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穿著如土著一般的人,他腦袋和身子都包裹得嚴實,臉上帶著白布,只是露出了一對如毒蛇一般的目光!

王博帶著人回到了這裡之後,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他想要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他父親,但是卻不敢在那土著的人面前造次!

他只好按耐住心中的火,待得此間事了,再與他父親商量該如何討會這個仇了!

「副教主,都等了這麼多天,胡家的人真會從這裡過來嗎?」王鷹對著那土著人小聲地問道。

「你以為本座會騙你不成?」土著發出不屑之聲道,頓了一下他又道「應該很快有消息了,此事事關重大,你管好你的人,讓他們不準再隨意地走動,要不然別怪本座不客氣了!」。

「是副教主!」王鷹應喝了一聲,接著朝著王博怒瞪了一眼,顯然是對自己兒子剛才隨便走動感到不滿!

王博縮了縮脖子,更加不敢多說什麼了。

這個時候,一匹快馬從大老遠便奔跑了過來,這馬還沒到,聲音卻率先傳來道「報,前方有大隊人馬前來,正是藏劍山莊的人!」。

「很好,總算來了,這次一定要將藏劍山莊的餘孽統統殺掉!」土著人對著王鷹說道。

王鷹信誓旦旦地道「絕對不辜負副教主期望!」。

土著人在心中暗付道「光明帝劍絕對不能夠被藏劍山莊的人埋沒掉!」。

疾風馬賊團數百人,在王鷹的統領之下,朝著前面氣勢洶湧地衝殺了過去。

諸多馬匹、妖獸在沙漠之上奔騰,使得這裡的風沙飄揚翻飛!

在前方一隊百人左右的隊伍也意識到了有情況要發生,紛紛停頓了下來。

這百人隊伍男女老幼都有,像是一些勢力家族在搬遷,與普通的商旅有所不同。

在這隊人馬當中,諸多護衛皆是身背長劍,沒有其他不同的兵器!

他們正是沒落多年的天下第一庄藏劍山莊的人!

藏劍山莊原本就建造在塔克沙漠之上,是屬於四大聖地以外的最強大勢力之一。

因為藏劍山莊在萬年前曾經還出現過一位大帝,威霸塔克沙漠。

藏劍山莊皆是以修劍為主,他們收錄天下劍譜、劍器,山莊內人人修劍習劍,劍術無人出奇左右!

只可惜藏劍山莊只是曇花一現,當那大帝意外身亡了之後,藏劍山莊徹底地沒落,這萬年過去,藏劍山莊幾乎已經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了。

可以說,藏劍山莊是老牌的沒落勢力。

藏劍山莊的人出現在這裡並不意外,因為他們想要搬遷入普陀聖地,請求普陀寺的庇護,而他們則願意獻上光明帝劍,祈求藏劍山莊最後的血脈能夠繼續延續下去。

他們到普陀聖地的事情,不知道怎麼泄露出去了,所以引來了一些貪婪者對帝劍起了主意。

在這隊伍當中,最引人側目的是在隊伍當中由妖馬拉著的一口棺材,那裡是保護位置最嚴密的地方。

在前頭帶路的幾名老者讓隊伍都停了下來,其中一人大喝道「前方有大隊人馬衝過來,可能是強大的馬賊,我們立即戒備,同時改變路向!」。

這前方的幾名老者都是皇者實力,剛才說話那人更是巔峰元皇,這代表了藏劍山莊雖然沒落,但是仍然有幾分底蘊的!

藏劍山莊的人根本還沒來得及改變方向,王鷹已經是帶著他的皇級手下衝殺了過來。

「幹掉他們!」王鷹坐在一頭沙漠鷹皇之上下令驚喝道。

「王鷹你好大的膽,居然敢打我們藏劍山莊的主意!」藏劍山莊那老者撥劍大喝道。

「哈哈,藏劍山莊算什麼東西!以前不弄你們,是給你們幾分薄面,今日你們全體出來,要是不把你們留下來,又如何對得住我們疾風馬賊團的威名!給我殺!」王鷹握著那對鐵鷹爪朝著當先那老者衝殺了過去。

其他疾風馬賊團的皇者紛紛出手,而藏劍山莊這邊的皇者自然不甘視弱。

頓時間,大戰立即爆發了起來!

疾風馬賊團的皇者雖是兇悍,但是藏劍山莊的人卻不是廢物,他們的劍技出神入化,而且配合起來極為默契,將王鷹他們全部阻擋了下來。

只是疾風馬賊團的數百人隨後沖了過來,使得藏劍山莊其他人立即陷入了危機當中。

藏劍山莊莊主,也就是那個與王鷹大戰在一起的老者大怒,他手中半帝劍連連斬出強大的劍技,直接將王鷹給斬傷了。

「王鷹,你立即下令撤退,要不然我宰了你!」藏劍山莊莊主怒吼道。

「那要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王鷹依然是咬牙堅持著,他吃虧的是沒有半帝級別的兵器啊!

藏劍山莊莊主大怒,他不顧得王鷹,返回去相救自己的人,斬殺那些馬賊!

只是王鷹卻是死死地糾纏,讓他極為惱火!

眼看著一個個親人死於這些馬賊刀下,他心中在滴血!

他拚命地出擊,連殺了十數個馬賊,同樣也將王鷹給重創了,但是仍無濟於事。

這時候,那土著悄然地出現在了藏劍山莊所護著的棺材之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這莫非是帝棺?裡面是藏劍山莊第一莊主的屍骨以及光明帝劍?」。

就在他要將棺材打開之時,棺材卻先一步自行打開,一道白光瞬間沖襲而出!

【作者題外話】:今天萬字三更! 離開老狼窩之後,陸風從老狼那要來了幾千塊,隨便找了個酒店住了下來,同時打電話給王小婧等人,叫他們放心,自己有事情要辦,叫他們不要擔心。

在沒有想清楚如何面對夜狼之前,陸風可不想再把自己送入虎口,這次要不是正好碰上了老狼,可能就真的完蛋了。

陸風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算計誰或利用誰,但別人卻不是這樣想,要立足在這個社會,就要抱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好心智。爲人要有爲人之道,算計人叫心機,不算計別人且防止被別人算計,這叫做人的智慧,做人當然要有點智慧,這樣才能在社會之中混得遊刃有餘。

ωωω☢ ттκan☢ ¢ O

陸風現在缺的便是這種防人的心智,不過陸風可不認爲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經過這次事件之後,一方面要提高對夜狼的提防,另一方面,如果夜狼再次犯進,必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樣纔不會吃虧,所謂的得饒人處且饒人的偉大品德,都是站着說話不腰疼的。農夫與蛇的故事,路人皆之,農夫在冬天的時候救了一條快要凍死的蛇,後來帶回了家,救活了蛇卻被蛇給咬死了。同理,夜狼都算計自己了,還要饒過他,這是弱者對自己的安慰,陸風可不是軟市子,別人有毀屍滅跡之能,自己也能想到自己的方法去對待這樣的敵人,絕不手軟。

對敵人仁慈,便是對自己殘忍,像那種藐視他人生命,自以爲是,自命清高之人,便是人渣,和李**之子{天一}小同童鞋一樣,這種小孩便是教育不夠,人性扭曲的敗類,和夜狼一樣,這類人的存在是必然的,但這類人如果和他講法律,他便和你講流氓,你和他講流氓,他便和你講法律。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弱者的死,永遠影響不了地球繼續轉,因此,陸風至現在才深刻的體會到吳德那句話,‘混也是一種生活’生活本來就是混,要想混得好,便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只有站在讓所有人都畏懼的高度的時候,才能讓別人連算計之心都不敢生。

然而這個高度,讓陸風望塵莫及,現在自己不管是在遊戲之中,還是在現實之中,都是初出茅廬的小子,在遊戲中沒有王大媽、霸刀、夜聽風雨等人有影響力,還比不上司馬長風、極炫天、皇族小美、笑我狂等人有勢力。在現實中,陸風只是一個孤兒,連自己身世都不瞭解,也不知道自己父母爲何要忍心拋下自己,自己只是一個孤兒園混大的孩子,能走到今天,完全是自己拼出來的,可是在面對夜狼等人的攻擊之下,連反手之力都沒有,他們有隨便炸燬千萬豪樓的心,能把無數人當螻蟻,可自己卻是爲了王大媽每月一萬工資,爲神話工作室效犬馬之勞,差距之大,顯而易見。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陸風才明白最可怕的還不是敵人,從夜狼等人的動機之中可以看出,夜狼要的不僅僅是王小婧這個人,還想吞掉王大媽的神話工作室,這種野心讓世人之膽寒,但陸風現在沒有任何證據,不可能當王大媽的面對他說夜狼的話,畢竟夜狼和王大媽的情感完全勝過自己,自己進工作室才幾天,而他們卻有幾年的感情了,說自己被夜狼害了,王大媽也不會相信,想到此處,陸風的心越來越涼,第一次感覺自己的弱小。

越是如此,陸風越是需要冷靜,不能冒然行動,同時還要想好退路,要讓自己成爲一個有心機的人,保持低調做人,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這些做人的準則,陸風都理解,可即便如此,陸風也不可能再拋棄王小婧,因此,自己和夜狼的這條樑子是永遠解不開的枷鎖,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想着想着,陸風睡着了,早上一起來,已經8點多了,陸風甩了甩頭,感覺這一天經歷的事,讓自己難以消化。

“船到橋頭自然直,神話工作室是不能再呆下去了!”

陸風自語了一番,便打的回到了神話工作室,剛走進大樓,便被保安通知去會議室。陸風一陣錯愕,都快九點了,王大媽竟然爲了等自己卻沒有上線升級,要知道前期時間可是相當寶貴的。

不知不覺中,陸風感覺有種不詳的預感,一方面來至夜狼,一方面還有未知的王大媽。據陸風對王大媽的瞭解,此人重情義,一個都不能少,一旦隊友或是自己朋友出了事,他是斷然不會袖手旁觀的,更何況陸風是他看重的未來妹夫。

陸風懷着十二分忐忑之心,來到了大會議室,所有成員都在此等候,見到陸風安然無恙,王小婧等人都放下了緊張的心,唯有夜狼、小夜、狼魂等人驚訝不已。


一見到陸風,王大媽先是鬆了口氣,隨後板着臉生氣的說道:“陸風,你是不是沒把我當自己人,爲何不和大家講名昨天的事,你難道不知道小婧昨天因爲你一夜沒睡嗎?”

“我~”陸風頓然語塞,看了看小婧和慕容曉曉,都頂着黑眼圈,還很憔悴,不禁愧疚不已,當時只想着如何對付夜狼,卻忘了他人見不到自己的感受,即便自己說沒事,也是徒勞的。

氣氛非常緊張,還是王小婧打破了這種僵局,跑到了陸風的身邊,不顧任何人的眼光,直接撲到了陸風的懷裏,一方面是爲了讓王大媽消氣,另一方面是爲了表明自己的立場。

夜狼面色鐵青,咬了咬牙,氣憤的說道:“陸風,你還有沒有紀律了,你還是不是神話工作室內的成員了,你難道不知道大媽最討厭擅自離開的人嗎?”

陸風不禁冷笑,這傢伙倒是會亂安罪名,輕笑道:“夜狼老大說笑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纔是神話工作室的老大,不過大家都明白人,我也不知道昨天哪個龜兒子竟然把我送到了老狼窩,要不是我機靈跑了出來,恐怕就沒機會見到大家了。”

夜狼臉色更加難看,卻又無法反駁。

見陸風有難言之隱,王大媽也不再尋問,淡然道:“下不爲例,要不是爲了小婧,我是斷然不會留你的。”

夜狼一聽有戲,連忙借題發揮道:“不行,這樣的人不能再留在工作室,如果每個人都像他一樣無組織無紀律,神話工作室還不亂成一片。”

王大媽沒想到自己惜日的好朋友會因爲陸風反駁自己的話,這無異於打自己的臉。

夜狼也非常有眼色,連忙解釋道:“大媽,我完全沒有別的意思,一切是爲了神話工作室而着想,試想我們神話工作室發展到如今階段,完全是大家的功勞,如果大家都像陸風一樣,那我們根本不可能實現自給自足的局面,我們的手工裝備現在也大量出爐了,都是大家日夜的辛勞,然而,陸風卻因爲自己個人瞎編,擅自離開,還讓大家爲他擔心,完全是工作室的累贅,大家說是不是啊?”

“是!是~”小夜等人連忙附和道。

王大媽看到衆人都佔在了陸風等人的面前,而自己只是爲了王小婧,這種理由完全說不過去,這種被自家兄弟打臉的感覺讓大媽覺得自己很難再留下陸風。

“陸風,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說昨天的全過程,不要再瞎編什麼被人綁架之事!”

見大媽左右爲然,陸風也不在悶聲,斷然道:“我選擇離開!”

衆人錯愕,沒想到陸風會不解釋。

“陸風,有什麼不能說的啊?”王小婧大感不解的問道,言語之中顯得非常心急。

陸風搖了搖頭,淡然道:“謝謝大媽給我進神話工作室的機會,我呆會我便帶着我的兄弟們離開,這幾天的工資就免了,不打擾了!”

夜狼輕蔑一笑:“喝,你還好意思要工資?”

陸風瞥了一眼夜狼,懶得理會於他,繼續說道:“我們遊戲中所獲得的都是自已的,之前給你的一千金幣就當我還你的人情,就此別過!”

見陸風如此決絕,王大媽也不在強求,見夜狼還想說什麼,連忙瞪了他一眼:“這事我來做主,以後陸風、邱寒、秦守、**不再是神話工作室員工,遊戲頭盔就算是這幾天的工資,限今天內搬出大廈。”

“還有我,我也要離開,也不要工資!”慕容曉曉連忙說道。

“還有我!”王小婧附和道。

王大媽一愣,轉過了身,擺了擺手:“走!”

…… 白光如虹,劍氣沖宵!

那土著人幾乎是被這一劍給刺殺,而蒙在他身上的白布被割爛,露出了一張猙獰的臉龐,一縷鮮血在他額頭之處溢了出來!

這土著人要是再退慢一點,勢必要直接掛掉了。

從棺中衝出來的人,並沒有就此停下來,他施展出強大的劍招,每一道劍氣皆是蘊含著光明的強大力量,將土著人皆是覆蓋住了。

此人力量赫然也是達到了巔峰元皇戰力,再配上手中的高級兵器,連半帝都得退讓!

土著人連連後退,手中多出了一根短鐧,連連打出強大的力量,將對方的劍招統統阻擋下來。

這土著人赫然擁有著半帝戰力!

「居然棺中藏活人,你到底是誰?」土著人盯著手持著一把閃爍著光耀的巨劍男子質問道。

這男子相貌剛毅不凡,目光中閃爍著炯炯有神的光芒,臉上長著的點點鬍渣更使得他充滿了男人的味道,他一襲華衣著身,彰顯著他尊貴不凡的氣息,其周身光界元力瑩繞,更使得他像是光之子一般,帶著非凡的氣質!

「殺我族人,奪我帝劍!該殺!」這男子充滿著怒火喝了一聲,掄起了光明帝劍朝著四周的馬賊殺了過去。

「很好,你不報上名不要緊,只要帝劍是真的就行了」土著人冷笑了一聲,以極快的速度沖了下去,短鐧連連地打出極光之力。

這每一道光芒如柱一般朝著那男子衝擊而下,力量無比地霸道強悍!

那男子不得不回劍來抵擋,他雖是仗著帝劍之利,但是面對比他還強大的半帝,他仍然是有些難以招架得了。


「向天,你立即走,日後再回來屠光這些馬賊為我們報仇!」藏劍山莊莊主高喝道。


在他這分心之際,王鷹終是抓住機會,給了他血淋淋的一爪,幾乎是將其手臂給抓斷了!

「你們走得了嗎?這不可能的,哈哈!」土著人狂笑了一聲之後,他又發出了一道怪叫之聲,緊接著在另一個方向便多出數尊皇者衝殺了過來。

這些人全是與土著人一樣的狀扮,讓人看不清其真正的面貌。

「是,是光明教教眾!」藏劍山莊的人終於知道這些人的來歷,皆是驚呼了起來!

光明教可是普陀聖地之內第二強大的勢力,僅次於普陀寺,其發展的教眾人數極多,其教內同樣是高手如雲!

眼前這土著正是光明教副教主,絕對的位高重權的人物!

「哈哈,知道我們是光明教就好了,把光明帝劍留下來,我給你們一個全屍,那是屬於我們光明教的聖物!」光明教副教主得意地大笑道。

「就算藏劍山莊的人都死完,也不會將帝劍留下給你們的,向天快走!」藏劍山莊莊主吼了一聲之後,徹底地拚命了!

他發揮出帝級劍技,直接將王鷹的兵器給斬斷,更是將其刺成重傷,幾乎是將其一劍劈成兩段!

藏劍山莊莊主再改變了方向,朝著光明教副教主殺了過來。

「以卵擊石!」光明教副教主不屑地說了一聲之後,終於是動用了全力。

只見他的短鐧迸發出極為強悍的力量,將藏劍山莊莊主打得節節敗退。

眼看藏劍山莊莊主就被gan掉之時,那手持著帝劍的男子速度將旁邊的數名王者斬殺之後,再次沖了回來。

一劍光陰!

這男子傾盡了全力,配合著帝劍,使出了可怕的帝技,直接轟向了光明教副教主。

這一劍尤如白光一閃而過,看似沒有什麼威力,但是卻勝在極快,常人根本是難以反應過來便會中招了。

光明教副教主是半帝實力,反應力極快,但是他仍然沒能夠躲過這一擊,身側被狠狠地斬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鮮血急噴而出!

「該死的,居然傷了本教主,我要你們統統死!」光明教副教主徹底怒了,他忍痛施展出強大的招式,朝著那男子轟殺了過去。

這男子絕對是不俗,以巔峰皇者實力抵擋得了半帝的攻擊,但是他的元力底子根本不可能與半帝相比較的,這樣打下去,用不了多久他是必敗無疑!

尤其是他看到了他父親被突襲而出的王鷹給抓爆了腦袋那一幕,以及看到自己劍庄的老少都遭到了馬賊無情的屠殺,他心裡在滴血,一怒恨意衝天而起!

他抽近了身上所有的力量死死地在支撐著,但是他發現自己已經是達到了極限,真的無能為力了!

「哈哈,光明帝劍是我們光明教之物了!」光明教副教主彷彿已經看到了徹底的勝利,非常高興地狂笑道。

就在這時候,一道不屑的聲音響了起來道「欺負老弱婦孺算什麼東西!」。

啊啊!


Related Articles

手腕轉動,長劍斜刺,劈向龍靈兮!

李天昊見狀,眼中發出一道精光,舉起右手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