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幾個人中職位最高的是財務總監,此時聽到慕尊的話,再看看會議室裏同事的表情,心裏隱約感覺事情有些不妙了。想到這兒努力讓自己臉上掛起笑容,帶着歉意道:“總裁,對於這次會議遲到我表示很抱歉,主要是因爲家裏有事耽誤了,晚來了一會兒。”

聽到解釋慕尊臉上的笑意慢慢收斂,目光隨之冰冷起來,冷笑道:“既然我的財務總監家裏有事情,那你就好好把事情全都解決了。另外通知你一個消息,你被解僱了。”

“你,總裁,我..你憑什麼解僱我。”財務總監頓時大驚道,這和之前大家預想的局面完全不一樣啊,看着慕尊那堅決的神情,逼着自己硬着頭皮問道。

“憑什麼?公司裏無緣無故的少了五千萬的資金,你這個當財務總監的責任肯定是逃不了吧。”慕尊蔑笑道。


一下子定住的財務總監,臉上瞬間變得猶豫驚慌起來。

慕尊接着道:“我真懷疑,你難道把公司的錢當成你家的保險箱了?你老公的公司出現投資失誤,導致了資金漏洞就把心思轉到這兒來了。而且更牛的是,你竟然連個像樣的藉口或者找方法補上這個缺口的行動都沒有。也別怪我不給你活路,限你一個小時內讓你老公把錢一分不少的送回來,否則,你就等着蹲大獄吧。”

這個財務總監是從職員一步步爬到如今的位子,用了十多年的時間。而現在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動作底細會被慕尊就這樣一點也不掩飾的抖摟出來,一時間不知所措的她竟然帶着哭腔急忙掏出手機打電話,可是打了半天都打不通,最後手機吧唧一摔嚎啕大哭了起來。

等保安把她拉走之後,衆人的注意力重新返回來。看着神色平靜的慕尊,這時才恍然大悟,自己是看輕了這個年輕人。


“你們不需要這麼可憐巴巴的看着我,這樣沒用。之前我已經說了,這家公司只有我一人說了算。你們暗地裏做的那些小動作,如果影響不大我也不會太過追究,好比這世界上沒有一點不貪的官兒一樣,不可能。但是如果心思或者貪心太重的話,那我也會很友好的把你送到警察叔叔的手裏,讓他們教教你怎麼做人。” 全場鴉雀無聲

殺雞儆猴的效果出乎意料的顯著,果真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慕尊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那兩個強裝出一身正氣,心裏還想着垂死掙扎的年過五十的男子,淡淡道:“怎麼,還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成,既然既然給臉不要臉,那我也不介意撕破臉皮,就讓你們徹底死心,輸得心服口服。”

說完慕尊打了個響指,媚玥把資料本分給他們一人發了一本,冷漠道:“這上面記錄的東西你們自己看看吧,想必你們也清楚它們的真實性如何。”

高管們伸手猶猶豫豫的拿起擺在眼前的資料本,那兩個男子不屑揚了揚頭,又想要玩兒什麼把戲。可是等他們看到了上面白紙黑字寫的內容時,剛纔的那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轉瞬消失,身體因爲緊張而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慕尊起身走到那個肥頭大耳的營銷總監身邊,一隻手扶着他的肩膀微微俯下身子,很熱情的說道:“上面寫的東西如何?所以說,是膿包總要出頭的。”

這個營銷總監拿出紙巾趕緊擦拭冷汗,心裏還想解釋什麼,卻終究再無脾氣,無話可說。

慕尊繞着長桌走了一圈,重新走回中央的位子,雙手扶着桌面上位者的氣勢一增環視了一週道:“多餘的話我也就不說了,我們公司想要繼續生存下去,想要發展,想要走出這盤僵局,所以就必須那些腐肉給徹底割乾淨。”

腐肉?還真的很貼切。

“你們手中的資料本的最後一頁,劃紅叉的代表你最好去主動自首,話黑叉的代表你可以直接捲鋪蓋滾蛋,什麼也沒留的那恭喜你可以繼續留下來了。”慕尊重新坐回椅子上,雙手疊在一起支着下巴,很有笑面虎的感覺微笑道。

“你只不過是公司的總裁,你沒有權利也無權命令我們這麼做。”這羣人中一個年紀最大的老人終於被慕尊激得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說道。

慕尊將一本檔案袋順着桌面滑了過去,不屑道:“這是我擁有的公司股份的合同,你自己看看我到底有麼有這個權利。”

老人慌亂的打開,當他看到最後的署名後,無奈的靠在真皮椅上,難以置信。

“我們企業有着最好的團隊,充足的資金,很多優越的條件。雖說之前的公司能有現在的成果,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們就能仗着這些成就而自此墮落。對於你們煩的那些錯,我不會真的那麼絕情把你綁到公安局。現在離開,該離開的馬上離開,最後一次機會。”慕尊將他們所有的選擇全都抹殺,只留下一條不算後路的出路。現在被逼的,不走也得走。

最後的機會,近一半的高層人員垂頭喪氣的走出會議室。紅玫瑰看着這些背影,想到慕尊以這種強硬態度,快刀斬亂麻的方式,完全不給他們哪怕一丁點反擊的機會。

剩下的公司高層還久久未曾從這一幕中回過神來,大刀闊斧的對公司進行如此大規模清理,但也這也只不過是解決了表層問題,但是接下來的職位空缺的這個很關鍵的問題那該如何解決呢?

“好了,說了這麼多的壞消息,也該向大家說些好消息了。”慕尊微笑中帶着龐大的信心,讓剩下的真正的精英人才重新振作,豎起耳朵聽所說的好消息。少了這麼人,出現了這麼多的空缺,那自己會不會有機會再往上更近一步呢?


這時,一個很精幹的青年走了進來。

“我先介紹下我身邊的這位大美女。她就是我們省新洛集團的總裁,現在起新洛集團要併入我們企業,蘇璇擔任空出來的財務總監。而這位叫做蘇文楷,擔任公司的總經理。”

新洛集團要併入咱們的公司,在J省商界被譽爲第一美女的蘇璇從現在開始成了自己的同事了?俗話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雖然自己能追到美女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有這麼個很靚麗的女強人養眼,勁頭必須足啊。

蘇文楷?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裏聽到過,怎麼覺得這麼耳熟呢?同樣在回憶自己在哪裏聽到過的蘇璇,好奇的看了一眼悠哉自得的慕尊,突然恍然大悟。

“蘇文楷?難道就是那個蘇文楷?”搶在蘇璇的一個高管忍不住詫異道,看着他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那個?到底是哪個,你到時先說清楚啊。”旁邊的一個同事推了推那人,問道。

“你還記不記得三年前,幾乎是一夜崛起的一家叫做領域的公司。這家公司公司正如他們的名字一樣,在其涉及的領域將國內市場甚至國際市場上的同類產品,憑藉着精準的產品預測,將競爭對手全都狠狠的比下去,而且公司上市後的股票更是一路飆升。而這一切的真正的策劃人,這家公司所有者,他的名字就是叫蘇文楷。他和**的李澤楷並稱爲‘商業雙凱(楷)’。真沒想到我們這位神祕的總裁竟然連他也能給招進公司裏面,看來我也得提起幹勁了。之前在那些傢伙手底下工作,我早已經忍夠了。”現在公司裏不僅有商界美女,還有商界奇才,自己如若不努力,那自己就趕緊買塊豆腐自殺得了。

他的一番話,讓衆人全都變得躍躍欲試。

“大家都知道現在公司裏仍舊空出了很多的職位,對於怎麼填補。除了招攬一些國內國際名牌大學的高材生來擔任外,剩下的一部分則就要從在座的各位當中來選擇。我希望大家回去後能盡其所能,準備出點說服我的東西。到那時該升職的升職,該加薪的加薪,我一定說到做到。”慕尊再次拋出個重磅**,讓原本已經非常熱烈的氣氛又添了一把火。

蘇璇自豪的看了眼此刻的慕尊,所有的人被他輕而易舉的幾句話就這麼給收買了。智商情商的來回反覆變換運用,心理的準確把握,再加上演講的‘蠱惑’人心等等。這裏面所蘊藏着的道理,又有幾個人能說得清楚,看得明白?

慕尊伸手虛壓了壓,等到會議室稍稍安靜下來,語氣中帶着興奮和熱情道:“還有最後一個消息,從今天起企業更名爲至尊集團。新的開始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借用一句不太恰當的話,就是:讓我們‘走出亞洲,面向世界’”

“哈哈哈哈哈…”慕尊像是玩笑的話語,衆人意外的認識到自己的這位年輕總裁竟然還如此幽默。慕尊的形象在他們的心目中再次神祕而高大起來。

“好了,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大家可以解散了。”慕尊很親和的對他們揮揮手,讓人根本無法想象,五分鐘前他冷着臉一口氣解僱了近一半的高層高管。

走出公司大樓,慕尊沒好氣的看了蘇文楷一眼,笑罵道:“一開始我還真不知道你以前竟然這麼厲害,剛看到你資料的時候我也着實吃了一驚。不過反過來想想自己還真是挺幸運的,隨便的逛逛書店都能遇見這麼個人才,我還真有當伯樂的潛質啊。早知道就給你個總裁噹噹了。”

“呵呵,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罷。而現在既然來到這兒,能當個總經理也勉強當着吧,讓我也清楚自己是在給你打工。”蘇文楷一反第一次遇見慕尊那種窩囊的樣子,此時很自信的說道。他從天堂掉入地獄都能看得開,能接受得了他人的恭敬,同樣也能坦然面對落魄時他人的鄙視。對於他這種胸襟和心態,慕尊也不禁暗暗讚歎。

慕尊見他沒有說話,走到路邊想要叫輛出租車,走到他身邊將車鑰匙丟給了他笑道:“你好歹也是企業的總經理,那這輛保時捷就送給你當你的駕座了。”

“這麼客氣?”蘇文楷結果車鑰匙,詫異的問道。

“客氣?我這人可沒那麼大方。之前我借給你的那些錢,還有現在的這輛車,只不過是我的投資而已。我指望你三年內不僅讓我把本錢撈回來,而且還大賺一筆,同時把保時捷換車勞斯萊斯,這樣才行。”慕尊理所應當道。

“果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蘇文楷這會兒不再猶豫,以前什麼跑車沒見過沒開過。雖然不太喜歡這個牌子,不過也就先湊活着開吧。

“你今天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過心急了呢。”蘇璇見只剩下兩個人了,不由擔憂道。

“我這麼做也是逼不得已的,對於你擔憂的地方,其實我今天做的這些也只不過是計劃的第一步而已。以前的翔城好比一譚死水,已經發臭了。而想要讓他重新換起生命力,我就得給它打通渠道成爲真正的至尊集團,因爲活水才能活。”慕尊摟住她輕聲道。

蘇璇突然有些動情的在慕尊的臉上輕輕一吻。一個新生的黑道新貴,竟然還擁有着如此的商業才華智慧,自己似乎是越陷越深了。 慕尊商業上的發展悄然起步,而黑道此時也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J省最著名也是發展最好的三座城市,省城平南市,居於南部的臨山市,還有的就是居於北部的華陽市。三座城市在地圖上構成一個近乎於等邊三角形的圖案,似乎預示着征服了這三座城市,那你就是征服了整個J省地下勢力。

華陽市相對於臨山市的地理位置要優越,自七十年代的開放,三座城中其實最先吃到螃蟹的便是它。這些年來,三座城市像是競賽一樣,比發展,比建設,比投資,幾乎能比的都要比一比。爭了這麼多年,也就是個各有千秋的狀況。

臨山市及周邊的城市的地下勢力已經全都是靈鷲宮的勢力範圍;省城平南市和它附近的則是升龍幫的管轄的區域,不過這個升龍幫已經有些名不副實。在令狐城的建議幫助下,升龍幫的副幫主韓強已經快要真正掌握住幫會的大權了。

而剩下的華陽市是J省面積最大的一線城市,這座城市裏並沒有什麼特別出名或者勢力範圍很廣的幫會。存在的那些個小幫小派所佔的地方也都在本市,內鬥時常會發生,但是一旦遇到外來的勢力時,他們這盤散沙突然就會變得出奇的團結,一致對外。曾經升龍幫幫主龍堂多次找事想要吞併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可是每次都是無功而返,這就很直接的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坐落在華陽市市區的一家蜂巢酒吧,夜晚渲染這一種詭異氣氛,灌入腹中的酒精卻刺激着大腦神經。瘋歌熱舞充斥着濃郁的曖昧,誘惑着夜晚的遊客瘋狂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這家酒吧裏帶着的大多數都是些在道上混飯吃的人,想要靠這吃飯,其實他們的生活就會變成一道很簡單的單選題,只有兩個選項:砍人,或者被人砍。

也許是被生活所迫,或者是誤入歧途走到這條路上的他們,單調的生活有着很大的壓力。文化水平不高,所以只能換一種簡單的方式來痛痛快快的發泄自己的壓力。酒精,女人,甚至是毒品就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調劑品。

蜂巢酒吧之所以取蜂巢這個名字,聽說是酒吧的老闆模仿生化危機第一部中喪屍出場的地方來命名的。一羣亡命之徒呆的地方,和那些個只有單純食慾的喪屍似乎也有着某些相似的地方。所以,這家酒吧在華陽市中出奇的和諧,沒有人趕來鬧事,畢竟沒有誰那麼想不開。

這時一輛夾帶着一股彪悍氣焰的越野車,等同於橫衝直撞的衝出車流停在了蜂巢酒吧的門口。散發着肆無忌憚意味的JEP牧馬人,無視尾隨跟至的警車。

車上走下兩個青年,前面的青年穿着一身純黑色的西裝,腳上則是擦得鋥亮的皮鞋。原本應該很規矩的領帶,此時卻被他拎在手裏,另一隻手則插在褲袋裏。一張能夠足以媲美某些當紅男星的英俊臉龐上掛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注意到他的路人除非是眼睛瞎了,否則不難看出這個青年絕對是個難惹的主,標準的紈絝子弟,富二代抑或***。

跟在他身後下車的是一個身材非常魁梧青年,一身懶散隨意的打扮,一臉的無所謂漫不經心的表情。微微眯起雙眼,慢慢適應門口刺眼的招牌燈光。雖然看他的狀態很隨意,但身上卻有着一種若有似無的危險氣息,路過他身邊的幾個人下意識的躲遠避讓。

“嗨,帥哥,看你沒有帶女伴兒,要不要姐姐來陪你呢?”走到門口,一個臉上塗着厚厚粉底的女人看到來人眼前一亮,主動貼過身子,眨着那畫着很深眼影的眼睛挑逗放電。

“不要,我在學校可是個三好學生,在家裏是個聽話孩子,可不能學壞了。你還是問問別人需不需要吧。”英俊青年燦爛一笑道。

“咯咯,三好學生?。”穿着一身半透明裝的女子被逗得咯咯直笑花枝招展的。見對方不同意,又把目光轉向身後的另一個人,看他那健碩的身材,一定很棒嘍?!

英俊青年好像不想和這個女人再廢話,倒是很大方的拿出兩張鈔票直接塞進了她的胸口,不等對方說話,放肆的一把將其推開。他只把她當成一條擋路的母狗而已。

而旁邊的青年卻沒有理會他們的對話,蜂巢酒吧嗎?蜂巢,說白了最後也就是座死人地獄。

兩人走進酒吧,隨便找了個位子。

“耗子,這麼久不見,變化蠻大的嘛。我都快要認不出你來了。”英俊青年從兜裏拿出一包蘇煙,丟給對方一隻,笑着說道。

“是嗎?你倒是老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魁梧青年將煙別到耳朵上,淡淡道。

他們兩人就是張豪和剛回J省的周文旭。

周文旭心裏悄悄嘆了口氣,臉上神情不變換了個話題道:“我這被家裏老爺子扔到部隊裏,說是要讓我把身上的毛病給改一改。可是想法倒是挺好的,只不過一年多了,但是仍沒看出有啥特別的效果。都說部隊裏特訓練人,一開始還有點相信,現在嘛….”怪里怪氣的,很難將他和軍隊聯繫在一起。

“你要是變了,那就不是我認識的周哥了。”已經很少會露出笑容的張豪見到自己的兄弟,臉上也浮現出個略顯不習慣的笑容,半玩笑半認真道。

“呵呵,聽說老大已經把臨山市的事情給解決了,還捎帶的做了筆大的?只是可惜我會來的有些晚了,要不然憋了這麼久,我非得好好活動活動身子骨不可。”周文旭悠哉的吐了眼圈兒,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放心,今天晚上就有好戲了,你要想動手我絕對不和你搶。人數有七百人,足夠你玩兒。”張豪隨意打量着酒吧環境,淡淡道。

“七百人?你真當我是老大那變態啊。”周文旭一聽人數差點跳起腳來。不過很快又突然冷靜下來,摸了摸下巴道:“好像老大又收了個叫令狐城的小弟吧,那傢伙在平南市差不多已經把升龍幫給徹底拿下了。我這好歹也是個老資歷了,不行,七百人就七百人吧,要不然還顯不出我這個天才的本事。”

張豪饒有深意的瞥了對方一眼,嘴裏蹦出兩個字:“吹牛!”

周文旭卻沒有在意張豪那鄙視的眼神,反而衝着旁邊的一張桌子上的坐着的一個豐滿女人跑了一個電眼兒,同時嘴裏還嘟囔着:“不錯,夠大,我喜歡。”

這時一個明顯是發育不完全的挨個子突然走到了張豪他們的桌邊,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道:“文哥,用不用小弟幫您把這個女人給搶過來!”

“滾,我可是個社會主義好青年,怎麼能做強搶良家婦女的勾當。”周文旭義正言辭的等了他一眼,擡腳不客氣的很用力的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腳。

這個小弟就這樣一腳被踹的後撤了好幾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有意這麼做,叮呤咣啷撞翻了旁邊的桌子。

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揍的傢伙,臉上仍舊笑呵呵的爬了起來,朝這張被撞翻的客人露出一個很虛僞的笑容,說道:“抱歉,抱歉,地太滑了沒控制住。”

“死矬子,活膩歪了。一句地太滑了,就沒事兒了?”坐在那張桌子上喝酒的正好是個滿臉兇相的大漢,裸露在空中的胳膊上有個很刺眼的紋身。

“嘿嘿,這個也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這家酒吧的老闆,要不是他非得鋪這種地板,我也不會掃了你的興致對不?”這傢伙不講理的把責任全都推到了別人身上,根本沒有一點犯錯應有的覺悟。

就坐在一旁的罪魁禍首周文旭,臉上卻沒有擔心的樣子。只是心裏尋思着,這傢伙倒是沒啥變化。

“這小子應該是你收的小弟吧,果真又怎麼樣的老大,就收怎麼樣的小弟。”張豪也只是一副看戲的樣子,沒有動手幫忙的意思。

”這有什麼。只是這傢伙被劃到莫玄那傢伙的血魄堂裏了,也不知道這小子這兩年乾的怎麼樣,希望別給老子丟人那就行。如果要是表現的不錯的話,我還真的會和莫玄把人給要回來,畢竟有這麼個不怕偷不怕搶的小弟,着實替我省了不少心。就是長得磕岑了點。“周文旭輕輕晃動着身子,像是在欣賞這酒吧裏的DJ音樂一般。

“表現不錯,能打,抗擊打也不錯,倒真是個混這條道兒的人才。沒給靈鷲宮丟臉。”張豪倒是有些意外的誇了句。眼睛瞅着他們幾個人,看樣子好像已經有些談不攏,想要動手打人了。

“行行出狀元嘛,那句詩句兒怎麼說來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周文旭恰有其事的點點頭,顯然對自己收的這個小弟很有信心。

在酒精的刺激下,挨個傢伙和這個比他要高出好幾個腦袋的大漢已經要動手,同時一旁同樣在看好戲的一羣人打起了流氓哨,單憑這體格兒,結果已經註定了。

周文旭嘴角勾起個玩味的笑意,喃喃道:“但願王子謙留着的最後這些人,不要太差,不要太讓我失望。” “你個死殘廢,找死是不是?”大漢猙獰一笑,緊握的拳頭使得胳膊上的青筋凸起,他的手臂和對方的大腿一般粗。

“找死?我怕不是我找死,而是你活膩歪了吧。”一直嬉皮笑臉的矮個子臉上猥瑣的笑意慢慢散去,換成了一副陰狠血腥的殘忍冷意。

仰起頭,在這個大漢完全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毫無徵兆的一腳踹向了他的腹部。

看似瘦弱的他,這腿力卻嚴重超出了大漢的想象。腹部傳來的一陣劇痛,身體被踹的直接弓成了蝦米狀,半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氣兒。

“嘖嘖,中看不中用的膿包,這點打擊就受不了了?”挨個子咧着嘴譏諷道。


“瑪德,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啊,還不給老子動手!?”大漢應該是個領頭的大哥級人物,被對方這麼當衆掃了面子,衝着周圍一聲暴喝,瞬間二十幾個小弟便朝着矮個子圍了過去。


矮個子注意到圍在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做,不但沒有害怕擔心,嘴角卻浮出個冷笑。不給他們將自己包圍起來的機會,身體瞬間動了起來。矮小的身軀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朝着一個方向飛奔。看到眼前有張桌子,突然身形高高躍起,想要就這樣從他們的頭頂上跳過去,想來個擒賊先擒王。

可是等到他的身體正要下落的時候,一把掄過來的椅子朝他砸來。在空中沒有借力點的矮個子,不得不伸出雙臂護在胸前。嘭~~的一聲,整個人直接被砸了下來。可是剛一落地,鋪天蓋地的酒瓶已經朝他扔了過來,看樣子是想就這樣玩死他,不給他一點兒反應的時間。

“砰,砰,砰~~”矮個子雙腿連續踢出,一連串的踢腿將飛向自己酒瓶子全都踹的粉碎。這讓很多看戲的顧客忍不住拍手叫好,比電影裏的腿法可是要精彩的多啊。

正當矮個子一個漂亮華麗的三百六十度迴旋踢將飛到眼前的酒瓶給踹飛時,從他背後偷摸靠近的一個傢伙,抓住這個機會,揚起手裏拎着的酒瓶,一下子悶到了他天靈蓋上。

“我說耗子,今天血魂血魄兩堂的人其實說到底全都是你一個人來指揮的,我瞧那小子也到生氣的時候了,這場面差不多也要熱鬧起來了。你到底想要什麼時候再動手呢。”周文旭眼瞅着他被人偷襲,都沒有出聲提醒的意思,也不知道他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張豪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顯然還認爲不到動手的時候。

就在他們認爲被這麼結結實實的砸了一瓶子,是該乖乖暈倒的時候了。他卻機械的慢慢轉過頭去,臉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些木訥。感覺到頭有些疼,鮮血順着臉頰緩緩的流了下來。伸手在破的地方摸了下,接下來的一幕讓衆人不自覺的泛起雞皮疙瘩,這傢伙伸出舌頭很詭異很變態的舔了下,笑了笑。

臉上出現一個神經質的笑容,眼神陰冷道:“小爺我這輩子最討厭就是在背後偷襲的垃圾,你竟然敢這麼做,那我就讓你明白,你這麼做需要付出的是何種代價。”




Related Articles

在不遠處,她把剛才夢君輕和南木芸的那些動作看的一清二楚。

嘖嘖!看來那些狗血的電視劇和小說里的劇情...
Read more

這草看上去,也就是最普通的草,但是他在罡風之中,卻是一點震動都沒有。

「天嵐草,真的是好東西啊!」清風亞聖朝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