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城點了點頭,不管嘴上怎麼說,他心裡還是在意這個妹妹的,「鳳姑娘,那連某就先走一步了。」

「請便。」鳳妃湮無所謂道。

方伊傾臨走之時狠狠地瞪了鳳妃湮一眼,這女人果真是個禍水,就連一向對外人不假辭色的連城都對她另眼相看!

她倒要看看,等她輸了賭約之後,還如何維持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 沒有顧晟在的頂層,還是那麼忙碌。

整個早上傅瀟曦都忙的不可開交,本來以為昨天整理完自己負責的資料,今天可以熟悉那些負責的項目,沒想到,琳達是個欺負新人的老手。

一大早安排了一大堆的資料,放在傅瀟曦面前,說:「看你昨天的整理能力挺強的,這些就麻煩你了。」

可惜琳達整人的想法,放在傅瀟曦的身上,完全得不到印證,誰都沒有想到傅瀟曦正樂在其中。

而在一個公司里,接觸越多的項目,就對公司越了解,整理越多的資料,發現的問題就越多,公司內部的事情更大範圍的暴露出來,這交給一個新來的人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這要是讓顧晟知道自己的秘書長做出如此蠢事,估計臉色都要變黑了吧。

只不過,傅瀟曦拿到那麼多的資料,興奮在於多一點的了解,就能多一分知道玲瓏線索的希望。

安妮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剛好傅瀟曦在整理桌面,準備享受茶點時間。

「姐,你交代的事情,我安排好了,全買了。」

「好的,你那邊忙嗎?」

「還行,你在忙什麼?」

「我準備break了。」說著傅瀟曦整理到半年前的一份標案,隨手翻開一看,副頁寫著最終結果,傅瀟曦真的驚呆了,隨口說了一句,「顧晟標地皮居然會輸給民島?聞所未聞吧!」

「什麼?」安妮聽到這話整個人清醒了。

「你也覺得很驚訝是不是,不是傳聞顧晟要的地皮,就沒有拿不到手的嘛?」

「不是不是,你說是輸給誰?」

「民島啊」,傅瀟曦說著自己突然想起昨天一份和民島競爭寶貝國際訂單的資料,「對了,你對民島了解嘛?」

安妮內心無比激動,原本想著讓這件事隨風而去,最開始回國的時候,安妮是把林市的大官大商摸了個遍,其中就包括民島,原本安妮知道的時候,很有衝動提刀去民島殺人,因為K.T.這個大石頭,始終忍下來,也沒有告訴傅瀟曦,現在K.T.的事情告一段落了,傅瀟曦開口問,那一定要說。

「姐,我知道民島,是個大黑馬,主攻奶粉,主力品牌叫一品媽媽,成立幾年就在全國佔據最大的市場份額,最初開始是跟一個日本人合資,成立的公司名字叫山島,但是三年前日本人被踢出局,公司改名為民島。」安妮說著咽了咽口水,平復一下心情,「姐,我知道你這麼問肯定沒有去查過,你去查過肯定不會這麼冷靜,因為這家公司的老闆就是趙永成。」

「誰?趙永成?」傅瀟曦聽到這個名字整顆心都在顫抖。

如果不是這個人,當年外公就不會中風,外公研究將近10年的配方,專門針對亞洲寶寶的配方,最終成果就是被當時跟在外公身邊的趙永成偷走了。

傅瀟曦可沒想過要復仇到天涯海角,但是她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現在就近在眼前,如果這都無動於衷,還真的枉為人子。

「是他,姐,你有什麼打算……?」安妮小心翼翼地問著。

「他不出現就罷了,出現了,怎麼能這麼容易就放過他。」

這話說出來,安妮就像打了興奮劑似的,好像生怕傅瀟曦不復仇,「姐,你打算怎麼辦?」

「你先把知道的關於民島的資料,整理一份發給我。」

「明白。」 一炷香的時間轉眼即過,當鳳妃湮和連潔站上決鬥擂台的時候,台下已經圍滿了前來看熱鬧的學員。

藍迪走上擂台,看到如此火爆的場面,心中微微驚訝的同時,也不忘宣布決鬥內容,「經過決鬥擂台公證,玄級班連潔將在決鬥擂台挑戰黃級班鳳妃湮,賭注一千積分,並且落敗一方須得向獲勝一方當眾道歉。」

「我將擔任這次比試的裁判,一旦我發現哪一方失去反抗能力,或者接下來的攻擊足以對她造成致命打擊,我會出手保護。但同時被我保護的人,會被立即判定為輸的一方。」

「當我主動暫停比賽以及有人主動認輸的同時,獲勝方不得再出手,否則我有權終止你在滄瀾學院繼續學習下去的資格,都明白了嗎?」

藍迪知道鳳妃湮是新生,刻意將規則說得十分的詳盡。決鬥擂台雖然不是生死戰,但滄瀾學院一向秉承實戰就是最好的修鍊,所以即便是這樣的擂台比試,學院也鼓勵學員們全力以赴。

兩人之間不用留手,將一切勝負的判定都交給裁判。這樣的決鬥方式,在極大程度上模擬了真正的生死之戰,對於提升學員們的實戰能力有極大的好處。

鳳妃湮嘴角微微盪開,這樣的規則正合她意。她的攻擊大多數都是屬於爆發力極強的類型,如果真的要留手的話,她的實力肯定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明白了。」兩人同時回答道。

藍迪在宣布決鬥規則的同時,擂台下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知道這場決鬥內幕的人畢竟是少數,剩下的人都是半途聽說了有這樣一場決鬥,跑來看熱鬧的。

他們之前還一直懷疑是自己聽錯了,可是當藍迪說出真的是連潔挑戰鳳妃湮的時候,擂台下立即炸開了鍋。

連潔在內院的人氣並不低,至少比起鳳妃湮這個新生來說要高上許多。藍迪的話音一落,擂台下就響起了為連潔加油的聲音。

連城冷著一張臉與聞訊趕來的炎陽、邵月站在一區擂台前,望著台上的女子,眼中暗流涌動。

「城哥,怎麼回事啊?她們兩怎麼會上決鬥擂台。」炎陽如同丈二和尚一般,摸不著頭腦。

邵月也是一臉疑惑,他們對鳳妃湮的印象都不錯。還打算等這群學弟學妹回到學院之後好好聚一聚,卻沒想到見面竟然是這種情況。

連城說道:「潔兒跟她有點誤會。」

「你怎麼不攔著呢?」邵月蹙眉說道。連潔的脾氣他們都清楚,她都拉下臉面向一個低級班的人發出挑戰了,這擂台上絕對不會留手的。

如果藍迪一個反應不及時,鳳妃湮恐怕少說也得脫層皮。畢竟人家是他們的救命恩人,邵月不懂連城為什麼不攔著。

「你以為我沒攔?」連城苦笑道。這兩人都不聽他的,他有什麼辦法!


醫神凰後︰傲嬌妖帝,寵上癮! 連你都沒攔住?」炎陽微微吃驚,看向鳳妃湮的眼神多了幾分同情,「我聽說潔兒前些日子突破了,看來鳳姑娘是凶多吉少了。」

連城搖了搖頭,「不見得,她給我的感覺始終有所保留。而且我叮囑過潔兒了,她不會太過份的。」

邵月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但願吧。」他覺得連城恐怕還是不太了解他這個妹妹。

不管擂台下的人抱著的是何種心態,擂台上的比試已經不可逆轉了。

藍迪宣布完規則之後,便立即開啟了防禦光罩。

在連潔身上下了重注買她贏的學員們,立即開始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加油聲。即便防禦光罩內的女子根本聽不見他們的歡呼,可他們卻絲毫不吝嗇自己的熱情。

「但願你不會提前認輸!」連潔說道,她可不想這場遊戲過早的結束,否則怎麼能夠撲滅她心裡的怒火。

上場之前哥哥竟然再次找到她,要她手下留情。她自然是會留情的,畢竟學院內是不允許傷人性命的。不過如果這個女人缺胳膊少腿了,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鳳妃湮沒有錯過連潔眼中的那抹怨毒,冷笑道:「同樣的話,還給你。」

「雙方就位!」藍迪頭疼的看著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但願這場比試別出什麼亂子。在擂台賽上如果發生意外,作為裁判的他也是要負上一部分責任的。

鳳妃湮、連潔同時朝著擂台兩角走去。為了能夠讓學員充分的發揮自己的實力,比賽擂台修建的十分大,一千平米的面積,足以應付幻靈宗以下的任何比賽了。


兩人分別在擂台兩邊站定之後,立即釋放出了自己的召喚印記。

召喚印記帶來的璀璨光芒,立即引來了擂台下的另一波歡呼之聲!

藍紫色的雷霆之力縈繞在連潔身邊,劈哩叭啦的雷電穿梭之聲不斷的響起。巨大的召喚印記出現在她的腳下,整整五顆五芒星清晰的落入眾人的眼中!

幻靈王!

「果真是幻靈王……」鳳妃湮看著連潔腳下浮現的召喚印記,眉宇間多了幾分認真。

隨著召喚咒語的吟唱結束,連潔的腳邊多了一隻渾身繚繞著藍紫色電光的獅子。

「雷影獅!」鳳妃湮眸光幽暗,沒想到連潔的召喚獸竟然是雷影獅!

「吼——」雷影獅一出現,立即發出了震天的怒吼聲。巨爪霸氣地朝著地面拍下,威武的站在了連潔身前。

鳳妃湮手上的動作也不慢,漆黑如墨的玄力飄散,噬天虎也同時出現在她的腳邊。四顆黑色的五芒星光芒雖然不及連潔的璀璨,但是也實實在在的證明著她魂幻靈的境界。


僅僅只是雙方召喚獸的登場,已經讓台下觀戰的眾人隱隱開始興奮起來。他們沒有料到連潔竟然突破了,成為了一名貨真價實的幻靈王。

而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原本不被他們所看好的這名新生,竟然會是一名魂幻靈。

雖然境界上的差距依舊在,可是這一個小小的驚喜卻足夠帶動起眾人的情緒了。

至少那些在連潔身上下了重注的人,此刻已經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幻靈王對戰魂幻靈,只要連潔不刻意放水,那基本上已經可以宣布她的勝利了。

。 隨後傅瀟曦就掛了電話,表面波瀾不驚,但是內心卻洶湧澎湃,把桌子上的資料整理了,再從裡面把跟民島相關的資料都拿出來,很快傅瀟曦就發現,目前來說,玲瓏和民島短期內的正面衝突,也就是寶貝國際的訂單。

傅瀟曦深知如果搶了國際寶貝的訂單,頂多就是壯大自己,並不能整垮民島,更何況現在對於玲瓏來說,能搶到國際寶貝的訂單還是一個大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網上的爆料已經開始,辦公室里的人都小聲交流著。

但是不管多小聲,同一個辦公室的竊竊私語,還是讓傅瀟曦聽到了一點半點,別人都是上網看新聞,但是傅瀟曦卻是上網看股價走向。

傅瀟曦看的入神,絲毫沒有感覺到有人走過來。

「瀟瀟姐……」

「瀟瀟姐……」

傅瀟曦驚了一下,抬頭看了眼前的人,「啊,素語。」

「你午飯怎麼辦?」

「哦,我在公司吃食堂就行。」

「那一起吧,瀟瀟姐。」

傅瀟曦向來慢熱,也不太喜歡跟不熟悉的人一起進餐,面對眼前熱情的白素語,還是勉強的答應下來,「好,你稍等一下,我整理下資料。」

對於白素語來說,對於網上飛傳的神秘傅瀟曦,她也在猜,但是她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先養活自己。

傅瀟曦整理好東西,跟白素語一起去到食堂,從進食堂開始,到吃完飯,整個過程,身邊都是嘰嘰喳喳談論著顧晟的大新聞,而最熱門的無非就是說著這位神秘的董事長夫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更有人質疑,傅瀟曦是用整個K.T.來換取顧晟妻子的位置……

傅瀟曦內心翻了無數個白眼,人的腦迴路真的是無奇不有。

白素語和傅瀟曦回辦公室的路上,好奇地開口問:「瀟瀟姐,你就不好奇,那位傅瀟曦,到底是誰嘛?」

「啊?和我有什麼干係?」傅瀟曦笑著回答,但是不免有些心虛,「你呢,也沒見你跟著他們一起談論啊。」

「我?我現在就想保住我的工作,養活我自己,別的事,愛怎樣怎樣嘛。」

傅瀟曦轉頭看了看白素語,眼前這個女生看起來很乾凈,正常來說,頂層的工資那都是別人只能遠觀的,可是對於白素語來說,也還只是希望能養活自己。

不管怎樣,傅瀟曦沒心思對別人妄加評論,便隨便應付了一句,「加油。」

當他們倆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正好在門口遇見了琳達。


「傅瀟瀟,你過來。」

傅瀟曦看了看琳達,微微低著頭,跟在琳達身邊。

琳達是整個秘書辦的老大,有屬於她自己的辦公室,回到琳達的辦公室,傅瀟曦就站在門口不動了。

琳達走到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去,整個椅子都在搖晃,擺出了一副領導的姿態。

「你站著幹什麼,進來。」

傅瀟曦微微低著頭,一副伏低做小的樣子,走了進去。

「琳達,有什麼安排嘛?」

琳達看著傅瀟曦,從頭掃到腳,眼睛定格在傅瀟曦的手指上。

「結婚了?」 藍迪見兩人都釋放出了自己的召喚獸,立即大聲說道:「比試開始!」同時,他自己也退到了擂台的邊緣,將偌大的擂台留給了兩名同樣絕色的女子。

「雷影獅,局部鎧化!」連潔根本沒想過留手,藍迪宣布比試開始的同時,她就立刻進行了鎧化。

環繞著無數電光的獅子立刻化作了一團璀璨的雷電之力,完全融入了連潔的體內。

成為幻靈王之後,就可以進行完全鎧化了。完全鎧化的形勢根據幻靈師的習慣各有不同,最常見的便是全身化鎧和局部鎧化兩種。

全身化鎧,基本就是讓召喚獸直接化作一件全身鎧甲。這樣不僅能夠均衡的提升幻靈師各方面的屬性,同時也讓幻靈師在對戰之中擁有一定的防護能力,屬於比較常見的類型。

而局部鎧化則是幻靈師根據召喚獸的特點,進行部分區域的鎧化。比如增加速度的戰靴,增加攻擊力的武器,增加防禦力的盾牌……等等。

局部鎧化的選擇性更廣,能夠更加徹底的將召喚獸附加給幻靈師的屬性完全的展現出來。

連潔此刻選擇的局部鎧化就是一雙護臂,一手拳頭上被一顆怒吼的獅首包裹著,一手上卻是猶如錐子一般的尖刺狀。

電光不斷的在她雙手上盤旋,即便她現在並沒有做出任何的攻擊,可依舊能夠感受到從她雙拳上所傳來的爆發力。

鳳妃湮目光微沉,「噬天虎,鎧化武器!」

穿成胖妹來種田

就在所有人都擔心她那小小的身板如何能夠抵擋住連潔的拳頭之時,一柄碩大的戰斧出現在她的手上。

「完全鎧化?」連潔微微一愣,「有點意思。」看來這個女人比她想象之中要強上許多,以魂幻靈的境界就能進行完全鎧化,不得不說她確實天賦不錯。

不過可惜的是她遇到的是自己,就算天賦再不錯又如何,她必定會折損在自己的雷霆隱刺之下!

連潔徹底的發揮了自己雷電屬性的優勢,就在鳳妃湮剛剛進行鎧化,戰斧還未拿穩之時,她便化作了一道藍色的閃電,朝著鳳妃湮飛撲而去。

鳳妃湮望著迅捷無比的連潔,眼中絲毫不見慌亂。巨大的噬天蠍斧稍稍一移,猶如盾牌一樣的斧面順勢就擋在了她的胸前。

「鏘——」尖銳的錐尖雖然準確的命中了鳳妃湮,卻被噬天蠍斧給擋了下來。

連潔見一擊未見成效,連忙後撤,獅首包裹著的右拳再度狠狠揮出,繞過噬天蠍斧的保護直奔鳳妃湮的腹部而去。

鳳妃湮腳尖輕點,借著剛剛一擊之力飛快的後退,恰好避開了連潔蓄滿雷電之力的一擊。

同時她手指微松,雙手持斧立即變成單手。僅僅只握住斧柄末端的一點點,朝著緊追過來的連潔猛地一揮,勢要將她攔腰斬斷一般。



Related Articles

「小主人?」

他瞳孔一縮。絕對守護是小公主送給他的禮物...
Read more

眾人應了一聲,全都沖了過去,小心翼翼的抬起了烏力,把他送去了守塔殿。

正在幫助龍宮值守的烏勝聽到消息跑了過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