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高手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動手了。

木白和迪拉都故意隱藏的氣息,以這些高手的實力,根本無法看清木白和迪拉的修為,否則話,他們早就被嚇跑了,畢竟他們其中實力最強的是真神級高手,而且才只有五人而已。

這域外戰場中雖然匯聚了眾多位面高手,可是進入主神級高手,那也是屈指可數的。


「你們退後。」木白拔出修羅劍,對身後的科隆和迪拉說道。

科隆搖頭,頓和迪拉一起飛退數百米。

木白手中神劍斜指向天,那清冷的劍鋒上散發出的凌厲殺氣,好似冰霜一樣,讓人心頭膽顫。

領頭的隊長是一名魂符師,青年男子,樣貌清秀,身著藍色袍子,金髮碧眼。他此時皺眉的盯著木白,感覺這傢伙的實力並不像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

「隊長。」一名手持大劍的武師走到他身邊,對他傳音道:「這傢伙的樣子很熟悉啊。」

「熟悉?」那隊長一怔。

武師道:「在我們聯盟的通緝名單上,我好像見過這傢伙的頭像。」

「哦?」那隊長目光一亮。

要是能夠抓到通緝名單上的通緝犯,那獎勵比戰場任務要豐收得多。

旋即,這隊長指著木白道:「這個給我抓活的,其餘的全部殺掉!」

「是。」

雯時,隊伍中衝出十四名武師,將渾厚神力運轉到大劍中,迎面就朝木白砍來。

還有十三名和神射手在同時放出扭曲空間的神力箭矢,剩餘的八名魂符師,除了那隊長外,打出一道道高級魂符,引動各種奧義級攻擊法術,暴風龍捲、浴火飛龍、天雷……鋪天蓋地的席捲向木白。 木白面不改色,體外黑芒一閃,凝聚成一道防禦護罩,將身子緊緊保護在內。

「轟!」

如暴雨般傾瀉的無數神力箭矢,最先衝擊在木白的防禦護罩上,都被那護罩的反彈力給震碎了。

緊接著是七道奧義級的攻擊法術覆蓋住了木白的身影,他身體四周的空間嚴重扭曲,充斥著各種肆掠的元素能量。

這股法術攻擊的力量雖然很強,但依然無法撼動木白的防禦護罩分毫。

「怎麼可能?」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級別?難道是主神嗎?」那些魂符師和神射手頓時震驚了。

此時,十四名武師提起著大劍迎面砍來。

木白臉色一寒。

「鐺!」地一劍擋住砍來的三柄大劍,直接將這大劍給砍斷,連帶那三名武師的腦袋也被一同削落。

這只是偽神級的武師,以木白的實力足以秒殺他們。

擊殺三名武師后,木白的身子瞬間飛退百米,手中神劍激射出十幾道渾厚劍氣,當場擊殺五名武師,重傷六人。

那隊長見識到木白如此強悍的實力,心裡是又驚又怒,沒想到會遇上主神,這次是撞到鐵板上了。

「可惡!」

兩名魂符師驚怒之餘,各自打出一道魂符。


這分別是風系奧義級的束縛術和火系素奧義級的束縛術。

柔和的清風像是一條匹練,緊緊束縛住木白的防禦護罩,緊接著一條火繩繞而來,火繩上的烈焰不斷焚燒木白的護罩。

木白不屑笑了笑,身子陡然一震,護罩上的兩道束縛法術瞬間被震成粉碎。

一名重傷的武師驚呼道:「隊長,我們快走吧,他太厲害了,我不是對手。」

那隊長臉色蒼白,擦了擦臉頰的冷汗,指著木白咬牙道:「你給我等著,我們天宇盟的人還會找上你的!」

話落,他打出一道魂符,給自己施加一道高級飛行術,身子瞬時破空飛去。

剩餘的天宇盟高手一見木白走了,紛紛跟了上去。

木白也沒去追趕,眉頭緊皺,覺得『天宇盟』這三個字聽上去很熟悉。

「天宇盟?我好像在哪兒聽過啊。」木白嘴裡小聲嘀咕道。 科隆和迪拉此時飛了過來。科隆臉色沉重道:「天宇盟要是追殺你的話,你麻煩很大,這是羅奧大陸最強的勢力之一。」

木白哼道:「一個小小的天宇盟,我怕什麼?」

科隆臉色微變道:「你可別小看這天宇盟,它有近萬成員,是由各個位面的高手組成,以你一人的力量想要和天宇盟作對,無疑是以卵擊石。我看趁他們高手還沒到來之前,我們儘快進入眾神古墓吧。」

木白點頭道:「這地方我也不想多待,進入古墓找到所要的東西就馬上離開。」

……

沙漠深處,挺立著一座恢宏巨大的宮殿,圍牆高豎,防衛森嚴,不時有高手飛進飛出。這裡就是域外戰場中最大的聯盟勢力之一,天宇盟。其盟主有七位,下設四十九個堂口,一口堂口管轄近二百成員。

獵鷹堂大殿前的沙石廣場上。

那逃離的隊長帶著手下殘軍,一身狼狽的降落在了堂口前。

「站住!你們是哪個堂口的?」

守衛在獵鷹堂大殿前的四名護衛頓時攔住那隊長的腳步。

隊長怒道:「讓開,我要見你們堂主。」

四名護衛根本不被這隊長的氣勢所嚇,一名護衛沉聲道:「先說出的身份。」

隊長道:「我是御衛堂的隊長,現在有急事要向你們堂主稟報。」

「御衛堂?」那說話的護衛一怔道:「你們御衛堂不是在戰場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會是被打敗吧?」

「哈哈哈。御衛堂的人能有什麼本事,要是我們獵鷹堂出手的話,能有誰是對手?」幾名護衛一陣大笑。

在天宇盟的四十九個堂口中,獵鷹堂的實力絕對排在前三,只是獵鷹堂專門負責執行各種秘密任務,從來都不上戰場。

那隊長一時無話反駁,畢竟他是被木白擊敗后才逃回來的。

為首的護衛擺了擺手道:「進去吧。」

「哼!」隊長怒視了他一眼,這才邁步進入而來堂口的大殿內。

大殿內,有一名氣勢凌人的中年武師端坐在桌案前,此時正在看書。

一見走來的隊長,這中年放下手中的書籍,微微瞥了他一眼,奇怪道:「你是御衛堂的人,來這裡有什麼事?」 剛才這隊長在門口和護衛的談話,他是聽得清清楚楚。

隊長朝著中年彎腰拜了一禮,說道:「副堂主大人,我想要看一看獵鷹堂的通緝名單。」

「看這個幹什麼?」那中年驚異道。

隊長道:「屬下在戰場中遇上了一個實力很強的主神,他的畫像好像曾在通緝名單上見過。」

「哦?」那中年微微點頭,隨手從桌案旁抽出一本厚厚的冊子,交給這隊長道:「你慢慢看吧。」

說著,他拿起手中的古書,接著專註閱讀。

過了一會兒,那隊長忽然大叫道:「啊!就是他!」

「哦?」中年放下古書,只見那隊長將名冊放在他眼前,其中一頁上清楚的畫著木白的畫像,隊長指著木白的畫像道:「就是這個傢伙!」

「木白?」中年略微皺眉道:「此人十六年前在法蘭帝國的皇城廢墟中擊殺了我天宇盟的成員,被列為重點通緝對象,只是此人曾經逃回過天恆大陸,那低等位面的傳送陣有封印,我們的人無法進入其中,想不到他現在會出現在域外戰場。」

隊長道:「那副堂主準備怎麼處理?」

中年道:「他擊殺的是無道堂的人,這事還是交給無道堂的人自己去處理吧。」

他可不笨,既然是主神,肯定沒那麼好對,他當然不會為了這事兒讓自己手下損兵折將,畢竟這是無道堂和木白之間的私人恩怨。

隊長微微點頭,搓手笑道:「我現在找到了通緝犯,有獎勵嗎?」

中年笑了笑,傳喚一名護衛進來,道:「帶他下去領賞。」

……

「幹掉他們!」

「殺啊!」

一處寬闊的盆地中,此時匯聚了上千神級高手在廝殺。

這些高手隸屬於兩大勢力門下,戰鬥場面極其激烈,好似天崩地裂了一般。

木白三人此時飛到這片戰場上空,就連空中都有數百高手在交戰。

由於交手的都是神級高手,一個高手的隨便一擊就可以覆蓋幾里範圍,所以這戰場空中廣闊無比,縱橫至少數千里。

望見這慘烈的廝殺,木白三人一陣觸目驚心。

這些神級高手的破壞力是極為驚人的,地面上被炸出各種巨大窟窿,沙塵飛舞,神光閃耀,混亂極了。 「啊!」迪拉驚呼一聲。


一道神力箭矢忽然鎖定住了她的氣息。

「唰!」

一道火色箭矢,劃過長空,宛如火龍一般射來。

木白拔出神劍,身影瞬時閃到迪拉身前,一劍就將這射來的箭矢斬得粉碎。

他們三人處於這兩大勢力交戰的中心,都被對方高手誤以為是敵人,處境很危險。

「噗!」

木白一劍斬殺一名橫衝而來偽神武師,那武師的鮮血頓時濺灑了他一身。

對於這樣的交戰場面,木白早已是見慣不驚了,拉著迪拉的小手道:「我們快走!」

科隆緊跟在木白和迪拉兩人身後,一路朝這片戰場中心為突圍。

「媽的!快乾掉他們!」

又有四名武師攔截上來。

木白左手輕輕一抖,四道銳利劍氣抖射而出,直接將這四名武師的胸口射穿。

他們的神格脫離出肉身後,還沒來得及逃出戰場,就被一旁的敵對高手給收入了自己的神器中。

「啊!他們連神格都不放過。」迪拉臉色蒼白到了極點。有生以來,還是第一見到過如此多眾神交戰的場面。

木白道:「只要吞噬神格,就可以獲得神格中的力量,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說話間,視線前方忽然颳起一陣狂猛的冰雹哮,方圓數里內的空間都被這冰雹給覆蓋了。

「草!是個真神級的魂符咒師在攻擊我們!」科隆怒罵一句。


這冰系法術攻擊,是一種很少見的屬性,威力要比水系法術攻擊強大得多。

好在木白實力強大,旋即將防禦護罩運出體外,帶著迪拉和科隆兩人順利衝過了這漫天冰雹的攻擊空間。



Related Articles

林邪雙拳攥的緊緊的,雙眼裏有着賭錢輸了的那般血紅。

“我說林邪,你是蠢得死還是本來就是大豬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