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秦寧詢問這是怎麼回事。冰火龍王已經開始跟對方罵架了。

「嗨嗨嗨,小長蟲,怎麼說話呢?這肯定是我家啊,我生在這裡長在這裡,這不是我家是什麼?反倒是你,三番兩頭過來騷擾,打不過我也就算了,還沒臉沒皮過來沒完了,有本事別跑,看你的兩個頭夠不夠我一頓打的。嗯?變成一個頭了?你不會是被人搞掉了吧?」

「呸。你也好意思說。要是你自己的話,咱們敞開量打,我要是跑我就是你孫子!你別特么打不過我叫上一幫兄弟,特么的。你有兄弟,難道老子就沒兄弟了么?知道我兄弟的厲害么?我這兩頭就是被他煉製的丹藥合為一體了。怕了吧?那就趕緊躲遠點。」

「還別說,你變成一個頭還真是漂亮了點,不過,你帶了多少兄弟啊?不會你身上那個瘦了吧唧的傢伙就是你請來的兄弟吧?哈哈哈,真好笑,弄來一個人就嚇唬老子,你以為老子是被嚇大的?」

秦寧差點沒被這兩個傢伙給逗笑了,看來兩個傢伙沒少爭鬥過,就沖這頓嘴炮,知道兩個傢伙的恩怨是不小的。

冰火龍王偏過頭來說道:「兄弟,這是雪峰冰獴,身體幾乎是跟雪峰融為一體的,你很難發現它的蹤跡。這東西又刁又滑,而且能夠短時間內叫上不少的兄弟,我就是在它手裡吃虧了。兄弟,咱哥倆好好合作一下,一定要暴揍這不知死活的傢伙。」

還沒等秦寧說話,就聽見雪峰冰獴大聲說道:「嗨,小長蟲,嘀咕什麼呢?是不是想陰招對付我啊?有本事儘管來啊,爺爺不怕你。」

冰火龍王猛地一個俯衝,沖著地面就沖了過去,一張嘴,一道烈焰呼嘯著卷向地面,大片的積雪瞬間就被融化,秦寧這回看清了,在融化的雪地中間,有一個城門大小的白影閃電般移動,堪堪避開了冰火龍王噴出的烈焰。

「哈哈哈,我還以為你有什麼長進了呢,鬧了半天,還不就是噴火噴冰兩個手段?都這麼大了,一點長進都沒有,真是失敗啊,失敗!」

雪峰冰獴一邊調侃冰火龍王,一邊猛地一轉身形,身體往上一竄,奔著冰火龍王的脖子就咬過來。

說話轉身上竄撲咬,這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勢若閃電,秦寧也被雪峰冰獴的速度所折服。就這速度,足以跟千鶴天媲美。

冰火龍王一扭身體,避開了冰獴的撲咬,大尾巴一甩,狠狠掃向了冰獴。

「哼,你還別說我,都這麼多年了,你還不一樣?光會咬人家脖子,你能不能來點新鮮的招式啊?鄙視你啊鄙視你!」

這倆傢伙還真是一對活寶,斗得烏雲滾滾,每一下接觸,都是生死的搏殺,可誰的嘴裡都有零碎,看來這兩傢伙不但要戰勝對手,更要在言語上佔得上風。

與其說這兩個傢伙是仇人,倒不如說是兩個干架的小孩子,一招一式打得過癮,但嘴上卻是要佔足了便宜才行。

很明顯,雪峰冰獴不是冰火龍王的對手,十幾個回合下來,雪峰冰獴就在冰火龍王強悍而又超大的軀體面前敗下陣來。

雪峰冰獴也不以為恥,在雪地上打了幾個滾,脫離了戰鬥,嘴上卻不輸陣。

「小長蟲,你就是仗著塊頭大欺負我,你等著,我叫兄弟幫忙!」

說著,冰獴扯直了脖子,厲聲咆哮。

「擦。多少回了,你就不能改一改,用自己的實力來戰勝我啊?」冰火龍王倒也不屑這個時候去攻擊冰獴,只不過言語之間卻是在挖苦對方。

「哼。本大爺也就是陪你玩玩,戰勝你還需要我體現出真正的實力么?分分鐘就能搞死你,但我叫兄弟們過來,就是讓你看看冰獴一族到底有多厲害!」冰獴也不含糊。反唇相譏。

這兩個真夠可以的了,嘴巴毒,臉皮厚,半斤八兩,誰也別想奈何得了誰。


說話間,雪崩一樣的聲音響起,秦寧放眼望去,我擦。茫茫白霧中,有無數的旋流向這邊靠攏,把霧氣都給衝散了。

片刻的功夫,在冰獴的附近圍了無數的雪峰冰獴,白花花一片,估計這數量怎麼也得上千了。

「怎麼?仗著數量多啊?」冰火龍王毫無畏懼,瞪著眼睛說道。「爺可是見過大場面的,就你們這些貨色,也敢阻攔本大爺?」

眾冰獴一聽,馬上群情激奮,恨不得馬上撲上來把冰火龍王撕碎。

嗷嗚一聲咆哮聲,所有的冰獴全部安靜了,在茫茫白霧中,一個足有小山大小的冰獴出現在了冰獴族群前面。

這個傢伙,應該就是冰獴中的王了。

所有的冰獴,包括那個跟冰火龍王鬥嘴的傢伙。都老老實實低頭向這個冰獴王致意。

「你這個傢伙。總來這裡搗亂,每次都被打跑,難道你沒長臉么?怎麼好意思還來?你都已經成龍了,騷擾我們幹什麼?」

對於所有的妖獸來說。能夠成龍的,基本上就是屬於在血脈上能夠形成絕對威壓的存在。可這些冰獴,別說是冰獴王了,就是一些個頭較大的冰獴,對冰火龍王也不算很害怕。

秦寧暗暗稱奇,想了一下,覺得一方面是冰火龍王的血脈不夠純正,因而無法對這些妖獸形成有效的威壓,另一方面,這些妖獸的實力也確實強悍,所以才不會害怕冰火龍王。

冰火龍王大言不慚說道:「哼,我來騷擾你們?咱們有話說清楚啊,我可是來辦事的,偏偏你們唧唧歪歪的,害得本大爺屢次無功而返,這筆賬該怎麼算?你覺得仗著數量多就能夠占著理啊?」

冰獴王可不像跟冰火龍王戰鬥的那個冰獴那樣伶牙俐齒,相反的,冰獴王多了幾分王者之氣,這一點,就比冰火龍王氣場強了一點。

「哼,我也不想跟你廢話,這裡不歡迎你,趕緊給我躲遠點,不然,你還是會灰溜溜逃走的。你現在已經是成龍了,你不會不珍惜自己的面子吧?」

冰火龍王大怒道:「面子?就是因為在你們手裡折了面子,所以今天我才會找回來。從前你們的數量多,我雙拳難敵四手,今天,看見沒,我兄弟來了,咱們應該好好算算賬了!」

秦寧心中暗暗叫苦,這冰火龍王真的有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看冰獴王的樣子,也不是蠻不講理,冰火龍王這樣高調,擺明了是不想和對方善了啊。

可秦寧卻不想跟冰獴族群動手,畢竟能早點給甄雪母子解毒,那才是重要的事情。


事情已經不會按照秦寧的預想發生了,聽了冰火龍王的叫囂,冰獴王一擺手,一千多的雪峰冰獴呼啦一下子把冰火龍王圍在中心,就聽見冰獴王一聲咆哮,所有的冰獴一窩蜂向冰火龍王撲來。

冰火龍王也不升空,大尾巴一掃,頓時把身側身後方向的冰獴掃出幾十丈遠,它往前一衝,對著冰獴王就噴出了一口火焰。

冰獴王嘿嘿冷笑,雙爪在胸前一撮,一道晶瑩的冰牆出現在它的面前。冰火龍王的火焰撞上了冰牆,就聽見轟的一聲巨響,冰牆四散崩飛,可冰火龍王的火焰也被四散崩飛的冰牆碎片給衝散了。

無數沒有被冰火龍王擊中的冰獴,馬上趁著這個機會一窩蜂撲了上來,看得出來,這些傢伙配合有度,都是形成了極為精妙的配合才攻擊上來的。

冰火龍王知道這些冰獴的利爪尖牙有多厲害,因而它毫不猶豫馬上衝天而起,想要飛上天空。

冰獴王一聲怒吼,往上一竄,率先飛到了冰火龍王的頭上,沖著冰火龍王上升的頭部狠狠一巴掌拍了下來。(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冰火龍王現在的處境非常尷尬,它要是往上直衝的話,勢必要撞上冰獴王的重擊。從冰獴王一擊的勢頭來看,冰火龍王縱然能夠承受得了這一擊,也會被冰獴王一掌拍落。

可要不去衝擊,冰火龍王本身的塊頭就極大,冰獴王攻擊的覆蓋範圍也廣,冰火龍王是絕對不會躲過這一擊的。

身體的側面被一巴掌拍上,還不如正面撞擊一下來得痛快。

想到這裡,冰火龍王一邊用頭狠狠撞擊冰獴王的利爪,同時也把自己的利爪伸出去,對著冰獴王的肚子就是一下。


轟!

冰火龍王腦袋狠狠撞上了冰獴王的利爪,它的爪子也在冰獴王的肚皮上狠狠撩了一下。冰獴王一聲戚號,肚皮上一綹毛髮被叨掉,火辣辣的疼。而冰火龍王也沒好過到哪兒去,整個身體一顫,差點跌落下去。

一個接觸之下,冰獴王吃虧了,但它絕對沒有怯陣的意思,反而是被激發出了凶性。冰獴王眼睛瞬間變紅,龐大的身軀爆射而起,在半空中,冰獴王雙爪不斷圈轉,白茫茫的霧氣,眨眼間在冰獴王的利爪中化成了一球球冰球。

吼!

冰獴王一聲怒吼,這些冰球雨點一般砸向了冰火龍王。

冰火龍王大叫道:「秦寧,小心點,別讓這些東西砸著,那上面可是有冰毒的。稍一沾上,冰毒就會入體,讓你時時刻刻處於身體入墜冰窖的感覺,千萬小心!」

聽了冰火龍王的警告。秦寧可不敢大意。

要知道,冰火龍王的身體可是無比強橫的存在,連它都對此忌憚不已,可想而知那冰毒到底有多厲害。

秦寧從戒指中掏出了幾張大網。一揚手,把大網扔向了雨點般飛來的冰球方向。一張張大網在空中展開,被這些冰球全部籠罩在內。

「哈哈哈!」冰火龍王本來十分狼狽躲閃,一看秦寧竟然把冰球全部罩住。不由得得意忘形,「看看,看看!這就是我兄弟!冰獴王,就你那點把戲,還能對本大爺怎麼樣?還是老老實實低頭認輸,或許本大爺一高興就把你當個屁給放了,哈哈哈……」

聽了這話,冰獴王更加盛怒。本就如同小山一樣的身軀,忽然間暴漲,它的軀體發出了恐怖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隨著身材的暴漲,一團團的霧氣在冰獴王的身上凝結成晶瑩剔透的冰刀利刃,冰獴王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掛滿利器的恐怖移動堡壘一般。

秦寧知道,再不能任由冰火龍王胡鬧下去了。這明顯是把人家冰獴王給激怒了,要是在這裡跟人家拼個你死我活的話,出了事情,未免太冤了。

畢竟,冰獴王並沒有表現出來太大的敵意。

想到這裡,秦寧說道:「大哥,你帶著內人先離開,我跟這個冰獴王較量一下,記住,內人和犬子的性命就拜託給你了。千萬可別傷著他們。」

秦寧說這番話。表面上是讓冰火龍王照顧妻兒,實際上就是讓冰火龍王遠離戰場,少了那張得罪人的臭嘴,或許事情沒有那麼麻煩。

冰火龍王一聽。點頭說道:「沒問題,兄弟。你就放心的把弟妹和大侄兒交給我吧。記住,給我好好揍一頓這個傢伙,我在他手裡可是吃過虧的。」

說完,冰火龍王一擺身體,飛出好遠,遠遠的離開了戰場。

冰獴王已經紅眼了,眼見秦寧飛身迎向自己,也不管那些攥緊了拳頭,對著秦寧虛空就是一拳。

拳頭還未到,一股颶風一般的勁風,帶著寒徹入股的寒氣,就已經撲面。冰獴王胳膊上掛著的冰刀利刃也先於冰獴王的巨大拳頭飛出來,一個個透明的冰刃,呼嘯著向秦寧斬來。

秦寧想起冰火龍王有關於冰毒的警告,不敢用身體硬接這些東西,因而拽出了通靈霸刀,把刀舞得更風車一樣,將這些冰刃紛紛擊得粉碎。

呼……

冰獴王如同一間房屋大小的拳頭砸過來了,秦寧怕通靈霸刀傷著冰獴王,刀交左手,右拳迎著冰獴王的拳頭,狠狠迎了上去。

轟!

身材瘦小的秦寧被震退十幾丈,而體型如山一樣的冰獴王卻是被震得在半空中分了一個個,誰都看得出來,冰獴王的奮力一擊竟然不如秦寧這樣一個看上去無比弱小的人類!

冰獴王穩住了身形,看向秦寧的眼睛里,充滿了忌憚的神色。

「人類,你為什麼要闖入這裡?」冰獴王問道。

秦寧聽了不覺心中一喜,對方這麼問,顯然是有不必大動干戈的意思。

誰知道,還沒等秦寧說話,冰火龍王就在遠處霸氣十足說道:「那還用問么?我在這裡吃了虧,我兄弟自然是給我來找場子的。你還是趕緊向我跪地求饒,不然我兄弟會把你打得你爹媽都認不出來。」

冰獴勃然變色,對秦寧存在的一點忌憚的神色也被深深的狂怒所取代。就聽見嗷嗚一聲,冰獴渾身一震,它身上那些冰刃稀里嘩啦全部脫離了冰獴王的身體,從四面八方向秦寧砸來。

秦寧氣得真想過去一腳把冰火龍王踩進地里,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本來出現了點轉機,就被它一句話給攪合黃了。

面對滿天飛來的冰刃,秦寧只好打起精神,把通靈霸刀舞動得密不透風,將冰刃一一擊碎。

呼!

冰獴王大手如城門一樣向秦寧拍來,伴隨著冰獴王的大手拍來,秦寧周圍的空間飄散的霧氣發出嘩啦啦的響聲,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根根尖銳的冰凌,把秦寧騰挪的空間完全封死。

秦寧正要用蠻力去撞擊冰獴王的大手,卻聽見冰火龍王大呼小叫道:「兄弟小心!他手中有冰毒!」

聽了冰火龍王的警告,秦寧這才發現,在冰獴王的掌心位置,有一絲炫白的霧氣,這霧氣跟外界的霧氣不一樣,根本就沒有流動性,幾乎是跟冰獴王融為一體的一樣。

秦寧一聲清嘯,筆直向上飛去,秦寧揮刀將頭上方的冰凌一一斬碎,順著斬碎冰凌的空間飛上了半空。

冰獴王一張巨嘴,對著秦寧噴了一口。

瞬間,一道冰住從冰獴王的大嘴一直到延續到秦寧身邊的空間。

茲嘎嘎,秦寧身邊的空間發出了恐怖的龜裂聲,空間迅速凝結,秦寧感覺,自己活動起來都有點凝澀的感覺。

吼!

秦寧一聲怒吼,雙手掄圓了通靈霸刀虛空一劈!

咔擦!

眼看著被奇寒要凍住的空間發出了令人顫慄的崩碎聲,空間迅速凝結的冰被秦寧一刀斬碎!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什麼道義可言了,要是放任冰獴王這樣肆無忌憚攻擊,秦寧只能越來越被動。不管是冰火龍王搓火也好,什麼都要放到一邊,先把冰獴王給制住再說。

想到這裡,秦寧收起了通靈霸刀,從儲物戒指中拽出幾根蛛絲,一個俯衝下去,對著冰獴王的天靈蓋就是一拳。

冰獴王知道秦寧拳頭的厲害,不敢硬抗,一偏頭躲過秦寧的正面攻擊,兩手向上合拍,妄圖把秦寧拍在兩手之間。

秦寧身形猛然急速轉向,順著冰獴王兩手之間穿過去,卻忽然一個急轉身,繞著冰獴王的雙手極速轉了幾圈,冰獴王的雙手頓時被秦寧的幾根蛛絲給牢牢捆住。

冰獴王大駭,奮力掙扎,卻不料這蛛絲異常堅韌,冰獴王把臉都憋紅了,硬是沒有掙開蛛絲的捆縛。

秦寧飛身向下,又從儲物戒指中掏出十幾根蛛絲,如蝴蝶穿花一般把冰獴王的雙腿綁住,秦寧留了一個繩頭在手中,奮力一拉,冰獴王巨大的身軀如山一般轟然倒下。

「哈哈哈,冰獴王,你服不服氣?老子的兄弟厲害不?說句拜年的話,我就饒了你,哈哈哈。」

冰火龍王小人得志的樣子,讓秦寧都有點臉紅,秦寧溫言說道:「大哥,我們是來辦事的,沒必要結仇,您就別刺激冰獴王了。」

「嗯,兄弟你說得對。既然這樣,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這個傢伙吧。冰獴王,今天我就放過你了,但你記住了,從今以後見了我要小心點,我兄弟可是惹不起的。」


「呸,狐假虎威的傢伙,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向你求饒的!」冰獴王哪裡受得了這氣啊?

他可是統領一方的王者,要真這麼在眾屬下的面前屈服,以後別想再服眾了。

冰火龍王大怒,就要對冰獴王下手,秦寧趕緊阻擋在兩者之間。

「大哥,別這樣別這樣。有話好好說,沒必要弄得太僵了。」

見冰火龍王打著噴嚏躲開,秦寧笑道:「冰獴王,我來這裡並沒有惡意,是來給內人和犬子解毒的。這樣,我給你解開束縛,咱們不要爭鬥,好么?」

冰獴王憤憤瞥了冰火龍王一眼,轉過頭來,對秦寧點點頭。

秦寧看看冰火龍王,又看看冰獴王,心知這倆冤家是結定了,想勸解都勸解不好。

秦寧給冰獴王解開了蛛絲,拱手道:「得罪了,在下秦寧,魯莽之處,還望海涵。」(未完待續~^~) 冰獴王見秦寧這麼客氣,也沒有擺架子,馬上恢復到本來的面目,沖著秦寧笑道:「好說好說,秦寧,既然到了我冰獴的地盤,也算是緣分一場,就請到我的洞府中一敘。」

秦寧擺手笑道:「不好意思,我來這裡,是因為內人和犬子中了非常奇特的銷骨腐魂劇毒,天下間無人能解,除非是這裡的白玉蠱蟾能解開,所以才會唐突打擾。因為時間緊迫,不能到貴處叨擾,還望見諒。」

冰獴王沉吟道:「原來是這樣啊。秦寧,你所說的白玉蠱蟾,乃是我們這一方的共同王者,供奉它的各方大能很多,有許多我是惹不起的,這樣,我派人送你一段路程,在我的地盤之內,是沒問題的,但出了我的地界,那我就管不了了。」

秦寧聽了,躬身施禮道:「那就有勞冰獴王了。」

冰獴王一聲呼哨,叫來一個十分機靈的小冰獴,讓它給秦寧指路,並跟秦寧講明,出了自己的地盤萬萬小心,這裡面的各色妖獸都很難纏,盡量不要招惹。

說完,冰獴王還有意無意看了一樣冰火龍王。

冰火龍王撇撇嘴,給了冰獴王一個白眼,秦寧已經跟對方握手言和了,冰火龍王也不好意思惡語相向。

秦寧再次感謝了冰獴王,讓小冰獴給自己帶路,往塗炭聖地的深處走去。

幸虧有這個小冰獴引路,不然,光是在白茫茫的霧氣中瞎闖。就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時間。走了一段路,秦寧發現,霧氣漸漸淡了,再往前走。景色竟然無比的清晰,周圍的溫度也一點點上來,周圍一片鬱鬱蔥蔥的草木。

小冰獴停了下來說道:「這已經到了我們領地的盡頭了,再往前走就不是我們的地盤了。我只能送你到這裡。前面的路你只能自己走了。」

秦寧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幾粒增益神識的丹藥,遞給了小冰獴:「謝謝你給我引路,這些丹藥給你一半,另外一半是給你們大王的。告訴你家大王,要是我有時間,一定會登門拜謝的。」

小冰獴千恩萬謝走了,秦寧看到冰火龍王撇著嘴,不由笑道:「大哥。你這是怎麼了?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冰火龍王呲牙說道:「跟那個小不點用得著這麼客氣么?兄弟,我什麼身份?你什麼身份?能用著它是它上輩子修來的福氣,還用給它那麼多的丹藥?真是白瞎了那些丹藥啊。」



Related Articles

阿拉曼苦着臉。

要是他能聽到唐小姐說的這番話,怕是立馬要...
Read more

只見陳進,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然後,單手揮動。 捏了一個法訣。 「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