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畢竟是和她專長方向有關的領域,或許可以給出有用建議。

至於神力光環的事,交由高個子去解決,連傳奇們都無法解決的問題,林安不覺得她有這個能力搞定——至少在今天之前是這樣。

……

「……也就是說,一切的根源,就在於那個神力光環——如果能夠摧毀它,魔族的這次入侵很可能會胎死腹中?」

「沒錯。」

誰都看得出問題所在,但知道問題,不等於能夠解決問題。

李李翔大師一轉念,意識到林安不會無緣無故這麼說,聲音陡然尖銳:

「琳法師,您、您有辦法?……」

「我們正在獵殺那些神晶怪物,這兩天得到了部分收穫,可能會從神性載體中解構出一部分神力的能量結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對那個神力光環有用。」


林安簡單將烈焰屍巫能量珠和蟻后的事說了。

還沒等她說完,李李翔大師已經連聲叫道:


「好主意!這是個好辦法!我覺得可行性很大!你等等……」

連珠炮說著,李李翔大師的聲音就消失了。

通訊水晶中的銀色符號暗下。林安並不意外,已經習慣了李李翔大師的風風火火。

她大概猜到他去幹嘛了。

果然,剛剛片刻,印記空間中有了動靜。

林安拿出令牌,剛剛輸入魔力,深藍法神已經出現在她面前。

那張五官酷似薩林的面容已經看慣,深藍法神冷漠寡言的脾氣很難令人將他和薩林重合,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詳細說。」


深藍法神只迸了三個字,林安卻得將之前的話重複一遍,並且加入了不少沒有告訴李李翔大師的實驗進展。

「很好。」

深藍法神聽完。只說了兩個字。

這麼高的肯定。林安還是第一次從深藍法神口中聽到,受寵若驚之餘,也意識到了紅河高原那邊的確陷入了困局。

若不是諸位冕下對紊亂空間和神力光環一籌莫展,深藍法神不會有這樣的反應。

這麼高度的讚揚。 8億聘金:帝少的蝕骨烈愛

看來又立功了。林安想。

如果能解構出神力的能量結構。不僅能引起能源革命,也會成為解決神力光環的鑰匙。

實際上,利用這個辦法解決神力光環。只是林安一閃而過的構想,簡直可以稱得上是異想天開,林安本人也不確定可不可行。

神的領域,凡人從來只能仰望,不可企及。

不然,林安就不會先聯繫李李翔大師打探消息,而是直接聯絡深藍法神他們了。

得到肯定之後,林安思路就徹底打開了,立即建議:

「冕下,目前我們最缺的是實驗材料,所以……」

「我知道了。」深藍法神略一點頭,「準備好。」

下一秒,他的投影消失,令牌暗下。

準備什麼?

林安只疑惑了一瞬,就反應過來,拿出海恩茨大師的通訊水晶。

「海恩茨大師,請您準備一下這兩天的研究成果,深藍法神冕下馬上要見你!」

總裁,你兒子找上門了! 什麼?」

海恩茨大師震驚失聲,也不知是驚喜,還是打擊過度。

林安聽出他的聲音不對,心下有點歉意:

「抱歉,海恩茨大師,我也沒想到,冕下會這麼容易採納我的建議。」

深藍法神一來,對神力能量結構的研究,很可能就要被轉移了。

這個研究項目很可能是解決神力光環的關鍵,冕下不會容許它被一位普通的大-法師所掌握。

雖然這是對所有人都有利的事,但海恩茨大師剛剛才沒有保留地與她分享了研究成果,轉眼她就奪走了對方的研究機會,情理上實在說不過去。

「沒關係,琳法師,這說到底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你們也有份……」

海恩茨大師回過神,明白現在的局面,聲音澀然。

但他也知道前線的大致情況,很通情達理地說:

「不管怎麼說,能夠對冕下他們有所貢獻,是我的榮幸!呵呵,一般人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呢,我想,冕下是不會虧待我的。」

「這是當然……」

林安結束了通話,想了想,將塔靈卡桑德拉召出來喚,將自己名下四分之一的貢獻度劃到海恩茨大師名下。

「琳法師,您……」


海恩茨大師很快得知了貢獻度增加的事,非常驚訝,再次接通林安。

「您不要介意,是這樣的……」

林安解釋:

「這個研究目前還不能公開,秘法團和皇室那邊的獎賞恐怕會遲一點下發,這些貢獻度暫時先從我這裡出,請您見諒。」

「這……好吧!我就卻之不恭了,等正式的貢獻度發現,我再轉回給您。」

海恩茨大師明白這是林安的彌補,如果不收下,林安可能會認為他還留有芥蒂,於是順水推舟地接受了。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 由此,海恩茨大師也感受到林安彌補的誠意。

失去研究機會已成定局,海恩茨大師不想與林安交惡。

畢竟他在其中付出不大,得到的卻十倍於付出,再不懂得放手,那就是得寸進尺,貪得無厭。

說到底,研究才開始了一天,沒有真正出成果。

而且海恩茨大師在其中占的貢獻比例不高,僅和紀伯倫大師相同,還比不上林安和兩位劍聖。

何況,林安是這次獵殺行動的倡導者,根據約定俗成的規矩,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沒有深藍法神,作為真正貢獻比例最高的大-法師,林安也可以直接奪走主控研究的位置,海恩茨大師根本沒有權力說不。

林安此舉,是先仁至,而後看情況要不要義盡。


身為佔據實際上風的人,林安已經做全了應作的事,就算海恩茨鬧開,再沒人能指摘林安。

不愧是年紀輕輕就成為秘法團首席長老的人。

海恩茨大師暗叫厲害。

當然,這是他們這個層次的人都會手腕,說不上卑鄙。

隱世傳承尊重強者,無論是智慧上的,還是實力上的。

如果林安連這種手段都沒有,海恩茨大師依舊會順從現實,但就算獲得的補償和上次,心裡肯定不會毫無芥蒂。

因為聰明人很難心甘情願受蠢貨擺布。

但林安能從利益上彌補他,也能從手腕上令他心服。而且場面做得很自然,不讓海恩茨大師落了面子,海恩茨大師就徹底消去了心裡那一絲不舒服。

他還玩笑道:

「正好,您前兩天上傳的『傳送術』法術書,我們沒有人不眼紅的,正討論不知道誰會是第一個拿到手的,這次終於輪到我做第一了!」

林安樂道:「很好,您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大方嗎?就是因為我知道,這筆貢獻度很快會再回到我口袋裡!」

說完,兩人-大笑。對氣氛的變化心照不宣。

總體來說。海恩茨大師這筆買賣做的不虧。

在外人眼中,傳送術的價值不下於傳送門,掌握難度還低得多,是魔災中的最佳保命符。沒有之一。

從前天林安把它掛上秘法團的貢獻平台開始。所有秘法團長老都加快了整合資源的速度。

因為林安將它的價值標的很高。令長老們可望而不可即,即使明白林安是故意吊著他們前進,也沒人能不上鉤。

海恩茨大師就是上鉤的魚之一。

傳送術=保命。神力研究=未來,保命和未來之間,哪一個重要?

這是很難衡量的事。

但傳送術是五級法術,掌握也需要不少時間,先一步獲得傳送術法術書,就能先一步掌握。

說不定,就是這先一步的時間差,就能讓海恩茨大師躲過一次隕落之危。

而從林安角度來說,私人划賬的行為,也不是一時衝動。

目前除了購入魔法材料外,她沒有什麼貢獻度消費需求,而且因為傳送術的緣故,馬上會有大筆入賬,自然不吝嗇提前獎勵海恩茨大師。

畢竟,神力這種層次的研究機會,萬載難逢,沒有大-法師願意平白失去。

作為一個領導者,不僅要做到公平,還要讓下面的人感覺到跟著她有奔頭,能得到好處,而不是只會吸血。

在這方面,其實管理長老團和管理酒店服務員也沒多大區別。

……

剛剛結束了和海恩茨大師的通訊,林安就感應到了熟悉的威壓,一閃而逝。

深藍法神親自來了?

林安驚訝不已地飛出琥珀之塔,來到月牙灣外面。

「……冕、冕下,您、您怎麼親自來了?」

雖然已經意識到傳奇們對這個新研究的重視,但親眼看到深藍法神出現在面前,林安還是很驚訝,都有些結巴起來。

以紅河高原那裡的局勢,深藍法神作為最強的一位傳奇,所能起的作用,可不止是定海神針而已。

「我是鏡像。」

「深藍法神」一句話,便讓林安明白過來。

她仔細打量,發覺「深藍法神」身上的裝備,的確和真正的深藍法神有差異。

不過就算是鏡像,也是傳奇級的鏡像。

看來紅河高原那邊,連一個傳奇都脫不開身。

距離和深藍法神通話,才不過半刻鐘,法神的鏡像應該是傳送過來的,

林安腦子轉得很快,立即明白了深藍法神的用意。

她當即道:

「海恩茨大師準備實驗記錄還需要一些時間,為了充分利用時間,我們先去收拾那些神晶怪物吧。」

真實鏡像術化出的鏡像,性格記憶和本人沒有不同,等本體收回之後,分身的記憶也會一同歸入本體,因此林安完全將鏡像當成本人對待。

林安的建議,正是他的第二個任務,深藍法神當然沒有意見,一個傳送,兩人就出現在一頭火岩怪上空。

這頭火岩怪高達十多丈,個頭比約翰姆描述的那頭差點攻擊丹東城牆的火岩怪還大一圈。

這裡似乎是一個小鎮,看上去頗為富庶,紅頂白牆的精緻小樓林立,但此時卻大部分變成了廢墟。

火岩怪上演了一場怪物攻城,在斷壁殘垣中衝撞,暢快地捶打胸口,吼叫連連,肆意蹂躪腳下亂跑慘叫的鎮民。

林安和深藍法神出現的時候,正見到火岩怪嚎叫完,又一次抬腳,下方一個躲著好幾個鎮民的小樓岌岌可危,空氣灼熱不堪,哀哭嚎叫的聲音隨風傳來,夾雜著一絲烤焦的肉味。

深藍法神面無表情。一揮手,那幾個抱著柱子慘叫的鎮民便消失了,瞠目結舌地出現在小鎮外面,對自己的遭遇完全嚇蒙了。

火岩怪一腳踩下去,小樓崩塌,它還沒發覺不對,繼續慢悠悠地抬腳,打算踏過去。

深藍法神面無表情,抬手向下一指:

大崩滅術!

大崩滅術!

大崩滅術!

……




Related Articles

「沒什麼。」隋戈掩飾道,「我只是在想,你是怎麼跟失足女談心的。」

「果然齷齪!」藍蘭哼了一聲,這時候已經到...
Read more

對此,查理只是聳了聳肩膀。

這些人本來就是用於送死的。他們只是誘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