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見狀,順勢將許詩雅壓在身下。

一夜無眠。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陳明和許詩雅才從牀上下來。

收拾一番後走出木屋,到旁邊隨便找個飯店吃點東西后,又一起去了趟商場。

兩人大包小包的置辦許多東西,回到木屋後收拾一番已經將近晚上了。

臨近黃昏的雲江景色無疑是最好的,夕陽灑在江面之上,猶如血染,美不勝收。

坐在木屋的二樓邊能夠欣賞這一美景。

陳明和許詩雅坐在二樓的沙發上,相互依偎在一起聊着天。

從許詩雅的話語中,陳明知道了爲什麼許詩雅會不辭而別。

原來是她回家時,無意間聽到了許玉峯和許國忠的談話,一番詢問之下才知道,許玉峯要對付的人就是自己。

所以這纔有了後面的事情,至於和杜家訂婚的事情也才只是剛剛提出來而已,並沒有真正訂婚呢。

不過許詩雅爲了自己竟然甘心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人,這讓陳明心裏感動至極。

同時也讓陳明更加肯定自己拿大地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來換她是值得得了。


直到夜幕降臨兩人才從木屋離開,去逛了逛雲城的夜市。

許詩雅很開心,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圍繞在陳明左右,時不時的還喂陳明吃東西。

看着許詩雅的模樣,陳明也是由衷的開心。

回到木屋,兩人繼續纏綿,絲毫不浪費一分一秒二人世界的時間。

轉過天。

陳明一早從睡夢中醒來,看一眼還在熟睡的許詩雅,然後起牀收拾收拾準備出去買早飯。

不過剛剛出門,口袋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看看,打電話過來的竟然是高茹。

看着來電顯示,陳明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高茹恐怕是已經知道自己給許玉峯股份的事情了,現在打電話過來意思應該也很明顯,就是質問自己。

猶豫一下,陳明還是接通了電話,畢竟這事躲也躲不掉。

所以還是坦然面對的好。

電話一接通,陳明就聽見高茹那近乎咆哮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

“陳明,你瘋了是不是?竟然白送給許玉峯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知不知道百分之十的股份意味着什麼?”

“高總,你先冷靜一下,咱們慢慢說!”

“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說給就給了,事先說都不跟我說一聲,你拿我當什麼?”

高茹心裏怒火是陳明所不能想象的。

不僅僅大地地產股權的問題,更有陳明在這件事的做法上面。

陳明所動用的資金,還有明詩國際的項目,這其中都有高茹的資金。

最讓高茹氣憤的還是陳明的選擇。

如果是這百分之十的股份給她,那她完全可以毫無顧忌的跟許玉峯離婚。

可陳明卻用百分之十的股份換了和許詩雅在一起。

這也讓高茹心裏的期望化成了泡影。

高茹的心思陳明又怎麼會知道呢,就算知道,恐怕陳明還是會選擇許詩雅。 “現在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你想怎麼樣?”

“你動用的資金裏有多少錢是我的,還給我,我們從此一刀兩斷!”

高茹的態度十分果決,顯然是對陳明已經沒有任何期望了。

“我需要時間。”

現在陳明哪能拿出那麼多資金,單單是明雅地產高茹的資金就有一個億了。

股市之中高茹佔的資金也有三億,加起來一共就是四億。

從收購完股份後,陳明手頭的資金連四百萬都不到,就算是炒股再厲害也不可能短短數天的時間掙幾個億。

“一個月,我只給你一個月,如果我看不到錢,那咱們就法院見!”

說完,高茹直接掛上了電話,沒有給陳明任何迴旋的餘地。

看着手機,陳明臉上浮現一抹苦笑,微微搖搖頭,然後那根菸點上朝不遠處的早餐店走去。

當陳明拎着早餐回到木屋時,許詩雅立馬從樓上衝下來一把抱住自己。


“你去哪了?也不跟我說一聲,你知道我醒來的時候沒看見你在身邊有多害怕嗎?”許詩雅委屈兮兮道。

陳明見狀,伸手摸了摸許詩雅的腦袋。

“我就是出去買點早飯,沒事的,我不是已經說了嗎,這輩子都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許詩雅一個勁的點着頭,但還是遲遲不肯鬆開陳明。

“趕緊去洗漱一下吃早飯了,等會粥涼了可就不好喝了。”

聞言,許詩雅這纔有些不情願的鬆開陳明,轉身上樓洗漱。


吃完早飯,陳明帶着許詩雅離開木屋,到旁邊的公園散心。

不過一路上都在想如何籌集資金,一個月四個億,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

如果有足夠的資金做本金倒不是問題,可現在陳明銀行卡里就只有兩三百萬,用這點錢撬動四個億,肯定行不通。

難道還要賣房賣車賣公司?

明雅地產現在貌似還有三千萬左右的資金,至於車和房現在自己又不在廬州,留着也沒用。

只是這樣一來自己就需要回廬州一趟。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想說?”許詩雅看向陳明。

“沒事啊,怎麼突然這麼問?”陳明下意識回道。

“還沒呢,你看你眉頭都快擰成一團了。”許詩雅翻翻白眼。

“好吧,確實有點事情,不過問題不大,就是需要回廬州一趟。”

“因爲我的事?”

“不是,是另外一件事。”

“我跟你一起回去。”

“你跟我一起?”

“對啊,不是說好了你去哪我就跟着去哪嗎,怎麼,你想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裏?在這裏我人生地不熟的,你放心的下?”

“當然不放心,只是我以爲你會不願意回廬州呢。”

“確實不願意,不過既然你回去,我當然要跟着了。”

兩人坐着聊着,一直到十點多才回到木屋。

而陳明則立馬定了下午的機票。

傍晚時分,陳明和許詩雅從廬州機場出來,打車直接回了香裕小區。

第二天一早,陳明就給李濤打個電話,聊了一會後,直接前往了明雅地產。

事情的大概情況李濤早就已經知道了,不管陳明怎樣做,毫無疑問他都是支持陳明的。

在陳明還沒到明雅地產時,李濤就已經把全部的資金準備好了。

當陳明到來後,李濤跟陳明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然後就把資金全都轉到了陳明個人賬戶上。

不過陳明還是留了兩百萬在公司,雖然現在明雅地產沒什麼工作,但陳明也不會讓它倒閉。

原因之一就是明雅地產是,陳明用自己和許詩雅的名字取的,其二就是對李濤的承諾。

將來資金上來,一定繼續發展明雅地產。

在明雅地產跟李濤聊了一個多小時,然後陳明便開車帶着許詩雅一同前往了新江園。

路上,陳明給中介公司打個電話,約中介一起看房,將新江園的房子掛售出去。

不過當陳明來到新江園時,驚奇的發展,房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換了鎖。

這情況讓陳明一頭霧水,來回看了幾遍確定樓號又確定樓層,發現沒有錯誤後,這才確定就是有人偷偷把房子換了鎖。

站在門口敲了好一會的門,裏面纔有人迴應。

房門打開,裏面的不是別人,正是穿着一身睡衣的林母!

“你怎麼來了?”林母看見陳明頓時不由愣在了原地,眼神中閃過一抹慌亂,不過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誰讓你住在這的?”陳明沉聲道。

“當然是我自己了,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林母態度蠻橫道。

“當然有問題,這房子是我的,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就住在這裏,還偷偷換了門鎖,如果我報警的話,你知道這是什麼罪嗎?”

“什麼罪?我一個老太婆怕什麼,有種你就報警,讓警察來了評評理,離婚的時候一個子都沒給我女兒,我佔你一套房子怎麼了?”林母顯然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就是跟陳明蠻不講理。

“你女兒做什麼了你不覺得丟人?趕緊從我房子裏搬出去。”陳明臉色冰冷道。

“那還不是因爲你不中用?要是你有本事她至於跟上司發生那樣的關係嗎,反正我不管,這套房子怎麼着都是我女兒的,誰也別想搶走。”林母態度十分堅決,顯然是不得到房子不罷休。

就在陳明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旁邊的許詩雅卻是拉了一下陳明的衣角。

“要不還是報警處理吧。”

陳明知道許詩雅的意思,顯然是沒見過這種情況,面對無賴的林母,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陳明要拿出手機準備撥打110時,林母卻是將目光看向了許詩雅,指着許詩雅的鼻子破口大罵起來。

“小狐狸精,你說什麼,這裏那有你插嘴的份?想報警抓老孃是吧?老孃也不讓你個小浪蹄子好過。”

說着林母氣勢沖沖的朝許詩雅衝上來,顯然是想要對許詩雅動手。

可林母卻忽略了現在旁邊的陳明,陳明會任由她打許詩雅嗎?


Related Articles

林逸獰笑,而後,屈指一彈,手中的儲物戒指直接朝著那裂縫飛了過去,剛好恰在其中。

而後,林逸右手成拳,直接狠狠朝著蒼穹上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