,甚至還有一絲絲敬畏。

「我記得我剛剛已經說了,把你們帶回天門,何來收留一說?」林天成開口問道。

「大人,我之所以自報家門就是想讓大人知道,我們明月城有一不傳之秘,如今我兒已經掌握了這逆天之術,所以想舉薦他成為大人的親信!」周明月不卑不亢的說道。

聽到這裡,林森頓時有些失色,要知道身為守護一族曾經的大長老,天門的左護法,他見過的大風大浪何其之多,能因為一句話如此色變,顯然此事非同小可!

於是,不等林天成開口詢問,林森轉身就向林天成彙報道,「門主,傳言明月一族有一特殊秘術,名曰祝福,但這種神術只能加持一人,有此神術加持,傳言能死而復生!」

聞言,林天成也是一臉色變,心裡也是泛起一絲絲好奇,天下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秘術?

要知道,死而復生之法火鳳也有,浴火重生之術就是他的不傳之術,而且這等秘術必須要有鳳凰血脈才行,再不濟也得是金烏那樣的火中王者的血脈!

所以,這等秘術除了他自己以外別人是不可能學的了得,但是,明月城的祝福竟然能讓被加持的世間萬物擁有如此神鬼之能,實在是駭人聽聞!

所以,林天成也是被勾起了興趣淡淡的一笑,輕聲開口道,「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我可以將你兒子放在身邊,以後你也母貧子貴在我天門享有一定的話語權!」

聽到這裡,周明月知道自己想要的已經成了一半,當下臉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於是又對林天成不斷保證和感謝。

林天成看著她渾身髒兮兮的,不禁眉頭一皺,對著身邊的兩位五星道祖境界的天門門徒說道,「你們帶她去洗漱一番!」

聞言,兩名門徒沒有絲毫猶豫點了點頭上前一步,只是隨著兩女的接近,她們聞到周明月身上的味道也越發濃重起來,天知道她在身上抹了什麼,竟然連她們都忍不住不自覺的掩起了鼻子,心中不禁暗道難怪剛剛那些人不願意靠近她!

看到二人的模樣,周明月臉色微微一變,緩緩退後兩步恭敬的說道,「二位大人不要在靠近了,我身上有秘制的香囊,能讓人感覺厭惡噁心,至於洗漱,我自己找一個地方洗一下就行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富卡斯發現攻擊突然停止了,正想一看究竟。

一道巨大的冰柱猛地把他擊飛!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