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不算,在這裡原本堆積如山的金幣竟是短時間內就被消耗一空了,最後剩下的金幣,赫然不足數千……

「黃金大陣就是以黃金的金之力來維持的,所以……剛才的攻擊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多繼續一息的時間,黃金大陣就被破了!」幾乎是癱在了地上,羅霸慘然笑著:「好懸……」

是的!

現在的黃金大陣其實已經形同虛設,沒有了足夠的黃金和足夠的武者來維持,它再遇上任何一擊,都會崩潰!

聽到了這句話,百里問劍深吸口氣,搖了搖頭:「走吧,最後的一戰來了!」

黃金大陣堅持不了多少時間了,所以他知道避無可避了,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恰在這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報……外面的強者全部離開了!但是他們帶走了百里姑娘!」

突然傳來的一聲宣,瞬間叫百里問劍站立不穩險些摔倒:「什麼?」

… 「小藝……」

慘呼著,百里問劍雖然傷勢頗重,但還是拼盡全力向著外面奔出。


彷彿是聽到了他的吶喊,遠方的天際上傳來了百里藝的聲音:「爹爹,小藝沒事,這是小藝不悔的選擇!照顧好大家……等我們……」

她還活著,只是無奈地被人帶走了!

但這是她不悔的選擇!

等……我們!

等的是她,還有韓靖!

聽著這一切,百里問劍彷彿看到了天際上百里藝那純潔甜美的微笑,所以一滴熱淚流下,只能低聲沉沉念道:「靖兒,一切拜託你了……靖兒啊……拜託了!」

……

韓靖自然聽不到這一切,也不會知道百里居的慘劇,不會知道古心世家其實也跟百里居一樣剛剛遭遇了一場浩劫!

至於臨滄城發生的事情,他同樣不會知曉。

因為現在的他,還在升龍台當中!

走過了那條林蔭道,韓靖覺得自己彷彿是踏過了數萬里一般,但時間其實不長,僅僅是數個時辰而已。

而後,他看到了雷亭,卻發現亭子不是遠觀時候的模樣了:到了這裡,雷亭有門有窗,如同一間簡陋的草房。

「這裡,難道就是第一代東宮宮主居住的草屋?在他自己的煉製的法器里,在他自己的幻境空間里,他孤獨地生活著……」

「他在這裡,是等待什麼?創造什麼?感悟什麼?」

一切,都是疑問。

站在了門外,韓靖也思考著,沒有答案:他不會知道十數萬之前的這塊大陸上的一名強者,在這裡到底做了什麼,想了什麼!

但是既然來到了這裡,他只能繼續向前。

所以恭敬地三拜之後,韓靖輕輕地推開了塵封了太久太久的木門。

「吱嘎」一聲,他看見了內里的一張床,竟是依舊潔白如新、整齊無比,沒有絲毫的塵埃蒙在上面。

這上面如果睡過什麼人,必定只能有一個可能!

床的一角有著一個柜子,上面有著登台蠟燭,看起來極其簡樸,簡樸得如同凡人的農舍;壞掉的柜子門開著,也就露出了內里的一些古籍……

古籍同樣沒有蒙塵,韓靖隨手翻看,果然是這位前輩的筆記——記錄著他所感悟的,所冥想的一些東西,都和雷霆之力有關!

只是這樣的東西,韓靖不能說不尊重古人,但他確實覺得膚淺了。

畢竟,以他前世所達到的高度,這位第一代宮主對於雷霆之力的感悟和冥想所得,真的太簡單和粗糙了!

所以韓靖將這些古籍直接收入了戒指當中,只希望日後可以送給東宮的合適弟子,好叫這位前輩的有些東西,得到傳承!

但就在這時,韓靖看到了另外一面牆上居然還有一扇門,這一點,很蹊蹺。

從外面看的時候,韓靖只看到了一間茅舍而已。如此算來,這裡不該還有別的房間才對。

既然如此,這扇門後面又是什麼?

上前幾步站在了這裡,韓靖微微皺眉輕輕伸出雙手……

同樣的「吱嘎」一聲,韓靖真的又看到了另外的一間房!

「這……」

這間房跟先前的不同了,隨著房門開啟,萬道金光隨即散出:這裡滿滿的都是金幣、珍珠、玉器、古玩字畫和夜明珠,甚至還有堆積如山的靈石以及數百柄地階品級的好劍!

「這是前輩收集的財富?」

望著這一切,望著這如同宮殿的房間內堆積如山的所有寶物,韓靖笑了:「也罷,這些身外之物,晚輩替前輩收了吧!」

是的!

韓靖本就是打算來這裡「富貴險中求」的,而且按照升龍台的設計,能夠來到這裡的武者應該就算是通過了第一代宮主所設的全部考核,擁有了傳承他遺留下來一切寶物、神通的資格。


如此一來,韓靖毫不客氣地心念一轉,直接將所有的東西分門別類之後收入了自己預備的戒指當中。

而後他又看到了一扇門——繼續前進的木門。


但是在這扇門的兩邊,居然還刻著一些字:雷劫之精,困於此地,武尊之下,入者必亡!

「什麼……」

看到這些字跡,韓靖也是微微吃驚:當年的這名宮主居然曾經度劫過?

最終他的度劫估計是失敗了,但他至少還活著,並且驚世駭俗地居然「留住」了一些度劫的雷霆之力,留在了這扇門的後面!

又或者當年的他為了度劫成功才會煉製了這升龍台,最終也是依靠升龍台,才獲得了一絲雷劫之精!

「凝元境、陽實境、問虛境、天照境、聚星境……按照這一世的記憶,這塊大陸上的武者只有達到了武尊境巔峰的實力,才會迎來天劫雷罰!如此算來,第一代宮主曾經是武尊境巔峰強者?也就是說……他距離九陽境,僅僅是一步之遙?」

這句話,是韓靖融合了這一世和前世的閱歷而說出來的。

首先是這一世,他得到的全部關於大陸武者的級別劃分,最高的就是武尊境,之後似乎是因為沒有人曾經突破過武尊境的極限,所以也就再也沒有更高的境界名稱和記載了。

但根據前世的閱歷,韓靖知道武尊境之後便是九陽境——不再憑藉和吐納一塊大陸的天地靈氣為己用,而是以星宇之力為吐納對象的武者境界!

這樣的武者,比之那些只能從一塊大陸上獲得天地靈氣來拔升實力的武者,強出了實在是太多太多倍了。

如果需要比喻的話,九陽境以下的武者僅僅是擁有一棵蘋果樹的農夫而已,收穫的果實不會太多;至少需要達到了聚星境的水準,那麼這名農夫才會擁有更多的果樹——從聚星境開始,武者才可以從星域內引入浩瀚的星辰之力為己用!

而聚星九境的武者已然可以引入至少九顆星辰的浩瀚靈力為己用了,如此才能成為武尊。

隨著實力越來越強,武尊獲得的星辰之力越來越多,一旦成為了九陽境的武者,那時候的他如果還算做農夫的話,已然是擁有一片片果園的農夫了!

也正是這個原因,真正的武道強者,其實是從九陽境開始的!

「在如此靈氣稀薄的大陸上修鍊到了武尊境巔峰水準,前輩倒也是資質天賦極其逆天了!」

帶著幾分誠摯的敬意,韓靖深吸口氣,一步上前。

雷劫之精,困於此地,武尊之下,入者必亡!

「必亡嗎?」

望著木門,他的嘴角有著幾分期待的笑意,雙眼內更是閃爍著炯炯的精芒:「我韓靖的第二個領域,終於來了!」

… 韓靖知道雷霆之力其實也有著強弱之分,甚至於不同級別的雷霆之力之間的差距,大得如同天壤之別!

例如天地驚雷,這是最初始的雷霆之力,屬於低級別的天道造化之雷,內里威力雖然驚世駭俗了,但算起來它真正的威力,也就是堪比問虛境水準的武者之力而已。

接著是天地玄雷,這樣的雷霆之力也還是自然天道的造化,卻是因為武者的一些魂力波動才會引發,又或者是地上什麼天地異寶、異獸的出現也有可能將它招惹出來。

它的威力,已然堪比天照境九境水準,幾乎足以滅殺一切武尊之下的武者。

而後才是天地劫雷,這樣的雷霆之力依舊是自然天道的造化,也只會為了「懲罰」而出現——人要逆天,人要改命,則天道必然懲戒,於是有了度劫以及天地劫雷的存在。

度劫便是逆天,也是改命,是武者想要求得超越天道之力和獲得更加漫長壽元的辦法!

天地劫雷則是阻止武者逆天並且懲罰武者的天道之力……

武者若是實力強大,扛住了劫雷的懲罰並且引星宇之力成功,則實力突破,達到九陽境。如果實力不濟或者運氣不夠,那麼度劫的武者必定會在劫雷之下身死道消……

因此可見,天地劫雷的威力已然超越了一般武尊的承受範疇了——即便是武尊巔峰的強者,十之**度劫的時候也會失敗!

在此之後還有蒼穹雷魂,滅道真雷以及祖雷的存在!

也就是說,雷霆之力從弱到強就是從天地驚雷開始,接著到天地玄雷、天地劫雷、蒼穹雷魂、滅道真雷以及祖雷。

只是後面三種更強大的雷霆之力已經不屬於自然天道的造化之物了,而是由其他的生靈製造、醞釀而出。

其中,祖雷就算是前世的韓靖也僅僅是聽說過而已,因為那可是傳說中浩瀚蒼宇之所以生出的源動力——直接劈開混沌黑暗,創造了三千大道和無數星域的恐怖力量!

但即便是如此恐怖的雷霆之力,按照典籍記載赫然也是由某種神秘並且強大無比的生靈所祭出……

由此可見,雷霆之力除了是自然天道的造化之外,還能成為其他生靈的一種武器——如同劍氣、刀影、拳鋒或者是其他的力量。

而韓靖的前世,也曾經駕馭過雷霆之力。

當時的他以神通手段獲得過屬於自己的雷霆領域,並且也曾經擁有過數種關於雷霆之力的神通之術,一旦祭出,其中很多神通的威力都超越了天地劫雷的範疇。

所以,憑藉這些經驗和閱歷,韓靖很期待這一世的自己重新獲得對雷霆之力的駕馭力,重新獲得屬於自己的雷霆領域。

但是想要重新駕馭雷霆之力並且擁有雷域,也不簡單,特別是現在的韓靖和前世的韓靖擁有著絕對巨大的實力差距,一切也就更加艱難了!

「以我現在的實力,面對天地劫雷……扛不住!」

「想要稍稍扛住天地劫雷,我就必須先祭出九轉血珠內的魂力化作保護光壁,但三轉空間內的魂力應該扛不住天地劫雷的轟擊,而四轉空間內的魂力,現在的我承受不起!」

「如果計算失誤,不管是天地劫雷或者是第四轉魂力的反噬,都足以叫我瞬間魂飛破滅!」

此刻就在木門外,韓靖面色凝重、認真並且堅毅無比,思考著一切,計算著一切。

最後當他的雙手緩緩向前伸出時,嘴角已然微微上挑,露出了邪氣的笑意:這樣的笑意,代表他已經有了決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武者本就逆天而修,向死而生本就是應該做的事情!

接著,只見他雙手一推木門,手臂上赫然暴起了無數的電光……

這還不算,彷彿是感受到了什麼恐怖的力量,本來已經被韓靖收入到了戒指當中的青銅雷獸幼獸和白銀雷獸幼獸均是剎那裡騰空而出,帶著滿臉的驚駭甚至是發出了孩子被嚇哭了一般的哀鳴,急速地離開了韓靖……

「來吧!九轉血珠!」

……

低喝一聲,韓靖向前一步踏出,身軀隨即融入到了一個詭異的空間當中。

這裡本該是一間房,但這裡現在不是房間,而是一片的雷霆!

「九轉血珠……」

第一時間,韓靖直接將血珠運轉,祭出了第三轉的魂力。魂力所出,天識為引,剎那裡就化作了一層圓形的血壁直接將韓靖包裹在了核心的位置。

血壁之外,數以百千計的雷霆或大或小、或粗或細,瘋狂地轟擊著韓靖和血壁,發出了一連串最終融合在一起的爆響。

「好,很好……」

看到了血壁之上立刻出現了的裂紋,韓靖確定自己即將成功了:在這裡,第三轉的魂力來不及對他反震和反噬就被雷霆之力消耗殆盡了,甚至還抵擋不住雷霆之力的轟擊,既然如此,他的計劃也就成功了一半。

「第四轉!」

第四轉空間……終於開了!

這是韓靖這一世第一次嘗試轟開九轉血珠的第四轉空間,也是這一場計劃中最關鍵的一步。

如同豪賭一般,他知道現在的自己根本承受不了第四轉空間內魂力的反噬,甚至於一旦遭到這裡的反噬,他會瞬間被魂力轟得支離破碎。

但在這裡,魂力必定要先承受雷霆之力的轟擊……

「來吧!」

繼續怒吼著,只見韓靖突然怒吼之後竟是把實力瞬間催逼到了問虛七境的水準——這裡居然不受升龍台禁制的限制了,他可以拔升實力。

所以憑藉著這一暴漲的實力,韓靖再次駕馭著天識融入到了九轉血珠當中。

下一瞬……

砰地一聲巨響中,新的澎湃到了極致的魂力出現了,那屬於第四轉空間的魂力。

與此同時,最外面一層的第三轉魂力所接觸的血壁,瞬間崩潰!

新的血壁成型,舊的血壁消失……

這一切被韓靖掌控在了相同的時間當中,所以新的血壁瞬間替代了舊的血壁將他保護了起來,並且血壁內的第四轉魂血果然來不及反噬韓靖,就開始了和外界雷霆之力的抗擊!

這樣的抗擊,剛剛好!

看到這一幕,韓靖擦拭著嘴角的鮮血,原本一臉凝重的他才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好懸!」

… 這一切,確實很懸!

進入這個空間的一剎那韓靖祭出了第三轉空間的魂力,如果在這時候,一旦劫雷之力太過於強大,他祭出的血壁必定瞬間崩潰,後果足以令他魂飛魄散;

如果第三轉魂力做凝聚的血壁崩潰的剎那裡韓靖還沒有凝聚出第四轉血壁,那麼結局也將是他的肉身瞬間被劫雷吞噬,最終魂飛魄散徹底消亡;



Related Articles

司徒昕倒是對劉宇翔的驚訝聲一點反應都沒有。她收起自己的槍,轉身看向夏宇傑。

「夏宇傑,你先給我來一盤試試,就用我給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