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火山口的岩漿柱炸起的速度已經越來越慢了,需要隔上較長的一段時間才偶爾的炸起另一根。

“衍器,衍器,我的衍器!”

陸本善嘴脣哆嗦着,像是打了激素一般,看到岩漿柱已經慢慢的弱了下來,身體直接躍上那粗大的鐵鏈,向着對面的石門飛速奔去。

砰!砰!砰!

陸本善這麼做,那原本已經漸漸平息的岩漿有開始沸騰起來,那岩漿柱接二連三的砸起,威勢迅猛。

“我閃!我躲!我跳!”

陸本善心中記掛衍器,潛力大爆發,身體宛如靈猴一般的上串下跳,愣是異常靈敏的避過了重重岩漿柱。

“怎麼這麼蠢,淨想着去他們兩個人哪裏,都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那衍器恐怕早就被他們拿光了。”

來到鐵鏈交叉的中心,陸本善本繼續衝向前面古羲所在的石門的身體又折了回來,直接奔向另一扇沒有打開的石門。

“嘿嘿,到時候得了衍器來個死不認賬,你能奈我何!”

陸本善臉色露出興奮之色,速度更加快速的向着那沒打開的石門急衝而去。

“給我開!”

陸本善心中得意,拳頭猛然向着那石門一拳轟去。

彭!

一身悶響,石門安然無恙。

“這門怎麼打不開了?!”

陸本善一看,臉色唰的一下白了,心中不信邪的對着那石門連續轟出兩拳。

彭!彭!

連續兩聲悶響,手臂上面震落了點點石塊,然而那石門卻猶如磐石一般。

“不是吧?!”

陸本善和善的臉色瞬間鐵青,連續兩拳兇猛的攻擊竟然轟不爛這石門。

更加讓他駭然的事情還在後頭,這麼一耽擱的功夫,底下的岩漿柱卻越來越猛烈了,爆發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密集。

“這是出門沒洗手啊!!!”

陸本善成了苦瓜臉,心中委屈不已。

不過即使再委屈,陸本善卻也不敢繼續耽擱下去了,身體一躍,石門頂部的萬年靈根拿到手,而後腳踩石壁,身體咻的一聲向着古羲這扇石門急速奔來。

砰砰……

像是鞭炮一般,岩漿柱炸起的越來越快的,陸本善心中苦澀,亡命奔逃鐵鏈之上,每一次岩漿柱的炸起就像是催命神曲,那恐怖的氣息令他心頭顫動。

在這麼密集的岩漿柱之下,又只是一根鐵鏈的寬度,即使陸本善身手靈敏,卻也難逃被這岩漿柱‘惡虎’攔路。

無奈之下,陸本善只好運起衍力,一路狂轟濫炸,那被他轟碎的岩漿濺射在他的身體,讓他痛的雙眼泛白。不過逃命要緊,只能夠忍住,在身體上被岩漿燒出二十多個血坑的時候,終於險而又險的來到了通道當中。

“嘶!痛死我了!”

陸本善呲牙咧嘴,頭皮都有些發麻,一平安下來,體內的衍力迅速的涌入身體各處,在全力的恢復那血坑。

一刻鐘後,陸本善終於恢復了身上的血坑,臉上露出了輕鬆、和善的笑容,轉而又想到古羲在裏面,臉色頓時跨了下來。

雖然與古羲接觸時間很短,但是就憑藉之前的那一戰,這古羲絕對不是個好惹的角色,都兩個時辰了,裏面的衍力恐怕早就已經沒有了。

將心比心,他要是得到了衍器,哪裏還會拿出來與別人分享!


心中黯然,陸本善邁着小步子向着通道里面走了過去。

網游乾坤無極 怎麼這麼安靜?”

通道並不長,陸本善臨近石門口的時候卻發現石室當中一點聲音都沒有,心中覺得奇怪,不由得有些小心翼翼往前走去。

“我的天……這麼多衍器?!……眼花?”

來到石室門口,陸本善眼睛賊尖,一眼就看到了擺在格子上面的衍器,心中一驚,誤以爲自己眼花,不由的揉了揉眼睛。

“不是眼花,是真的有衍器!!”

陸本善感覺幸福來的太快了,心情一激動,扶在石壁上的手直接扣進了石壁當中,虎步一躍,身體向着那衍器急衝而去。

“不!等等!等等!”

陸本善踏出的步子忽然又折了回來,他又不是蠢貨,比他早來兩個時辰的古羲沒理由不拿這些衍器,反而等到他來。

有陰謀……

陸本善心中一動,更加謹慎的向着石壁走了一步,目光四處掃動。忽然,陸本善在石室的一個角落當中發現了古羲與秋若水。

只見古羲的眉心當中涌現出一根古樸,毫無光澤的木頭,而後在那木頭的另一端卻是璀璨晶瑩的碧綠之色,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那木頭便已經沉入了秋若水的眉心當中。

“百……百……百……百萬……萬年……靈……靈……靈根!”


陸本善雙圓睜,嘴巴張的足以塞下一個拳頭,臉色出現難以置信的神色。


雖然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卻也足以讓陸本善的看的清晰。

那木頭不是別的,正是羅漢松百萬年靈根。

咚咚!咚咚!

陸本善感覺心臟快要爆炸了,那心臟猛烈跳動的聲音是如此清晰。

百萬年靈根,他居然有百萬年靈根!

“冷靜!冷靜!冷靜!”

陸本善咕嚕一聲吞了吞口水,閉上眼睛,腦海當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足足數十次的深呼吸,那激動的小心臟才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呼……”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陸本善才再次睜開雙眼,心情已經有所緩解。

“難怪我的修爲比他強,而且還完全融合了十萬年靈根,卻依舊不是他的對手,原來他居然擁有百萬年的靈根!”

陸本善目光死死的盯着古羲,像是要將古羲看透一般。

“可惜,靈根已經被他融合了,不然的話倒是……倒是可以搶奪過來。”

想要得到百萬年的靈根,你努力的尋找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唯有靠運氣得到。

“這古羲的運氣竟然這麼好,我得到十萬年靈根就以爲是得到上天的眷顧,沒想到竟然還有得到百萬年靈根的人,與他相比,我他孃的竟然成了後孃生的兒子!”

陸本善忿忿不平,看向古羲的目光更是冷冽,其中殺氣更是令石室都有些降溫。

“受傷?療傷……本源氣息!”

陸本善看着古羲與秋若水一動不動,以他的見識自然一眼就看出來了秋若水受了重傷,而且是傷了本源,而古羲卻在用自身的本源爲她療傷,在此期間,是不能活動的。

看到這裏,陸本善眼中的殺機更加濃烈,修煉路競爭相當激烈,這古羲得到百萬年靈根,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如果將來與古羲遇見、衝突,難免是你死我活的下場,他自信自己的修爲不弱,但是卻不敢自大的能夠勝過古羲。

如果現在將他殺了,就能夠爲自己的將來減少一個大敵,好處多了去!

心中想着,卻已經有了動作,手中青光一閃多了一個葫蘆,正是之前收取天磷子的那個葫蘆。

咕嚕!

陸本善吞了吞口水,緊了緊手中的青色葫蘆,向着古羲慢慢走去。

乘人之危麼?

不過一笑話而已,別說趁人之危,就算是落井下石又如何,沒少做過。修煉路本來就異常坎坷,走南闖北這麼多年,什麼事情沒有遇見過!

一步!

兩步!

三步!

……

陸本善一點一點的靠近古羲,然而距離古羲還有十步左右的時候,心頭一跳,臉上陡然一僵。

一股凌厲的氣息從古羲的身體當中向着他直面撲來!

危險!

極度危險!

“他孃的!居然還有後招!哎……也應該擁有後招!該怎麼辦?”

陸本善心中糾結起來,從古羲身體當中傳來的危險感是陸本善從未遇到過的,像是一頭猛獸在蟄伏,又像一頭悍狼在漆黑的夜晚盯着自己的獵物。

他雖然有把握對古羲一擊斃命,但也僅僅只是有把握,誰知道這古羲後招是什麼。

殺!

不殺!

殺!

不殺!

……

兩個聲音在陸本善的腦海當中爭鬥起來,陸本善的臉色急劇的變換起來。

殺!

能夠減少自己未來的一個大敵,但是卻要面臨一股未知的危險,而這股危險卻讓他感覺到死亡的味道。

不殺!

未來或許、可能出現一個自己無法撼動,只能夠仰望其背影的人。

“孃的!這輩子都沒有這麼糾結過!”

陸本善暗罵一聲,甩了自己一耳光,也算是‘人才’了。

“想岔了!想岔了!誰說一定要成爲敵人的,之前的戰鬥只不過是誤會,沒準還能夠成爲朋友呢……但是這古羲會不會這麼想呢,萬一以後這件事情要是較真起來,難免會有大戰一場。”

陸本善眼睛閃動,心中已經有了一點打退堂鼓的意思了。

“算了!他孃的,這次就放過他了!好歹也是信譽高的賞金獵人,怎麼可能會做出趁人之危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呢!這次也算是變向的救了他一命,應該不會與我爲敵,雖然之前也曾打算殺了他。”

陸本善標榜自己,身體緩緩後退,直到古羲身體傳來的危機感減弱後才停了下來,手中的葫蘆卻也被他收了起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