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虹貫穿,只聽到『嘩啦』一聲巨響,那被楚雲斬了無數道裂紋的白色巨蛋終於破開一個大洞。

「總算是砸開了。」

楚雲聽到蛋殼破裂的聲音,神情放鬆,緩緩嘆了口氣,就準備一探白色巨蛋中到底是什麼靈禽時。

忽然間。

一股浩浩蕩蕩的威壓從楚雲面前的白色巨蛋內傳出,這股威壓轉瞬間便布滿了整個洞天,讓在場的三人臉色皆都一變。

「這是…」楚雲深吸了口氣,臉色變得震驚起來。

他竟然發現,自己在這股浩瀚的威壓,身體無法動彈絲毫。

「這…這…」

在楚雲身後,戈秋和玄斗臉上的表情同樣震撼到了極點。

「這到底是什麼靈禽,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威嚴?」玄斗艱難的說著,目光死死盯著不遠處的白色巨蛋。

「吱吱吱吱~」

隨著這股浩瀚的威壓出現后,只見一隻半米大的瘦小飛鳥緩緩從白色巨蛋中的洞中浮現,此刻正睜著水汪汪的眼睛打量四周。

「這…這不是梧桐鳥!」楚雲在看到眼前飛鳥的模樣后,心中更是震撼。

他至今還記得當初在疆城外-遇到飛禽的樣子,那絕對和眼前的瘦小飛鳥有著天翻地覆的差距。

眼前的瘦小飛鳥此刻除了渾身被青色的毛髮覆蓋外,在其額頭頂端更有一道菱形的紅色印記。

在楚雲看來,面前青色飛鳥身上所散發的威壓恐怕也和這紅色印記有關。

「吱吱吱吱~」

青色飛鳥剛一出現,便立馬注意到了眼前的楚雲等人,開始拍打著自己的翅膀,一步一步走到後者身旁,水汪汪的眼睛中滿是好奇。

「吱吱吱吱吱吱!」

直到當它在注視了楚雲一會兒后,忽然開始拍打著翅膀叫喚起來。

「你在跟我說話?」楚雲看著眼前不停拍打著翅膀的青色飛鳥,好氣又好笑的說著,他又不是玄斗,怎麼可能聽懂眼前飛鳥在說什麼。


「楚兄,這靈禽似乎對你意見很大呢。」遠處,玄斗看著楚雲的目光有些古怪道。

「哦?它剛剛說了什麼?」楚雲聞言,仍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它似乎在說,是你打擾了它的沉眠…」玄斗苦笑一聲,有些無奈。

眼前這頭飛禽的來歷絕不簡單,單單是它出現時所散發出來的威壓,恐怕就已經不是尋常的上三天境修士所能媲美的。

「打擾了它的沉眠?」楚雲一愣,不過仔細回想一下似乎還真是這麼回事。

從當初他來到這處洞天福地內,就從來沒有打消過對這枚白色巨蛋貪婪的念頭。

「哈哈,那你就替我告訴它我不是故意的好了。」楚雲乾笑兩聲。

「好。」玄斗聞言,則開始和眼前的青色飛鳥傳音交流起來。至於一旁的戈秋,則是一頭霧水,不明白玄斗在幹什麼。

「吱吱吱吱吱吱~」

很快,青色飛鳥在聽到玄斗的傳音后,更是變得激動起來,不斷沖著楚雲拍打著翅膀。

「哈哈,楚兄,似乎這青鳥不想原諒你呢。」玄斗忽然笑著。

「這…」楚雲聞言,連忙沖眼前的青鳥抱歉說道:「鳥兄,當初的確是在下的不是,不過當初我也真的不是有意而為的,還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不要為難我們。」

楚雲說罷,則是一臉緊張的看著眼前的青色飛鳥。

這等剛出生時便散發出比成年梧桐年還要可怕威壓的存在,要是生氣之下將他們三人紛紛抹殺在此,那他就是後悔也已經晚了。

「吱吱吱吱~」

聽完楚雲的歉意后,原本還一臉激動的青色飛鳥忽然人性化的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摸了摸額頭上的紅色印記。

緊接著,原本在洞天內浩浩蕩蕩的威壓忽然開始散去,玄斗三人的身體也恢復如初。

「呼…總算可以動了。」戈秋輕嘆了口氣。

「它原諒我了?」楚雲看著眼前忽閃著翅膀的青色飛鳥,不解的看向玄斗。

「不錯,似乎是它感受到你身上有它需要的東西。」玄斗苦笑一聲,這麼有靈智的飛禽,就是放眼太古,恐怕也絕對是最頂尖的一類。

「有它需要的東西?」楚雲聞言,一臉錯愣的看著眼前正睜著水汪汪眼睛看著自己的青色飛鳥,而後直接搖了搖頭,「我身上可沒有你需要的東西,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為難我。」

「吱吱吱吱!」

楚雲說罷,忽然又一股浩蕩的威壓開始從眼前的青色飛鳥身上傳出,直接壓迫著楚雲渾身氣血翻滾。

「好吧…你需要什麼東西…只要我有,我都會給你。」

在感受到這股致命的威脅后,楚雲妥協說著。實在是他不妥協也沒有半點辦法,眼前這隻來歷不明的青色飛鳥實在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吱吱~」

在得到楚雲的答覆后,青色飛鳥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伸出一隻翅膀對著楚雲輕輕一揮。

只見一道青色的柔光從它翅膀內浮出,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將楚雲身軀籠罩。

「唰——」

柔光閃過,忽然從楚雲懷中漂浮出一顆血紅色的菱形水晶。水晶之上,還伴隨著無數青色幼草。

「生命之核!青帝草!」

楚雲看著突然漂浮在自己面前的二物,心中震撼道。


眼前這兩物可都是他儲物環內存放許久的東西,除了他自己外,尋常之人根本難以察覺,更別說如此輕易的取出來了。

可如今,眼前的青色飛鳥卻十分輕易將它們取出,要不是他親眼看到,恐怕都不會有絲毫察覺。

「怎麼會…這青鳥到底是何來歷,怎麼會有如此通天的手段?要是還有人能像它一樣發現我儲物環內的東西,那豈不是危險了?」

想到這裡,楚雲臉上更是一下變得蒼白。

要知道如今在他儲物環內的東西可都不是凡物…除了太古時期異神的傳承外,更有天地初開從天外飛來的『天石』。

那種東西,別說如今的南域大陸,恐怕就是放眼太古時期想要得到都不是一件容易事,要是在南域大陸流傳出去,怕是立馬就會引起上三天境修士的竊視,後果不堪設想。

… 「這是…化靈草?」

遠處,玄斗在看到漂浮在楚雲面前生命之核上的青色幼草后,不由靈機一動。

化靈草雖然對人族修士而言意義不大,可對他們海妖或者其他生活在大陸的異獸而言,那可是真正珍貴的靈草。

其珍貴程度甚至不亞於道果對人族修士的誘惑。

「化靈草?」楚雲在一旁聽聞,一臉疑惑道。

這分明是當初他在太古遺迹內得到的『青帝草』,怎麼到了玄斗的口中卻成了『化靈草』。

「吱吱吱吱~」

楚雲面前,青色飛鳥在看到生命之核和青帝草出現后,很是歡喜的揮舞著翅膀,瘦小的腦袋不停晃動。

隨後,只見它一隻翅膀忽然一揮,直接將它們收到自己額頭中的紅色印記之內。

「真是強盜。」

楚雲在看到對方的行為後,唾罵一聲,可也沒有半點辦法。

「楚雲兄弟,你怎麼會有化靈草這等至寶?為何先前從來沒有給我說起過。」這時,玄斗從楚雲身後漫步而來,看著二人面前手舞足蹈的青色飛鳥無奈說著。

「你是說青帝草?先前我可不知道這種靈草是化靈草。」楚雲搖了搖頭。

他在太古遺迹內得到此靈草后便一直不曾拿出來過,事後他也曾翻越古籍,可古籍上卻也從來沒有提到過有關青帝草的記載。

「不知道?這真是…」玄斗聞言,苦笑一聲。

哪怕修為到他這樣的境界,化靈草對他的用處也是很大的,可以讓他提前重塑身形,不至於等到突破上三天境以後才開始凝聚人身。

「這靈草對你有用?」楚雲看向玄斗,忽然靈識一動,直接一抬手,從儲物環內抓了一大把青色幼草出來。

「楚兄…你這…」玄斗看著眼前的青色幼草,徹底震驚了。

他本以為楚雲能機緣下得到幾株化靈草已經是運氣,可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還有如此之多。

「既然對你有用,那便拿去吧,這東西在我儲物環內可多的是。」楚雲笑著開口,當初在太古遺迹內,他可是將溶石谷內所有的青帝草都收集一空了。

「這…」

玄斗聞言,剛想要推辭,可化靈草對他而言實在太過重要,一番思量之下,他還是決定收下。

「那就多謝楚兄了。」玄斗說罷,就欲準備從楚雲手中接過青帝草。

可就在這時,忽然洞天內傳來一股浩蕩的威壓無聲無息的向著玄斗襲去。

「轟!」

玄斗感到身軀莫名一震,快速向後倒退兩步,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蒼白。

「玄斗兄弟,你沒事吧?」

戈秋在一旁看到玄斗忽然受傷,連忙上前關心道。

「無礙…只是剛剛的威壓…」玄斗說到這裡,目光突然注意到一旁虎視眈眈看向自己的青色飛鳥,這才一下明白過來,敢情這股威壓是從眼前的靈禽身上散發出來的。

「楚兄,恐怕今日這靈草我是無法收下了,不然就算我豁出去性命,怕也無法拿到。」玄斗苦笑一聲。

從剛剛青色飛鳥身上所散發出威壓來看,對方想要取走他的性命實在是輕而易舉,之所以沒有下手,怕也是心中不屑。

「那便等它走後我在給你好了。」楚雲無奈的搖了搖頭。

至於收服眼前這頭青色飛鳥,他在見識了對方的通天手段之後早就已經打消了念頭。

「也只能如此了。」

儘管玄斗目光對化靈草十分貪婪,可現在他也不想再得罪眼前的青色飛鳥。

「東西你也拿去了,我這小地方可容不下你這尊大能,我看你還是趁早離開吧。」楚雲慢慢轉過頭,看著面前手舞足蹈的青色飛鳥冰冷道。


他現在可是希望眼前這頭靈禽越早離開越好。

「吱吱吱吱~」青色飛鳥聞言,嘟囔著瘦小的面孔,很是不滿的看向楚雲。

「楚兄,這飛鳥好像不願意離開這裡。」玄斗在一旁見狀,苦澀說著。眼前這尊大能要是不走,那他什麼時候才能得到化靈草?

「不走?」楚雲臉上詫異,看著面前的靈禽,嘀咕一聲,「怎麼?你還賴上我了?」

「吱吱吱吱~」青色飛鳥在看到楚雲的表情后,不滿的搖頭鳴叫,然後快速拍打著羽翅在他身旁盤旋,顯然是在抗議。

「楚兄,它說,除非你將所有的化靈草都給它,否則它是不會離開的。」玄斗在一旁解釋道。

「將所有的化靈草都給它?」楚雲一愣,連忙搖頭拒絕道,「這是不可能的。那麼多的青帝草,我豈能全都給你?」

他說完,青色飛鳥則是一臉委屈,閃爍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楚雲。

「生命之核都被你拿了去,你還想要我的青帝草,未免也太貪心了吧。」楚雲淡漠說著。

其實在他心中此刻也是緊張的很,要是因此而惹得對方動強的話,那他們三人恐怕就要隕落在此了。

誰想,就在楚雲話音剛落,青色飛鳥便漫步走到他腳下,開始用瘦小的腦袋不斷摩擦他的雙腿,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

這樣的畫面讓在場的三人皆是一愣,這麼一尊實力滔天的恐怖大能竟然也有服軟的時候。

「楚兄,你快看,這青鳥額頭上的印記正變得模糊。」戈秋率先注意到青色飛鳥身上的變化,連開口道。

「恩?」

聽戈秋這麼一說,楚雲和玄斗這才注意到,此刻在青色飛鳥額頭頂端的紅色印記已經徹底消失蹤跡,而如今在它身上所散發的氣息卻只有脫凡境的實力。

「哈哈,怪不得,我說著傢伙怎麼服軟了,原來是力量用光了。」玄斗見狀,長笑一聲,直接快步上前,一把將楚雲腳下的青色飛鳥抓在手中。

「哼哼!剛剛竟然還敢威脅我,看我不把你的鳥毛拔光!」

「吱吱吱吱!」

聽到玄斗的恐嚇后,那青色飛鳥直接嚇的渾身抖動,縮成一團。

「好了,玄斗,不要嚇它了。」楚雲見狀,笑著將手中的青帝草遞給玄斗,不過這一次那青色飛鳥就是想要阻止也沒有絲毫辦法。

「哼!這些是本大爺的了,至於你,哪涼快哪呆著去吧。」玄斗心情大好的從楚雲手中接過靈草。

「對了,玄斗兄,你先前說這是化靈草?不知這靈草有何妙用?」楚雲開口問道。

「妙用嘛,當然是能讓異獸提前重塑身形了!」玄斗解釋道,「太古時期,有很多可怕的異獸唯有重塑身形之後才能覺醒腦海深處封印的力量,變成恐怖的存在。」

玄斗說到這裡,不由將目光看向在他手中蜷縮在一起的靈禽,「莫非這隻靈禽也是太古時期大能者的後裔?不然怎麼降生之時會伴隨如此恐怖的威壓?」




Related Articles

今晚將會是一個不眠夜,先好好養足精神再說。

睡了一個時辰后,便趕去秦淮河畔上的畫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