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望了關久久一會兒,「這位太太,你是不是掛錯科了,這裡是胃科,不是婦產科。」

醫生一臉不解的望著關久久,看著她的肚子的時候,他的第一感覺,就該讓她去婦產科。

「管它什麼科,給我開個B超或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反正能檢查出我肚子里這到底是什麼二貨在做怪就成了。」對於關久久的回答,醫生和一邊的護士全都傻眼,這真的是一個母親說的話嗎?

「關太太,你該去婦產科,我讓護士帶你去婦產科!」醫院是個十分帥氣的青年,看起來似乎剛剛畢業不久,不過看上去卻是十分的沉穩。

「太太?老娘還是黃花大閨女,太尼妹啊,快點兒給我開個B超或是X光的做檢查就行了,沒時間在這裡浪費。」早點兒做完,早點兒安心,這一直不做的話,她的心裡也覺得慌慌的,而這幾天的情況再加上這麼不穩定,實在讓她擔心。

「我覺得該看精神科。」一邊的護士小聲的說道,這女人明顯是腦子不正常嗎。

「你才該看精神科,你全家都該看精神科,你全小區都該看精神科,你們全院都該看精神科。」小護士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依然飄進了關久久的耳朵里,她又沒有什麼精神病,果然這醫院不靠譜,既然不給看的話,那麼她去換科唄。 她再去換了一個婦產科,的確她這麼大個肚子去看胃科,人家還真會推薦她去了婦產科,沒辦法她也只能乖乖坐在一堆婦女中間,等待著醫院的叫喚。

從進去到出來,將近兩個小時,各種的檢查做來做去,醫院很確定的告訴她,孩子已經七個月了,近期要多走動,到時好生產。

戰天闕,白髮皇妃 ,這絕對是晴天霹靂,這讓關久久真的覺得,自己是被雷給劈了,而且還把她給劈懷孕了。

她覺得這根本就不太可能,她的身體情況她最清楚不過,她確確實實沒有跟男人滾過床單,更沒有在不知道情的情況下,被人強暴或是如何?

唯一的就是……

那場春夢?不會是真的吧!

關久久突然想起來,趕緊伸出自己的右手,看著手上那枚紫鑽戒指,還有那天早上她醒來之後的字條,難不成這是真的?

她也沒有其它辦法,只好聽醫院的話,趕緊的回家去好好的休息,等產期,還讓她最近多吃點兒有營養的東西,孩子檢查結果並不是特別的健康。

這讓她越來越覺得頭大,但是這個時候她也只能好好的補了一頓,肉疼的看著錢被服務員收走,她這才起身往家裡走去,回去狠狠的睡了一覺之後,再醒來的時候就見身上開始有些水腫了起來,她也學會了淡定,只可惜這淡定真沒淡定多少。

這第七天的時候,她正跟閨蜜說著這奇怪的事情的時候,肚子居然開始陣痛了起來,閨蜜洛冬天趕緊把她往醫院裡送去。

洛冬天最喜歡的便是這種奇異事件,而且關久久回來的時候,便跟她說了她在那林子里做了一個春夢,還夢見跟一個絕世紫眸大帥哥滾床單。

對此,洛冬天卻表現的無比淡定,而且那個林子本來就很奇怪,至於關久久在裡面做的那個春夢,說不準也是真的,只是她自己傻傻的分不清楚罷了。

關久久這一胎生得很順利,只是當那胎兒出來的時候,卻把產房裡的人全都嚇得往外跑。

「啊……鬼啊!」洛冬青還沒弄明白,便見一顆通體雪白還帶著對翅膀的蛋,沒錯,就是一顆蛋,從產房裡飛了出來。

隨後便聽到一聲仰天長嘯,「我他媽又不是母雞,為什麼我會下蛋。」

經過這一場的鬧劇之後,洛冬天把關久久連同那顆蛋,一起送回了家。

因著她一顆那顆蛋蛋的關係,醫院裡早已嚇得不讓關久久住在裡面坐月子,就連同她進產房該收的費都不收,就連人帶蛋的把他們給趕了出去。

雖然生了顆蛋很讓人鬱悶,但對於她而言,能夠省下這筆錢,關久久還是十分的感謝這顆蛋。而且她完全沒有剛生完孩子該有的那種感覺,就連同一點兒的難受感都沒有。似乎比常人還要舒服,讓洛冬天都不得不懷孕自己的好友,到底是不是怪物。

「你確定你沒有關係嗎?」洛冬天有些懷疑的看著關久久,她可是剛剛生完孩子。 蛋蛋的周身,裂開了一道的痕迹,紫光繼續照在蛋身上,緊接著上面的蛋殼完全的脫落了下來,便見蛋裡頭躺著一隻小小的紫蟒蛇,只是紫蟒蛇跟別的有點兒的不同,就是它的頭頂之上,有一處黑黑的,如同毛髮一樣的東西。

紫蟒從蛋殼裡爬了出來,便見滿屋子裡此時早已爬滿了大大小小的蛇,正對著小紫蟒低頭……

紫光消失,小紫蟒的周身聚攏成一道屏障,慢慢的小紫蟒幻化成了一個小小的人兒,最後落進關久久的懷裡。


緊接著,便聽到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孩童哭聲。

「哇啊……哇啊……」關久久被孩子的哭聲驚醒,當見到懷裡哭得快要斷氣的孩子,嚇得趕緊的抱了起來,連忙開起了一邊的燈光,便見房裡正爬著好多的蛇,這下把關久久也給嚇得不輕。

還來不及想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已抱著懷裡的孩童一直往後退。

「天那,怎麼會有這麼的蛇……」關久久一邊拍著孩子的背。

「寶寶不哭,媽媽抱抱!」出於自然反應,關久久認定懷裡就是那顆蛋里孵化出來的人兒。

而懷裡的孩童聽到關久久的聲音之後,也奇迹般的停下了哭,關久久鬆了口氣,懷裡的小人兒,睜著紫色的大眼望著關久久,小嘴裡發出「嗚嗚……」的幾聲之後,那些蛇竟然一條條的往外爬去。

而後一點點的消失在關久久的家裡,關久久鬆了口氣,卻也是嚇得腿軟,看著懷裡全身光裸的孩子,再看了眼地上的蛋殼,經過這麼多的事情之後,她也算是明白了,這個小孩兒就是她生的蛋。

把孩子放在桌上,關久久拿著被子給孩子蓋上,以免他著涼。

「家裡怎麼連孩子的衣服都沒有了啊!」關久久找了好一會兒,她怎麼會忘記給孩子買衣服?

從柜子里在找出一條全新的床單,看了眼床上睜著大眼,骨溜溜的盯著關久久看的小人兒,關久久只覺我得心裡的某一處軟軟的。

想著自己居然奇迹般的當了母親,而且還生了這麼一個好看的小人兒。


心裡也有著滿滿的自豪,覺著自己生了這個兒子之後,一定會更加的幸福。

更加的美滿。

把床單對摺之後,把孩子抱了起來,放在床單上,把孩子包了起來,看著包得有些四不像的襁褓,關久久嘆了口氣。

「寶寶對不起啊,媽媽也是第一次當媽媽,等學會了之後,再把你包得好看一點兒。」見兒子骨溜溜的盯著她的胸口看,關久久明白他一定是餓了。

「也不知有沒有母乳,如果沒有的話,你洛阿姨應該有買牛奶上來。」實在不行,就只能讓他先喝點兒牛奶了。

但她還是想要試試看,抱著孩先去了浴室,捏了條的熱毛巾,先擦乾淨自己****,這才用手用力的擠了一下。

「啊……有耶!」關久久開心的叫了起來,沒想到生完寶寶之後,她就開始有奶了。把乳頭往孩子的嘴裡送,孩子接觸到的那一刻,便用力的吸了起來,關久久心疼的看著孩子。 蛋蛋的周身,裂開了一道的痕迹,紫光繼續照在蛋身上,緊接著上面的蛋殼完全的脫落了下來,便見蛋裡頭躺著一隻小小的紫蟒蛇,只是紫蟒蛇跟別的有點兒的不同,就是它的頭頂之上,有一處黑黑的,如同毛髮一樣的東西。

紫蟒從蛋殼裡爬了出來,便見滿屋子裡此時早已爬滿了大大小小的蛇,正對著小紫蟒低頭……

紫光消失,小紫蟒的周身聚攏成一道屏障,慢慢的小紫蟒幻化成了一個小小的人兒,最後落進關久久的懷裡。

緊接著,便聽到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孩童哭聲。

「哇啊……哇啊……」關久久被孩子的哭聲驚醒,當見到懷裡哭得快要斷氣的孩子,嚇得趕緊的抱了起來,連忙開起了一邊的燈光,便見房裡正爬著好多的蛇,這下把關久久也給嚇得不輕。

還來不及想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已抱著懷裡的孩童一直往後退。

「天那,怎麼會有這麼的蛇……」關久久一邊拍著孩子的背。

「寶寶不哭,媽咪抱抱!」出於自然反應,關久久認定懷裡就是那顆蛋里孵化出來的人兒。

而懷裡的孩童聽到關久久的聲音之後,也奇迹般的停下了哭,關久久鬆了口氣,懷裡的小人兒,睜著紫色的大眼望著關久久,小嘴裡發出「嗚嗚……」的幾聲之後,那些蛇竟然一條條的往外爬去。

而後一點點的消失在關久久的家裡,關久久鬆了口氣,卻也是嚇得腿軟,看著懷裡全身光裸的孩子,再看了眼地上的蛋殼,經過這麼多的事情之後,她也算是明白了,這個小孩兒就是她生的蛋。

把孩子放在桌上,關久久拿著被子給孩子蓋上,以免他著涼。

「家裡怎麼連孩子的衣服都沒有了啊!」關久久找了好一會兒,她怎麼會忘記給孩子買衣服?

從柜子里在找出一條全新的床單,看了眼床上睜著大眼,骨溜溜的盯著關久久看的小人兒,關久久只覺我得心裡的某一處軟軟的。

想著自己居然奇迹般的當了母親,而且還生了這麼一個好看的小人兒。

心裡也有著滿滿的自豪,覺著自己生了這個兒子之後,一定會更加的幸福。

更加的美滿。

把床單對摺之後,把孩子抱了起來,放在床單上,把孩子包了起來,看著包得有些四不像的襁褓,關久久嘆了口氣。

「寶寶對不起啊,媽咪也是第一次當媽咪,等學會了之後,再把你包得好看一點兒。」見兒子骨溜溜的盯著她的胸口看,關久久明白他一定是餓了。

「也不知有沒有母乳,如果沒有的話,你洛阿姨應該有買牛奶上來。」實在不行,就只能讓他先喝點兒牛奶了。

但她還是想要試試看,抱著孩先去了浴室,捏了條的熱毛巾,先擦乾淨自己****,這才用手用力的擠了一下。

「啊……有奶!」關久久開心的叫了起來,沒想到生完寶寶之後,她就開始有奶了。把乳頭往孩子的嘴裡送,孩子接觸到的那一刻,便用力的吸了起來,關久久心疼的看著孩子。 「真是餓壞了!」關久久抱著孩子的背輕輕的拍著,而她也靠在了床上,拉著被子蓋在她的腿上,看著寶寶一直的吃著奶,吃著吃著便閉上了雙眼。

關久久見他不再吸了之後,這才把他抱了起來,將他輕輕的放在身邊,伸手輕拍著孩子,拉著被子給蓋在二人的身上,沒敢完全把燈給關了,最終還是留了一盞的小燈。

蛇族之內,十二個長老當看到天空之中的異樣時,大半夜的全都聚在了一起,討論著這突來的異星。

上次見到紫色異星時,是君上邪出生的時候。

而如今異星再現,莫不成是……

「你們二人去請主上。」大長老見狀,看來只有主上能夠說得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沒過一會兒,一身紫袍的君上邪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看樣子心情十分不錯。

「臣等見過主上!」十二個長老上前行跪拜禮。

「這大晚上的,把本王叫來,有事?」君上邪沒有生氣,而且今天他的兒子出生了,他怎麼會不高興呢?

雖然沒法在那個小女人的身邊,而且她也有可能被嚇得不輕,但對於他而言,遠遠的看著也並無關係,只要能保他們母子二人平安,也就此忍受不能待在她的身邊吧。

「主上,天上突現紫色異星,所以老臣想問問主上,是否有與女子交配,而在女子的腹中留下蛇族骨血?」大長老的第一反應就是如此,紫色異星代表是他們蛇族,若非如此,他也不會把君上邪給請來。

「本王的骨肉?本王怎麼不知?」君上邪一直覺得這十二個長老里,總有一個內鬼,所以這件事情,暫時他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更不會讓他們知道此事。

「若不是主上的骨肉,這是怎麼一回事?」大長老明顯的十分頭疼。

「既然說有異星出來,你們便好好的查查看吧,本王先回了。」大長老見君上邪的反應,並不像是真的有了骨肉,可這異星是他們蛇族下一代的王,見主上一點兒都不著急的樣子,十二長老開始暗暗的著急了起來。

君上邪走至門邊時,停了下來,「大長老,本王過些日子要去人族一趟,二長老與十二長老收拾一下,與本王一併前去。」幾個長老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主上,為何突然要去人族?」人蛇本便水火不可相容。

「你們也清楚,如今蛇族不同往昔,所以本王打算去人族多賺些人類的錢回來,至少把如今的那個空洞給補上。」幾個長老又相視了眼,表示明白。

「臣明白。」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蛇類慢慢的接近滅絕,若是再這麼下去的話,那麼他們蛇族當真會走至滅亡的那一天,所以他們必須要想法子阻止這一切。

雖然林中有隔界,但也難說不會有人會破了隔界,到時只怕他們永遠都不會再有容身之處。

君上邪了嘴角揚起一抹的笑,這個法子還真是有用,待出去之後,應該就能夠見著那個小女人。 到時那個小女人不曉得見到他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

突然間,君上邪十分的期待,關久久見到他時的反應。


此時他的孩子應該已經孵化出來了吧,若不出意外的話,那麼再過幾天便會走路了。

到時關久久便不用再那麼辛苦的照顧他,到時誰照顧誰那還不一定呢?

他的兒子相信不會讓他失望,一定會幫他好好照顧他的娘親。

君上邪開心的很,可有些人卻未來必。正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憂!

千重山上,雲千重望著天上那顆突然出現的異星,他不得不承認,他再次開始擔心了起來;他和君上邪同年同月所生,只是生不同時,當年他們出生的時候,就因君上邪是老主君和君后的嫡系長子,而他卻是君妃所生,所以才會被送到這千重山來。

在蛇族之中,一直都有個不變的傳統,就是除去君后所生子女,其餘所有君妃所生子女,都得跟母姓,雖說還是皇族子女,但卻不能姓國族姓——君!

所有滿一百八十歲的成年子嗣,將被送離主城,分派至全國各地山林之中,而這山也將改為他們的名字,他叫雲千重,所以此山也叫千重山。

其他兄弟每年可回君城兩到三次,他卻因為跟君上邪因同年同日所生,當初分派的時候,君父一句,『沒事別回君城。』讓他除了君父辭世的時候回去過一次之後,至今三百年過去了,他再也沒有回去過…

可是今天突然出現的異星讓他有些好奇,依著他的了解,君上邪還未立君后,後宮也沒有收一個蛇姬,這讓他更加好奇,難不成是其他兄弟們的?

「王上,王上,大喜啊!」正當雲千重想不明白是怎麼不一回事時,侍從六喜急急忙忙的自山林中跑了出來。

「出什麼事了?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自小受過規矩洗腦的雲千重,向來很注重規矩。

「王上,雪姬娘娘剛剛產下小王子啊!」六喜趕緊報告這一大喜事,相信這事一定能讓王上好好開心一回。

然而,雲千重的臉上去沒有露出笑,反倒是抬頭看向紫色異星,看來這一切都是天意啊!

君上邪無後,雪姬卻在今日產子,看來這真正的蛇王,也並非是他君上邪才能生的。

「去看看!」雪姬產子,他不去看看的話,那也不合道理,再說雪姬一直以來都是她極為寵愛的女子。

如今產子了,此時定也不太好受。

來到雪姬宮,卻見長老已守在門邊,「長老,可是有事?」

長老沒事是極少出長老殿,而今日異星出來,長老出來也沒有什麼可好奇的,就不曉得他到底有什麼事情要說卻不知道。

「王上,有一事向您稟告!」長老對他點了下頭。

「去書房吧!」來到雪姬宮,此時看來卻不是看雪姬的時候,長老這個時辰來,定是有什麼話要說。

「說吧!」進入書房之後,雲千重倒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王上,異星所指方位,是人類的地方。」 雲千重微愣,難不成君上邪會做出跟人族女子交好的事情嗎?

這可是有違蛇族禁令的啊,可這個孩子若非君上邪的種,那又會是何人所生?

向來蛇族之王,都是不可替代的。

若是非蛇仙所定,那麼就算是坐上蛇族王位,那也會受到一定的懲罰。

君上邪這人雖說不按常理出牌,但還不至於做出這種有損蛇族形象的事情。

「查得清楚這個方位的位子嗎?」

他或許,該去一趟的人族才行,必須要先君上邪一步找到這個孩子,看來他的兒子,還是無緣蛇王之位。

但是,若是可以找到異星方位所指,那麼到時做一個掉包的事情,那麼也完全可以。

只是,按照人類的生存方式,這個孩子只要短短數天,就可以長得三四歲的孩子。

若是如此,那個生下這個孩子的女人,一定會認出她自己的孩子。

到時這麼掉換一定是不行,除非他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可以找到那個孩子才行。

「在A市,富豪區,但是卻查不出來,是哪幢房子!」長老早已用電腦定位過了,但是那個只是顯示在那個位子,可找不著真正的位子是在哪兒?

「在那個區,幫本王弄間房子,本王要在主上之前,找到這個孩子。」若當真是君上邪所生,那麼君上邪一定會有所行動。

「是!」長老應了聲,從懷裡拿出了平板電腦,開始找房子。




Related Articles

上一次她這麼生氣還是在誤會他和其她女人有關係的時候,她哭著發火。

這一次顯然事情要嚴重很多,也不怪顧錦,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