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澄也不理他,拿著球和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走了,留下洪皓盯了紀悄好半天才不甘地離開。

紀悄先去鐵哥那裡領了宿舍的鑰匙,然後回教室搬書。

附中的學生宿舍條件不錯,有分四人間和六人間,還包全新的生活用品,主要居住人群大多是高三備考的學生,免去了來迴路上浪費的時間,上晚自習也方便。相反,高一高二的則一般全走讀,住校的不是家裡較遠就是有別的特殊情況。

紀悄進去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學生在裡面了,他本是躺在床上看書,瞥到紀悄后馬上就蹦了起來,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怎麼在這裡?!」

紀悄看了他一眼,找到自己的書桌把東西放下又回了教室,足足往返了三次,才把今天領的所有教材都挪到了宿舍,而對方依舊坐在床上獃獃地看著他,姿勢都沒有變一個。

意識到紀悄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男生跳下床卻不打算放過他,他跟在紀悄後面追問,「是你家裡動了關係把你弄來附中的嗎?你在哪個班?」(11)班?不可能,(11)班的宿舍在另一幢樓,「你怎麼現在才來上課?」

等到紀悄把東西都整理好才終於正視了一眼早就問得滿臉不耐的人了,然後他說了一句讓對方吐血的話。

「你是誰?」

男生先是震驚,接著面上透出一副明顯受了屈辱的表情,就算他知道紀悄的脾氣也覺得對方是故意的了,但他還是忍著火氣道,「我是何平,分校高一(9)班的班長,和你以前同班一年了!!」

然而何平預料中該在紀悄臉上出現的「恍然大悟」或者「原來如此」的類似神色並沒有出現,紀悄仍是面不改色,半晌也沒迸出一句話來。

就當何平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紀悄的手機響了起來。

何平這才注意到紀悄用的手機是韓國某品牌的滑蓋彩屏,半智能,沒有五、六千是下不來的,對那時的普通高中生來說屬於奢侈品了。

同班一年,自己竟然都不知道紀悄的家境有這麼好嗎?

紀悄再度無視何平,直接拿著手機走出了宿舍到走廊盡頭接聽。


「喂?悄悄嗎?」手機里傳出一個溫柔的女聲來。

紀悄輕「嗯」了一聲,口氣沒什麼改變,但是眉頭卻輕皺了起來。 「悄悄,你到新學校了嗎?」女人問。

紀悄「嗯」了一聲。

「那就好,我和你們班主任武老師剛通過電話了,他說你落下的一周課如果有什麼不懂的話可以去問他,他也會安排其他任課老師給你補講一些的,還有教導主任,我也打過招呼了,學校里有什麼不方便的也可以找他幫忙,還有……」她濤濤不絕地說到一半,發現紀悄並沒有回復自己,立時停了下來,等了一會兒才小心道,「……你別怪阿姨管的多,我只是想你到了新學校可以好好學習。」

紀悄轉頭看著窗外,他的宿舍在三樓,不遠處就是籃球館,此刻已過六點,但盛夏的天色暗得晚,那頭大概有人剛訓練完,正陸陸續續的往外走,大部分是女同學,嘰嘰喳喳的一片,好不熱鬧。

伍子旭和閻澄也在裡面,兩人的身高往人群里一戳,實在太扎眼了,而閻澄的手臂上還掛著一個女生,女生抱著籃球正和閻澄親密的說著什麼,閻澄不時哈哈笑得開心。

紀悄盯著那裡看了一會兒,直到他們都消失在了遠處,才回了句,「我知道。」

電話那頭的女人似是鬆了口氣,又忍不住問,「宿舍住的還習慣嗎?有什麼缺的?」

「沒有。」

「那……你見過妹妹他們了嗎?」

「沒有。」

對話一時陷入僵局,女人也意識到不得不掛電話了,又拖著叮囑了一番才不放心的收了線。

紀悄回到宿舍后,除了何平之外其他四位舍友也回來了,一位是與何平一個班的孫小軍,一位是高一年紀的學弟,還有兩位和紀悄同班,一個叫孔斌,一個叫焦健碩。

大概礙於其他人在場,何平沒有再纏著紀悄追問他到這裡的原因,只是在聽見孔斌對焦健碩輕輕道,「原來插班生和我們住一個屋」的時候,眼中更是止不住的驚訝。

紀悄竟然在(1)班?他能進附中就已經讓何平想不到了,沒想到還是(1)班?!

要知道附中高一時的分班基本就是參考大家中考時進來的成績,每個班的人數本就不多,大部分四十個人都不到,而全年級的尖子生幾乎都被塞進(1)班了,為的是以後升高二高三可以方便重點培養,附中每年的超高升學率基本就靠它衝出來的。

何平在原來的學校時就是班長,老師眼裡的好幫手,除了成績好之外,做人八面玲瓏也是一個好班長的必要條件,他還記得上學期走之前他們當時的班主任對他透露過,附中這一屆的師資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強的,各種配備也全部更新跟進過,絕對在全國都排的上號,一方面是附中的新校長上任,做了整改,另一方面就因為學校里有需要特別照顧的人物,何平能現在轉過去屬於撞了大運了,不過(1)班是指望不上了,靠他爸爸的關係給他弄進(4)班差不多已經走光了所有能走的門路。

何平還以為他是他們學校里唯一一個擠進附中其他班的,著實得瑟了一個暑假,沒想到不聲不響的紀悄竟然比他還牛逼?

何平深受打擊。

這一晚上紀悄過得挺平靜的,自己班的兩人只出現了一下下就跑沒影了,到睡覺前才回來。一年級的那個男生一直在打任天堂,孫小軍在做卷子,何平則一直在發獃,不知道在想什麼。因為今天上午上課的時候還沒領到書,所以紀悄把老師之前講過的內容又都看了一遍,看完他才想起來自己幾乎一天都沒有吃過東西,在柜子里翻了翻,找到兩包餅乾,還是他昨天順手塞進去的。

見他兌著水在吃這個,愣神的何平忙道,「我有麵包,你要吃嗎?」

得到的自然是紀悄的拒絕。

何平也沒生氣,還笑笑著說,「那你下次肚子餓了可以問我拿。」

……

隔天紀悄起的很早,梳洗一番后,他戴著帽子去逛了一圈超市,買了一堆日用品和一些乾糧,提著回到學校的時候還不到七點,校門只開了一小道,整個校園顯得空落落的。

路過籃球館,聽見裡面傳來有節奏的拍球聲和呼喝聲,紀悄腳步一頓,忍不住朝那裡走了兩步。

透過半闔的館門他看見裡面有好幾個人高馬大的男生在帶著球訓練,十七、八歲的少年軀體彷彿早春冒頭的枝芽一樣充滿著勃勃的生機,汗水附著在裸、露的皮膚上,被漏進的陽光一照,幾乎閃閃發光。

紀悄盯了好一會兒才移開目光,他捏了捏手裡的塑料袋,剛要轉身離開時,卻發現一邊有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閻澄叉著腿坐在場邊,一副剛運動好的模樣,手裡正拿著條毛巾擦汗,見紀悄注意到自己在看他,閻澄也沒躲,直接對他露了個大大的笑容。

紀悄一怔,匆忙別開眼立刻退出了籃球館。

「在看什麼?」伍子旭打了一個小時累的不行,一屁股癱在了閻澄身邊,見他瞪著空無一人的門口不動,隨口問道。

他們都是校籃球隊的,U大附中的籃球屬於重點發展項目之一,每年還有幾個招生名額專留給籃球特長生,雖然高中生籃球聯賽基本就屬於鬧著玩的性質,但是這個特色附中可是要積極保留的,對外還能展示他們學校每年除了佔據最高的升學率,連學生的課外教育發展也非常關注。

最近他們和三中就有一場友誼比賽要打,所以籃球隊除了課餘時間會留下來訓練之外,早晨也提早了一個小時到校,偶爾周末也要來練一練。對此隊員們都沒什麼意見,這個年紀的男生精力正是用不完的階段,加上閻澄、伍子旭這樣心思多的少爺還能借著這個由頭翹翹課泡泡妞,高興還來不及呢。

「看風景。」閻澄眯起眼回道。

伍子旭「切」了一聲,拿起自己的毛巾甩了甩道,「走吧,一會兒好像去大體育館集合做早操,去晚了又要被鐵哥念,煩死人。」

紀悄回到宿舍的時候其他五人都起來了,焦健碩正拿著梳子非常仔細的扒著他的三根毛,看見紀悄那張臉,再瞅瞅鏡子里的自已,一下子就沒了臭美的興緻。

何平也盯著紀悄身上的校服看了好幾眼,然後擠出一抹笑容問,「你吃過早餐了嗎?」

「嗯。」

紀悄應了一聲,摘下頭上的帽子,把買來的東西放回柜子里,然後拿了書包去上課了。

他走後,孔斌忍不住罵道,「這小子真夠跩的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比閻澄更牛逼呢,不過他臉白成這樣,沒病吧?」

焦健碩忽然問何平,「你以前認識他?」

何平頓了頓,尷尬的笑笑,「沒有,不是很熟。」

********

早自習開始了十來分鐘,閻澄和伍子旭才慢吞吞地進了教室,閻澄的頭髮還有些濕,在籃球館洗的澡,鐵哥無奈地給了伍子旭的屁股一腳,不爽道,「你們這比賽要輸了,給我把《離騷》背一百遍。」

伍子旭咕噥了一句,「這麼背下來要騷成什麼樣啊……」

屁股還沒坐熱,廣播里已經讓所有人都到大體育館集合了。校方還是比較貼心的,大熱天的知道學生怕曬,於是選擇了室內給大家早鍛煉,附中作為U市排名第一的市重點,校園設施非常優秀,才翻新過的超大體育館完全可以容納進千百來個學生沒問題。


然而,儘管已經開學一周了,但是當高二(11)班進場的時候,還是引起了一小片的議論聲。

在大部分學生的校服還停留在「丑得天怒人怨、真想一把火燒了」的階段的時候,附中已經率先開闢出了一條審美的新道路來。男生,白襯衫、黑西裝、黑領帶,女生類似款,加一條格子裙,小細節部分也做的不錯,比如襯衫有收腰,裙子邊還有小蝴蝶結什麼的,冬裝則配圍巾和大衣,還有一頂球球帽,當時這個消息還上了U市的新聞,說是請了設計師特別設計的,只為了附中的學生可以不那麼排斥穿校服。

不過現在是夏天,省了西裝,大家清一色的白襯衫,筆挺挺的往那裡一聚,說不出的清新粉嫩,以至於更顯出(11)班的與眾不同來。 不需要太仔細的看,就能發現高二(11)班的校服和附中其他學生的校服是不同的,男生雖然也是白襯衫黑褲子,但褲子的面料偏尼龍,很軟,基本沒有版型這個東西,穿上去鬆鬆垮垮就和運動褲沒什麼區別,而且沾灰,女生的裙子不是白藍格子,是一種詭異的湖藍色,而且藍的很不正,暗沉沉的。

其實這校服不至於非常難看,搞不定穿出去比其他高中還好看那麼一點,可是被上千位正版的附中校服所包圍,那對比下來的天差地別就很傷自尊了。

顯然(11)班的學生自己也這麼以為,一個個進場的時候不是低著頭就是黑著臉,對於這樣會使得自己曝露在這麼多打量眼神中的早操鍛煉很是排斥。

而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還要從幾年前說起。

U大附中是U市老牌的重點高中,建校時間已經快五十年了,即便如今U市的地價已是寸土寸金,但是附中依舊佔據著市中心不小面積的地皮,每年中考的分數線永遠是第一位的,在U市人的心裡都有這樣的概念,「誰家孩子考入附中,等於大半隻腳已經進了名牌大學了」。

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附中在U市出現了一個分校,這個分校在郊區,雖然掛著附中的名,但勉強只能算是一個區重點,中考的分數線也差了不止一個檔次,大家談起這個學校也只會叫他「郊區分校」,高低分得非常清楚。

然而就在前兩年,分校所在的地區被U市政府列入了城市的發展規劃建設里,打算讓他們遷校,從東面郊區搬到南面郊區去,原本說好等新校舍造起來再走的,但是中間經過了一系列的領導換屆變動,等到土地的合同下來準備動工了,才發現新校舍的進度沒有跟上。分校的學生即便不多,七八百總有的,一下子讓這麼多學生到哪裡去上課?而另一邊的工程也是上頭吩咐的,同樣耽誤不起,這可讓教育局和規劃局的人兩頭為難。偏偏這事還不能對外聲張,要是傳出去學生家長估計要鬧死。無奈之下,只能偷偷摸摸跑去找附中本部的領導幫忙,不要求全盤接收吧,至少給收一個年級也好。誰知道附中的校長也厲害,人家給委婉的拒絕了。

其實不能怪附中的校長不近人情,什麼「本部」、「分校」,說的好聽,但兩家學校其實沒什麼深切的關係,那裡平時就掛著他們的名字收了不少的贊助,現在還要來瓜分他們的教學資源,哪來那麼好的事。就算一個年級也有兩三百學生了,附中不小,但也不大,哪裡去空出十來個教室?老師又怎麼分配?這麼折騰肯定要影響自己學校的正常上課節奏,他們學生的利益誰來保障?真當附中是哪個小破學校任你這麼揉圓搓扁?

後來領導們想想也覺得這個提議很不靠譜,別說附中里還有個大少爺需要供著,就是其他社會名流達官貴人的小孩在裡頭讀書的也不少,萬一真影響了,他們也不好交代,後來只能連夜商量出了一個夜校的場地,小是小了點,先把學生安置過去再說。

不過附中也不算完全袖手旁觀,人家最後說了,一個年級不行,一個班過來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只要尖子生。

領導們原本不打算再節外生枝,誰知道,這消息不知道怎麼走漏了出去,不僅分校的學生知道了,連新聞里也報了,眾人倒沒怎麼著重在新校舍延誤工期的點上,反而是「分校一個班有望被U大附中收取」這樣破天荒的怪事惹了全民關注。

分校的學生和家長不幹了,能給孩子進好學校的機會誰願意放棄啊,於是最後鬧得分校只能抽了當時高一年紀學期末的總成績排名,前四十位的學生組成一個班,送到了附中——所以,就變成了現在的高二(11)班。

大部分當年考分校的學生就是沖著附中去的,沒考上才落到了那裡,如今能來正主這裡讀書可是千載難逢的好事,心裡自然求之不得,只是到了這裡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美好,校服的差距還是小的,教學進程落後一大截才是問題所在,加上每每附中學生眼裡那種看「冒牌貨」的眼神也常常讓他們很是受挫。

而紀悄昨天進班級時同桌的那句「你是郊區過來?」的話就可見大家的態度。

紀悄的確是分校過來的,何平也是,他們沒有進(11)班的原因不是因為考得不好,而是因為走了後門。

想趁這個時機走後門的人太多了,何平進了(4)班是他爸努力了一個暑假的結果,紀悄能進(1)班,花的力氣其實不比何平少,為此他還延誤了一個星期的開學時間,直到前兩天,他的轉學手續才辦下來。

站在(4)班隊伍里的何平看著遠處垂頭喪氣進場的(11)班全體人員,再看看自己身上新領的附中校服,再一次慶幸他爸給他爭取的這次機會,他現在可是正式的附中學生了,不是所謂的「冒牌貨」。

只是當他瞥到遠處的紀悄時,剛升起的一點自信又全都落了回去,何平的心情很是複雜,不過也暗自做了新的打算……

紀悄個子不矮,只是(1)班的男生髮育都太好了,閻澄、伍子旭、熊躍棋、洪皓……等等竟然有六、七個人都過了一米八,紀悄只能排在中後段的位置,有這些傢伙在後面一擋,(11)班的倒也沒人認出紀悄來。

做完早操后,副校長做了幾個通知,一個是過幾天有市裡的領導來視察,各自班級的衛生都要搞好,上課不許玩手機開小差,被抽查到一律沒收記過處分,還有一個是校籃球隊要出去和別校打聯賽了,最近一場是下周周日,希望學生們有時間都去加油,今天下午則先和高三年紀打一場熱身賽,就在體育館,沒課的也可以去觀看。

通知完之後隊伍就散了,大家七零八落的各自回教室,紀悄走的慢,混亂間被人狠狠踩了一腳!

紀悄一轉頭,看見是洪皓。

洪皓完全沒事人一樣的和身邊的伍子旭說話,伍子旭的另一邊是閻澄,而閻澄的另一邊則站著一個女生,大庭廣眾之下她毫不避諱的挽著閻澄的手,兩人有說有笑。

感覺到紀悄看過來的目光,洪皓轉過頭跩跩地問了一句,「看什麼看?」語氣很是挑釁。

紀悄沒說話,拍了拍自己印了一個大黑腳印的雪白球鞋,錯開他們走到了前面。

「怎麼了?」洪皓那句聲兒挺大,聽見了的閻澄問道。

洪皓小聲的罵了句髒話,瞪著前面說,「沒事兒。」

眾人一起隨著他看了過去,就見紀悄走遠的背影,忽然間閻澄身邊的女生笑了起來,她問閻澄,「哎,那個就是你們班新來的插班生是不是?」

閻澄挑眉,「你怎麼知道的?」

荊瑤哼了一聲,「你們班的事兒我什麼不知道,不過……」她話頭一轉,「我注意到他是因為這男生好白哦。」

「嗯,像鬼。」洪皓馬上介面。


荊瑤白了他一眼,「別胡說,我還覺得你黑的像鬼呢。」

洪皓沒聲了。

荊瑤又道,「雖然白得過分了一點,好像營養不良,但是……這男孩子長得還真漂亮。」

「漂亮?」伍子旭哈哈笑了起來,「娘們兒才說漂亮的吧。」

荊瑤朝他淡淡看去,伍子旭忙擺手,「好好好,漂亮漂亮,你說了算。不過,難得聽見你讚美別人的長相啊。」

「那是,也要看對象值不值得讚美啊,」荊瑤撩了一把自己的頭髮,故意道,「附中能讓我看得上眼的也就那麼小貓三兩隻了。」

「您是女王,我等賤民自然不敢污了您的眼。」伍子旭陪著她演。

荊瑤卻懶得理他,話題又繞回紀悄身上,「我也知道用『漂亮』去形容奇怪了點,但是你們能找到別的詞兒么?」


伍子旭想了一圈,憋了個「好看」出來,被荊瑤一路鄙視到教室,臨到班級門口才收回。

閻澄卻只是在一邊靜靜地笑著,始終沒有說話。 又到午餐時間,紀悄看看外面的太陽,仍是坐在位置上沒有動。

而伍子旭和閻澄一行人也沒有動,在等荊瑤一起去吃飯,幾人說起了籃球隊的事情。洪皓也是校隊的,但他這人比較無組織無紀律,一般想逃課的時候才會去訓練,為了比賽早起什麼的是從來不會幹的,加入校隊也是因為打籃球比較容易耍帥。

正聊得起勁,忽然教室門口出現了兩個女生,伍子旭起先還以為是荊瑤,誰知一看不是。

「你們還沒吃飯呢?」其中一個較矮的女生探進頭來問,一聽就知道是故意搭話的內容。

伍子旭嘿嘿笑了起來,「你們不也沒去嘛。」

「我們剛從文老師那裡出來呢,妍妍被念了一頓。」她指指身邊的人。

文老師是(1)班和(4)班的英語老師,挺年輕的,看著剛大學畢業的樣子,眾人見梅妍妍果然滿臉頹喪,一副挨了訓的表情。

洪皓見不得漂亮姑娘受委屈,於是多嘴的問,「怎麼了啊?」

「周測沒考好唄,哦,對了,(1)班還沒考吧,我告訴你們那題目死難死難,聽力根本快的就像天書。」矮個子女生手舞足蹈的形容著。

附中學生的好成績可不是白來的,無論外面怎麼鋪天蓋地的追求所謂的「減負」,附中依舊自我。書上的內容基本就是提前教,還配合各種提高性的教輔材料,這高二才開始就已經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到了月考、期中、期末全部要排名,年級總榜還要張貼在走廊上,一年四次家長會,每個學生的成績都要被通報到位,而且參考上一次的排名一起,有落後的全部用紅筆標出,就是為了讓學生之間懂得競爭,知道危機感。按學校的說法:有對比才有進步,這點壓力都承受不住,出了社會早晚也要被淘汰。

這種殘酷的學習方法由來已久,也算是附中的一個傳統,並不是每個學校都適用的,且不管外面的教育學家如何微詞,對學生來說,這一套的效果顯然非常立竿見影,就算家長心疼,但當看到子女日後的高考成績后也就沒有什麼不滿了,因為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而附中的學生本就好勝心強,競爭意識也大,久而久之也習慣了這樣的學習節奏,而且大部分人都把這當成一種挑戰。

不過習慣不代表就會喜歡,每次密集的課程和考試后,依舊會收到一批的抱怨和憤慨,如果這些情緒有實體,估計附中早就已經被攻擊的化為塵煙了。

伍子旭被那女孩誇張的表情逗樂了,問向一直沒有說話的梅妍妍,「你英語不是我們年級數一數二好的么?」還是(4)班的課代表呢。

梅妍妍皺起眉,偷偷瞥了一眼閻澄道,「哪有數一數二,最好的不是閻澄么,我輸他好幾次了……」

「這好辦啊!」伍子旭一拍大腿,看看梅妍妍又看看閻澄,「讓我們閻王給你補補不就好了?」

矮個子女生接的超快,「閻王沒空吧?」用的是問句,但眼中放出的光都不知道能抵幾萬伏了。


梅妍妍也看向閻澄,抿著嘴不說話。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