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山洞有自己強悍的陣法在,此刻正是啓動的時候,龍十兒感覺自己的陣法受到一股能量的襲擊。

不過並未對自己的陣法造成太大的傷害,龍十兒終於意識到自己剛纔應該在洞外邊進行這樣的動作的,免得自己的陣法被自己的能量攻擊。

龍十兒這個時候有些鬱悶自己了,再次瞬移回到山洞中,變化倒是沒有,龍十兒再次進入儲物戒中。

結果讓龍十兒很開心,透明能量的確消耗了不少能量,色澤也有些變得昏白,這是能量減弱的狀態。

當即,龍十兒出了山洞,重複了這樣的動作,這次的他更是加大了能量的大小。

禁制完全破裂的時候,山洞外邊已經像是戰場了,到處都是黑乎乎的。

龍十兒是在第四次進行這樣的動作中解開禁制的。

他一次次的加大能量的多少,第二次用來一半,第三次用來十分之七左右,第八次用了十分之九。

當然,區間他肯定得進行能量恢復,不過乾坤圈內靈氣是外邊的幾十倍,能量的恢復速度非常快。

龍十兒帶着欣喜的心情進入了儲物戒中,仙界強者的儲物戒指裏,肯定藏有不少仙界的寶貝,還有一個更加有力的證明,動用這麼強悍的能量來設立禁制,裏邊肯定有最好的寶貝。

如果帶着這樣的心思進入儲物戒,出來的時候肯定是大失所望的。

龍十兒就是其中之一……

龍十兒忍不住抱怨。

“他娘 的,老子忙活了半天,費那麼多心思解禁制,費那麼久的耐心,費那麼長的時間,感情都是在逗我玩兒啊,這傻 逼仙人,腦袋裏裝的是豆腐渣還是腦水啊?操!”

天知道爲什麼儲物戒是空的,天知道那仙人當時什麼想法。

這儲物戒畢竟還是仙界遺留下來的,儲物戒裏的位置很寬敞,面積足足有兩百來平米。


龍十兒一直處於鬱悶中,鬱悶的將晶石裝進了儲物戒裏,鬱悶的將自己原本用的儲物戒裏的東西全移動到新的儲物戒裏。

此時儲物戒的色澤已經恢復了銀色,如果有陽光,反射的光芒一定很刺眼,帶着鬱悶的心情,龍十兒鬱悶的離開了乾坤圈。 心情不怎麼好的龍十兒再次回到客棧中,想着小胖子對自己說的那件事。

到底是什麼寶貝讓這麼多人心動呢?

雖然小胖子對自己說了很多,但他也沒說關於那寶貝的一點兒信息,他的口風越緊,在龍十兒的心中就越具好奇力。

龍十兒答應幫小胖子製造麻煩,這點龍十兒倒也沒怎麼擔心。

估計那些大門派會不求自應的幫助自己製造麻煩,爲了安全起見,龍十兒也不準備在這次尋寶大會中有太大的動作。

這個時候的龍十兒受到太多人的關注是很不妙的,尤其是常常出現在官府面前。

他可不相信到目前爲止王龍凱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來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證明,現在的王龍凱絕對不清楚自己在哪。

再說了,現在的自己能不能成爲人帝國之君的關注對象還不一定呢。

龍幽帝國數十億人口,一個大陸的泱泱大國,加上幾十個附屬國家,龍十兒現在是實力包括勢力跟龍幽帝國相比,那是九百頭牛所有牛毛與一根牛毛的比較。

花龍客棧開業第三天,也不知道是因爲那個寶貝的原因還是因爲天氣原因,花龍客棧與第一天一樣火爆。

但是火爆的後果就是將衆人忙的不亦樂乎,按照小胖子跟自己說的時間還有四天,龍十兒本想上街去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收穫。

可是客棧的生意實在讓他脫不開身,在客棧用人之際龍十兒選擇了還是先以客棧和門派發展爲主。

明天就是花龍門第一次招新了,龍十兒想着要是招新效果不錯的話,興許還能以花龍門的名義去看看那個所謂的什麼尋寶大會。

可能也是因爲這個原因,這日來詢問花門龍的人異常增加,龍十兒也一一給了答覆。


到了夜晚時分,由於尋寶大會事態緊急,龍十兒將花龍門的事情儘快交代了大家,然後讓大家叫那些參加報名的弟子天黑之前到客棧大廳集合,客棧也會在那個時候暫停營業。

龍十兒又將弟子考覈事項濃縮到了三天之內進行,在這三天裏,將淘汰掉考覈沒有通過的弟子。

人在於精而不在於多,花龍門目前共分爲兩個宗,情報宗,鬥宗,鬥龍團。

顧名思義,情報宗負責蒐集情報,鬥宗負責門派事宜,情報宗龍十兒準備暫時交給鴿子負責,因爲鴿子頭腦比較靈活,而且處事不驚。

鬥宗龍十兒準備自己暫時負責,因爲他需要監察一些弟子,一有人選就會讓他加入鬥龍門。

鬥龍團目前的成員很少,但龍十兒相信,鬥龍團一定會成爲鬥龍門,也一定會強大。


因爲總有一天鬥龍門將會對龍幽帝國發起總攻,這就是實力!

對於這些決定大家都有所瞭解,所以也沒什麼異議,龍十兒又交代了一些花龍門招新的事務,便匆匆踏進了乾坤圈。

他有一個夜晚的時間閉關,來煉製花龍門所需要配備的裝備。

花龍門情報宗的配備就是服裝和通訊器,鬥宗的話,因爲大家使用的武器各有所異,所以龍十兒選擇性的煉製了一些常用武器,飛劍最多,畢竟用劍的人較多,其次便是刀啊,槍啊,棍啊等等。

其實龍十兒想要把鬥龍團建立成一支刺客型的隊伍,以用來掩蓋鬥龍團真實的身份。

龍十兒已經在着手準備材料,給鬥龍團的人煉製高等武器。

不過,龍十兒是人,一個人的能力有限,而一個門派的裝備配備全壓在一個人身上,早晚有一天龍十兒會供應不上。


將想法延伸出去,以後的花龍門還要有一個專門煉製武器和藥材的練宗,當練宗成型之後,閒暇的時間可以煉製出來,到外邊的商行去買。

將想法繼續延伸,鬥龍門還需要一些自己的商行。

當然,目前這些只能想,花龍門還需要一步一步的強大起來,才能一點一點的涉及各個行業。

龍十兒想到的遠不止這些,門派的經費也是重要的問題,所以龍十兒還考慮了替人拿錢幫人辦事的高效率掙取晶石的方法。

這個時候龍十兒是沒有顧及花龍門的口號的,其實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誰不知道在一個帝國成立一個團隊只是打着正義的幌子,真正做到了爲百姓的又有多少?

恐怕哪個帝國都不敢說自己完完全全都是爲了百姓吧?他們讓百姓看到的和感覺到的都是好事,可是他們背地裏做的勾當敢於讓百姓看到麼?

龍十兒自然也不會認爲自己當了皇帝后會百分之百的好,畢竟自己也是人,是人都會有自己的私心,沒有誰敢說百分百沒有,除非他不是正常人!

有了上次煉器的經驗,龍十兒的效率非常高,龍十兒算算時間在真實時間明日天黑之前,在乾坤圈中摺合下來一共有近白天。

龍十兒這次不求數量,他只求研究速度,怎麼樣可以加速?剛開始龍十兒因爲試探而煉製了很多廢品。

不過後來慢慢的熟悉起來之後速度驟然加快,而且越來越快。

他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了,看看自己戒指中的煉製出來的寶貝,基本都是寶器的水準。

龍十兒可不敢煉製得太高,否則有些門派眼紅之後會對自己的門派不利,還是跟着大衆走得好,免去了許多麻煩。

不過有一樣東西讓龍十兒感覺頭疼了,自己的儲物戒裏煉器材料出現匱缺的狀況,看來自己還得抽時間收刮一次啊,龍十兒真是心疼乾坤圈裏的材料。

也不知道以自己這速度,乾坤圈裏的材料到底經不經得起自己這樣的消耗速度。

嘆了口氣,龍十兒結束了這次閉關。

現在還是下午,離天黑之前還有一段距離,龍十兒來到大廳的位置。

鴿子今天在櫃檯寫那些報名的人的名字,龍十兒看着從櫃檯前一條蛇排到客棧老遠的隊伍也暗暗乍舌。

看着櫃檯上已經放好了好幾本書名冊,龍十兒還是忍不住驚訝問道。

“估計這次參加的報名人數有多少?”

鴿子倒是將龍十兒推開了。

“反正很多,你快讓讓,忙死我了!”接着他又向隊伍前方的一人問道。

“姓名,性別,目前修爲。”

龍十兒也懶得猜測,擡頭看了眼排成長舌的隊伍,男女都有,龍十兒忽然想着要不要給美女們也建立一個單獨的宗派。

這忽如其來的想法瞬間打破了龍十兒的概念,因爲他發現,一個門派的分類沒有那麼簡單,於是趕緊跑到後廚與二女商議,此刻救她們最閒了,因爲大部分客人都排隊報名去了。

龍十兒進了後廚便問道。

“容容,薰兒,我突然發現男女有別!”

“這還用你來告訴我們麼?”

二女對視,不約而同的白了龍十兒一眼。

龍十兒這才發現自己一緊張就給說成病句,趕緊解釋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花龍門的弟子有男有女,我想鬥宗的基礎上再劃分類別。”

“這也對啊,男的教女的修煉肯定不好啦,我覺得吧,得給鬥宗分個花宗出來,女的都進入花宗,男的呢,就叫龍宗,你看,合起來就叫鬥龍門嘛,你看是不?”

公孫薰兒好像對這事兒挺感興趣的,滔滔不絕的說着。

龍十兒聽得有些回不過神來,只是一個勁兒的點頭。

“薰兒老婆,說重點,乾脆花宗交給你來管理吧!”


一說起這個,公孫薰兒搖頭跟獅子一般。

“不行不行不行,我現在不能在花龍門露臉,要是我父親知道了指不定派人給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鬥龍門給滅了。”

龍十兒想想,這也是,隨後將目光定格在另一位美女身上。

公孫薰兒也趕緊敷合着說道。

“容容姐,我看花宗這事兒非你莫屬了,要交給其他人十兒又不放心,又不能交給我,米兒姐有孩子還得管客棧,所以,容容姐,我看這事兒就你最合適了。”

徐容容看看公孫薰兒又看看龍十兒,眼神在龍十兒眼中感覺超級沒有善意。

徐容容跑到公孫薰兒身邊把公孫薰兒拉到了一邊,笑聲的議論了起來。

龍十兒就給鬱悶了。

“一家人說話還有啥可悄悄說的?真是搞不懂!”

“坑你唄!”

沐奇這小子忽然說了句,然後就像沒說過似的端着菜從自己身邊走過。

龍十兒剛纔跑後腦勺的智商忽然回來了,趁着二女正商量着什麼,龍十兒轉過身,悄悄離開後廚。

可是轉過身體還沒懂步,身後公孫薰兒的聲音便傳進了耳裏。

“等等!”

龍十兒轉過身子,齜牙咧嘴的看着二位大美女。

兩人忽然之間變得很乖巧,廚房裏的菜都不管了,徐容容跑到一邊拿椅子,公孫薰兒倒是陪着一副笑臉來到龍十兒身邊。

然後伸手挽住龍十兒的手臂,碩大的胸部在龍十兒手臂上蹭個不停,不過龍十兒可沒慾望,因爲他明白這是陷阱!

公孫薰兒的聲音變得撫媚起來。

“老公,快來,我跟你說件事兒哈?”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我什麼都聽不到!”

龍十兒雙手捂着耳朵閉着眼睛,不住的搖頭。 這動作,倒是驚呆了一邊洗菜的沐奇,看到這一幕,沐奇呆若木雞的看着兩人,手中的木盆落在地上,乒乒乓乓的響,龍十兒公孫薰兒和徐容容三人的動作也在這個時候就像畫面停止一般,三人疑惑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沐奇。

沐奇似乎還沒回過神來,他感嘆道。




Related Articles

「庸哥哥,想出來什麼沒有啊?」

南宮燕兒一臉焦急的問道。「可能就是你們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