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烏鳥獃滯了,所有人的看楚玲兒的表情都不一樣了,這女子美麗如仙女,可是她的話語卻如蛇蠍一般,讓人不寒而顫,這莫非才是楚玲兒的真面目。

一會兒后,金烏鳥的鳥頭上冒出細細的一層冷汗道「楚玲兒仙女,你是在開玩笑嗎?在這種地方破開心臟,我隨時可能會死的,如果是在放逐之域外,我可以破開心臟給你一滴血。」

「你剛才的話是假的,你都不聽我的。」楚玲兒道

金烏鳥默然無言了,它覺得自己是被楚玲兒的容顏迷惑了,這女子其實心很毒,並非表明看著這樣純凈。

「金烏鳥,不要拿你骯髒的思想來抹黑玲兒妹妹,她並非用心歹毒,而是曾經有人在這樣的狀態下,毅然破開了心臟給了她十幾滴心血,才讓她得以破掉聖女詛咒,離開了劍池祭壇。」小玲瓏會讀心術,她讀到金烏鳥的心思與眾人心中的暗想后,冷聲道

金烏鳥不通道「我不相信有人會如此傻笨,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來破心取血給她。」

「天級境的修者破開心臟,這的確異常危險。我很好奇,是誰勇氣蓋天,破心取血救了楚玲兒道友?」不死葯池也非常好奇道

「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小玲瓏嘻嘻笑著,看向了龍驕陽。

眾人驚訝無比的將目光聚焦在龍驕陽身上,他們真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是龍驕陽做出來的。

「龍驕陽道友,本僧現在明白你為什麼能讓這麼多美人喜歡了,你這是在用生命追女人啊。」空虛和尚一臉為老不尊的誇讚表情。

許尹暗中對龍驕陽翹起了大拇指,這樣破心取血的追女之法,他想過卻不敢去做。

龍驕陽沒有理會眾人的調侃,他給楚玲兒傳言,讓她詢問金烏鳥會不會陣法。

楚玲兒自然照辦,面對楚玲兒的問話,已經丟了一次面子的金烏鳥非常驕傲道「我們金烏一族天生就是陣法高手,特別是太陽真火大陣,乃是我的拿手好戲。」

「這太好了,你不用破開胸膛取血給我了,你將戰天城中布滿太陽真火大陣就好。」楚玲兒開心笑道

「好,這我可以做到!」金烏鳥以鳥翅拍打胸膛,答應了下來。 接下來幾日,金烏鳥每天都在為這個決定自我唾罵,一座城池的陣法,豈是能輕易完成的。一群陣法高手聚集在一起,都需要數月來完成,何況這裡只有金烏鳥一個,而且這個鬼地方還存在靈力被壓制在天級境,祭祀之術的威力被削弱到極致的情況存在。

「馬勒戈壁啊,你這頭色鳥,被一個女人蒙蔽心智的自大狂……整個戰天城,一個人要繪製陣法圖到什麼時候才能完成……」

「紅顏禍水啊,紅顏禍水啊……」

「不要,老子不要在繼續繪製陣法,老子要離開這鳥不拉屎的狗屁戰天城……」

「老子是宇宙中天賦最強,必將腳踩三千大世界證道仙魔界的存在,你們不能強迫天才……老子以後證道會回來好好收拾你們的……」

「乾坤鼎,你個被滅了種族的無用圖騰虛神,你有什麼資格抽打老子……老子要自由,老子要想鳥兒一般自由飛翔,放了老子……啊,你瑪得,你真放手啊,這裡可是懸崖……」

「……」

以上是金烏鳥,在戰天城中每日不斷重複的話,它多次試圖逃跑,都被抓了回來,金烏鳥幾天下來就瘦了十圈,如今骨瘦如柴看起來隨時可能掛掉。

「為什麼,為什麼龍驕陽這混蛋傢伙,可以攜仙女漫步天地間,老子卻要嘔心瀝血,苦逼無比的在這裡以元神之力刻城牆……人生啊,真不公平,老天爺你就是個瞎子!」

金烏鳥鳥翼指天,異常惱火。

砰砰砰……

忽然,晴空萬里的天空中冰雹雨襲來,拳頭大小的冰雹砸地金烏鳥徹底熄火。

不遠處半眯著眼睛的乾坤鼎,收回了施展冰雹神通的手掌,在心中暗語道「一個落魄的連羽毛都掉光的傢伙,還想褻瀆少主夫人,真是不教訓一下,難平心頭之火。」

……

龍驕陽等人一離開放逐之域,走入九玄大陸的大地,瞬間被濃濃的靈氣包圍。

郄玉希張開雙臂擁抱天空道「爽,不被壓制境界的感覺真爽啊。」

「這種感覺的確很爽。」一向話語很少的耿天火也忍不住附和一句。

不死葯池笑眯眯的看著天玄老者警告道「天玄老者,你最好老實點,玲瓏可是會讀心術的,一旦她告訴我你有叛逆之心,我會讓你極速死亡。」

天玄老者點了點道「我明白,我還不想死,不會有任何的叛逆之心。」

龍驕陽以千嬌百媚丹改容換貌變成了一個中年老者道「好了,我們出發吧。」

楚玲兒見龍驕陽變化的如此神奇,她忍不住吃下龍驕陽給她的千嬌百媚丹,她的身體在一陣晃動之後,變成了龍驕陽的樣子。

「驕陽,我變成了你的樣子,像嗎?」楚玲兒開口說話,聲音都變成了龍驕陽的聲音。

沒有見識過千嬌百媚丹厲害的人,被深深震驚。

龍驕陽瞪了楚玲兒一眼,語氣頗重道「玲兒,你可以變化成任何人的樣子,但是不要變化成我的樣子,這樣太容易吸引敵人的刺殺,這世上想要殺我的人太多,你知道嗎?」

楚玲兒很委屈的嘟嘴,看得龍驕陽一身雞皮疙瘩,其他人都有著忍俊不禁之感,因為龍驕陽自己絕不會做出這樣『嬌媚委屈』的樣子來。


「玲兒,快變成其他人。」龍驕陽無法忍受的催促。

楚玲兒玩性大發,搖身一變成了二皇子李明的樣子。郄玉希差點跪拜下去,他被驚呆了。

「大將軍,你的煉丹術真是太厲害了。我覺得丹王的煉丹術都未必能強過大將軍,如果跟誰有仇,以這種可以隨意變化成他人的丹藥,變化成他的樣子去做壞事,肯定能讓其仇家滿天下。」郄玉希真心贊道

不死葯池圓潤的眼珠子一轉,將目光鎖定在了天玄老者身上。

天玄老者感應到不死葯池的目光,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底升起。

「少主,我有一個可以分散敵人注意力的絕佳方法。」不死葯池眉飛色舞道

「什麼辦法?」

不死葯池手指天玄老者嘿嘿道「少主,你煉製的千嬌百媚丹,可以讓人的氣勢都改變,天玄老者完全可以吃下這顆丹藥,變化成少主的樣子,強勢出擊的一路殺向地荒。這樣就沒有人會知道少主真正的目的地是去了天玄劍池聖地了。」

不死葯池的計謀讓眾人都是眼前一亮,這真是一個聲東擊西的絕佳計劃。

「不行,這樣是絕對不行的,少了本帝的指引,你們誰都無法真正的開啟劍池祭壇,讓仙魔鬼菇顯露出來。」天玄老者眼瞼抽搐,急忙說道,而在心中,他將黑心的不死葯池罵了個狗血淋頭。

龍驕陽何許人?自從出道之後,一直處於被人追殺的狀態下,現在龍驕陽的人頭在傭兵公會都還價值十億金幣。這一次,他在放逐之域大開殺戒,更是將傭兵公會徹底得罪,還與魔族,鬼族,蛟龍族的人對上了,他現在變成龍驕陽的樣子大搖大擺去地荒,這一路上極可能被人給偷襲斬殺掉。

天葬湖奪仙經的經歷,讓天玄老者深深明白了一個道理,九玄大陸上隱世的強者很多,起碼帝紋強者就不只他一個而已。

「哼,你馬上將開啟劍池祭壇的方法告訴我不就行了?」不死葯池冷聲道

天玄老者握掌成拳,真想爆發的揍死以傀儡神蟲脅迫他的不死葯池,他可是堂堂的帝紋強者,自從離開天荒,他就隨時可以突破到帝級境的,可是這一切都被不死葯池阻隔,而他現在都無法找到辦法脫身。

「你這是什麼眼神,不想活了嗎?」不死葯池警惕道

小玲瓏嘻嘻笑道「不死葯池,天玄老頭是很憂憤,他被脅迫的快要發瘋了。」

「哈哈哈,活該!這傢伙當初是怎麼脅迫少主,脅迫我們的?我就是要讓他知道,被人脅迫的滋味如何!」不死葯池大笑道

天玄老者被氣到了極點,他發飆道「破葯池,反正遲早是一個死,你現在就給本帝一個痛快的,本帝什麼地方都不去了,本帝情願死在這裡!」

「實話告訴你,你這樣的威脅對我無用,傀儡神蟲有一個極大的特點,它能複製入主之人的記憶,你現在就算死掉,我也一樣可以知道開啟劍池祭壇的方法。」不死葯池邪邪一笑,讓天玄老者臉怒成了黑墨色,他真是被驚悚到了! 天玄老者有些懷疑不死葯池的話,他不相信傀儡神蟲有複製入主之人記憶的本領。可是他不敢賭,他可不想自己被殺后,秘密完全被敵人知曉,這樣太不值得。

所以最後天玄老者還是被迫吃下了千嬌百媚丹變成了龍驕陽的樣子,而吃下千嬌百媚丹后,天玄老者才真正體會到了龍驕陽的煉丹之術強大的地方。

不過龍驕陽沒有採取不死葯池黑心的計劃,讓天玄老者主動出擊的吸引敵人的注意力,他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讓眾人全部改容換貌成了他的樣子,而後在各地出現,以此來擾亂敵人們的視線。

仙魔鬼菇對現在的龍驕陽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他不能讓天玄老者去送死,雖然他一直想要將這害死無數劍池聖女,曾經想要以獻祭詛咒殺死楚玲兒的傢伙廢掉。不過他很清楚,現在不能這樣去做,天玄老者被不死葯池控制著,還能成為震懾強敵的存在。

這一次隨龍驕陽出來的人,除了耿天火,楚玲兒,郄玉希,不死葯池外,還有許尹,天奇,霍立三人。

放逐之域的變故,早已經被龍驕陽放掉的虛靈道長,吳狄等人傳遍天下。傭兵公會的強者們異常震怒,無數傭兵強者發誓要幹掉龍驕陽,替死在放逐之域的人們復仇。

虛空門下達了追殺令,要讓全宗門的人來獵殺龍驕陽。

不過這些人叫囂的很兇殘,卻無人敢真正的去放逐之域,放逐之域兇殘無比,充滿了殺戮與死亡。龍驕陽可以在這一個地方,先後擊敗魔族,鬼族,蛟龍一族的聯合圍殺,又將傭兵公會等各大實力的人逐出放逐之域,由此可見他在放逐之域中的殺傷力何其霸道,這種局面下,誰敢去觸一個殺神的晦氣?

而且無數人認定,龍驕陽將要一輩子龜縮在放逐之域內,不敢踏出一步。因為他得罪了太多人,有太多來頭驚人的存在,欲殺他而後快。

可是事情往往難以預料,龍驕陽出現了,他在神帝域的邊荒城池開天城現身,一戰擊斃了三個聖級境傭兵工會的強者,從而進入到了天玄域。

接著又有人在南郡城發現了龍驕陽蹤跡,龍驕陽現身有斬殺四個惡魔一族的強者,說要輔助二皇子李明,滅掉傀儡太子李霸,將惡魔一族趕出神帝域。

還有人在大唐王朝的帝都發現了龍驕陽的蹤跡,這讓不斷再說,龍驕陽不敢踏入九玄大陸一步的人們啞然靜默。


因為龍驕陽一天之內,幾乎出現在了三個地方,這讓人們認為其中肯定有假消息,而龍驕陽最可能去得地方是地荒,因為虛空門的吳狄已經說過,龍驕陽要去地荒採集仙魔鬼菇。天玄域是進入崑崙域的必經之路,而地荒恰好在崑崙域。

仙魔鬼菇,這一株龍驕陽想要得到的藥物,引起了各大勢力的強者的關注。龍驕陽的修為境界不高,可是他在煉丹術方面的天賦卻是無與倫比的。人們在想要殺掉龍驕陽之時,卻又想要將其收歸摩下,讓其做首席煉丹師。

因為龍驕陽煉製的戰鬥丹藥太驚艷,威力又強又持久,堪比丹王級丹藥。如今龍驕陽在得罪傭兵公會後,還冒險走出放逐之域,要去地荒尋找仙鬼魔菇,這絕對是為極其重要的丹藥準備的藥材。

而仙鬼魔菇這等稀有之物,有什麼用處,許多煉丹師都不清楚,因為它太難得,也很少有煉丹師能用它來煉製藥物。

不過還是有底蘊深厚的勢力,知曉了仙魔鬼菇的藥效,這是一種能欺天而存的絕世之物。它蘊含著下仙紋與魔紋,因而被認為被死去的仙魔附魂,所以它被稱為鬼菇。

厲君豪的父親六品丹王厲乾坤在得知仙魔鬼菇蘊含的藥效后,非常肯定的說出了,龍驕陽將要煉製渡劫天丹的話。

這一下,所有人都驚醒!

龍驕陽是一個正魔雙修之人,他的正魔道心如今已經非常強大,可是他卻還沒有真正的渡劫到聖級境,這其中的原因,肯定是他所修之道太過逆天。在渡劫之時,非常可能遇上滅道的情況。

「絕對不可以讓龍驕陽得到仙魔鬼菇,要不惜一切代價去阻止他。」

各大勢力的人,得知仙魔鬼菇可以煉製渡劫天丹后,派遣出族中最強的弟子,前往崑崙域的地荒,要阻截龍驕陽,不讓他有機會得到仙魔鬼菇,不給他煉製成渡劫天丹的機會。

……

當所有人都在關注崑崙域的地荒之時,龍驕陽,天玄老者,不死葯池等人在天玄劍池聖地回合,從容不迫的走向了天玄劍池聖地。

這一次,天玄老者變身成了天心道尊,龍驕陽改容換貌成了天劍尊者,不死葯池等人全部改容換貌成了天玄劍池聖地的弟子。

「天玄老頭,千萬不要耍花招,要不然你會死得很慘。」不死葯池陰測測的警告道

天玄老者悶不吭聲的帶頭向天玄劍池聖地內走去,在通過劍意圖案之路后,眾人來到了天玄劍池聖地內部。普通弟子們,見到天心道尊等人歸來,都在急忙參拜。

「參拜門主,天劍尊者長老,你們回來的太及時了。太子李霸帶著一群惡魔族人前來,要讓他們做天玄劍池聖地的門主。」一個守門弟子急促說道

「什麼?大唐皇族要讓惡魔一族來做天玄劍池聖地的門主?」天玄老者怒目圓睜,難以置通道

「門主,弟子所說屬實,不信你問他們。」守門弟子指向身邊的同門道

「門主,許明師兄所說不假。太子李霸說你們都死在了天荒,要派人代理管理天玄劍池聖地……」

這一個弟子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天玄老者震怒無比,他以劍意凝成一道劍氣,斬向了天玄劍池聖地的大殿!

端坐在門主之位上的一個三顆頭顱的惡魔一族的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被突如其來的一劍給釘死在了門主金椅上!

這一劍石破驚天,霸氣的不可阻攔,將李霸與眾臣子都驚呆了!

「誰敢在天玄劍池聖地行兇殺人?」一位武將護衛在李霸身前,低沉吼道

「本帝乃是天玄劍池聖地門主,誰敢膽大妄為的坐本帝的位置?」天玄老者霸氣降臨,帝紋強者的威壓爆發,將李霸等人全部鎮壓的跪在了地上! 李霸,身穿蟒袍,身體壯如熊羆。他想要抗衡帝紋強者的威勢,可是卻失敗了,不過他並沒有懼怕,他低沉道「龍驕陽,我知道是你來了,本太子在這裡等了你三天了。」

天玄老者惱火低吼道「什麼龍驕陽,本帝乃是天心道尊!」

「國師已經在天荒中確定天心道尊,天劍尊者死去,你們無需來欺騙本太子。而且本太子會在這裡等你們,也是受了國師所託。他有話讓我帶給龍驕陽。」李霸堅定的說道

龍驕陽深知惡魔一族被黑暗神君控制,如今的李霸一樣被黑暗神君所控制。他走上前,道「黑暗神君想要帶什麼話給我?」

「你是龍驕陽?」李霸懷疑道

龍驕陽顯化真容道「如假包換。」

「國師真是料事如神,你果真來了。你是來這裡找仙魔鬼菇的吧?」 無限世界直播系統 ,不是只有他知道嗎?怎麼李霸會知道?

天玄老者也非常震驚,天玄劍池聖地有仙魔鬼菇的事情只有他知道了,怎麼還會有人知道?

「你來遲了一步,國師已經收服了仙魔鬼菇,將它帶離了這裡。」李霸嘴角勾勒出嘲諷之色。

龍驕陽的心猛然下沉,黑暗神君奪走了仙魔鬼菇這真是一個壞到了極點的消息。

「天玄老頭,你在耍我們是嗎?你不是說只有你知道天玄劍池聖地有仙魔鬼菇嗎?」不死葯池大怒,讓傀儡神蟲去吞食天玄老者的心臟,天玄老者的帝紋威勢一下子崩潰,他倒在地上不斷痙攣,痛苦嚎叫。

「不死葯池,天玄老頭這一次是無辜的,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別人會知曉仙魔鬼菇的存在。」小玲瓏開口道

不死葯池聞言,讓傀儡神蟲停止了對天玄老者的攻擊。

「天玄劍池聖地,乃是大唐皇族扶持的門派,有許多辛秘我們大唐皇族是非常清楚的。」李霸站起身,拍掉身上膝蓋上的灰塵道

「黑暗神君,到底有什麼話讓你帶給我?」龍驕陽沒有心思與李霸廢話。

「國師留了一半仙魔鬼菇給你,他讓我告訴你,你只有五天的時間。五天之內,他留在天荒各個出口的祭祀之陣就會被人破掉,這片天地將要變天。」李霸顰眉說完,很不屑的說道「本太子不明白,為什麼國師會留仙魔鬼菇給你,還有他口中所說的要變天的人是誰?」

龍驕陽愣住了,不死葯池,天玄老者等人全部都愣住了。

黑暗神君與龍驕陽是絕對的死敵,他捷足先得,將仙魔鬼菇奪走了,為什麼還要專門替龍驕陽留一半呢?

「他還說了什麼?」龍驕陽猜不透黑暗神君在想些什麼,他覺得這非常可能是一個陷阱。

「國師說,半個仙魔鬼菇只夠你煉製一次丹藥,你要是一次不成功,將永遠無法煉成想要煉製的丹藥。他非常期待你可以成功,並且希望你能活久一些。」李霸道

龍驕陽伸手,冷笑道「將仙魔鬼菇給我,你帶話給黑暗神君,我一定會比他后死。」

李霸向身後一個惡魔一族的強者使了個眼色。

惡魔一族的強者,將一個乾坤戒拋向龍驕陽。

龍驕陽伸手去接,突然乾坤戒中一個半隻臉的怪物飛出,它蘊含著紫氣與魔氣在發出奪人神魂的鬼魂力量。

「浩然正氣!」

龍驕陽低吼一聲,雙目爆發出浩氣劍意,將這鬼魂力量滅殺,旋即他將半隻臉的怪物握在了手中。


這是半株蘑菇,只是它的形態非常向人臉。


Related Articles

如今,聖靈城反而成為了人類最後的棲息地,玄武國皇都已經被毀。

城中,近兩億人類,還有數千萬的凶獸。凶獸...
Read more

這一幕在陳家等人看來,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王志雲笑著點了點頭,看去林逍冷笑一聲,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