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樹林確定了沒有人跟蹤后,安格爾帶著福列娜直奔直奔第一gen地而去。現在安格爾攜帶著龍輕寒煉製的一半傳送陣呢,必須小心些。到了第一gen地,建立起gen地的傳送陣,就可以把格魯曼領的侍從源源不斷的輸送到第一gen地。

到了第一gen地,見面一談,羅賓和諾阿看上去輕鬆了很多。呂西安和蒙蒂埃在第一gen地這一個來月,可幫了他倆不少忙,gen地內的管理慢慢有了一些頭緒,羅賓甚至已經在考慮開展安格爾所說的土地,把那些掌握在貴族手裡的土地剝奪掉。

走了影視城這一趟,安格爾被華子良不停的耳提面命,灌輸的都是一個觀念:小心謹慎,的步伐再穩一些。雖然安格爾並不認為的推進過快,但華子良說了這麼多,他還是會注意了一些。

所以,安格爾不是很堅決的勸了羅賓他們幾句,要求大家再把基礎打牢一些,步子在邁穩一些。眼下,還是把第一gen地完全控制住,慢慢向外擴展為宜,暫時不要進行激烈的土地。

羅賓和諾阿明顯有些失望,不過安格爾拿出的半個傳送陣讓他們興奮起來:傳送陣啊!以前平民根本不敢想的設施,第一gen地居然可以擁有一座。要知道,第一gen地是在一片村子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原本也沒有傳送陣。村裡的貴族要出去,那也挺費事的。

安格爾提醒他們說:「沒有傳送陣,第一gen地就是一個孤島,根本沒辦法擴大影響力。但有了傳送陣以後,別人要來第一gen地也方便了很多。如果你們控制不住第一gen地,設置這座傳送陣,對第一gen地來說,反而是個災害。」

羅賓和諾阿臉上的神色也嚴肅起來。羅賓認真的考慮了一下,說:「安格爾的提醒很及時,我們可不能因為這點兒成績就忘記了貴族社會的強大,還是先把zi的gen地建設和控制好再說。」

諾阿也點頭稱是。安格爾笑著說:「你們也不用太擔心。華子良和我設置傳送陣的時候,已經做了充分的考慮。這個傳送陣是通向格魯曼領的,而且那一頭的傳送陣設置得很隱秘,在影視城只有一些平民的合作者知道。只要你們提高警惕,注意保密,傳送陣對第一gen地的不利影響可以控制住。」

羅賓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諾阿卻有些擔心的說:「傳送陣放在這裡,時間一長,遲早還是會被外人發現,不可能一直瞞著別人吧。」

安格爾笑道:「為什麼要一直瞞著別人呢?等平民的力量發展壯大了,我們還要在諾拉社會公開zi的存在呢。對了,設這個傳送陣還有一個作用,可以把格魯曼領的一些侍從傳送過來。那些侍從和呂西安他們差不多,也了解和傾向於平民。而且,他們也懂不少管理gen地的知識。過來以後,應該能幫到平民。」

羅賓大喜,說:「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呂西安和蒙蒂埃已經幫了我們不少忙,如果再來一批這樣的人,第一gen地肯定能建設得更快更好。」

安格爾讓羅賓他們挑了一個比較容易隱藏的地點,拿出龍輕寒交給他的半個傳送陣,按照專門的手法布設在地面上。那半個傳送陣原本是刻劃在一塊獸皮表面,捲起來被安格爾收在儲物空間里。安格爾布設完成之後,傳送陣竟然從獸皮上整體飄落下來,閃了兩閃,隱入地面。

傳送陣完全隱入地下,只在地面有幾道不是很明顯的痕迹。安格爾將操作傳送陣的方法給羅賓和諾阿說了兩遍,告訴他們:「這邊只是一個傳送子陣,本來不需要鑲嵌魔晶,但是要受主陣控制。我給你們爭取了一下,等你們完全控制了gen地,這個子陣可以轉換成主陣。到時候,就不用受影視城那邊控制了。」

說著,安格爾遞給羅賓一顆魔力晶核。這是龍輕寒給他的,安格爾可不知道那是魔力晶核,還以為是高級魔晶。他講了一下如何把這個子陣改為主陣的做法,最後提醒了一句:「羅賓,諾阿,你們zi掌握轉換主陣的時機吧。注意保密。走吧,我先帶你們去一趟影視城,認識認識霍夫曼鎮長。」

說完話,安格爾把傳送陣運轉起來。光芒一閃,地面那些原本很模糊的痕迹凸顯出來,構成了一片玄妙的符號。

福列娜說:「你們去吧,這邊我來守著。」第一gen地現在只有羅賓和諾阿知道傳送陣的事情,暫時還沒有抽掉可靠的人來守衛,如果大家都走開,被人無意中闖到這裡可能會泄密。福列娜留在這裡,確實有必要。

安格爾微笑了一下,沖妻子點了點頭,說:「那這裡就交給你了。」說完,帶著羅賓和諾阿進入傳送陣。

影視城的主陣設在霍夫曼的私人府第後院。霍夫曼為了掩人耳目,特意在那裡修了一座大房子,裡面設了幾間市內修鍊場。他安排了幾撥很可靠的侍從輪班,晝夜不間斷的守著傳送陣。

這些侍從都參加了那次戰爭,而且都跟安格爾學習過戰陣,對這個傳送陣發揮的作用也都有所理解。這座傳送陣是龍輕寒照搬龍靈仙的那座傳送陣,主陣是不會停止運轉的。

如今只設了一座子陣,幾乎沒有魔力消耗,也沒有輪流排隊的限制。安格爾那邊子陣布好一運行,立刻就跟主陣連上,把安格爾等三人傳送過來。

見到安格爾從傳送陣里出來,那些侍從分出一個人去通知霍夫曼,另外一個要引著安格爾他們先去休息。剩下的幾個侍從,仍然很謹慎的守著傳送陣沒有離開。


借著這個機會,華子良把羅賓和諾阿介紹給幾個侍從認識。這些侍從將來有可能去第一gen地做事,先和gen地的領導者接觸一下,雙方有個初步的印象也好。

羅賓知道這些侍從有可能去gen地,表現得很熱情。不過,幾個侍從卻表現得有些不夠積極。安格爾笑道:「你們可別小看羅賓他們,平民的事情,咱們還只是說說,羅賓他們已經實shizai在的做起來了。而且,他們領導的第一gen地已經有了好幾萬人口,成績非常大。」

幾個侍從臉色微微一變:平民擁有一些些土地,在格魯曼領並不算稀奇,但能夠影響幾萬人口,那就不得了啦。

諾拉基本不存在人身依附關係的奴隸,別說平民,貴族也很少能絕對掌控一個人。實際上,即使是平民也可以自由的遷居他處,只是大部分平民沒那個能力完成太長距離的遷移。所以,才顯得平民對貴族有一些依附關係。可這種依附,主要體現在對封地主的從屬。羅賓他們只是平民,能夠被成為領導數萬人口,那豈不是做到了封地貴族的地步?

一個侍從很小心的問了一句:「那個第一gen地,是得到了某個帝國或者王國的承認嗎?」

安格爾很隨意的說:「你是擔心第一gen地的合法性啊。沒有關係,皇帝、國王和各級貴族的統治,不也是慢慢形成的嗎?同樣沒有人賦予他們天然的合法性。第一gen地能夠chuxian、發展並壯大,這就證明了它的合理性。時間長了,等大家都接受了它,也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真的只是童言無忌嗎 ,只是感覺有些不對勁。可羅賓和諾阿做了這麼多事,dagai能理解安格爾說的是什麼意思:他這是要建立平民領導的政權呀!

如果羅賓和諾阿沒有這段管理第一gen地的經驗,或許還會被安格爾所說的事情驚嚇住:他們只是平民,怎麼能掌控一塊兒土地呢(羅賓雖然是控魔師,但一直沒去評定,保持著平民的身份)?

不過管理了第一gen地以後,兩人感覺貴族能做的事情,平民同樣能做好。現在再聽安格爾提到建立平民政權的可能,羅賓和諾阿已經不會有什麼忐忑心理了。

其實他們都誤會了,安格爾剛才真沒想著建立平民政權的問題。關於平民的前途,安格爾一直還執著於最初說的那個為平民爭取更平等地位呢,但他也沒想清楚具體用什麼方式來實現這個目標:是通過產生一定影響后,和貴族社會協商,還是乾脆建立起平民政權,安格爾也說不準。

這可不是安格爾思考不周,關鍵是華子良根本沒給他講過這些事情。華子良生活*不同,就是改天換地這屬於不言而喻的常識,就連造反,也有改朝換代的終極進階版本。既然叫,哪裡還有不掌握國家政權,藉助國家這種組織形式來推行和宣傳zi的主張的? 其實華子良給安格爾強調掌握領導權,本身就包含著控制國家權力的意思,只不過他沒明說。但統治合法性的問題,華子良還是給安格爾隨口提過幾句的。只這隨口幾句話,就涉及到了現代社會的基本組織架構和原則。

幾個侍從雖然沒明白安格爾話裡帶出來的意思,但對待羅賓和諾阿的態度立刻改善了很多,很客氣的請三人進屋休息,順便吃點東西等等霍夫曼。

安格爾他們也沒等多久,霍夫曼就從外面急匆匆的趕了回來。這個傳送陣到底有多麼重大的意義,霍夫曼可比安格爾清楚多了。

沒有構建起來的時候,霍夫曼就和安格爾商量過如何利用傳送陣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霍夫曼之前也做了一些準備。可今天安格爾真的帶人走傳送陣過來,霍夫曼難免還是有些緊張。

看到安格爾和另外兩個人安安穩穩的呆在房間里,霍夫曼稍稍鬆了一口氣,笑道:「安格爾,這麼快咱們又見面了。」

安格爾也笑著說:「霍夫曼,傳送陣建好以後就方便多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安格爾把羅賓、諾阿和霍夫曼相互介紹了一下,最後對霍夫曼說道:「第一gen地的事情,以後就是他們和影視城聯繫了,將來還要靠影視城支持。」

霍夫曼很坦白,說:「影視城支持你們,到底還是為了分擔格魯曼領的壓力。大家得利的事情,我當然會幫你們。但格魯曼領不可能站到你們那一邊。羅賓,諾阿,你們最要緊的,還是zi掌控好zi的gen地。」

羅賓點頭說:「這個問題我們很清楚,也不會要求格魯曼領直接站出來支持平民。只是那些侍從,我們希望能多幾個去第一gen地。呂西安和蒙蒂埃已經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再多來幾個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霍夫曼點了點頭,說:「這個沒有問題。不過,那些侍從只能分批送過去。影視城現在人多眼雜,必須謹慎一些。」

其實那五千侍從也讓格魯曼領有些頭痛。與薛西斯王國一戰,五千侍從掌握了違禁戰陣的事情完全曝光,來到影視城的貴族釘子,有事meishi的,就要關注一下這些侍從的問題。

可這五千侍從原本是歸屬於好幾個平民貴族名下的,霍夫曼手下就有百十個。貴族釘子老要盯著他們,格魯曼領也不好隨便把這些侍從全解散了還給那些平民貴族。

影視城近處的平民貴族還好一些,fanzheng就在那些貴族釘子眼皮底下,有什麼大動作,貴族釘子就能發現。比如霍夫曼,他的侍從就全還回來了。貴族釘子也不會擔心霍夫曼的侍從擴散違禁戰陣,因為他們看得見。

但那些離影視城比較遠的平民貴族,就沒把屬於那五千人裡面的侍從收回去,以免引起貴族釘子的懷疑。結果,有差不多兩千侍從,只能集結在一起,駐紮在影視城附近哪裡也不去。

時間一長,貴族釘子對這些侍從的關注也逐漸消除,但那些侍從原本追隨的平民貴族另外補足了zi的侍從缺額,這兩千侍從就沒人管了。到最後,他們就成了格魯曼領一個特殊存在的侍從集團,要靠領地養著,卻又很難被格魯曼領利用來做事情。

平時侍從做事,要聽他們追隨的貴族(平民貴族)安排,即使是領主, 養鬼專家 。現在這兩千侍從,沒有直接所屬的平民貴族呀!平時要出去做事,到底該聽誰的?

當然,如果格魯曼領再次跟別的國家或者領地發生戰爭,這些侍從也就相當於再次被領地重新集結,格魯曼大公就可以命令這些侍從出戰了。不過和外界發生戰爭這種事情,格魯曼可沒什麼人希望發生。

格魯曼領是自由領,地位超然的同時,要擴張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別的國家和領地對自由領的擴張,那可警惕得很呢。格魯曼領就算把戰爭打贏了,那也沒什麼收穫,如果打輸,那就要割地賠款放血了。

既然戰爭沒有收益,格魯曼領可不願意隨便跟人開戰。這兩千來侍從,就成了光有投入沒有產出的累贅。想讓他們恢復平民身份吧,暫時也沒太好的理由,所以,格魯曼領巴不得有人肯接手他們。

安格爾和霍夫曼談的時候,已經提到過這些侍從的去向。雙方都得利的事情,霍夫曼當然不會拒絕。但那兩千侍從的目標太大,為了不讓貴族釘子注意,慢慢轉移是很有必要的。

這個事情確定下來以後,羅賓和諾阿又同霍夫曼商量了一些雙方協調的細節問題,然後就和華子良一起返回了第一gen地。有了這個傳送陣的支持,大量初步經過安格爾的平民思想教育的格魯曼領侍從,源源不斷的前往第一gen地,大大的推動和促進了平民的發展。

安格爾回到第一gen地,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耽誤了。最後同羅賓他們交流了一下,安格爾便和妻子一起出發,前往梅林鎮。

呂西安和蒙蒂埃暫時走不開,華安格爾乾脆就把他們留在第一gen地。fanzheng比比兔商隊出來行商,肯定要經過第一gen地,回去就給胡克說呂西安和蒙蒂埃留在第一gen地設分店去打前站了,應該可以解釋過去。

短短一個來月的時間,走了那麼多地方,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安格爾和福列娜都有些歷盡滄桑的感覺。這一下又要恢複比比兔商隊主家的身份,兩人都有點兒悵然若失的感覺。

離開第一gen地以後,他們索性在偏僻的樹林里停留了一晚,設陷阱捕魔獸做燒烤,吃過飯後兩個人zi開篝火晚會,一首接一首的吟唱各類禮讚,最後連帳篷也不用,就那麼天當被地當床,瘋狂的折騰了一回。

安格爾和福列娜雖然不是智慧龍或者魔族之類的特殊種族,不會天然的絕緣魔獸傷害。但兩人都是聖階,福列娜因為探索龍城,還得到過不少高階魔獸的印跡,平靜時還好,激情澎湃的時候,無意中發散出去的魔力振動,可把附近的魔獸嚇得不輕,一個個躲得遠遠的根本不敢靠近。

所以,等福列娜平靜下來,感覺剛才太荒唐,趕緊把帳篷拿出來支好的時候,竟然驚訝的發現:剛才還生機盎然的樹林,現在怎麼寂靜一片啦?

第二天早晨,兩人都難得的睡了一個懶覺,起來以後消消停停的收拾好東西,差不多在和胡克約定的最後一天,返回了比比兔商隊在梅林鎮的總店。


胡克果然問起呂西安和蒙蒂埃的去向。安格爾告訴他,那兩個人在為比比兔商隊的第一個分店打前站。

這倒不完全是編出來的謊話,羅賓和諾阿早就希望比比兔商隊能在第一gen地設個點,好方便與安格爾的聯繫,同時為gen地建立起一個穩定的物流渠道。比比兔商隊真要在第一gen地開分店,甚至不用花費什麼物資,gen地就能幫他們建起來。

胡克有些不悅的說:「安格爾,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做決定呢?咱們的總店才建起來,手頭什麼都缺,哪有力量開分店呀!」

安格爾笑道:「放心,不用咱們花費什麼物資。羅賓答應,只要商隊願意在那裡設分店,盜賊團會把需要的東西幫咱們準備好,派個人去看著就行。機會難得,我就沒跟你商量,zi做決定了。」

胡克想了想,臉色變了幾回,終於還是嘆了一口氣說:「機會的確難得呀!要是我也沒法拒絕。不過,羅賓他們畢竟是盜賊團,如果當地的貴族把他們趕走,咱們去開設了分店,就是給商隊招惹麻煩的禍根呀!」

做為商隊主家,胡克當然希望自家的分店越開越多,生意越做越大。面對一個基本不需要花費什麼力氣就能開分店的誘惑,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也明白,在目前的狀況下,羅賓答應的條件商隊肯定可以拿到。

可問題是,這些haochu商隊能不能保得住?羅賓他們只是盜賊團呀!就算盜賊團能暫時佔據了一塊土地當大王,貴族社會也不可能承認盜賊團對土地的控制權的。

實際上,羅賓他們佔據的地盤,如果有屬於其他地方貴族名下的,那些貴族甚至照樣會派人來收取地租。羅賓盜賊團還真未必敢攔著不讓人來。

當地那些村貴族或許拿羅賓盜賊團沒辦法,上一級的貴族官員或者封地主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也許同樣不好對羅賓盜賊團佔山為王的舉動做出激烈反應。可羅賓盜賊團真把人得罪光了,好幾個封地的貴族組上一支貴族聯軍,羅賓盜賊團肯定擋不住。

而且,就算羅賓盜賊團不去招惹其他貴族,被盜賊團搶了地盤的封地主能咽下這口氣嗎?遲早,封地主要和羅賓盜賊團打起來。 是,胡克也承認,羅賓絕對是盜賊中百年難見的天才人物。舍伍德子爵吃了那麼大的虧,最後還是拿不下羅賓,換成其他封地主,面對羅賓恐怕也很難佔到便宜。

可貴族能跟盜賊團耗時間呀!這一撥貴族老死了,還有下一撥貴族,而且他們的水準不會差到哪裡去。

羅賓老死以後,盜賊團還能找到和他一樣的領袖嗎?盜賊團一倒,早早在盜賊團控制的地盤開分店,表態支持他們的比比兔商隊,那不是把當地的貴族給得罪光啦!

胡克才沒有比比兔商隊只做一兩代就關門大吉的短期想法。他希望的是,zi的子子孫孫,出不了貴族的話,能一直把這個商隊做下去。成不了貴族,至少,成為商隊主家也比一般平民社會地位強。

這樣的話,那種會產生致命隱患的做法,胡克天然的就很排斥了。如果不是在第一gen地開設分店可以獲得的利益太大,胡克絕對毫不猶豫的否決安格爾的提議。

安爾笑道:「胡克,行商原本就是冒險。一點風險也不敢冒的話,怎麼才能把商隊快速發展起來?開那家分店就算有些風險,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時間長,可以迴旋的餘地就大,有什麼問題解決不了呢?」

胡克點了點頭,下定決心說:「那好吧。這個分店的事情,就交給你操辦,呂西安或者蒙蒂埃,至少也要留一個在那邊。」

胡克這樣說,其實是把主要責任往安格爾身上推的手段。他zi在金絲狐吃過虧,也知道在關鍵問題上為zi留條退路。至於讓呂西安和蒙蒂埃留在那邊,則屬於藉機削弱安格爾在總店這邊影響的措施。

安格爾和福列娜一成婚,他們在商隊里就是兩位一體,胡克在商隊上層可就處在相對弱勢了。再加上兩個與安格爾一條心的強力護衛,安格爾的實力可太強大了。

現在胡克借著底層夥計中的控制力,勉強還能平衡安格爾的影響力。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胡克很擔心將來zi在比比兔商隊被邊緣化。

胡克這樣做,倒也不能說是包藏禍心。一個能正常運轉的商隊,如果存在多個實權主家的話,大家的力量對比最好能達成基本平衡,免得引起內部的權力紛爭,損害整個商隊的利益。

像胡克這樣平衡各方力量的做法,在商隊其實很常見。有些時候,為了避免內部紛爭,佔優勢的一方,還會有意收縮力量,以安眾人的心。

當然,胡克的提議可以說是正中安格爾下懷。他笑著說:「分店那邊還沒走上正軌,呂西安和蒙蒂埃就都留在那邊吧。」

對安格爾的反應,胡克明顯一個愣神。他提議把呂西安和蒙蒂埃留在分店時,也只是估計能支出去一個人的希望,想不到安格爾這麼爽快的把兩個人都放了出去。

胡克回過神來還挺有些感動:安格爾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向zi示好呀。那還有什麼說的,zi也得有所表示才行。

想到這裡,胡克笑道:「那分店的事情就這樣吧。等呂西安和蒙蒂埃準備好,我們就開第一家分店。咱們總店才建好,和當地的關係還沒打點利索,這次行商,我一個人帶商隊出去就可以。安格爾,你和福列娜把總店這邊的事情理理順。對了,鎮長已經來找過你們幾次,這次你們不出去,正好可以kankan鎮長找你們有什麼事。」

胡克的提議,還真是為了回報安格爾表達的善意。比比兔商隊內部,安格爾在上層力量佔優,胡克則牢牢的控制著商隊下層。

如果胡克想保住zi的地盤不讓安格爾插手,就不能給安格爾單獨接觸夥計等商隊下層的機會。安格爾到底是比比兔商隊的三巨頭之一,只要給他背著胡克接觸商隊下層的機會,拉攏收買幾個人還不跟玩兒一樣?

現在胡克提議他單獨帶隊出去行商,實質就是把zi掌握的一部分商隊下層轉讓給安格爾的意思。再怎麼總店也要留些夥計照料吧,胡克一走幾個月,這麼長時間,安格爾還在他們中間培養不出個把心腹,那可就是笑話了。

至於鎮長找安格爾和福列娜的事情,確實是真的。但胡克並不認為那是什麼要緊事。眼下也只是做了一個託辭而已。

在胡克看來,阿格涅斯鎮長也許只是心血來潮,偶爾想起來比比兔商隊的事情,派個人或者順路的時候來瞧瞧kankan。既然到了比比兔的總店,問問商隊的幾個主家也是人之常情,並不表示他真有什麼事非找安格爾不可。

如果不是這樣想,安格爾一回到商隊總店,胡克肯定是電打一樣,火急火燎的讓安格爾和福列娜去見鎮長。在背後扶持商隊的貴族*有事找人,商隊哪裡敢怠慢呀!

安格爾不太清楚胡克這樣說的含義。一個真的商隊主家肯定懂,但安格爾和福列娜都不能算是真的主家呀!本來安格爾還想堅持出去行商,好拓展對貴族社會的認識,發現新的力量。

可一聽鎮長找了他好幾次,安格爾心裡有些嘀咕:梅林鎮的鎮長找zi,到底有什麼事情呢?梅林鎮的商隊總店現在也屬於支援平民的重要資源,可不好出什麼岔子,還是先去找鎮長了解一下吧。如果事情小,解決得快時間來得及,安格爾自然照舊出去行商,如果來不及,那這次安格爾就不出去了。

安格爾點了點頭,暫時同意了胡克的安排。

比比兔商隊這次要帶出去的物資準備得差不多了,之前胡克其實一直在等安格爾和福列娜回來。現在安格爾和福列不去,胡克決定儘快出發。

這次雖然少了呂西安和蒙蒂埃兩個強力護衛,但商隊行商,光靠打的可不行,關鍵還是和氣生財。所以,少了呂西安和蒙蒂埃做護衛固然有些遺憾,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胡克忙著做出發的準備,安格爾便和福列娜一起前去拜訪鎮長。按道理來說,像比比兔這樣的小商隊的主家,平時沒資格直接去拜會扶持商隊的貴族,大多是和貴族派來的侍從面談。不過鎮長几次問起安格爾和福列娜,就算只是隨口一提,現在兩人直接上門倒也不是太冒昧。

梅林鎮的格局安格爾和福列娜已經比較熟悉,不用其他人領路,兩人很快來到鎮長府,讓門口的侍從替他們通報。

那個侍從顯然得到過鎮長的吩咐,並沒有對兩個商隊主家找上門來拜會鎮長感到驚訝。他很客氣的讓安格爾和福列娜稍後,隨即進門通報兩人的到來。

過了一會兒,又出來一個侍從,帶著兩人入府,把他們引到一間屋子前,說:「稍等。」隨即推門進去,片刻之後轉回來,笑著說:「兩位主家,請進。阿格涅斯鎮長要見你們。」

「好大的規矩呀!」福列娜用傳音魔法向丈夫抱怨了一句。她和安格爾都是聖階,邊上又沒有華子良這樣的人物,用傳音魔法,根本不必擔心被人識破。

「進去吧,不要露破綻。」安格爾也用傳音魔法回了妻子一句,不動聲色的沖那個侍從點點頭,微笑著當先推門進去。

屋子裡有五六個鎮上的貴族。安格爾進門向眾人見了個禮,雖然不是商隊主家見貴族靠山那種很恭敬和自感卑微的禮節,卻也符合平民見貴族的一般要求。

阿格涅斯鎮長坐在眾人正中。見到安格爾所用的禮節,他稍稍皺了皺眉頭:安格爾的舉動嚴格來說不夠恭敬。商隊主家在別的貴族面前,確實可以用這個禮節。但比比兔商隊算是得到了他的扶持,他用這個禮節不太懂規矩呀!

只是阿格涅斯鎮長很快把zi的不悅掩蓋起來。要見安格爾和福列娜的,其實不是他,而是梅林鎮真正的**oss,梅林族長。具體的原因,阿格涅斯鎮長同樣不是很清楚。

屋裡幾個男貴族的眼神在安格爾身上只略停了一下,很快集中在福列娜身上。阿格涅斯鎮長對安格爾的不恭敬有些不滿,也有意不搭理安格爾,反而和顏悅色的說:「福列娜,比比兔商隊在梅林鎮還順心嗎?」

福列娜微笑道:「還不錯啦。不過,商隊的這些事情主要是我丈夫和胡克他們操辦的,鎮長大人有什麼要問的,問我丈夫吧。」

安格爾和福列娜成親那天的一場風波,後來鎮里的貴族都有耳聞。雖然更詳盡的細節沒有傳出來,但卡修斯帶人去阻止兩人的婚禮,以及前前後後的緣由,大家差不多都知道。

婚後第二天,福列娜便和安格爾一起離開了鎮子,直到今天才回來。在這以前,梅林鎮真正見過福列娜的貴族並不多。

如今當真見到,屋裡的幾個男貴族能夠理解諾底留斯試圖搶婚的舉動了:這麼美麗的狐人女子,換了他們也要心動。當然,搶回來做zi妻子的事情,他們恐怕也做不到。畢竟不是每個男貴族都像諾底留斯那麼痴心的。 現在見福列娜當著一干貴族維護zi的丈夫,在場的貴族對她的印象變得更好了:福列娜當時能堅持嫁給安格爾已經很難得,現在能當面給阿格涅斯鎮長一個軟釘子碰,那就更罕見了。要知道,就算不想攀附貴族的平民女子,敢當面頂撞貴族也需要極大的勇氣。

何況,福列娜還完全是為了維護zi的丈夫呢。一般的商隊主家遇到這種冷遇,即使他在商隊里的地位真的更高,那也不會在貴族面前分辯,只會老老實實退一步,讓貴族點名的主家上前答話。可沒幾個人能像福列娜這樣站出來為別人辯解。

當然,這些貴族都誤會了。福列娜只是實話實說,可沒幫安格爾辯解的意思。雖然福列娜對阿格涅斯鎮長不接丈夫的話有些不滿,但想到安格爾提醒過「要注意zi扮演的身份」,她也只好壓下這口氣,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答話。

阿格涅斯鎮長笑了笑,說:「這樣啊,那就好。其實,我也不是特別想了解商隊在鎮里的事,找了你們幾次,是受其他人所託。今天你們過來了,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安格爾和福列娜無所謂,點頭表示明白。阿格涅斯鎮長跟其他人安排了一下,zi一個人帶著安格爾和福列娜來到鎮長府後院。推開一個角門,進入一條小巷,左轉右轉,三人到了一處不起眼的院落外。阿格涅斯鎮長上前敲開門,與一個女子低聲交談了兩句,便把安格爾和福列娜留下,zi先回去了。

「我是這一任的梅林族長,你們可以直接叫我梅林,請進來吧,兩位。」等阿格涅斯鎮長走後,梅林微笑了一下,說道。

安格爾和福列娜進了屋,梅林圍著兩人轉了幾圈,笑道:「兩個聖階,卻混在商隊里。你們兩個還真不簡單呀!」


安格爾吃了一驚,說:「你能看出我們的實力?」

「只是一個小技巧,到了聖階不難學,用處其實不大。一般哪有聖階還隱瞞zi實力的?」梅林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說:「其實,我找你們,可不是因為你們的實力。要不然,婚禮那天我就不會僅僅暗中幫你們那個小忙了。」

「那天暗中出手的,是梅林姐姐嗎?真是謝謝你。」福列娜有些驚喜的問。

「是我。其實不用我幫忙,你們也能解決問題。福列娜,你的嘴可真甜。不過我是超階,今年已經四百多歲,孫女都該比你大了吧。」

諾拉女貴族成親年齡沒有明確的界限。像福列娜這樣成年不就便結婚的固然有,但實力夠高,拖到一兩百歲才成婚的,也不算稀奇。梅林顯然是晚婚晚育的典型。


Related Articles

「高老師,你聽我解釋。」

「不用解釋,以後我的武學歷史課,你可以不...
Read more

「讓所有種族臣服!」

「我們將是九州的主宰!」向宇雙眼無神的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