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曉麗笑笑說:“你還記得我們原先的化工廠的那幾個副廠長嗎?”

沈婷婷點點頭。郭曉麗接着說:“我們的廠子結束之後,別的他們也不熟,現在都在做化工原料零售,他們分開進貨價格都比較高,我們集中採購後再轉賣給他們,加上運費都比他們自己進貨便宜。我告訴他們是順便幫他們進的,他們高興着呢!現在你要是不賣給他們,他們不跟我急了纔怪呢!” 代表團的領隊是金西男的大哥金兵男,這個小子上次籤協議的時候見過馬峯,只不過那次是金西男帶隊,這個小子滿心的不服,也只能忍氣吞聲的跟在後面。這次來談判,公司要他帶隊,這個小子滿心歡喜,卻裝着憤憤不平的樣子,堅決不肯,說是誰捅出的簍子誰自己擦屁股。

實際上金西男也知道,在商業上,自己的哥哥畢竟摸爬滾打了幾年,比自己這個半吊子強多了,這件事要是自己去處理,肯定沒有金兵男處理的好。要是自己再不識趣的去談砸了,自己以後在公司可就徹底完了。

在金西男的苦苦哀求之下,金兵男這個小子才假裝爲了公司的前途,“勉爲其難”的願意跑一趟。金西男自然是連聲稱讚哥哥的高風亮節,說是隻有老將出馬,才能一個頂倆。金兵男佔足了上風,又被弟弟的馬屁拍的異常舒服,覺得弟弟也順眼了,公司也沒白花錢送他到中國留學,至少剛纔弟弟的成語就用的很好嘛!

金兵男其實已經思索了很久了,這可是個棘手的活,對方和自己公司簽訂的合同滴水不漏,要是按照合同執行的話,自己的公司可就賠大了。這個小子考慮再三,又找了專業的律師團隊,也沒有想出辦法。決定只能使出自己的殺手鐗——悲情牌了。

金兵男一進會議室的門,對着馬峯沈婷婷他們先深深的鞠了一躬。沈婷婷和郭曉麗對金兵男的印象不錯,覺得這個小子還是很有禮貌的。馬峯卻暗罵一聲:“靠,鞠躬鞠到這個度數,你這是向遺體告別呢!”臉上卻露出笑容,熱情洋溢的招呼金兵男的代表團就做。

金兵男坐下之後,首先解釋了他們集團公司對這次違約事件的重視,又說集團的老總,也就是他的老爹,本來是準備親自來的,但是前天因爲對蜜蜂企業的事情太過憂慮,導致了突然高燒不退,直到燒到108度,所以才改由他帶隊。

馬峯心裏說:“沒聽說過有燒到這麼高的,你怎麼不說燒到1000度呢!你這是什麼標準的溫度計,也不怕燒死你!”表面上還是對金董事長的病情表示了深切的關注,並請金兵男帶回蜜蜂企業全體同仁的慰問。

廢話說完了,談判正式開始,金兵男首先就此事對蜜蜂企業造成的不便和損失表示了誠摯的道歉。馬峯看着這個小子的表演,心裏說:“這個小子是個難纏的角色。”

果不其然,接着金兵男就他們公司在合同的履行上,詳細、細緻的描述了一下他們所作的努力,以及這份合同他們要承受的風險。馬峯心裏十分不屑說:“你小子怎麼不說你能獲得的利潤呢!”

接着金兵男又說他們公司上次交易中爲蜜蜂企業做了多大的讓步。這次交易純粹就是因爲不可抗拒的原因造成的,請求蜜蜂企業在賠償的問題上能夠做一些適當的讓步。

接着金兵男就他的老爸,也就是他們公司的董事長,爲了這件事怎樣嘔心瀝血,積勞成疾以至於臥病在牀的事情做了感人肺腑的描述。這個小子一邊說,一邊開始抹眼淚。金兵男的爸爸在高爾夫球場剛要揮杆,突然莫名其妙的就開始連續的打噴嚏。

馬峯感覺自己要敗了,他遺憾的用眼角的餘光看到寄予厚望的優秀助手郭曉麗和談判加砍價專家沈婷婷女士,不知不覺的被金兵男感染,沈婷婷和郭曉麗也開始跟着抹眼淚。

馬峯很恨自己,爲什麼就忽略了女人的同情心呢!她們兩個是指望不上了,看她們兩個的架勢,要是在讓金兵男自由的發揮一會,估計談判的結果就是1、免除人家的賠償。2、再給人家一部分救濟金。

馬峯心裏說:“金兵男你個王八蛋,你當經理簡直就是屈才啊!我看你應該去演戲纔對,估計這個小子要是去演戲,什麼奧斯卡、金草莓那還不是囊中之物。”

還真讓馬峯猜着了,金兵男的業餘愛好就是演戲,他還曾今出演過幾部電視劇,據說觀衆評價還不錯。可惜這幾部片子沈婷婷和郭曉麗都沒有看過。

金兵男見自己絞盡腦汁想出的辦法,加上自己天才的表演,果然達到預想的效果,心裏欣喜落狂。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想做進一步的表演。

馬峯這個時候可不能再給他機會了,好像隨意似的拿起筆在自己眼前的稿紙上寫了一行字,寫完後又可能不滿意,揉成一團扔到地上,接着對旁邊蜜蜂企業自己帶的女翻譯一使眼色,又對金西男說:“不好意思,我的助手有點失態,請允許她們先出去休息一下。”

金西男心裏當然不願意,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這小子正想趁熱打鐵呢!可他嘴上可不敢這麼說,沈婷婷和郭曉麗也覺得有些失態,主動的去洗手間補妝。

女翻譯這時不動聲色的撿起馬峯仍在地上的紙團,跟着沈婷婷去了洗手間。

沈婷婷和郭曉麗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金兵男白白的浪費了半天的表情,馬峯開始笑眯眯的就賠償問題和他開始了正式的交談。

馬峯先就金董事長的病情表達了深切的憂慮,並表示將在談判結束後將盡可能的爲金董事長弄幾個中藥的偏方,已表達蜜蜂企業的致意。接着話進正題。

馬峯說:“我們合同上沒有規定船隻沉沒了不用賠償吧!”

金兵男無奈的點了點頭。

馬峯說:“按照合同,你們公司應該賠償我們4000萬是吧?”

金兵男無奈的又點了點頭。

馬峯接着說:“看樣子我方即使再給你們時間,要求你們再給弄同樣的設備,你方也難以辦到了。”

金兵男又無奈的點了點頭。

馬峯又說:“你方的目的是不是想要我方少要一點違約金。”

金兵男感覺自己好像快變成點頭蟲了,好像除了點頭自己沒法再幹別的了。

馬峯說:“你們知不知道你們給我們蜜蜂企業造成了多大的損失。。。。。我們的產品現在是個什麼銷售狀況相信你們也知道吧!。。。。。。。。當然,鑑於我們雙方友好的合作關係,我們也不難爲你,這套設備我們會再找其他的公司解決。”

金兵男送了口氣,但是他也知道馬峯的刀已經舉起來了,至於怎麼下刀,那只有上帝知道了。

馬峯這個上帝在關鍵的時候端起水喝了一口,金兵男這個時候真想掐死眼前這個傢伙。

馬峯又慢悠悠的續了水才放下杯子說:“這樣吧!出於對貴公司有利的角度考慮,你們公司再給我們進兩套其他的設備,頂上這筆賠償,你看怎麼樣?”

金兵男趕緊問:“不知道貴公司需要什麼樣的設備?”

馬峯從文件夾裏拿出一張清單遞給金西男說:“我想這兩套設備應該沒有問題吧!”

Wшw✿ttκǎ n✿¢o

金兵男看了看疑惑的說:“貴公司想同時進軍紡織業和汽車製造業?”

馬峯笑笑說:“這個就不勞貴公司操心了,我們在商言商,只談設備的事情!”

金兵男思索了一下說:“這套紡織設備當然沒有問題,只是另一套設備的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需要賠償的數額。”

馬峯說:“你也不用掩飾了,你說的是你們最新的設備,但是我知道這套設備你們公司根本就弄不到,你們能弄到的最新的設備也是五年前的技術,這種設備目前根本就不限制出口,兩套設備加起來也就三千多萬美元,這還是給你們加了利潤的。你們已經佔了大便宜了。”

金兵男和他的代表團交頭接耳的交談了一番,終於同意了。其實這個小子已經很滿足了,他給公司足足省了一千萬美元。

雙方在友好的氣氛中籤署了協議。

既然正事談完了,馬峯請金兵男的代表團吃了一頓豐富的午餐。馬峯賺了這麼大的便宜,也沒小氣,雙方都覺得佔了大便宜,氣氛非常友好,各種美食把金兵男的代表團吃的眉開眼笑。

金兵男私下裏問馬峯:“和你來的那兩個高管有沒有去文藝圈發展的打算,要是有的話,他保證即使不會演戲,就算只是站在鏡頭前也會大紅大紫。”

馬峯說:“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

馬峯迴到廠裏,沈婷婷正焦急的等他,沈婷婷拉着馬峯手,拿着馬峯寫的讓她們先回公司的紙條說:“我越想越不對勁,我是不是中計了?” 這天王建國給馬峯打電話說廠裏事情看着簡單真處理起來還真麻煩,廠子的租用合同簽了十年,提前退要和人家房東協商,還有一部分欠款要追回,欠人家的款也要結清,好在大部分工人跟着王建國好多年了,都願意跟着去Z市,王建國說如果馬峯着急的話他先帶一部分工人先走,留下林芳處理廠子的事情。馬峯趕緊說:“不急不急,新廠建設還需要一段時間呢!”王建國這才放心。

馬峯掛了王建國的電話又給崔明打了個電話,崔明支支吾吾了半天,馬峯才明白,原來前進廠的老闆不同意兼併,縣裏正在給他做工作。馬峯很奇怪,自己開出的條件很優惠了。

進過崔明的描述,馬峯大體明白了事情的原因。原來前進廠的老闆蔡元友後臺硬的很,他的表哥是市裏的某位領導,崔明到沒有具體說是誰,只是含糊的說市裏蔡元友的表哥能量很大,這一屆很有可能進市裏的領導班子。再說人家蔡元友的前進廠手續很全,縣裏出於多方面的考慮,只能和他慢慢的協商。

馬峯很疑惑,覺得自己開出的條件已經很優厚了,馬峯開出的是以每股10元的價格收購蔡元友的全部股份,外面持有股份的也按相同的條件。當然主要是蔡元友的股份,如果他不賣,外面的股份就是馬峯全部收購了,也沒法控股。

馬峯還承諾前進廠的工人願意留下的全部留下,另外一次性給廠裏注資包括實物注資在內,不低於兩億的固定資產,每年給縣裏創造不低於兩千萬的稅收。

其實馬峯覺得前進廠裏七十年代末的設備就是一堆廢鐵,蔡元友現在就是掙錢,也是靠榨取工人的剩餘價值的來的。要是按照蜜蜂企業的工資標準你就得賠死。你當初花了一塊錢一股買來的,我給你十倍該行了吧!沒想到人家根本不賣,也不知道想坐地起價,還是別的原因,弄得馬峯也沒了脾氣。

馬峯想了一下只能退而請其次對崔明說:“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建一個前進廠的分廠,只是用一下他們的手續。”

崔明高興的說:“我看行,這樣,我馬上給領導彙報一下,你也抽空來我們碰個面。”

馬峯心想還抽什麼空啊!接着給沈婷婷打了個電話,說要回Z市,馬峯收拾好東西到停車場一看,沈婷婷早坐在車上了。馬峯無奈,只好帶着沈婷婷回了Z市。


高速公路上馬峯問沈婷婷:“廠裏就留下郭曉麗一個人你放心嗎?”

沈婷婷笑笑說:“我有什麼不放心的,說實話,你那個‘同學’郭曉麗在經營上面可是我老師。”沈婷婷故意把‘同學’兩個字着重突出了一下,一邊說,還一邊觀察着馬峯的臉色。

可惜她只聽到馬峯心平氣和的問她:“比方說?”

沈婷婷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假裝不在意的說:“郭曉麗比我細心多了,很多方面我們沒有想到的,她都想到了。”


馬峯見她賣關子,直接懶得問她了,專心開車。沈婷婷一見這樣,反而不弔馬峯的胃口了,直接說了一件小事。

郭曉麗聽他爸爸說,蜜蜂企業的產品是不錯,但是真正想買的一些漁民卻買不到,就是勉強買到了也是高價。郭曉麗爲此還專門在沿海的各個碼頭上成立了代銷點。當然這些代銷店並不是爲了推銷產品,因爲蜜蜂企業的產品根本就不用推銷,只是爲了讓漁民用戶真正買到價格低廉的產品。郭曉麗給每個代銷店規定了零售價格和每個用戶最多能購買的數量,並且規定每個用戶買了都要簽字,公司會定期回訪,如果發現有代銷店違規銷售,立即取消代銷資格。

那些代銷店也知道蜜蜂企業選上誰就是給誰送錢那,都中規中矩,生怕斷了自己的財路。所以蜜蜂企業在沿海的漁民用戶中口碑很好。


馬峯一聽,忽然感覺郭曉麗的優點還是蠻多的。

兩個多小時後,汽車到了Z市,馬峯問沈婷婷:“你去哪?”

沈婷婷惱怒的看了看馬峯,氣呼呼的說:“你一路上就是想着怎樣把我撇下是不是?”

馬峯感覺莫名其妙,撓了撓頭皮問:“你不準備先回家看看啊!”

沈婷婷憤憤不平的說:“我用你教我怎麼做?”

馬峯問:“那你上哪裏?”

沈婷婷紅着臉說:“你上哪我就上哪!!”

馬峯無奈,只能帶着沈婷婷先回別墅再說。

馬峯的車到了小區門口,按了按喇叭,小區的保衛室裏跑出一個保安,一邊對馬峯道歉一邊說:“不好意思,這個杆子這幾天老壞。”

保安說着,趕緊用手把杆子擡起來,一鬆手,杆子又落下來了,差點砸着馬峯的車,保安尷尬的笑了笑,用手扶着杆子,馬峯趕緊開車進去。

到了別墅門口,餘娟子早站在那裏等他了。馬峯奇怪的問她:“你怎麼知道我會回來?”

餘娟子看了看跟在後面的沈婷婷狡猾的說:“咱倆心有靈犀一點通嘛!”

沈婷婷一見餘娟子的樣子,氣的扭頭想走,想了想又站住了。微微一笑心裏說:“哼,差點上了這個小妮子的當。”接着大大方方的挎着馬峯的胳膊進了院子。

餘娟子和沈婷婷這裏面的恩怨,還要從馬峯去索馬里的時候說起,馬峯當時留下一張紙條就鳥無音訊了,最着急的當人是餘娟子。那段時間餘娟子急的上躥下跳,有時候一天給沈婷婷打八遍電話。

開始的時候還不錯,沈婷婷看在餘娟子給蜜蜂企業做網站的份上,還耐着心的馬馬虎虎應付幾句,後來沈婷婷的耐心也用光了,她找不到馬峯也煩着呢!加上秦雯雯本來就看餘娟子不順眼,餘娟子那含糖量過高的小聲音,秦雯雯聽見就有氣,又見餘娟子不斷的打電話過來,免不了在沈婷婷旁邊扇一下風,然後再點一下火。

後來兩人都在火氣上,說話越來越衝,最後沈婷婷一見是餘娟子的電話連接都不接,直接掛掉。餘娟子這時也沒辦法了,她找不到馬峯,唯一知道馬峯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蜜蜂企業。餘娟子明知過去沈婷婷和秦雯雯肯定沒有好臉色給她,也只能硬着頭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果不其然,餘娟子到了蜜蜂企業之後,沈婷婷倒是沒有把她趕出去,可在那段時間餘娟子卻沒少收沈婷婷的白眼和秦雯雯的擠兌,餘娟子當時是人在矮牆下不得不低頭,不過現在可不是在你沈婷婷的地盤了,有機會了她還不好好氣氣沈婷婷。

其實餘娟子也被馬峯弄怕了,老怕馬峯突然就玩個消失什麼的。餘娟子早就做好準備了,這個小區共三個大門,三個大門的門衛都收到餘娟子的賄賂,每個門衛兩包好煙,條件就是一見馬峯的車立馬給她打電話。其實餘娟子的賄賂根本就是多餘,餘娟子對着門衛一笑,小聲音“門衛哥哥”甜甜的一叫,有兩個年輕的門衛當時就被她差點電暈了,別說只是打個電話,估計就是餘娟子讓門衛揍馬峯一頓,那兩個年輕的門衛也會義無反顧的衝上去了。

就這樣,三個大門的其中兩個門衛死活不肯收受餘娟子的賄賂,只是讓她放心,還是餘娟子硬塞給他們的。今天其中一個門衛一見馬峯的車,有一種鴻運當頭的感覺,這個小子立馬先機靈的給餘娟子打電話通風報信,又故意的晚開杆了幾十秒,後來又怕餘娟子的時間不充裕,乾脆又拖了馬峯十幾秒。

餘娟子見沈婷婷挽着馬峯,也不生氣,只是殷勤的幫馬峯提着包,馬峯啼笑皆非的享受着這份殊榮,掏出自家的鑰匙打開房門,進門一看,田紅正美滋滋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的聲音開得很大。

自從馬峯走後,秦雯雯感覺一個人在家沒意思,就住在酒店裏,家裏就剩下田紅一個人,她感覺別提多美了。原先她被九爺包的時候家裏是有一臺電視,刺刺拉拉不清楚不說,閉路線也沒有交錢,就能收兩個臺,和現在這臺等離子的40大電視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這臺電視多好,音響也棒,又沒有人和她搶,沙發也舒服。這個小日子過的,一個字——-美。

另外馬峯給她的伙食標準是每天50元,又沒說自己在家的時候不執行這個標準,她自然是按照標準每天吃的滿嘴流油。 田紅見馬峯迴來了,手忙腳亂的關電視,接着趕緊找拖鞋,百忙之中還抽空掃了一眼馬峯帶回的女人,田紅暗暗納悶,這個女人雖然和秦雯雯一樣的漂亮,自己卻不認識,她也不敢多問,端茶倒水。

沈婷婷可能聽秦雯雯說過田紅,但是見到本人卻滿心不高興,心裏罵馬峯,保姆嘛!能幹活就行了,弄個這麼漂亮的幹嘛?沈婷婷暗暗打定主意,改天一定和秦雯雯通通氣,想辦法給他換個年紀大了。

馬峯問餘娟子:“找我有事?”

餘娟子說:“就是提醒你不要忘了挑戰。”

馬峯現在事情太多了,感到有些頭痛,就對餘娟子說:“咱能不能改成一年一次啊?這樣太頻繁了吧!”

餘娟子一聽這話,大驚小怪的說:“不是吧!我都恨不能一天一次呢!我可是和好幾個門戶網站簽了合同的,這都是咱兩個的錢啊!”

沈婷婷小聲嘟囔着:“你以爲是幹什麼呢?一天一次!!”

馬峯搖着頭上樓換衣服,沈婷婷在後面跟着馬峯上樓,毫不見外的問:“我住哪裏?”


馬峯無可奈何的一指自己的房間說:“除了這間你隨便。”

沈婷婷又問:“雯雯住那間?”

馬峯臉一紅,心裏說:“雯雯當然是住我屋裏。”沒理她,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沈婷婷挨着看了一圈,見都差不多,這才選了一間住下。

馬峯給崔明打了個電話,崔明聽說馬峯迴來了,趕緊告訴馬峯,說祕書長要他等馬峯一回來就通知他,他想請馬峯吃飯。馬峯點頭同意。一會崔明打電話過來說12點在**招待所6號房間。

中午馬峯來到招待所的時候萬平橋和李寬鬆早到了,崔明把馬峯引進房間後,見萬平橋坐在副主陪的位子上,也沒多問,萬平橋主動解釋說:“縣裏對這個項目很重視,一會吳語縣長要親自過來。”

馬峯和萬平橋他們坐下,萬平橋說:“你提的條件我們和前進廠溝通過了,蔡經理的意思是他可以同意你建新廠的條件,但是他要新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馬峯心裏想,這就是所謂的獅子大開口了,嗯,你漫天要價,我就地還錢,馬峯笑笑說:“這個條件我想蜜蜂是不會同意的。”

萬平橋尷尬的說:“這個我們也知道。”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